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国一漫像
吉林国一漫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359
  • 关注人气:6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马维驹诗说妈妈的故事

(2017-08-06 16:40:25)
标签:

《缝隙》

马维驹

分类: 书香诗文
听马维驹诗说妈妈的故事
 听马维驹诗说妈妈的故事
               听马维驹诗说妈妈的故事 
                                                   周国一妻子:陈书香
       八月二日,博友马维驹给丈夫寄来了他新出版的诗集:淡黄色的土地上出现了几道裂纹,如此简洁明快的封面一下吸引了我的眼睛,而诗集的名字就叫《缝隙》,是诗人情绪受到压抑,犹如身处缝隙之中写出的诗吗?怀着好奇,我一气读完了这本书。
        全书共213首诗,最长的也不超过两页,分为五篇:篇一为亲情篇;篇二为乡愁篇;篇三为市井篇;篇四为情感篇;篇五为哲思篇。特别有条理。
        也许是刚刚逝去了母亲,我对其中关于母亲的诗篇产生了强烈共鸣,我不敢妄加评论,就节录一些吧:
       诗集第一首就是写的母亲。
       《脚印》:十年了/我几次梦见/母亲背着一背篓洋芋攀爬在山路
                         一不留神/从小脚踩出的深坑陷下去/再也没有爬上来
       诗人生于1957年,正赶上灾荒的年代,父亲作出了”舍小保大“的决定,竟从社里预支了全家半个月的口粮,舍弃妻儿,只带着大儿子逃荒到了新疆。这半个月,娘俩只好吃毒野菜(没毒的早被吃光了)。眼看就要饿死了,母亲没办法,只好拖着那对裹变形的小脚,去偷洋芋。那情景成了诗人永久的梦魇。诗人感慨,他们母子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而逃到新疆的父亲,不久就死去了。
       《野草》:母亲在世时挖了不少草根/有些煮在锅里/有些燃在灶下
                         我很感谢这些野草/它们舍弃前嫌/替我照看着孤单的母亲
                         向地下通报人间的冷暖/给儿女传达隔世的牵挂
       诗人的想象力真是奇特,野草不但哺育了母子,还跨越生死,传递信息。
      《母亲》: 母亲日夜都在描摹一张弓/脸在逐渐向地面靠近
                         我真担心/有这么一天/这张弓被拉断
       诗人言中了,还没等他把母亲接到身边颐养天年,母亲便离他而去,没有见到最后一面。诗人自责不已:
        《清明祭母》:清明/我在北京岔路口燃起香火/围着火堆画圈/西北角留着入口
                                 惭愧啊/一小堆纸灰/还要劳烦母亲千里来取/天下哪有这样的孝子?
                                 娘/我把思念化在火里/您收到/就请下一场大雨/让咱村的河湾
                                 替我/哭上一个整夜
       诗人不会忘记,年轻时的母亲有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每到开学,母亲都要动一次剪刀,把头发左右剪下两绺,再把剩下的头发盘上,以免人家看出来。供销社的人很愿意收母亲的头发,说是一等品,给了最高的价格,换回我的书本钱。然而有一天······
        《母亲头上的等外品》:她的头发长得很慢/越来越赶不上/开学的日子
                                               终于有一次/供销社的人说/头发太短太干/白的也多/属于等外品
                                               那一次/母亲捏着不值钱的等外品/站在寒风中哭了很久
        《别让自己老去》:妈在/你就是孩子/即使那样卑微和衰弱
                                          她努力活着/就是证明/你还小
                                          妈走时/收回你做孩子的资格
                                          你的天空就缺了一个角/你将迅速变老
                                          有妈的人啊/心里保留一个温暖的角落
                                          让妈住着/别让自己老去
       我的母亲也是这样啊,病了几十年,愣是靠着药物、吸着氧气活到了八十二岁,活到了老辈人认为的”喜丧“,减轻了儿女们许多的欠疚和悲凉。
       就节录到此吧,他的诗值得我们静下心来,一一品赏。
       至于为什么叫”缝隙“,我也似乎找到了答案。诗人在书中,无数次提到了”缝隙“这两个字眼,甚至还专门写了一首叫《缝隙》的诗:
      《缝隙》:黄土的缝隙里/活着蚯蚓/老墙的缝隙里,活着麻雀
                        撂荒地的缝隙里/活着乡亲们僵硬的骨节
                        我/从一重重缝隙中出逃/不承想
                        有声音在大山深处/夜夜勾魂
       在这本诗集的后记中,诗人说,”我的长处是经历丰富。自小孤儿寡母,生活异常艰苦,恢复高考后考学、参加工作,然后提干、调转,从兰新铁路的一个小站到较大城市哈密,再到首府乌鲁木齐,最后落脚北京,其间经历的人和事数不胜数,这些人生历练,确实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对我的诗歌技术不自信,但对于内容绝对自信。我从大半生的经历中打捞闪光的东西,在诗歌中加以体现,常常自己把自己感动得不能自己“。
        我想到了老子的一段话:”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是说天地之间,就像一个大风箱一样,只要找到了进出口,不断鼓动它,就会有营养物质不断涌出。诗人虽身居北京,却始终站在故乡的土地上,透过大地的缝隙,吸取了无尽的源泉,最终”阅历长成了一棵繁茂的树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