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1月23日在光雾山看雪

转载 2016-01-26 11:46:54
标签:旅游

1月23日在光雾山看雪

 陈礼贤

2016年1月23日,周六。妻睡至九点五分起来,去市场买菜,我瞪着眼在床上赖半小时,无聊,穿衣下床,在屋里走一圈,觉大寒,家中一切物件皆冰冷咬手,甚是无趣,又回卧房上床,将二三被子团成一堆,缩在里面焐着。十点十二分,妻携菜回,嘴里咝咝啦啦,说是天冷反常,怕是哪里下雪了。下雪?对呀,光雾山不是刚刚下过雪吗?有网友说,地上铺了尺多厚呢。走吧,看雪去!——我跳下床,跑到厨房——妻正把羊肉往锅里倒,说要熬一锅羊肉汤,冷天吃了暖和——我如此这般,拿雪的美景诱惑她,她一边翻炒羊肉,一边眼神大亮:“现在去?快十点半了!咋不早些说啊——这羊肉做了一半,不能半途而废——那快点吧,你们先收拾。”我忙叫女儿起床,洗漱,穿戴,备开水,装零食……十点四十三分,妻把羊肉压好,关火,换衣,下楼。十一点五分,驾车出小区,我们往光雾山看雪去。

路是高速,个把小时就到了光雾山脚下了。下高速,入省道,往山上爬。下午两点三分,抵达光雾山隧道口。那道口坝子里停了许多车,许多人弯腰在车轮那儿忙什么。我们奇怪,也去停车。一下车,立即就怔住——四处的风都抢着往身子里钻,钻进来把热一点点偷走,嘴巴突然有点僵了;不知是谁拿薄薄的刀片在我们脸上刮,耳轮丝丝地痛。可是,天上的太阳像个大火球,燃得旺旺的,摸头上的发,热热的呢。冷得有些奇怪。那些围着车轮转的,是给车子戴铁链,说是防滑——隧洞那边全是雪,如果光着轮子走,会溜下山去。有人手拿链子走着卖,二百元两个,我也买了来,给车轮穿上,继续走。

过了隧洞,果然满眼是白雪,厚厚的把什么都盖着,无一处暴露黑的土石,唯左右两边的雪坡上疏疏地立着些落光叶子的黑色树木,由下而上,错落有致,方辨出是个山坡的样子。两山之间一条公路,是我们的车正在走的,也让雪给埋了,不辨途径,只两条车辙的痕迹在雪地上弯曲。满眼是雪,耀得人睁不了眼。我们行了一阵,把车停在路边,半天不敢动。路是下坡,而车都慢如蜗牛地移动。我们忽然决定就地看雪,不往前去了,就停了车,步行着往一条废弃的旧公路走去。那路上盖着半尺厚的雪,除了雪面上支着些枯干的黑色草茎,再无别的。一脚下去,松松的感觉,却吱吱响。鞋没进雪里,拔出来,就是一个深窝,我们一路踩过去,弄出好多脚印在雪上凹着,那凹里盛着一汪白光,还有半窝阳光打过来的影子。忽然打起雪仗,拿围巾把脑袋裹着,只留两个眼睛,互相投雪,大呼小叫,雪粉在身边飞来飞去。可是才掷了两个雪球,手指蛋子冻得要掉了,苦痛得直跳,一下下直甩手,不行,拿在嘴上呵气,还不行,就在衣服上狠搓,仍是不行,忙忙地揣进衣篼里去暖。又把雪扫拢,堆个小雪人,捡些枯的枝叶做了五官,就栩栩如生了,它略略仰头、神情傲然地坐在地上,调皮地瞧着我们,逗我们哈哈笑。又在雪上画画,写诗,诗是:“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把雪在手里搓,搓出一包水来。把雪摊在手板上,噗的一口吹,雪就成了花,四处飞。在路旁树枝上拿一把雪来,拿嘴去吃,吃进嘴里却化了,无盐,没什么滋味。雪上有根短棍,拈在手里,却在扭动,原来是一只冻僵的蜻蜓……这一路没有别人,就我们三个,雪安静得很,我们把雪看了个够,也玩了很多花样,觉得尽兴,正说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走,忽见雪地上乱乱地斜了很多树影,才知已快五点,遂原路返回,车顶上立个小雪人,拉回去好给朋友炫耀。

傍晚七点三分到家,电视上正放新闻联播。这天,说走就走,说回就回,行车三百里,花钱四百块,来去八小时,我们专程去看了光雾山的雪。不看下雪,看的是雪在山上停着。那雪安安静静,真好。(2016年1月25—26日草)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前一篇: 《乡村记》出版 后一篇:一段古道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闄堢ぜ璐ょ殑鍗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0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