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2017-02-21 19:52:22)
标签:

读书毁了我

情怀

昨晚建国兄发孔网图片:《读随园诗话札记》1、《李贺诗集》1、《李贺诗集》1(3册宣纸合订)售价30元。问我了解此书吗?我说不了解。他说:你帮我查查,我的老掉牙的电脑打不开时酒后去看母亲,回家查到连我都动心了,加十元快递费仅40元,查到有种同样的《读随园诗话札记》第一、二、三册(缺第四册),1974年版,大字本,像雕版印刷,售价6600元。故劝他买下,他说我有优先权,你自己下单吧!我放弃了。下单直接寄他处,只让其回送我一本。他同意了,还说想拆开一本裱成镜心,挂在书房。到裱好后寄给你和老王。也可寄给你的好朋友。后查知《读随园诗话札记》作者是郭沫若,孔网有手迹本售,又下单一本再后来,又查到这种版本是文革”时期专门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系列,这种“大字本”已经成为准文物级的名贵珍品,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如今在拍卖市场上,价格不菲。2016年6月中信出版集团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毛泽东亲阅大字本三种:《读随园诗话札记》、《唐诗三百首详析》、《李贺诗集》,由中央档案馆独家授权,盖有“中央档案馆毛泽东藏书”印章,限量编号发行。真的不得了,如果早知道,我还会先寄建国兄吗?虽然当晚就知道了,但我没有取消订单,也没有告知卖家换地址寄我虽云“大字本”系列其他图书将按计划陆续推出,但网上并未查到,或不知如何查。)

中信出版集团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毛泽东亲阅大字本三种:《读随园诗话札记》、《唐诗三百首详析》、《李贺诗集》,定价分别是1200元、1900元、2000元,新书网仅剩《李贺诗集》,售价1300元,而孔网有两家三套仅售1197元(独售分别为1000元、1406元、1000元),当晚就下了单。谁知中午微信收确认信息,价格标错要1600元,只能放弃,又下单另一售价1197元的,有点怀疑是同一卖家(第二天上班后,办公室那帐号卖家回复:书没货了。尚有一家售价1387元,好象己无兴趣——但仍问了下,回曰:已经售罄,非常抱歉)。去郴州看楠市所谭玉文的路上,告知建国兄此事,他劝我“不看不用的不买”,但他不知我的毛泽东情节。“”

回到办公室已六点,门卫处拿到马治权《鸟镇》、徐葆耕(达江夏)《教授出家》。然后去老二店子讨酒喝。晚翻阅《鸟镇》,感觉不咋样,失望,冯的散文不错,但不适合写小说。(徐葆耕《教授出家》如是。他曾著《西方文学:心灵的历史》《西方文学十五讲》,理论是一流的,但眼高手低。两本书都白买了。)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中信大地社 2016-07-08 15:08

如果把一本书比喻为一个人的话,书的封面、体量就约等于人的容貌、身材;书中呈现的知识、思想、情感、趣味可以看成人的精神内涵;而书籍使用的材质和装帧形式,如用纸、精装、平装等,可视为一个人的气质、风格,体现的是其为人处世的姿态:是庄重还是亲和,婉约还是豪迈,时尚或是质朴,奢华富丽还是经济适用?

有一个系列的书籍,堪称神奇,单用知性、貌美来形容,远远不够,因为人家还是自带香氛、贵族流脉、遗世独立、古典风格的绝代佳人。

清香的味道,柔软的手感

这批图书的用纸异常考究,或选用嫩竹做成的精致的毛边纸,或者用上等玉扣纸作为内文纸,纸张呈淡黄色,非常养眼。有趣的是,纸浆中添加了香料,所以,打开书,能闻到一点淡淡的书香——可不是寻常的油墨香,而是香料散发的清香。书的封面用的是瓷青宣纸,这种特殊的宣纸既轻盈又有一定的挺括度。这些精致的毛边纸、上等玉扣纸、特殊宣纸在它们的产地被精心制作后,由专人认真挑选,没有任何不匀、色差、褶皱,出纸率极低。为这些特种纸,北京市政府划出18亩土地建了纸库,单独存放。

每册书一般为50页至60页,薄薄一本,线装形式,纸质轻柔,可以将书卷起来握在手中阅读,手感异常舒适。这种被“温柔对待”的感觉能让阅读者顿时感到莫名的放松和安宁。比普通的书轻得多,这些书即使拿在手中长时间阅读,手腕也不会感觉疲累。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经典内容,善本品质

这个系列的图书共有一百多种,包括中国古典文学、先秦诸子、哲学、社会科学以及自然科学领域的经典作品。做古代文献的点校、注释工作的是复旦大学历史系、中文系的资深学者王守稼、吴乾兑、许道勋、董进泉等人。经典内容配以最佳版本,由学力深厚的专家点校,这批图书在内容方面已可称为一个时代的善本。


国内顶尖高手合作,设计最棒的字体

普通图书的正文为五号宋体字,这个系列的图书最初用的是一号长仿宋字,每个页面竖排有10行字,每行有21个字,也就是说,每个页面只有210个字。那么,这个页面是多大呢?292mm×185mm,具体点说,就是几乎跟A4纸一样长,比A4纸窄2厘米。可以想象,这是奢侈版的“字大行疏”。后来,这个字体还是不能满足需求,就改用了36磅的“牟体字”,每面7行竖排,每行14个字,也就是每个页面只有98个字。

“牟体字”本是《人民日报》美术编辑牟紫东设计的字体,但当年《人民日报》备用的牟体字模不够用,于是北京、湖北、上海的字模高手荟萃一堂,牟紫东也在其中,大家吃、睡在办公室,周末无休息,用时几个月,完成了“新牟体”字模的设计工作。“新牟体”字长36磅,类似长宋体,字体非常圆润、匀称、秀美,而且这种字体经油墨印刷后,既不糊版,又不滋生笔画之间的交叉变形,是“铅与火”的印刷时代的绝世精品。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最好的设备,最快的速度

接受这批图书印制任务的是当时全国最好的印厂:北京印刷一厂和北京新华印刷厂。北京印刷一厂是北京市属最大的印刷厂,北京新华印刷厂在当年的业界也是大名鼎鼎。北京印刷一厂为了印制这批图书,专门建了一个3000平方米的车间,附建了1000平方米的地下车间,还从日本进口了八台自动铅印二回转菲达印刷机。

仅有三台铸大字的铸字机,为了提高速度,工人实行两班倒,人休息机器不休息,从日铸字2.4万提高到日铸字5万个。一台印刷机器,经过改良工序等努力,每8小时从印制13版提高到印制69版。北京新华印刷厂还专门从德国引进最好的设备。为了加快印制速度,上海的印刷十二厂改为专印这批书的印刷厂。车间工人也都要经过政审,要签订保密协议,有严格的纪律要求。

最小的阅读范围,成本最高的“官刻”

看到这里,您可能猜到了,这批书为何如此独特。是的,它们是“文革”时期专门为毛泽东印制的图书——“大字本”系列。1971年“9·13”事件后,毛泽东一连两天两夜没有入睡,后来又大病一场,身体从此垮了。为了满足视力衰退、健康状况不佳的毛泽东的阅读需求,国务院出版口和其后身——国家出版局,承担了中央交办的印制“大字本”线装书的任务。这是一批名副其实的“官刻”图书。

“大字本”系列中,有的印制数量极少,只有5至7份。即使是印量大的图书,据称也只有七级干部才能读到。后来大字本还发展成一种特殊礼物,还被用做国礼赠送给外国友人。根据测算,每册的出版费用(排版费、印刷费、装订费、纸张费),平均在人民币60元以上,相当于当时一般职工两个月工资的总和。因此,“大字本”系列可谓世界上印刷数量最少、印刷成本最高、最有政治意义,也是目前存世量最少的出版物之一。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大字本”系列图书不仅是集全国行业精英打造的善本中的极品,还能从一个侧面为研究、探索毛泽东晚年所关注的问题和阅读情况, 提供一些参考资料。结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分析研究这些古典文献,可以在深层次上探讨“文化大革命”后期毛泽东晚年的思想、心态和相关的许多问题,探寻他思想深处的感情世界。

“大字本”已经成为准文物级的名贵珍品,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如今在拍卖市场上,价格不菲。

目前,中信出版集团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毛泽东亲阅大字本三种:《读随园诗话札记》、《唐诗三百首详析》、《李贺诗集》,由中央档案馆独家授权,盖有“中央档案馆毛泽东藏书”印章,限量编号发行。同系列其他图书将按计划陆续推出。

中信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联合出版

原貌呈现毛泽东晚年读大字本系列图书

中央档案馆独家授权加盖“中央档案毛泽东藏书”印章

每种图书编码限量发行

《读随园诗话札记》

作者:郭沫若

定价:1200元

函册数:一函三册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内容简介:

《读随园诗话札记》涉猎广泛,文字简约,观点犀利,内容论及诗文鉴赏、典章考据、道德褒贬,以及对秦始皇、曹操、武则天等历史人物的评价等众多问题。书中的许多论点为学界所重视。如对乾嘉学派的评价,作者坚持实事求是、批判继承的方法,评价说:“乾嘉时代考据之学颇有成绩。虽或趋于烦琐,有逃避现实之嫌,但罪不在学者,而在清廷政治的绝专制。”这些见解已成为学术界中具有影响力的一家之言。

在毛泽东故居藏书的诗话著作中,《随园诗话》是留下圈画最多的一部。郭沫若同志的《读随园诗话札记》印成大字本后,一共四册,据有关资料显示,毛泽东对此一直关注,经常翻阅。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唐诗三百首详析》

作者:喻守真

定价:1900元

函册数:一函五册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作者简介:

喻守真,名璞,萧山永兴人,毕生习文,擅长注释。主要注释作品有《瞻山楼诗文集》116卷、《怀玉馆杂笔》4卷、《文章体例》、《诗经童话》等,尤以注释《唐诗三百首详析》闻名,以考证审慎,表达扼要,文字流畅,受读者好评。

内容简介:

唐朝是中国诗歌发展的黄金时期,云蒸霞蔚,名家辈出,《唐诗三百首》共收录三百余首作品。本书为其注释本,作者简要介绍书中诗人的生平事迹和创作特点,注释简明浅显,着重揭示诗的主题,剖析作者的艺术构思、结构章法、创作特点等,有助于读者鉴赏。

毛泽东爱读唐诗,《唐诗三百首》是他从小读到老的一部唐人诗集。20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称其为“以口语写心中事,毫无雕琢之工”。晚年,他也特别喜欢它,在要随从者朗诵之后,自己还要吟诵。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李贺诗集》

作者:李贺 叶葱奇

定价:2000元

函册数:一函五册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作者简介:

叶葱奇,安徽桐城人,叶玉麟之子,古典文学家。代表作《李贺诗集》《李商隐诗集疏注》。

内容简介:

李贺,唐代著名诗人,世称李长吉、鬼才、诗鬼等,与李白、李商隐三人并称唐代“三李”。李贺的诗,上承《楚辞》、《九歌》与南朝《乐府》传统,下继李白浪漫主义精神,被世人赞之为“骚之苗裔”,独具风格,他的诗想象奇特,题材信手拈来,可谓世间万种皆移天缩地入君怀。在整个诗歌史上,独辟蹊径,自成一家。

毛泽东非常喜爱李贺这种浓重的浪漫主义风格,独树一帜的天才诗风。在中南海毛泽东故居书屋里藏有多种版本的李贺诗集,这些诗集中都有毛泽东的圈画,可见毛泽东对李贺的诗歌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

揭秘新中国“特供书”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揭秘专供毛泽东晚年阅读的大字本线装书

徐中远

2015年03月06日09:02    来源:人民政协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毛泽东晚年在中南海游泳池的住地,就如同是书籍的海洋,这129种新印大字本线装书和其它数千种的古籍图书,一直伴随着他老人家走完了人生的最后路程。这129种新印的大字线装书,虽然仅是毛泽东最后五年读书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毛泽东藏书中的一滴,然而,它在毛泽东晚年的读书生活中,却铸成了深深的印记。

毛主席晚年读的大字本线装书

 

原标题:毛泽东晚年读新印大字本线装书的有关情况

许多读者都知道毛泽东晚年读新印大字本线装书的事。但对毛泽东晚年读书为什么要重新排印成大字线装本、什么时候开始的、到底读了哪些新印的大字线装书,毛泽东读的重新排印的大字本线装书是在哪些地方印制的、用的是什么纸张材料、字体字号是怎样的等等有关的具体情况,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

毛泽东晚年要读的书,为什么都要把它重新排印成大字线装本呢?

在上世纪70年代,特别是从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逃事件之后不久,一场大病险些夺走了毛主席的生命。从此,无情的病魔就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身躯。在毛主席生命的最后几年,虽然视力严重减退、健康状况愈来愈不好,但他老人家仍天天手不释卷。然而,随着视力的减退,小字本的书刊他已经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起初,他老人家看小字本的书刊时,还借助放大镜。那时候,笔者作为毛主席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常常看到,他老人家一手拿书,一手拿放大镜坐在沙发上或坐在办公桌前全神贯注地看书。每看到这种情形,我和工作人员们心里都深感不安,因为这对他的健康是很不利的。后来,征得他本人的同意,凡是他要看的书,我们就按照他的要求与国家出版局联系,重新排印成少量的大字线装本。这些新印的大字线装本书,除供毛泽东本人阅读外,有不少我们还遵照他老人家的指示分送给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和其他有关的老同志阅读。毛泽东晚年读新印的大字本线装书,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开始的。它是毛主席健康状况变差时的一种独特需求。

为什么要印成大字线装本呢?这主要是因为:一是毛泽东习惯看线装书。对于这一点,我们从他老人家生前阅读和批注过的书籍中看得很清楚。当时,游泳池住地(包括会客厅、办公室、卧室等处)存放的图书,大部分也都是古籍线装本。保存下来的,他老人家曾圈划、批注过的书籍,大部分也都是线装本。从他老人家读书的习惯上来说,无疑是线装本更为喜爱。二是他晚年看书特别是从1971年那场大病之后,差不多都是躺在床上或者是半躺半坐在床上,有时还半躺半坐在沙发上看书。线装本用的都是专门工艺生产的宣纸,一册一册都比较轻,还可以卷起来看,这种式样看起来比较方便。所以印成大字线装本是最符合他实际需要的。

开始,我们要把毛主席要读的平装小字本的图书重新排印成大字线装本,他老人家还有些不太同意。他对我们说:“国家目前还很困难,印大字本又要花钱。”我们理解,这主要是从经济方面来考虑的。如果从他和一些老同志当时读书需要和实际情况来说,印成大字线装本是最为合适的。事实上,早在1963年,毛泽东就提出高中级干部要学习三十本马列著作的意见。他要求三十本书都要出大字本,并且嘱咐封面不要用硬纸,使书本减轻重量,便利一些老同志阅读。这是毛泽东最早提出“要出大字本”。1965年,他老人家又提出“印大字本”的事。事情是这样的:这一年的二月初,他老人家要读《近代逻辑史》一书,管理图书的同志找出送给他的《近代逻辑史》是大32开平装本。2月13日,他老人家亲笔在这本书的封面上写道:“田家英同志:此书印大字本10000册,这种小字本是不适合老头子读的。毛泽东2月13日”。后来,经当时的中央办公厅负责同志同意,我们与国家出版局联系。国家出版局的同志考虑到毛泽东和其他年老的同志的读书需要,考虑到一些重要著作的长久保存和供毛泽东及其他中央领导同志馈赠外宾,他们觉得可以印些少量的大字线装本。秘书徐业夫将此情况向主席汇报后,主席说:“印大字本的费用就从我的稿费中支付吧。”

毛泽东晚年要看的书重新排印大字线装本,开始都是用一号长仿宋字体。由一般的五号、六号宋体字的书刊重新排成一号长仿宋字,看起来当然清楚多了。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患了“老年性白内障”,两眼渐渐对一号长仿宋字也看得不太清楚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与出版局、出版社和印刷厂的同志商量,将原用的一号长仿宋字体又改用36磅长宋字体。这种字每字高12毫米,宽8毫米。原用的一号长仿宋字,每面排10行,每行排21个字,每面排满为210个字;改用36磅长宋体字之后,每面减少成8行,每行减少成14个字,每面排满一共是112个字。因为是长宋字体,字又比较大,疏密较为适度,所以显得很醒目,他看后很感满意。1974年9月11日,他非常高兴地对我们说:“今后印书,都用这种字体。”以后,直到他老人家逝世时重新排印的大字线装本书,用的都是36磅长宋字体。

字体的改变,给国家出版局、出版社和印刷厂也带来了不少的困难和麻烦。原用的一号长仿宋字体,北京、上海、天津三大直辖市的许多印刷厂都可以排印,改用36磅长宋字体,问题就多了。出版局的同志说,这种字体一般都是用来排书刊标题的,因此,各家印刷厂当时这种字模都很少。北京新华印刷厂是当时全国一流的印刷厂,据说这种字体的字他们当时也没有多少,其他各地的印刷厂也就更少了。为了满足毛主席的阅读需要,国家出版局临时从全国各地请来几十名刻字师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重新刻制了4副36磅长宋字体的字模。据出版局的同志说,这4副字模,当时北京存两副,上海、天津各存一副。

毛泽东逝世后,在中南海机关里工作的一些同志包括一些中央领导同志见到我时,他们常很有兴趣地问我:“毛主席晚年爱读什么书”?因为当时社会上对毛泽东晚年的读书内容曾有一些传说。有的说,毛泽东晚年只读二十四史;也有的说毛泽东晚年只读闲书,甚至有的说毛泽东晚年只看小人书;也有的说,毛泽东晚年光看中国古典小说,甚至说光看《金瓶梅》,等等。笔者在这里着重说一说,毛泽东晚年读新印的大字线装书的情况。

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几年,所读的新印的大字线装书,如果从1972年读新印的大字线装本《鲁迅全集》算起,那么到1976年8月底读新印的大字线装本《容斋随笔》为止,他老人家阅读过的、有的还作过一些圈划和批注的新印大字线装书,据笔者当时的不完全统计就有129种(部)。

毛泽东晚年阅读过的129种新印的大字本线装书,从内容上来说,有《政治经济学》(苏列昂节夫著)、《盐铁论读本》(郭沫若校订)、《经验主义,还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等政治、经济理论读物,也有《简明中国哲学史》(杨荣国主编)、《哲学小辞典》(外国哲学史部分)和《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中外古今哲学、军事方面的读物;有《古代社会》(美国摩尔根著)、《世界通史》、《中国近代史》(范文澜著)等中外历史读物,也有《王安石》(邓广铭著)、《拿破仑传》(苏联叶弗·塔尔列著)、《我在十六岁以前》(马叙伦著)等中外古今人物传记;在文学方面,有《中国文学史》(北大中文系1955级集体编)、《中国文学发展史》(刘大杰著)、《中国文学发展简史》(北大中文系57级编)等中国文学史著作,《鲁迅全集》,《三国志通俗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聊斋志异》、《东周列国志》、《儒林外史》等中国古典小说,《唐宋名家词选》、《唐诗三百首详析》、《唐宋元明清五朝诗别裁集》、《曲选》、《李贺诗集》、《随园诗话》等中国诗词曲读物,《笑林广记》、《历代笑话选》、《新笑林一千种》、《幽默笑话集》、《哈哈笑》等民间通俗文学读物,也有《一千零一夜》等外国文学读物;在自然科学方面,有《物种起源》(达尔文著)、《基本粒子发现简史》(杨振宁著)和李政道当时尚未正式发表的论文《不平常的核态》及《动物学杂志》、《化石》杂志等读物。还有《毛泽东选集》、《毛主席的四篇哲学著作》、《毛泽东军事文选》和《毛主席诗词》等毛泽东本人的著作。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毛泽东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阅读过的新印的大字线装书,其来源主要有这样几部分:一部分是他本人将他要读的小字本的书直接交我们,由我们与有关方面联系重新印制的。例如:《历代笑话选》、《笑林广记》、《哈哈笑》、《新笑林一千种》、《笑话三千》等和《唐宋名家词选》、《随园诗话》。《读(随园诗话)札记》《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学发展史》等文学方面的著作。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当时报纸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或有关出版社出版的书,是江青、姚文元等人要印送主席参阅的。在这一部分当中,大致也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将要印送主席参阅的报刊文章或书直接批给中央办公厅,然后由我们联系印制再送主席。例如,1976年8月12日《光明日报》第8版登载的湖北省化工厂工人理论组、华中师院京东分院政史系的文章《从云梦秦简看秦代的阶级变动》、1976年8月25日《光明日报》第4版登载的新华社记者的文章《曾田涉回忆鲁迅》,这两篇文章都是江青于1976年8月25日要中央办公厅印成大字送主席参阅的。又如,1974年《红旗》杂志第6期刊登的梁效的文章《论商鞅》和燕枫的文章《孔丘的仁义道德与林彪的修正主义路线》、1974年6月11日《人民日报》第2版登载的廖钟闻的文章《尊儒反法的〈辨奸论〉》、1974年6月11日《北京日报》第2版登载的北京医学院郑教文的文章《儒家的仁——阴险狠毒的杀人术》、1974年6月14日《解放军报》第2版登载的庆思的文章《尊法反儒的进步思想家李贽》、1974年6月14日《光明日报》第2版登载的陕西师范大学师之的文章《论商鞅的历史功绩》等,这些文章也都是江青要中央办公厅印成大字送主席参阅的。一种是由当时她们设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工作班子,按照她们的旨意直接与有关方面联系印制后送到中央办公厅,然后由我们转送主席。这种情况印制送主席的,大部分都是影印本,如《春秋繁露》《西汉董仲舒著》、《王文公文集》(宋王安石著)等,还有毛泽东曾阅读和批划过的:《唐诗别裁集》、《宋诗别裁集》、《元诗别裁集》、《明诗别裁集》、《清诗别裁集》、《词综》、《曲选》这七种,都是据原书放大1倍影印的。也有是用1号长仿宋字或36磅长宋体字重新排印的,如《老子较诂》、《柳河东集》、《曹操集》、《屈原离骚今译》、《史纲评要》、《商君书注释》、《韩非子》、《重增幼学故事琼林》、《訄书》、《初谭集》、《史通通释》、《盐铁论读本》、《简明中国哲学史》等等。还有一部分古籍线装书是当时中央决定影印出版的。1973年4月10日,国务院出版口送给中央办公厅的一批《影印书籍目录》中一共开列了以下14种:

《骆宾王文集》、《唐诗别裁集》、《宋诗别裁集》、《元诗别裁集》、《明诗别裁集》、《清诗别裁集》、《词综》、《原本石头记》(亦名《戚廖生序本石头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昭明文选》、《忠义水浒传》(亦名《明容与堂刻水浒传》)、《三国志通俗演义》、《儒林外史》、《铸雪斋抄本聊斋志异》。1974年5月25日,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给中央办公厅又写了一份补充报告,报告中写道:“去年一月底,中央领导同志批准出版一批影印古籍线装书,四月初我们将这批书目报送中央办公厅时,由于工作上的疏忽,书目中漏抄了《遏云阁曲谱》一书,此书已于今年二月出版,特再补报。”这批影印出版的古籍线装书,除分送给主席的之外,还分送给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各同志。

毛泽东晚年阅读的新印的大字线装书,大致就是来源于以上所说的这三个方面。

还需要说明的是,前面说的毛泽东在最后五年的时间里,先后读了129种新印的大字线装书。但是,这不等于说,毛泽东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就读过这129种线装书。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他老人家身边还一直放着许多其它古旧线装书和多种大字本书刊。如《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红楼梦》和《水浒传》等中国古典小说,《梦溪笔谈》和《续古文辞类纂》等古文辞赋,《古今图书集成》和《太平广记》等类书和丛书,还有古诗词曲及评论、人物传记、语言文学等许多的经、史、子、集类的中国古籍。从卧室的床上、床边的桌子上,到会客厅里的书架上,沙发旁边的茶几上,在他老人家晚年日常生活、活动的主要场所——中南海游泳池住地,几乎到处都摆放着他老人家已经阅读过和正在阅读的数千种大字线装书。这些书籍,他老人家只要有时间,随手拿起来就读。有些书,到底翻阅过多少次,连他老人家自己也是难以说清楚的。毛泽东晚年在中南海游泳池的住地,就如同是书籍的海洋,这129种新印大字本线装书和其它数千种的古籍图书,一直伴随着他老人家走完了人生的最后路程。这129种新印的大字线装书,虽然仅是毛泽东最后五年读书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毛泽东藏书中的一滴,然而,它在毛泽东晚年的读书生活中,却铸成了深深的印记。它是研究毛泽东晚年的读书生活最珍贵的史料之一。

为晚年的毛泽东联系印制大字本线装书,是我们当时非常重要的一项日常工作。对于我们来说,这又是一项全新的工作。起初,我们为毛泽东管理图书报刊资料,天天接触的主要就是书。从为他老人家查找图书、借阅图书,到为他老人家购买图书、保管图书,每天的主要服务工作就是围绕书在图书馆、毛主席书库、书店里跑来跑去。为了做好为他老人家的服务工作,我们当时也曾下了许多的功夫,学习钻研有关图书的分类、图书的保管和使用等知识,熟悉毛主席书房的存书情况。可以说,主席的存书和主席阅读、批划过的书我们都非常用心地一册一册翻阅过。有的我们曾先后翻阅过许多遍。特别是主席常看的和爱看的一些书,放在什么地方,有几种不同版本等,当时我们都是一清二楚的。工作的实践,使我们有机会接触各类各种图书。因此,对我国浩如烟海的古籍图书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对图书的保存和使用有了点入门。

自从为毛主席联系印制大字线装书开始,我们的工作任务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日常工作的联系范围来说,在这之前,我们主要是与图书馆、书店等方面打交道,而联系印制大字线装书,主要与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和有关的出版社、印刷厂等打交道。过去,主席要看什么书,或者要查找什么书,告诉我们之后,找到给他老人家送去就完事了。现在,他老人家要看什么书,找到之后,如果是小字本的,就要去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联系印大字线装本,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根据原书的类别安排到有关的出版社和印刷厂,有关的具体问题,我们还要与出版社、印刷厂甚至各个生产车间联系。那时候联系印制一部书,几乎每次我们都要在中南海、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出版社、印刷厂之间往返许多趟。联系的范围明显地扩大了。也因此结识了出版、印刷行业的一些同志,为我们后来的工作也带来了一些方便。从工作的主要内容上来说,过去,我们每天做的工作主要是查书、找书、借书、还书、购书、管书等等,现在,除了这些之外,还要联系印大字线装本。印出之后,除送主席的之外,还要按主席的指示妥善包装好之后分送给当时中央的领导同志和有关方面的同志。说到联系印大字线装书,这是我当时很为生疏的工作。书,我们是天天见的,也是天天读的。但是,书是怎样印制出来的,特别是大字线装书是怎样印制出来的,也就是说对书刊生产的全过程及其各个环节的工作情况等等,当时我们都知道得很少很少。因为,在这之前,我们既没有这方面的实践,也没有到过印刷厂看过书刊的排字、制版和印刷。一本书,从发稿到成书中间要经过那么多的程序和环节,特别是要经过那么多人的手,这是我们当时都不清楚的。因为要天天跑印刷厂,所以也有机会了解印刷厂各车间生产的情况。对字体、字号、排字、制版、上版、印刷、校对、清样、付印、装订等有关的情况也有了一定的感性认识。如果说,后来我们对出版印刷行业的工作情况有点了解的话,那么,与这段时间的工作实践是分不开的。

随着工作内容的变化,我们当时每天的工作量也都显著地增加了。因为当时联系印的大字线装书,许多都是主席等着看的。所以,差不多每次他老人家都要求我们:“快些印,印好一册送一册。”大家知道,一部平装书,重新排印成大字线装本,往往要装订成几个分册、十几个分册,甚至几十个分册。因为他老人家等着看,印刷厂印装好一册,我们就去取回一册。如果印成几十册,印一部书,我们就要往返印刷厂几十趟。为保证毛主席尽快看到书,那一段时间,我们几个同志几乎是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着。对于我们来说,这一段小小的经历在我们的心中是永远不会忘却的。

新中国“特供书”长啥样?毛主席爱读哪几本?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上世纪70年代,为了满足毛主席视力衰退、健康状况不佳的阅读需求,国务院出版口和其后身——国家出版局,承担了中央交办的印制“大字本”线装书的任务。 “大字本”系列图书不仅是集全国行业精英打造的善本中的极品,还能从一个侧面为研究、探索毛泽东晚年所关注的问题和阅读情况, 提供参考。

  

  上世纪70年代,为了满足毛主席视力衰退、健康状况不佳的阅读需求,国务院出版口和其后身——国家出版局,承担了中央交办的印制“大字本”线装书的任务。

  “大字本”系列中,有的印制数量极少,只有5至7份。即使是印量大的图书,据称也只有七级干部才能读到。

  “大字本”系列图书不仅是集全国行业精英打造的善本中的极品,还能从一个侧面为研究、探索毛泽东晚年所关注的问题和阅读情况, 提供参考。

  ?特殊用材

  

  这是一批特殊的图书。

  用纸异常考究,或选用嫩竹做成的精致的毛边纸,或者用上等玉扣纸作为内文纸,纸张呈淡黄色,非常养眼。有趣的是,纸浆中添加了香料,所以,打开书,能闻到一点淡淡的书香——可不是寻常的油墨香,而是香料散发的清香。书的封面用的是瓷青宣纸,这种特殊的宣纸既轻盈又有一定的挺括度。

  这些精致的毛边纸、上等玉扣纸、特殊宣纸在它们的产地被精心制作后,由专人认真挑选,没有任何不匀、色差、褶皱,出纸率极低。为这些特种纸,北京市政府曾划出18亩土地建了纸库,单独存放。

  每册书一般为50页至60页,薄薄一本,线装形式,纸质轻柔,可以将书卷起来握在手中阅读,手感异常舒适。这种被“温柔对待”的感觉能让阅读者顿时感到莫名的放松和安宁。比普通的书轻得多,这些书即使拿在手中长时间阅读,手腕也不会感觉疲累。

  ?经典内容

  

  这个系列的图书共有一百多种,包括中国古典文学、先秦诸子、哲学、社会科学以及自然科学领域的经典作品。做古代文献的点校、注释工作的是复旦大学历史系、中文系的资深学者王守稼、吴乾兑、许道勋、董进泉等人。经典内容配以最佳版本,由学力深厚的专家点校,这批图书在内容方面已可称为一个时代的善本。

  ?最棒字体

  

  普通图书的正文为五号宋体字,这个系列的图书最初用的是一号长仿宋字,每个页面竖排有10行字,每行有21个字,也就是说,每个页面只有210个字。那么,这个页面是多大呢?292mm×185mm,具体点说,就是几乎跟A4纸一样长,比A4纸窄2厘米。可以想象,这是奢侈版的“字大行疏”。后来,这个字体还是不能满足需求,就改用了36磅的“牟体字”,每面7行竖排,每行14个字,也就是每个页面只有98个字。

  “牟体字”本是《人民日报》美术编辑牟紫东设计的字体,但当年《人民日报》备用的牟体字模不够用,于是北京、湖北、上海的字模高手荟萃一堂,牟紫东也在其中,大家吃、睡在办公室,周末无休息,用时几个月,完成了“新牟体”字模的设计工作。“新牟体”字长36磅,类似长宋体,字体非常圆润、匀称、秀美,而且这种字体经油墨印刷后,既不糊版,又不滋生笔画之间的交叉变形,是“铅与火”的印刷时代的绝世精品。

  ?最快速度

  

  接受这批图书印制任务的是当时全国最好的印厂:北京印刷一厂和北京新华印刷厂。北京印刷一厂是北京市属最大的印刷厂,北京新华印刷厂在当年的业界也是大名鼎鼎。北京印刷一厂为了印制这批图书,曾专门建了一个3000平方米的车间,附建了1000平方米的地下车间,还从日本进口了八台自动铅印二回转菲达印刷机。

  仅有三台铸大字的铸字机,为了提高速度,工人实行两班倒,人休息机器不休息,从日铸字2.4万提高到日铸字5万个。一台印刷机器,经过改良工序等努力,每8小时从印制13版提高到印制69版。北京新华印刷厂还专门从德国引进最好的设备。为了加快印制速度,上海的印刷十二厂改为专印这批书的印刷厂。车间工人也都要经过政审,要签订保密协议,有严格的纪律要求。

  ?存世量较少

  

  看到这里,您可能猜到了,这批书为何如此独特。“大字本”系列是为了满足视力衰退、健康状况不佳的毛泽东的阅读需求,国务院出版口和其后身——国家出版局,承担了中央交办的印制“大字本”线装书的任务。

  “大字本”系列中,有的印制数量极少,只有5至7份。即使是印量大的图书,据称也只有七级干部才能读到。

  后来大字本还发展成一种特殊礼物,还被用做国礼赠送给外国友人。“大字本”系列可谓世界上印刷数量最少,最有政治意义,也是目前存世量最少的出版物之一。

  ?研究价值

  “大字本”系列图书不仅是集全国行业精英打造的善本中的极品,还能从一个侧面为研究、探索毛泽东晚年所关注的问题和阅读情况, 提供一些参考资料。

  目前,中信出版集团联合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毛泽东亲阅大字本三种:《读随园诗话札记》、《唐诗三百首详析》、《李贺诗集》,由中央档案馆独家授权,盖有“中央档案馆毛泽东藏书”印章,限量编号发行。

  同系列其他图书将按计划陆续推出。

  

  《读随园诗话札记》

  作者:郭沫若

  定价:1200元

  函册数:一函三册

  内容简介:《读随园诗话札记》涉猎广泛,文字简约,观点犀利,内容论及诗文鉴赏、典章考据、道德褒贬,以及对秦始皇、曹操、武则天等历史人物的评价等众多问题。书中的许多论点为学界所重视。如对乾嘉学派的评价,作者坚持实事求是、批判继承的方法,评价说:“乾嘉时代考据之学颇有成绩。虽或趋于烦琐,有逃避现实之嫌,但罪不在学者,而在清廷政治的绝专制。”这些见解已成为学术界中具有影响力的一家之言。

  在毛泽东故居藏书的诗话著作中,《随园诗话》是留下圈画最多的一部。郭沫若同志的《读随园诗话札记》印成大字本后,一共四册,据有关资料显示,毛泽东对此一直关注,经常翻阅。

  

  《唐诗三百首详析》

  作者:喻守真

  定价:1900元

  函册数:一函五册

  喻守真,名璞,萧山永兴人,毕生习文,擅长注释。主要注释作品有《瞻山楼诗文集》116卷、《怀玉馆杂笔》4卷、《文章体例》、《诗经童话》等,尤以注释《唐诗三百首详析》闻名,以考证审慎,表达扼要,文字流畅,受读者好评。

  内容简介:唐朝是中国诗歌发展的黄金时期,云蒸霞蔚,名家辈出,《唐诗三百首》共收录三百余首作品。本书为其注释本,作者简要介绍书中诗人的生平事迹和创作特点,注释简明浅显,着重揭示诗的主题,剖析作者的艺术构思、结构章法、创作特点等,有助于读者鉴赏。

  毛泽东爱读唐诗,《唐诗三百首》是他从小读到老的一部唐人诗集。20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称其为“以口语写心中事,毫无雕琢之工”。晚年,他也特别喜欢它,在要随从者朗诵之后,自己还要吟诵。

  

  《李贺诗集》

  作者:李贺叶葱奇

  定价:2000元

  函册数:一函五册

  叶葱奇,安徽桐城人,叶玉麟之子,古典文学家。代表作《李贺诗集》、《李商隐诗集疏注》。

  内容简介:李贺,唐代著名诗人,世称李长吉、鬼才、诗鬼等,与李白、李商隐三人并称唐代“三李”。李贺的诗,上承《楚辞》、《九歌》与南朝《乐府》传统,下继李白浪漫主义精神,被世人赞之为“骚之苗裔”,独具风格,他的诗想象奇特,题材信手拈来,可谓世间万种皆移天缩地入君怀。在整个诗歌史上,独辟蹊径,自成一家。

  毛泽东非常喜爱李贺这种浓重的浪漫主义风格,独树一帜的天才诗风。在中南海毛泽东故居书屋里藏有多种版本的李贺诗集,这些诗集中都有毛泽东的圈画,可见毛泽东对李贺的诗歌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

  题图来源:搜狐网 图片编辑:李文萍

《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厚枢)

     从1972年初到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前,国务院出版口和1973年7月出版口撤销后成立的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简称国家出版局)一直承担了中央交办的印制大字线装书的任务。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后,国家出版局于9月15日召开悼念毛泽东逝世的座谈会上,具体经办大字线装书印制工作的同志在会上说:“我们一直在为毛主席印制线装大字本。我们做了一点工作就受到毛主席的鼓励。他老人家说,谢谢出版局的同志……八月下旬,我们的大字本排印进度赶不上毛主席阅读的需要,先是改为一个分册一个分册地送,以后又改为几个单页几个单页地送。当时我们很高兴毛主席精力充沛,我们赶印大字本再累也情愿。可是谁料到九日清晨毛主席永远离开了我们,已经排好的单页毛主席再也不能看了。”


  印制大字线装书从《鲁迅全集》开始 


  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出版的《鲁迅全集》10卷本,是以冯雪峰为首的五六位老专家多年辛勤劳作的成果,《全集》中收有5800余条、54万余字的注释,这些注释不仅极大地帮助了读者对鲁迅作品的理解,而且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因此受到广大读者和国内外学术界的好评。但“文革”中,“四人帮”在《鲁迅全集》的注释上大做文章,使它不明不白地成了禁书,遭到了和“封资修”“名洋古” 同样的命运,在书店里绝迹了。 
  1972年2月11日,当时负责主管出版工作的国务院出版口的负责人突然接到国务院文化组组长吴德的口头通知:“中央领导同志要看《鲁迅全集》。现在的本子太小,想用中国古装书的形式,用线装,字大点,每本不要太厚,一本一本出,出一本送一本。”12日,出版口就印制大字线装本《鲁迅全集》的有关事项写了报告。从2月15日至2月26日,吴德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先后四次对出版口的请示作了口头答复:鲁迅著作的内容全不动,就用解放后的版本,用繁体字竖排,照片可不要,手迹要印,不用印版权(页),多分几个厂印装,用毛边纸印300份,钱由办公厅付。吴德在第二次通话时对出版口的负责人交代:“要集中力量突击这套书,这是主席交的任务。”出版口立即布置人民文学出版社突击安排按《鲁迅全集》1958年10卷本原貌排印了大字(二号长宋)线装本。因《全集》排印的工作量大,分由北京、上海两地进行,每印好一卷,出版社就先送一卷,一直忙到10 月下旬才出齐10卷,共印了500套(每套10函)。 
  关于为毛泽东印制《鲁迅全集》大字线装本的由来,据当时为毛泽东管理图书的徐中远回忆说:毛泽东十分爱读鲁迅的著作,他“在1971年生病以后,用放大镜看书越来越困难。工作人员建议把鲁迅著作印成大字本,他说,国家目前还很困难,印大字本又要花钱。后来,有关方面一是为了毛泽东等老同志阅读鲁迅著作的方便,二是可以馈赠外宾,三是便于长久地保存鲁迅著作,于1972年特意将50 年代出版的带有注释的10卷本《鲁迅全集》,排印成少量的大字线装本……他收到一卷就看一卷,当时出版社并没有按原《全集》的顺序送,哪卷印好送哪卷。因为是线装书,字又较大,毛泽东看起来很方便。当时,他对这种新印的线装大字本读得很快,常常这卷看完了,下一卷出版社还没送来。就这样先后延续了几个月,全书才印装完毕。他收到全套的线装大字本的《鲁迅全集》时,也差不多又读了一遍。在这套新印的线装大字本的许多册的封面上,他同样画了一些红圈圈,在书中画了许多红道道。在有的封面上,他还亲笔写了‘1975.8再阅’”。

      增加大字线装书的生产能力 


  国家出版局1973年7月成立后,中央交办的安排印制大字线装书到1974年11月共计 114种,其中排印本91种,2000多万字,另有23种影印,不用排字。这些大字线装书每种印100部左右,一般上送中央50至70部,略有储备。 
  大量排印大字线装书是个新任务。排印大字线装书费工相当于一般图书的四倍至六倍。当时能够承担这项任务的只有北京、上海少数几个厂,生产能力有限,远远不能适应需要。为了完成中央交办的任务,往往采取临时措施,把一般图书、期刊转移别厂或推迟出版,同时加班加点进行突击。即使这样,将近一年时间只排印了不到2000万字。根据中央领导指示的精神,今后相当大的一部分主要法家的主要著作、某些有代表性的儒家的书、“二十四史”及清史稿,均需排印大字线装书,这些任务合计大约一亿字;此外,中央还将陆续交办排印其他大字线装书,估计今后每年要排大字线装书大约五六千万字。因此,迫切需要增加排印大字线装书的生产能力。国家出版局与北京、上海、天津三市的有关部门协商,并取得国家计委同意,三市决定选择条件较好的印刷厂建立排印大字线装书的专业车间4个(北京2个,沪、津各1个),适当进行扩建,增添必要的人员和设备,使排印大字线装书的生产能力达到每年合计7000万字左右。三市有关部门已分别在 1974年三、四季度提出扩建方案。但是,工作进展很慢,基建、投资、人员、设备尚未完全落实,何时投入生产没有期限。 
  为了保证顺利完成中央交办的任务,国家出版局于1974年12月7日向中央写了《关于排印大字线装书的情况汇报》,并提出拟请国家计委主持,国家出版局协助,于12月内邀请京、沪、津三市计委、建委、出版部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在北京共同商量4个专业车间如何落实的问题,要求三市解决基建、投资和人员问题,要求一机部解决机械设备问题,争取1975年第一季度完成扩建任务,第二季度投入生产。 
  姚文元于12月7日当天见到国家出版局的汇报后即批:“请先念、国锋、秋里、谷牧、宝华同志阅批。拟同意。”李先念、华国锋等均圈阅同意,余秋里圈阅后批:“遵照中央领导同志批示办。”同时指定了国家计委有关负责人筹备开好这个会议。 
  国务院出版口和国家出版局对中央交办的印制大字线装书的任务都十分重视,指派专人负责,及时向有关出版社安排印制工作。承担印制大字线装书的出版社北京有人民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中华书局,一部分任务安排在上海印制,由上海人民出版社负责。


      大字线装书共计印了129种 


  从1972年初到1976年9月,大字线装书共印了129种(多卷本的书和杂志出版多期的均作为一种统计)。从保存下来的书目中可以大致了解毛泽东在世的最后几年对中国历史古籍和现代著作有选择地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情况,能从一个侧面为研究、探索毛泽东晚年所关注的问题和阅读情况,提供一些参考资料。 
  当年印制大字线装书的书目绝大部分只列有一个书名,经初步研究、整理,这12 9种大字线装书中以文学艺术类的书最多,占44%;其次是与批林批孔、评法批儒有关的书籍,占32%;余下24%的书为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以及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类的书和杂志,数量均不多。现大致分类列名于后。
1.文学艺术类大字线装书。在我国历代的诗词曲赋中,毛泽东比较喜欢《楚辞》、唐诗、宋词和元曲,在《楚辞》中毛泽东尤爱屈原的《离骚》。在唐诗中,毛泽东最喜欢“三李”即李白、李贺、李商隐的诗。在古文方面,毛泽东爱读唐宋八大家的散文,其中最喜欢柳宗元的散文。大字线装书先后印制了《屈原离骚今绎》《李太白全集》《李贺诗集》《李义山诗文全集》《唐诗三百首》《唐诗三百首详析》《唐宋名家词选》《柳河东集》。此外,诗文总集还印了《昭明文选》《古诗源》,唐宋元明清五朝《诗别裁集》(共印了两套,一套是据清乾隆年间刻本影印,另一套是据清末扫叶山房石印本排印);诗文别集印了《曹操集》《诸葛亮集》《骆宾王文集》《刘禹锡集》《章太炎诗文选注》。 
  古典著名小说印了《三国志通俗演义》(据明嘉靖元年刻本影印)、《明容与堂刻水浒传》(原书题为《李卓吾先生批评忠义水浒传》,为百回本)、《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以明崇祯十四年贯华堂刻本为底本,是金圣叹评点的七十回本)、《东周列国志》、《聊斋志异》、《儒林外史》、《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印了十六回本、八十回本两种)、《戚蓼生序本石头记》(据清光绪年间上海有正书局石印本影印)。 
  文学艺术方面的古籍大字线装书还印了《随园诗话》《词综》《曲选》《遏云阁曲谱》。 
  笑话书印了《笑林广记》《历代笑话选》《滑稽诗话》《笑话三千》《新笑林一千种》《幽默笑话集》《哈哈笑》《时代笑话选五百首》《笑话新谈》。 
  现代文学著作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有:《鲁迅全集》(1958年版,10卷)、《中国文学发展史》(一、二,刘大杰著)、《中国文学史》(北京大学五五届学生编)、《中国文学发展简史》(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红楼梦新证》(第七、九章附录)、《读随园诗话札记》、《反潮流的杰出著作——读鲁迅的〈汉文学史纲要〉》;此外,还印了译自外国文学作品的《一千零一夜》。 
  2.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的“评法批儒”和1974年初开始在全国开展的“批林批孔 ”运动中,全国出版了大量的有关图书,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有关文章,其中被选择印制大字线装书的古籍(包括今人注译)有:《老子校诂》《老子简注》《新注道德经白话解说》《商君书注译》《商君书·更法》《新书·过秦论》《荀子》《韩非子》《韩非子·孤愤》《晁错集诠释》《春秋繁露》《吕氏春秋》,明代李贽的著作印了6种:《初潭集》《四书评》《焚书 续焚书》《藏书》《续藏书》《史纲评要》,还印了章炳麟的《訄书》和《幼学故事琼林》《重订增广》《弟子规》《神童诗》。 
  印了大字线装书的今人著作有:《鲁迅批判孔孟之道的言论摘录》、《鲁迅批孔反儒文辑》、郭沫若的《十批判书》、《五四以来地主资产阶级反动派尊孔言论集》、《批林批孔文章汇编》(一)(二)、《关于孔丘诛少正卯问题》、《孔丘教育思想批判》、《从云梦秦简看秦代的阶级变动》、《马王堆汉墓的葬制与西汉初期复辟反复辟的斗争》、《读〈盐铁论〉——西汉中期儒法两家的一场大论战》、《王安石(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论商鞅》、《论商鞅的历史功绩》、《尊法反儒的进步思想家李贽》、《儒家的仁》、《美德乎,枷锁乎?》、《尊儒反法的〈辨奸论〉》、《孔丘的仁义道德与林彪的修正主义路线》。
3.中国古籍印制大字线装书的还有:《左传》《战国策》《史通通释》《读通鉴论》,宋代沈括撰写的《梦溪笔谈》和南宋洪迈撰写的笔记《容斋随笔》,以及《马王堆汉墓帛书》;今人著作的历史著作、人物传记等有《古代社会》《世界通史》《拿破仑传》《辛亥革命后的袁世凯》《增田涉回忆鲁迅》《我在六十岁以前》。 
  4.马列著作和毛泽东著作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有:《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草稿)》(第三分册)《列宁:哲学笔记》《列宁论无产阶级专政选编》《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毛主席四篇哲学著作》《毛主席军事文选》《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 
  5.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译著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有:《简明中国哲学史》《哲学小辞典(外国哲学史部分)》《政治经济学》《经验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马叙伦学术论文集》《物种起源》《基本粒子发现简史》《不平常的氦态》。
6.杂志印制大字线装本的有3种:《化石》(1973年第1期至1976年第3期)《动物学杂志》(1975年3月至1976年第3期)《诗刊》(1976年第1期至12期)。


      大字线装书伴随毛泽东走完生命的最后几年路程 


  据徐中远回忆说:“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前夕,他卧室的床上、床边的桌子上、书架上,还摆放着这套新印的大字本《鲁迅全集》。有的是在某一页折上一个角,有的地方还夹有纸条,有的还是翻开放着的。这套书同其他大字本一起伴随着毛泽东走完了生命的最后几年路程。 
  逄先知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晚年的毛泽东,身体衰老了,视力减弱了,但读书学习的精神丝毫未减,追求知识的欲望不见低落。”据“徐中远的记载,毛泽东要的最后一本书是《容斋随笔》(这是毛泽东一生中比较喜欢读的一部有较高价值的笔记书),时间是1976年8月26日。他最后一次读书的时间是1976年9月8日,也就是临终前的那一天的5时50分,在医生抢救的情况下读的,共读了7分钟……这位伟大的革命家兼学问家,几乎是在他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时侯,才结束了他一生中从未间断过的读书生活”。

配图如下.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转载][増图]“还读斋的博客”《文革中为毛泽东印制的大字本线装书》



铅与火的最后辉煌——记“大字本”

来源:北京印协 日期:2010-08-20

 

自从“7501瓷”成了收藏界的珍品后,就萌生了要写写大字本的念头,凭借当年编写《北京印刷志》时接触的一些资料,把有关大字本的情况介绍给大家。 

一、从“7501瓷”说起   

1975年1月江西陶瓷研究所遵照中央办公厅的指示,秘密研制了一批专供毛泽东主席使用的生活用瓷器,工程代号为“7501”,后被收藏界称为“7501瓷”。

“7501瓷”被认为是中国最后的官窑瓷器,器形与图案均是中央办公厅审定的,原材料是从10多吨陶土中精选1.2吨,组织了40多位顶尖高手研制,图案有两类,一为鲜艳的梅花,一为粉嫩的桃花。据说出窑后完好的仅有4000余件,精心挑选了1000余件发送北京,就地毁掉一部分,其他封存留做替换备用。80年代后流传到社会上的就是这些库存品。这批“神秘”的瓷器现在早已价值连城,一支调羹10万元,一壶十杯的一套酒具200万元,一个瓷碗在1997年的一个拍卖会以170万元成交。1998年,香港一家拍卖行以178万元的天价拍出一对“毛瓷”茶具对杯,2003年4件水点桃花“7501”瓷酒具更是被新加坡某收藏家以8000万元天价收藏。

殊不知北京印刷业七十年代也曾为毛泽东主席专印过一批线装书,被称为“大字本”,这是一批名副其实的“官刻”图书。

北京地区的铅字印刷起源于晚清时期,在一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到七十年代铅字印刷已完善到了顶峰,八十年代初“光与电”的时代到来,“铅与火”就已成为了历史,“大字本”的印制正是见证了“铅与火”最后的辉煌。无可非议的是毛主席爱书远胜于爱瓷。“大字本”无论是学术价值还是收藏价值都应不逊于“毛瓷”。

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即使到了晚年,视力衰退,也丝毫没有改变对学习的执著。为了方便中央领导同志,尤其是老年同志的阅读,他要求特别印制一批大字号的线装书籍,“大字本”一词便由此而来。毛泽东曾多次倡导党的高级领导干部要注重看书学习。从五十年代末到文革期间,毛泽东为自己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开列了百余种“大字本”图书清单。这些“大字本”既有马列经典著作,也有古今中外著名文化典籍,涉及到哲学、历史、政治、经济、文学、科技等门类。

当时有关部门安排印制“大字本”,出于三点考虑:一是便利毛泽东等老同志阅读,二是可作为礼品馈赠外宾,三是版本独特有一定收藏价值。这批“大字本”是特定时期的产物,因仅供内部使用,印数很少,且早已绝版。

二、“大字本”任务的下达   

北京接受“大字本”印制任务的有北京印刷一厂和北京新华印刷厂两个印刷厂。北京印刷一厂当时坐落在西便门外,现在西便门立交桥的东南角,是北京市属的最大印刷厂;北京新华印刷厂就是“文革”年代大名鼎鼎的“六厂二校”中的著名企业。根据资料记载“大字本”任务的下达起自1972年,笔者曾看到一个1974年5月10日由北京印刷一厂厂长王力和生产科长陈德林召开的大字本质量分析会记录,其中提到“大字本已印制二至三年”。在该厂档案中有“1974年国务院直接拨款建大字本楼4000平方米”的记录。可见大字本的任务直接来自中央。根据老工人回忆,大字本的任务是中央文革来人下达的。

当时北京印刷一厂与北京新华印刷厂的主管部门为“北京市毛主席著作出版办公室”简称“毛办”,后来这个部门更名为“北京市出版办公室”,笔者有一份1974年9月25日由北京市出版办公室革命领导小组给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文卫组的请示,名为《关于印刷一厂建地下车间的请示》,原文如下:

“我室所属北京印刷一厂承印中央大字本任务,为了解决厂房拥挤问题,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批准建立大字本车间3000平方米。为了贯彻毛主席关于 “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拟在建厂房同时建地下车间1000平方米。” 此请示报告不到一个月就接到了同意的批文。

三、“大字本”的版式    

“大字本”的开本均为292㎜×185㎜,每册一般为50页至60页。有两种版式。开始时的“大字本”的正文为一号长仿宋字,每面十行竖排,每行21个字,正文内加注字用二号长仿宋。到1974年后半年,毛主席的视力发生了问题,字体需要扩大,最后由主席亲自选定三十六磅的牟体,又称为三十六磅长宋。

从此后“大字本”的板式变为三十六磅的牟体,每面7行竖排,每行14个字,字与字之间加6磅铅空,标点在行外靠右。正文内的加注用单列1号长仿宋字。

大字本的用纸与装潢  大字本的用纸异常考究,用1363㎜×610㎜,选用嫩竹做成毛边纸,其中添加香料,6开使用。北京市单独为印刷器材部门批地18亩,建纸库专门存放“大字本”的用纸。纸张呈淡黄色,至今打开书,仍有淡淡的书香。工厂设专人从整令的纸中认真挑选,据当时的工人介绍,不得有任何不匀、色差、褶皱,出纸率很低。每套书都有蓝布面的书函,骨头别子。一般每函装8册。

四、大字本的印制工艺

当时北京印刷一厂有1975年进口日本的八台自动铅印二回转菲达印刷机用于大字本生产。这方面的资料,有待继续了解。仅罗列几条从北京印刷一厂档案中有关的几段文字:

1974年工作总结:“去年年初,伟大领袖毛主席对一厂较好的完成了为中央印制大字本任务,亲切地鼓励了印刷工人。”、“唐诗60套受到毛主席的表扬”、“今年从《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册开始,改用36磅牟体字。”、“仅有三台铸大字的铸字机,每昼夜两班倒,从铸字2.4万的能力,创造了日铸字5万的记录。大字本印刷一台机器,八小时从13版,提高到69版的最高水平”。

五、“大字本”的书目 

从1972年初到1976年9月,大字线装书共印了129种。从保存下来的书目中可以大致了解毛泽东在世的最后几年对中国历史古籍和现代著作有选择地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情况,能从一个侧面为研究、探索毛泽东晚年所关注的问题和阅读情况,提供一些参考资料。

  

  这129种大字线装书中以文学艺术类的书最多,占44%;其次是与批林批孔、评法批儒有关的书籍,占32%;余下24%的书为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以及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类的书和杂志,数量均不多。现大致分类列名于后。

  

  1、文学艺术类大字线装书。在我国历代的诗词曲赋中,毛泽东比较喜欢《楚辞》、唐诗、宋词和元曲,在《楚辞》中毛泽东尤爱屈原的《离骚》。在唐诗中,毛泽东最喜欢“三李”即李白、李贺、李商隐的诗。在古文方面,毛泽东爱读唐宋八大家的散文,其中最喜欢柳宗元的散文。大字线装书先后印制了《屈原离骚今绎》《李太白全集》《李贺诗集》《李义山诗文全集》《唐诗三百首》《唐诗三百首详析》《唐宋名家词选》《柳河东集》。此外,诗文总集还印了《昭明文选》《古诗源》,唐宋元明清五朝《诗别裁集》(共印了两套,一套是据清乾隆年间刻本影印,另一套是据清末扫叶山房石印本排印);诗文别集印了《曹操集》《诸葛亮集》《骆宾王文集》《刘禹锡集》《章太炎诗文选注》。

  

  古典著名小说印了《三国志通俗演义》(据明嘉靖元年刻本影印)、《明容与堂刻水浒传》(原书题为《李卓吾先生批评忠义水浒传》,为百回本)、《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以明崇祯十四年贯华堂刻本为底本,是金圣叹评点的七十回本)、《东周列国志》、《聊斋志异》、《儒林外史》、《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印了十六回本、八十回本两种)、《戚蓼生序本石头记》(据清光绪年间上海有正书局石印本影印)。

  

  文学艺术方面的古籍大字线装书还印了《随园诗话》《词综》《曲选》《遏云阁曲谱》。

  

  笑话书印了《笑林广记》《历代笑话选》《滑稽诗话》《笑话三千》《新笑林一千种》《幽默笑话集》《哈哈笑》《时代笑话选五百首》《笑话新谈》。

 现代文学著作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有:《鲁迅全集》(1958年版,10卷)、《中国文学发展史》(一、二,刘大杰著)、《中国文学史》(北京大学五五届学生编)、《中国文学发展简史》(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红楼梦新证》(第七、九章附录)、《读随园诗话札记》、《反潮流的杰出著作——读鲁迅的〈汉文学史纲要〉》;此外,还印了译自外国文学作品的《一千零一夜》。

  

  2.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的“评法批儒”和1974年初开始在全国开展的“批林批孔 ”运动中,全国出版了大量的有关图书,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有关文章,其中被选择印制大字线装书的古籍(包括今人注译)有:《老子校诂》《老子简注》《新注道德经白话解说》《商君书注译》《商君书•更法》《新书 过秦论》《荀子》《韩非子》《韩非子 孤愤》《晁错集诠释》《春秋繁露》《吕氏春秋》,明代李贽的著作印了6种:《初潭集》《四书评》《焚书 续焚书》《藏书》《续藏书》《史纲评要》,还印了章炳麟的《訄书》和《幼学故事琼林》《重订增广》《弟子规》《神童诗》。

  

  印了大字线装书的今人著作有:《鲁迅批判孔孟之道的言论摘录》、《鲁迅批孔反儒文辑》、郭沫若的《十批判书》、《五四以来地主资产阶级反动派尊孔言论集》、《批林批孔文章汇编》(一)(二)、《关于孔丘诛少正卯问题》、《孔丘教育思想批判》、《从云梦秦简看秦代的阶级变动》、《马王堆汉墓的葬制与西汉初期复辟反复辟的斗争》、《读〈盐铁论〉——西汉中期儒法两家的一场大论战》、《王安石(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论商鞅》、《论商鞅的历史功绩》、《尊法反儒的进步思想家李贽》、《儒家的仁》、《美德乎,枷锁乎?》、《尊儒反法的〈辨奸论〉》、《孔丘的仁义道德与林彪的修正主义路线》。 3.中国古籍印制大字线装书的还有:《左传》《战国策》《史通通释》《读通鉴论》,宋代沈括撰写的《梦溪笔谈》和南宋洪迈撰写的笔记《容斋随笔》,以及《马王堆汉墓帛书》;今人著作的历史著作、人物传记等有《古代社会》《世界通史》《拿破仑传》《辛亥革命后的袁世凯》《增田涉回忆鲁迅》《我在六十岁以前》。

  

  3.马列著作和毛泽东著作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有:《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草稿)》(第三分册)《列宁:哲学笔记》《列宁论无产阶级专政选编》《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毛主席四篇哲学著作》《毛主席军事文选》《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

  4.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译著印制大字线装书的有:《简明中国哲学史》《哲学小辞典(外国哲学史部分)》《政治经济学》《经验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马叙伦学术论文集》《物种起源》《基本粒子发现简史》《不平常的氦态》。

5.杂志印制大字线装本的有3种:《化石》(1973年第1期至1976年第3期)《动物学杂志》(1975年3月至1976年第3期)《诗刊》(1976年第1期至12期)。

 

“大字本”在76年主席逝世后,渐渐不再下达任务,也接近了尾声。值得提到的是,北京印刷一厂在70年后期,使用国产照排机排版,用尼龙感光版排版、印制了大字本的《过秦论》。这本书见证了“铅与火”向“光于电”的过度。

本人在80年代进入印刷业,是印刷的后学之士,时间和精力有限,期望了解这段历史的前辈多多指正。建议有关部门和人士,趁当时人还在,继续对大字本进行追踪研究,亲身经历这段历史的同志,会提供更加详实的内容。

 

 

 

                                   张仲元     2010年8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