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林知青
青林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1,800
  • 关注人气:2,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吴保初:上书让慈禧归政的清末公子

(2021-08-04 06:43:27)
标签:

历史

吴保初

清末四公子

吴长庆

北山楼集

分类: 历史杂谈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吴保初:寂寥成独笑,孤鸿又叫秋

说起“清末四公子”,除了大名鼎鼎的谭嗣同外,其他三位为谁,怕几无人知,当然,那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传统诗人”的陈三立,也许诗歌爱好者有些是知道的,然而更多的人是通过他儿子,顺带识得他的,因为他儿子是国学大师陈寅恪。

就知名度来说,后三位同谭嗣同相较,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就如同“民国四公子”一样,大家只认得张学良外,其他都是些业内人士所看重,如果按对中国的影响力抑或是经济实力来看,张大公子怕是那些人再捆上三百个,也是不能同其相比的。

“清末四公子”中,还有两位是吴保初和丁惠康,他们都是朝廷重臣的后代,又恰逢中西交撞,处新旧过渡的大变革年代,在立场上属于晚清太子党,相似的身世及对世界大致相同的认知,使得人们将其合称为“清末四公子”。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其实,如果这四大公子“拼爹”的话,吴保初应该同其他三位不是一个层级,谭嗣同的父亲谭继洵是湖北巡抚,陈三立的老爸陈宝箴湖南巡抚,而丁惠康的爹丁日昌是福建巡抚,都是封疆大吏,且都是中国近代洋务运动的风云人物;而吴保初的父亲吴长庆仅是一提督衔的悍将。

不过,可别小瞧这吴长庆,他可是当年随其父一起办团练,同太平军血战起家,从死人堆中打拼出来的淮军将领,曾大败太平军英王陈玉成,并剿灭捻军,所带“庆字营”是李鸿章的老班底。

特别是甲午战前,他率庆军六营入朝鲜戡定“壬午兵变”,以此而为世所重,期间,收留并培育了一个对中国近代史有着重要影响的大人物,这人名叫袁世凯。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由此可见,虽然吴长庆未能列封疆大臣之列,却也是个风云人物,而吴保初的人脉有许多便是吴长庆给铺就的,所以,就“拼爹”而言,吴保初是不输与其他三位的。

吴长庆虽是武人,却好读书,爱人才,时称儒将,他不但对袁世凯有培育和提携之功,而且后来的状元实业家张謇,从无名之时便受益于吴门下,后来张謇做了很长时间吴长庆的幕僚,也同吴保初建立了数十年的友谊。

吴保初,字彦复,号君遂,安徽庐江人,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之子,蒙父荫授主事职,支持维新变法,戊戌变法失败后,曾亡命日本,回国后依然初心不改,为各项重大事件之幕后推手,后因病南归上海,1913年春逝世,年44岁,葬上海静安寺侧。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吴保初自幼生长在军营,属于“大院”中长大的孩子,形貌英俊,性情慷慨,因其父为儒将,极为重视文士,他与父亲周围的文人交谊多多,所以,在吴保初身上有着很浓厚的文人气息,反倒是父亲神武的遗传基因继承得不多。

然而,虽然吴保初与张謇交谊很深,但张状元却并非他的老师,也许是张謇只大吴公子十几岁,在声名等各方面还不足以能压得住吴保初的缘故吧,至于那状元的头衔也是后来之事了。

吴宝初的老师名爱新觉罗•宝廷,这也是个很有传奇色彩的奇葩人物,是“文功武烈耀史册,祖宗累代流芬芳”的和硕郑亲王济尓哈朗之直系后裔,正宗的皇帝室宗亲,号称“近三百年满族第一诗人”,大有同“满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匹敌之势。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宝廷纳妾

我是没有读过宝廷作品的,但却记得他的一首诗中“侍郎今已婿渔家”的句子,说的是他任乡试考官时,在途中纳一船家女为妾的香艳故事,而且,他还以此为由,自己向朝廷弹劾自己,这恐怕是历史上空前绝后之事了,不过,我觉得他有“自污”的嫌疑。

记得有一次吴保初穷困潦倒之际,向袁世凯“借钱”,袁问道:“用钱何为”,吴保初答道:“准备和情人一起开一家伎馆”,这一看就是戏谑之词,其中是否有乃师之遗风也未可知;不过,五千两银子到手,也不虚此行了。

作为清末之时的“公子”,既要风度翩翩又要文采过人,家底殷实,门第高贵,舞文弄墨,吟诗作画,这些都是必备的,绝非《水浒传》中那抢林冲老婆的高衙内相比,亦非一般的公子哥儿能为之,从文人的角度来说,吴保初可谓是正宗的“公子”级别之人物。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梁启超

当他任主事之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慧眼识得梁启超,当年一文不名的年方24岁,吴保初便察觉到梁启超是个有贾谊之才的绝顶高人,遂向当时的文渊阁大学士孙家鼐的极力推荐,言称其“奇才淑质,独出冠时;综贯百家,凌跞一代。”

他介绍梁启超进入自己创办的自强书局,梁利用书局这一阵地,发表了许多鼓吹变法维新的文章,并逐步走向政坛;可以说,梁启超后来成为影响一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吴保初出力甚多。

吴保初扬名天下的之事,是上书朝廷不成后辞官之举,时值甲午战败,变法浪潮汹涌,他写《陈时事疏》,痛陈国之敝端,述强国之策,“以亡国之说,告之于皇上”,冀以“怵危亡”而“谋富强”,拯国家以水火。

惜吴保初官当得并不大,仅一六品刑部主事,也就是司法部的一位处级干部,无权直接上奏,遂请他的顶头上司,当时的刑部尚书刚毅代呈,可那刚大人一看这言辞激烈的愤书,如何敢造次,便泥牛入海地压了下来。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继而他又上《请还政疏》,其中心内容是请求慈禧太后归政于光绪帝,这样话当时能有几人敢言?也就这家国情怀且心高气傲的吴保初披沥直陈了,所以时人评为“辞旨切直,当路忌之。”

于是他不为五斗米折腰,愤而辞官,南下上海,时人有诗赞曰:“以行得官以言去,古人如此亦堂堂”。

心不甘,借着当时勃兴的办报热潮,在上海的报刊上公开发表了他的奏议全文,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名震天下,一时风光无两。

圣朝不杀士,尼父吊三仁;

西市诸君子,东林旧党人;

涓涓流碧血,扰扰窜黄巾;

未必逢天怒,阴霾黯紫宸。

这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洒菜市口,吴保初愤而所作的《哭六君子》诗“为亡人讼冤”,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次变法的失败和仁人志士惨遭杀戮,这给吴保初内心带来是切肤之痛。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与康、梁一样,吴保初也是竭力鼓吹维新变法的斗士,他在国政不纲,外侮交至,民族灾难深重之时,欲行变法来拯救国家,他们将希望寄托于光绪皇帝身上,视慈禧及一切阻碍新法的保守势力为敌,与康、梁不同,这一时期的吴保初,是变法的幕后推手。

作为保皇党的干将,他利用自己的人脉,不管在高潮之时,还是低谷之际,都竭力为之,他曾给大他10岁,与他有兄弟之谊的袁世凯写信,劝其“行桓文之事”,旨在借助袁大头之力,恢复光绪帝的权利。

但是,想那袁世凯是何等聪明之人,他早已将时局看了个透彻,心中自有小九九,只礼貌性地作了敷衍,并赠以重金以示不忘旧情,这让吴保初很是失望,斥而不受。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万顷云涛立海滩,天风浩荡白鸥闲,

舟人那识伤心地,遥指前程是马关。

这首《乙巳游日本绝句》,是他为避清廷迫害逃往日本时所作,虽说标题的“游”字看似很轻松,其实,作者内心的伤痛是很沉重的,船近马关,想起那被迫签订的《马关条约》,更是勾起他无限感伤,于是他赋诗寄慨,忧伤国事,这首诗也是吴保初爱国之情的体现,也是他们那一代有志之士发自内心的感叹。

虽说吴保初的底色是保皇,但他既维新又革命,与各方人士都有着密切的交往,他也是个热心之人,为朋友两肋插刀,《苏报》案中,革命党人章太炎入狱,他上下奔走,全力营救,章太炎得以出狱,吴氏出力为最,所以,即使革命党也视他为朋友。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这从吴保初的诗中也能看得出来,他的诗集名为《北山楼集》,我没有认真看完,但从标题的名称中却也吓了一跳,这同他唱和之人不仅多多,而且俱是当年大佬级的人物。

袁世凯、康有为、梁启超、李鸿章、张之洞这样一等一的人物自不可少,其他如张謇、文廷式、章太炎、郑孝胥、陈三立等等也是一抓一大把,当然,也少不了他的女婿章士钊,这些可都是当时文化界和政坛上叱咤风云的著名人物,甚至还有不少如吴昌硕这样的书画界名宿及外国友人。

这其中比较扎眼的是郑孝胥,作为大清遗老,后来是溥仪伪满洲国的始作俑者和倚重之人,也是和陈三立一起,为诗坛“同光体”倡导者。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有趣的是,章太炎和康有为是老冤家,一为维新党魁,一为革命党人,康有为60大寿时,章太炎送贺联“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惊艳全国,但是这眼高于顶的俩人又都是吴保初的挚友。

在吴公子去世后,康有为作地下墓志,章太炎作地上墓表,二人真诚地合作了一回,而书则是由大名士沈增值所为,吴保初可谓极一时之荣了,由此亦可见吴保初的人缘,绝非常人可匹。

君居扶海垞,我住北山楼;

洒泪一相别,孤鸿又叫秋;

寂寥成独笑,怆恻忆同游;

欲问临渊意,持竿下直钩。

这是他与张謇的唱和之作,名为《寄张季直》,此时的他已挂冠南归,如秋水中的孤鸿之鸣秋;但亦还思念友人,忧虑其前程,虽有临渊羡鱼之情,但诗中流露出的真情还让人感叹不已。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说实话,吴大公子诗歌的水平,如果与同为“四公子”的陈三立相比,差得就不是一星半点了,最多与谭嗣同持平。

多说一句,谭的那首著名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是经过梁启超修饰过的,原句为:“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经过一系列的热血入世,收获的却是一地鸡毛,后来的吴保初渐渐淡出政坛,醉心收藏,尤以收藏昌化石和古钱币著称于世,他藏名砚,善篆刻,好书法,喜美人,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人们印象中的公子哥了。

要想潇洒,要想收藏,钱是底气,没有银子是万万不能的,他老爸吴长庆是个廉洁之人,没留给他什么家产,倒是他母亲出身大户人家,陪奁丰实异常,他南下后,凭着这殷实的家底,倒也能潇洒一阵。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可吴保初是个极爱面子又洒脱之人,对乡里之人是有求必应,于是,捐资办学设义塾,施舍贫困广为善,花钱如流水,这一来二去的,不多时日,便呈囊中羞涩之状。

加上他极喜交际,日日高朋聚会,酒肉相待,有一文钱也倾囊而出,生怕怠慢了朋友,一如光绪帝瑾妃和珍妃的老师文廷式赠诗所言,“朝衣典尽天方雪,宝剑鸣时气欲秋”,沪上孟尝之风,唯吴公子独得。

作为那个时代的公子,出入欢场自是寻常之事,他一生风流,有多位侍妾,红颜知己也很是不少,韵事风闻多多,他对此也不忌讳,与友人时常谈及,诗作中亦有不少相关作品,从中也能看出,他并不是一个视女性为玩物的纨绔子弟,对这些女性还是很尊重的,是多情公子的本色出演。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不过,后来的他虽赢得“将门如汝最风流”的声名,但却也渐渐地为生计发开愁了,而那些酒肉朋友们,能有几人靠得住,一旦见他底气不足之时,便也渐次地冷淡了起来,倒是他的老朋友袁世凯不忘旧情,经常地施以援手,帮其度过难关。

吴保初同袁世凯的关系有点微妙,以前是好朋友,后来吴寄希望于袁世凯能助力保皇维新无果后,这关系便渐行渐远,几不往来,但在经济上,在很大程度上又需要袁世凯的资助。

局促莫如鸟被囚,横流无计释幽忧。

丈夫饿死寻常事,何必千金卖自由。

这是他写的诗,表面上看还是很硬气的,但实际上,银子是白的,眼珠儿是黑的,贫困之时,谁又能同白花花的银子过不去呢 ?于是,吴保初又傲气,又低头,这半推半就,“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场景延续,双方就一直这样心知肚明地上演着。

及至后来袁世凯当上了民国大总统,这让作为以大清遗老自居的吴保初情何以堪,他便与袁世凯再不来往,从此闭门不出,谢绝了所有社交活动,整日愀然不乐,加上中风失语,手足偏废,卧床不起,两年后便撒手西归。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观吴保初的一生,仰父辈之雄风,青年才俊,倜傥不羁,文采风流,笃于友朋,不避危难;及入仕,以国家兴亡为己任,振朝衣,掼酒坛,亦是豪杰之气象,然时运乖促,志不获骋,遂作沪下公子,高阳酒徒,淡泊名利,捐田千亩,典衣留客,虽得赢声名,终一事无成,慨然长叹。

“心死已多年,地北天南终郁郁;魂归今何处,嫣红姹紫太匆匆。”这是他去世后友人所作之挽联,灯酒繁华,终如过眼云烟,但如果细品吴保初的一生,你便会了解到那一代人中龙凤中所特有的气质,也能够触摸到一个曾经的血性男儿,在风云激荡之时跳动的脉搏。

吴保初:清末四公子之一,风流倜傥又不畏强权,曾上书让慈禧归政
吴保初:上书让慈禧归政的清末公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