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林知青
青林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03,300
  • 关注人气:2,4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章有湘;清代女诗人荣枯顷刻间的悲惨

(2021-06-21 09:04:59)
标签:

历史

章有湘

女诗人

上海华亭

明末清初

分类: 历史杂谈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章有湘:公车去不还,信有望夫山

读史是件很累人的事,一本在手,周围还得有一堆的书来相互对照、印证,翻来倒去地头晕目眩,所以,我总是读一阵便会去看看诗词,放松一下,年复日累,也看了不少了。

读古人的诗词,心态最是重要,作为一个旁观者,能体味作者的心境便好,但往往是读着读着便会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其中,与作者相依相伴,其喜乐哀愁被浸染其中而不能自已。

自宋代理学盛行后,中国妇女地位日趋下降,难有几位女性诗人出世,而以前描写闺阁欢愉的诗,十不及一,感觉都被滔天的悲声所淹没,特别是在朝代鼎革的季世之时,国破家亡的悲惨加上自己身世的不幸,使得女诗人的作品深陷在深深的悲痛之中,让人不忍卒读。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近日读明末清初女诗人章有湘的作品便是如此,说来她并不是一个著名的诗人,流传下来的诗词也不多,但读她的作品,便会被她诗词中的词句所感动,再接合她凄凉的身世,你看这个世界都感觉是灰朦朦的一片,毫无生机可言。

一自公车去不还,从今信有望夫山;

赤绳虚系三生约,红泪唯余两袖斑;

诀绝未亲真恨事,梦魂时傍也欢颜;

亦知修短原无定,岂料荣枯顷刻间。

这是她夫君去京师考试时,染疾暴亡后写的一首悼念诗,这真如字字血,声声泪,荣枯转瞬间,一个未亡人发出的悲歌,是那么地悲惨和凄凉,漫漫长夜中的泪痕和叹息,谁懂!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明末清初似乎是一个女性诗人爆发的时代,且不说徐灿的“蕉园五子”,方维仪的“名媛诗社”,王微、杨宛等一众人,即使是那大名鼎鼎的“秦淮八艳”,哪个不是诗词高手,随便拿一首出来,也会让巾帻汗颜。

要说在这一堆的女性诗人中,章有湘的命运肯定最为悲催,她是明末清初的华亭人,即令上海人,字玉筐,号竹隐,父亲曾是大明举人,授福建罗源知县,但后来在抗清斗争中殉难。

章有湘的家族是华亭大族,钟鸣鼎食,诗书传家,儒学风盛,家学薰陶的她自幼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尤钟情于诗词,那些前贤的鸿篇巨制,比如《捣衣篇》或《长恨歌》等等,皆烂熟于胸,随口吟出,且一字无讹,日久天长,诗词歌赋皆得心应手。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而章家六名女子个个皆能诗能赋,文才超群,经常在一起诗酒赏花,行令流觞,满门风雅,并擅才名,一时名重里闾,人称“六朵金花”,

记得西窗翦烛时,鸽原回首忽天涯;

梦魂不觉吴山远,愁绪惟应夜月知;

画阁焚香春泛泛,绣帘飞燕昼迟迟;

相期泖水归宁日,重与殷勤话别离。

上面这首诗便是章有湘同姐妹们的唱和之作,名为《次玉璜妹来韵》,其他类似的诗作在她早期的作品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女人总是要嫁人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姐妹们天各一方,为人妻,为人母,只能书信赠韵,一述思念之情。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章有湘是嫁给了桐城名士孙中麟,作为中国文学历史上最神奇的地方,桐城派享誉域内,学风炽盛,众多文士在明末朝廷为高官,是东林党的主力,左右着朝廷风向,而孙中麟的父亲便是崇祯朝的大理寺卿。

不知是因为何事,孙大公子旅居华亭,有着“桐城神童”、13岁便秀才傍身的他,在此地当然要同本地名宿交游,而章有湘的父亲章旷作为一地文首,自是唱和的倡导者,就如同当年吕太公看准泗水刘亭长一样,认定这孙公子是个大才之人,遂将章有湘嫁给了他。

这里有点小怪异,孙中麟早已婚配,所以章有湘只是以小妾的身份嫁到孙家,作为一位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极少有这样的情景,毕竟她的身份不能同那欢场人物相比,比如那秦淮八艳,个个都是为妾为门,而以章有湘这样的才情和家世,一抬青布小轿便抬了去,怎么也觉得有些委曲了她。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婚后不久,她便随夫回到了桐城,这肯定是章有湘此生最幸福的时光,二人志趣相投,夫唱妻和,声发金石,红袖添香;她尊敬族人,孝敬老者,邻里和睦,子辈皆欢,是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受到人人夸赞的好女子。

满斟碧酒汛菖蒲,先醉婆婆后小姑;

婆醉有侬侬有婿,小姑醉倒谁人扶?

这首《端午》写得饶有情趣,我们从中可以读出以下几点信息,一是她在孙家颇受欢迎,一家人其乐融融,和谐美满;二是生活富裕,日子过得是相当地滋润;三是这章有湘的性情中很有些俏皮的色彩,俗语雅词在她的笔下皆能得到充分地运用,此诗读来情趣盎然,让人不禁会想起那“家家扶得醉人归”的美好场景来。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满人入关,在天下初定之际,为稳定士子之心便开始了科考,此时的她便鼓励夫君参试,想那孙中麟本就是才高八斗之人,乡试轻松拿下,取得举人后便去了京师,向更高级别发起冲刺。

窗外鸡初唱,花间露未乾;

欲临明镜照,犹怯翠眉寒;

宿鸟翻林树,归鸿振羽翰;

不知乡国信,何日报平安。

这首《晓思》应是她在夫君离别后的思念之作,清晨初起,听宿鸟鸣啼,归鸿翩跹,点点清冷的风拂过脸颊,寒意顿生,本是临镜梳妆之时,但一想起在外苦苦博功名的夫君,这心绪便有些庸倦了下来。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坐对鸳鸯草,行看蛱蝶花。那知春复夏,游子未还家。”在这一段时间中,于章有湘来说甚是难熬,人未归,夜难眠,思无绪,愁满怀,这四周的所有,都变得灰暗了起来。

于是,念人未归便成了这一时期的主旋律,“旅魂欲到亲帏侧,一夜江声梦不成”,“难禁心耿耿,况对雨霏霏”,“何事深闺人,终朝常寂寞”,“那知江海各天涯,青鸟无情双寂寞”,诗中呈现的是一片悲声。

孙中麟果然了得,他不负众望,一举拿下进士,金榜题名,走马游街,“一日看尽长安花”,小厮急急地将喜讯报还,大好前程在他面前铺展。

然而,令人更想不到的是,唱名后的第五天,孙中麟突发急病,不日竟不治而亡,客死京城,急马报喜之人才走,这报丧之人又匆匆上路,快马加鞭地一路南去。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我不可想象这是如何的一幕天上地下,大喜大悲的情景,刚接到喜讯的章有湘还没来得及操办喜宴,便收到夫君亡故的悲信,这塌天之祸来得如此迅疾,瞬间将她击倒,本想夫君荣归,谁料竟是阴阳,这人间最悲惨之事,就这样突然地降临到她的身上。

夫君就这样离她而去,章有湘痛不欲生;书载:章有湘惊悉心上人暴卒,痛不欲生,自缢一再,均为姑救,方不致辞死。

一自公车去不还,从今信有望夫山;

赤绳虚系三生约,红泪唯余两袖斑;

诀绝未亲真恨事,梦魂时傍也欢颜;

亦知修短原无定,岂料荣枯顷刻间。

从此之后,欢娱只是梦中事,人间再无留恋景,章有湘曾作《哭夫子》四首,此为其一,诗中都是和血泪而成之辞,她也亦那望夫石一般,每日向北眺望,明知夫君再无归家之日,却依旧每日痴心地等待。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以前,在章有湘的诗作中,还有景美花香,春和日丽,夫君亡后,她诗风大变,全然不见“晚凉不觉罗衣薄,自爱登湖片月晚”之情趣,代之而起的是字字含泪,句句滴血悲凉之辞,表现的是青灯相伴,凄风苦雨,落花冽泉,寒山悲鸿,满篇皆是令人泣下的放悲声。

这世上已无值得她留恋之处,形单影只的她,从此活在对亡夫的思念之中,故前人有评曰,其作品“类皆孤猿寡鹄,自写其忧伤哀怨之音,君子读而悲其志焉。”

千里良缘合唱随,于归不满十年期;

最伤薄命分鸳侣,犹幸高名占凤池;

故国魂归芳草外,长安春去落花时;

玉楼痛绝修文召,不遣簪毫报主知。

日子还得一天天地过下去,作为未亡人,她在今后的17年中,全力整理孙中麟以前的手稿,集为《过江集》、《昙阁集》和《笔花集》,并自著《澄心堂诗词》、《望云草》、《再生集》、《诉天杂记》,不过,这些集子我一个也没有找到,是仅存一个集名,还是未能传世,我不得而知,但愿还存于地方文馆的收藏中。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章有湘的生卒年龄书无记载,从她诗作中推算,大概42岁左右便离世了,一代名媛,就这样倏忽而过,留下的,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让人感叹。

此夜难分怨晓钟;梦魂偏又到吴淞;愁情先上两眉峰。

沧海一声临远道;兰桡千里破长风;可怜回首隔江东。

章有湘以写诗为主,极少填词,这首《浣溪沙 旅怀》是我能找到的唯一词作,从风格上看,笔力苍劲,悲凉沉郁,应该也是夫亡之后的作品。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她的作品,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并不太多,却也有一些被名家收入其编撰的集中,如沈德潜的《清诗别裁集》及朱彝尊的《明诗综》中,就收有她的诗作,另外一些地方的诗钞中亦有留香。

尽管现在没几人能知道她的诗名,但偶然能读之者,对其作品评价很是不低,赞其为“文林鸿宝,妆阁奇葩”,这评价,很高了。

望夫石,断肠崖,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唯有情花;读章有湘的诗,联想到她的身世,心情很是沉重,仿佛从那枯黄的页面中,看到被滴滴清泪晕染过的痕迹,随即幻化为一幅凄美的长卷,和着山,和着水,和着她文字中连绵起伏的音律,融化在漫漫的时光里……

报喜的家宴还未安排便接到报丧的噩耗,女诗人中有谁比她还悲惨
章有湘;清代女诗人荣枯顷刻间的悲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