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林知青
青林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6,329
  • 关注人气:2,1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2019-10-28 07:31:12)
标签:

历史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初相见

纳兰容若

千古伤心词人

分类: 历史杂谈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纳兰性德:晓风残月后,重见柳屯田

现在,说起这纳兰性德,对爱好诗词的人,尤其是一些年青人来说,似乎是属于网红之地位,不背上几句“秋风画扇初相见” 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懂诗词,而且,这一类人往往都喜欢将其称为纳兰容若,就如同叫杜甫为杜子美,叫曹操为曹孟德一般,显得那般地高雅和有文化。

说实话,我对纳兰性德的认知是比较晚的,年轻时除了知道个他的生世,大概能背个三两首他的词,也就这个水平了,真正比较系统地来认识他,还是在听了美女教授杨雨在《百家讲坛》上的专题后,才找来了一堆地书啃了许久,方才弄了个大致地明白。

我觉得,纳兰的词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即“言浅意深”,言浅,指的是他的词没有那么多华丽的辞句,平实浅显;意深,说的是他每首词都很有意境,情感真挚,直击读者的心灵深处。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王国维大师对纳兰词是很推崇的,他在《人间词话》称其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至于原因,大师亦说得明白,“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看来,中原文化自北宋以来,过于矫情了,还好,纳兰同学幸未感染上,故而能取得如此高的成就。

大师这样说自有其道理,参考一下便也罢了,毕竟不能奉为圭臬,纳兰词好自是无疑,但将其奉为北宋以来第一人,我觉得有勉强了,此言有过誉之嫌。

纳兰性德,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父亲是一代权臣纳兰明珠。母亲爱新觉罗氏是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他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十九岁参加会试中第,成为贡士。康熙十五年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他的词以“真”取胜:写景逼真传神。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可惜天不假年,31岁时暮春的一天,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而逝。

他是相门翩翩公子,钟鸣鼎食之家,备受康熙恩宠,极尽荣华。但偏偏性格落拓不羁,自嘲“不是人间富贵花”,视功名利禄为尘土,甘为江湖落落狂生。

他是清代第一才士,通经文,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是万千淑女的梦中情郎;他一生为情所苦,人间短短31载,所书满是“惆怅”及“断肠”,成为千古伤心词人。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从纳兰的简介来看,很是简单,简单到就是一个京城的天潢贵胄,一个风流地公子哥儿,一个成天无病呻吟地把“愁”啊“苦”的挂在嘴边之人。但是,于他来说,这一切都是表象,对纳兰认知的关键,是他的心,他的词,以及他那无以复加的款款深情。

纳兰性德算是满人的一个另类,作为一个崇尚武功,以武力开国并定鼎中原民族的后代,如何出了这么一个多愁善感之人,而且在没有接受汉文化的基础之上,竟然会写出这等优质的好词来,不懂。

有人赞叹说,纳兰对门第身世并不注意,是一个“常有山泽鸟鱼之思”之人,以此认为他心存高远,于“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其实,这个就两说了,久居下层,虽努力而不能上达,可以自嘲为淡泊明志,寄傲江湖;但如他这般含着金钥匙出生之人,有此等心境,也就可以一笑了之了。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这就如同官二代或富N代一样,钱多得来用不完,也就可以说,视金钱如糞土。可这并不说明什么问题,也未见得比斤斤计较,每一个铜板都是血汗换得的小民百姓要高尚,是吧。

如他这身世,其实可以同小晏有一比,不同的是,自老爸晏殊去世后,小晏便落魄了,珠围翠绕,锦衣玉食的日子戛然而止;而纳兰直到去世前,老爸还执宰朝堂;不过,就我的感觉来看,《小山词》的文学成就高于《饮水词》。

鲁迅先生曾透辟地指出:“有至情之人,才能有至情之文。” 晏几道和纳兰性德,二人都是情种,在这点上他们是相通的,都是“古之伤心人”;不同的是,《小山词》着重于男女情爱中心灵的感应与共鸣。努力挖掘和表现的是心灵中的情绪,是更深、更细、更微妙的情的底蕴。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而《饮水词》则长于对周边景物的渲染,以景状物,以景写情,使笔下之景物都赋予人的性格、情感、志趣,他平直易懂的辞句,似乎并不曾经过眉间心上的构思,便语为惊人的推敲、诗囊行吟的揣摩,那不过是脱口而出意象,有着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而且也具有了特定的文化内涵和哲学意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首名为《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的诗可谓纳兰经典中之经典了,三百年来一直被世人传颂着,盛赞着拿来抒发爱情和际遇,他多情,天生情感丰,他有着一颗孤独而忧伤的心,但是深刻的孤独带给他的却是无情的痛苦和不被理解的愁闷。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他似乎从来也未曾快乐过,在他的词里找不到欢乐的句子,他的感伤和愁绪使众人不知:“为何他什么都有,却还是不快乐。”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以他那才情和品行,谜一样地完美了满汉文化融合之初的历史,才会留给世人“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的悬念。

纳兰性德最初还是个习武之人,这皆拜其民族本身尚武的传统习性,当然,准确说应该是一文武兼备之人,他中进士时年方22岁,康熙爱其才,加上他又出身显赫,所以被康熙留在身边授三等侍卫,不久后晋升为一等侍卫。

可别小看这侍卫一职,只有皇帝最为信任,且武功高强之人才能担纲,因为日日在皇帝身边厮混,所以升迁机会多多,例如后来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大贪官和珅,便是从这一职务上发迹的。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纳兰性德多次随康熙出巡。还曾奉旨出使梭龙,也就是今天内蒙古额尔济纳旗,去考察沙俄侵边情况,但也有人说梭龙即索伦,不重要啦,反正当时他很是被康熙爷看重就是了。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这是他写的一首名为《长相思》的词,应该是作于随皇帝出巡之际;按说以他这样身份之人,傍着皇上的大帐,几无苦楚可言,而跟着皇帝出巡,正是挣表现的大好时机,所谓男儿本色必须要在这军旅生涯中,方能显出夺目之光彩。

但是,我们从他这首词中,看见地却是一个频频回首故乡,步履蹒跚的逼从之形象,全无一丝豪情傍身,慷慨报国的壮志。使人感觉的是那“夜深千帐灯’的熠熠下,映照的是万颗无眠的乡心,让人体味出的是唐人李益笔下的“一夜征人尽望乡”的愁绪。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挟风带雨,梦中攀缘,踟躇徘徊,词中排遣,从这小词中我们能够看出,纳兰性德的确是清初骁勇善战之满人的另类,我实在是找不出这渊源何来,想必他的家人对他的这般言行,也是满满地无可奈何吧。

他的志向不在军旅,也不在这升迁上,他对官场的尔虞我诈,以及相互倾轧的党朋之争有种天生地厌恶感,于是便退而弄文,他在其老师,江南名儒徐乾学的指导下,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1792卷编的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受到皇上的赏识,也为今后发展打下了基础。

他又把熟读经史过程中的见闻和学友传述记录整理成文,用三四年时间,编成四卷集《渌水亭杂识》,其中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方面知识。表现出他相当广博的学识基础和各方面的意趣爱好。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纳兰的生命刻度是停止在30岁之时,以上的几年时间几乎耗费了他最好的时光,于仕途及政绩上他几为零,而将全部精力皆付于著述。

当然,他所编辑的那些丛书我们是无缘观赏的,纳兰得以扬名的主要是靠他所写的词。虽然我觉得王国维对纳兰的评价有过誉之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词到了词到了南宋,渐次变成了一个高度艺术化的载体,变成了纯粹的文人制作,这些都严重阻碍了欣赏的普及率。

自北宋最后的词人周邦彦始,我们就已感觉到,词的发展越来越趋于典雅化,除开偶尔的几人,如辛弃疾或李清照外,绝大部分的词都对于一般欣赏者来说,都在理解上有着一定的困难,如姜夔或吴文英,想要欣赏读透他们的词,没有很高的文学修养是不可能的,欣赏门槛越来越高,没有十年寒窗之功实难窥其堂奥。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而纳兰的词读来却很是容易,辞句平实直白,却又有着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据说之所以纳兰成为“千古伤心人”,是因为同他短暂一生有关的三个女人,这也是他一生中最为后人吸睛之事,而纳兰词作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这三个女子有关,也是他词作中的精华之所在。

这曾经陪他走过风一程雨一程的三个女人,让他深深的爱过,伤过,思念过,然后都悄悄地离他而去,但是,这一切都是小说家言,可信度有几何,不得而知,权信之。

据说,他的初恋是他一起长大的小表妹,两小无猜暗许终身;但他的父母却视这父母双亡的小女子为不祥之人,为彻底断了纳兰的念想,竟将这小女子送进了宫去,从此便一入深似海了。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这首《画堂春》就是为他这没留下姓名的小表妹写的,野史说纳兰曾化妆成和尚混进宫内,远远地望着他那心爱之人,相顾无言,归来后痛不欲生,这首词应该就是此行之后所作。

此事见于清人《赁庑笔记》载:“旋女入宫,顿成陌路。容若愁思郁结,誓比一见,了此夙因。会遭国丧,哪嘛每日应入宫唪经,容若贿通哪嘛,披袈裟,居然入宫,果得彼妹一见。而宫禁深严,竟不能通一语,怅然而出。”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但是,乍一看这词,似乎有点不象是纳兰所作,与其说这词是分为上下两阙,不如说这上下两段所呈现地是完全两种风格,上片直白得如同口语,素面朝天;而下片则不顾小词之大忌,连续用典,若不懂这典故之出处的话,完全会看得是一头雾水。

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荑。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依依。

笺书直恁无凭据,休说相思。劝伊好向红窗醉,须莫及,落花时。

我觉得,这首《落花时》就比上面那首就好很多了,虽写情人幽会,但细致入骨,周身春光亦仿佛流转不定,眉目相照时只见缱绻未露轻薄,也将这是少年的第一次心动和纯真美好,作了细致的刻画,但可惜的是,昔日之美好化为一腔地悲戚,遗落成笔下的动人心殇。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这首词在其风流蕴藉处,颇有北宋小令遗风,言辞殊丽,一似月照清荷。珍重而亲昵,这就是纳兰性德风骨心境高于一般市井词人的地方。

初恋的情伤还在隐隐作痛,父母便给他许下了婚事,迎娶了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这其实是一桩政治婚姻,也是当时一种普遍现象,朝堂地方,封疆大吏,朝廷重臣是最为理想的模式,但于纳兰来说,只有听命的份儿了。

卢氏也是大才女一枚,她温柔贤淑、纯真善良又善解人意,她像是暗夜里点亮的明亮烛光,婚后二人琴瑟相和,“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椅斜阳”,渐渐地融化了纳兰这颗孤独又冰凉的心。朝夕相处的两个人从没有交集到相互了解,相互欣赏直至相互珍惜,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赌书泼茶,过得是神仙眷侣的生活。

春葱背痒不禁爬,十指槮槮剥嫩芽。

忆得染将红爪甲,夜深偷捣凤仙花。

这首小讲讲的是卢氏为自己搔背、用凤仙花染红指甲、用花灯小盏捕捉萤火虫的细节;纳兰对二的幸福生活多有描述,“忆得双文胧月下,小楼前后捉迷藏”,“忆得双文通内里,玉拢深处闻暗香”等等,太多太多。

可幸福永远都是短暂的,或许这一对璧人幸福的让老天都嫉妒了吧!三年后,卢氏死于难产,这对纳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于是,他后期的词越来越悲伤了。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首《浣溪沙》亦是纳兰之名作,词中虽用了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但对此典故人们并不陌生,所以,人人得懂其妙处;他是借赵李二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来追忆他和卢氏相伴时的欢乐,以当时之“寻常”来反衬今日之“独自凉”,抒有情人难成眷属之伤感。

不过,如果细究起来,有两点好像说不过去,卢兴祖任两广总督之时,在任只两年时间,当时纳兰年方十岁,应该不会提亲;再有,当时在康熙朝有严格规定,满人不得娶汉人为妻,为妾都是不可以的,所以,真相到底为何,不得而知。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但纳兰对卢氏的一片真情,在他的词中却是屡屡不绝,他在一首《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中写道: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一位身处花柳繁华之地,生活于衣香鬓影中的贵公子,对一个女人有如此之深情,实在是有别于走马章台的纨绔子弟,这“一片伤心画不成”句,直让人不忍卒读。

后来,他又陪着康熙下江南,在杏花春雨的烟波中,他遇到了沈婉,一位人如其名的温婉女子,她如那三月红润的桃花,是纳兰的粉丝和知己,她从纳兰词的字里行间,陪着他,一起饮下了那泣血的情思。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沈宛为江南艺妓,且才华横溢;纳兰是带着她回到了京城,而这次好像那满汉不通婚的禁令起了作用,他只能在外面给她另置别院,但是,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这沈婉实在受不了这等委屈,于是,玉洁冰清又傲骨铮铮的她,在写下了“无穷幽怨类啼鹃。总教多血泪,亦徒然”、“枝分连理绝姻缘。独窥天上月、几回圆”这样凄婉的词后,选择了离开。

冀北莺飞、江南草长、蓬山陆沉、瀚海扬波,都只是平白变故着的世界,而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人生。万千锦绣,无非身外物外,关乎万千世人,唯独非关你我。

钟情的女子一走,便成了纳兰心中挥之不去的痛,未几,纳兰在一次酒后,撒手人间。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这首《采桑子》词就是纳兰在沈婉离别之后的思念之作,他还刻有一方闲章,上为“白伤多情”四字,也正是表明了他由于“多情”而常给自己带来失落、烦恼和惆怅。正是这种失落哀伤之感使他“近来怕说当时事”。

这首词是纳兰词中的佳品,读之缠绵而又细腻,令人哀愁伤感之情顿生,词中之句其实是化用了晏几道《清平乐》中的词句,即“梦云归处难寻,微凉暗人香襟。犹恨那回庭院,依前月浅灯深”。

其实,通过这三个女人来看,纳兰性德是多情又深情,是一个多情反被多情误的才子,如果在动物世界中相比的话,他如鸳鸯一般,“君在日日说恩情”,羡煞人世间;一旦有变故,那就自有“后来人”了,而不象仙鹤,从一而终,当然,还有那狼,也是如此。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纳兰似乎一生都在做梦,他的词都可以看作是刚从一个美梦中醒来,在享受了美梦中的几多美好后,及至醒来,便发现了现实的冰冷与残酷,就好像凋零的花朵,淅淅沥沥的雨声,怎么看都是寂寞,于是,那无端的愁思又袭将了来。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决。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其实,纳兰一生中究竟有多少个女人,谁也说不清楚,因为他所与的词作中,很多是不知道写给哪个女子的。如这首《虞美人》: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忆来何事最销魂,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

这首词明显是化用李煜《菩萨蛮》中的“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之句,李后主是描写小姨妹同他厮混时的紧张和激动,兴奋之余时的情景。

所以,这首词肯定不是纳兰写给我们已知的这三位女人,而是写给某位我们不曾知晓的女子的。

如纳兰这样的天潢贵胄,身边女人多多也无可厚非,不过,能将男女偷情幽会之词写得如此之生动而不放荡。这纳兰亦不输李煜了,看来,王国维大师所说他是“北宋以来,一人而已”,还是有道理的哈。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就我来说,我还是觉得纳兰词过地直白,虽然他胜在借物映人,但总是少了些韵味,如我欣赏的小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类似这样优美又韵味无穷的句子,在他的《饮水词》中还是很少的。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当然,喜欢纳兰词的人多多,他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无论是“夜深千帐灯”的深沉,还是“故园无此声”的委婉,纳兰将生活跃于纸上,这种美,都是心灵的体验。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他的词,有着民俗歌风中的浓郁,也有着词赋诗歌中的清丽,白天读之,犹如看出水芙蓉,夜晚呤来,宛如嗅暗香来袭。

他在身后是被誉为“清代第一词人”,在中国词坛上都极富盛名,甚至有“家家争唱饮水词” 一说,这个自是有其道理的,也许,我还未品出个中绝美之味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的这两句词,如果用在纳兰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过,他的一生,远离了金戈铁马,久处太平时日,又如汉之霍去病一样地英年早逝,给世人留下了白衣一袭地英俊形象,遂引来多少痴情男女为之挥泪。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如果他活得够久,不知道还会给我们演绎出多少哀怨绝绝地伤心故事,只是我觉得他太中性,于男人还说,少了许多的男儿的刚毅,却有了几多的女子的情伤,反正,我不是太欣赏。

叶嘉莹先生曾以一个故事,来说欣赏纳兰词的三个阶段:

“老僧以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悟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休息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按先生如此说来,我肯定是处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第一阶段了,毕竟,“纳兰心事几人知?”是吧。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另外,很多人都将纳兰视为《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只要是喜欢《红楼梦》的,必定知道纳兰,凭感觉来说,还是有些道理的。

此事缘自当年和珅将《红楼梦》进呈给乾隆后,乾隆爷说了一句话:“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于是,天子开了金口如此断言,自成一家之言,此论为后世红学狂潮中的主流观点。

我对《红楼梦》无甚研究,不敢乱说,只是觉得有些牵强了。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纳兰性德:他是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