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林知青
青林知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1,444
  • 关注人气:1,9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天华:辛亥革命中向大海深处的热血志士

(2019-08-05 01:52:49)
标签:

历史

陈天华

民国英烈

辛亥革命

日本留学生

杂谈

分类: 历史杂谈

陈天华:辛亥革命中向大海深处的热血志士

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在读中国近代史时,每每对那些清末民初之际的革命英烈们发生由衷的感叹,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此一去便是阴阳两隔而义无反顾,谭嗣同放弃逃亡而血溅菜市口;吴樾人肉炸弹一响惊华夏;即使那后来臭名昭著的汪精卫,银锭桥边刺杀摄政王,后来那首“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至今读来亦热血偾张。

但是对我来说,中国近代史上最悲壮的一幕,既不是黄花岗烈士们奋不顾身同清兵血战,也不是邓世昌驾驶致远号勇撞敌舰,而是陈天华缓缓地走向大海时那渐渐消失的身影。

陈天华,字星台,别号思黄,湖南新化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华兴会创始人之一,中国同盟会会员,清末革命烈士。曾在岳麓书院学习。

后留学日本,他在东京与宋教仁创办《二十世纪支那》杂志,辅佐孙中山筹组同盟会,起草《革命方略》,《民报》创刊后任编辑,参与对康、梁保皇派的论战。为抗议日本政府颁布的《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在日本东京大森海湾愤而蹈海殉国,时年30岁。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每次想起陈天华蹈海殉国,在热血沸腾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是在抗议日本政府还是抗议清政府?他投海是否是如谭嗣同一样,为唤醒民智而为之?按照官方历来的说法,似乎是在抗议日本政府颁布的这一规则,但又觉得有点说不通,这一疑惑始终纠结在胸。

陈天华出身贫寒,母亲早逝,父亲为乡间一私塾先生,他从小便跟着父亲识字读书,但靠父亲一年的那一点束脩,实在是供养不起一家人,于是他只好做点沿街叫卖的小营生来补贴家用,一个孩童如此境遇,也着实让人看着心酸。

但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他在如此贫苦的情况下,依然好学不辍。常向人借阅史籍之类书籍,刻苦学习,尤喜读传奇小说,亦爱民间说唱弹词。后来陈天华随父迁到县城,依旧以提篮叫卖为生。

甲午战后,经族人周济,他入县学读书,此时维新思想方兴未艾,陈天华亦深受影响,成为变法运动的积极拥护者。

进入新世纪,他进去了当时省城的最高学府岳麓书院读书,成绩名列前茅。其时,莅湘某令识其才,欲以女妻之,他效法汉时霍去病“匈奴未灭,无以为家”之理念,婉言谢绝道:“国不安,吾不娶”,直到蹈海报国时仍孑然一身,终生未娶。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他入省城师范馆不久,便获官费留学日本弘文学院师范科,参与组织“拒俄义勇队”和“军国民教育会”,从事反清活动;后回国与黄兴组织成立“华兴会”策划武装起义,事泄后逃亡日本。

他是同盟会第一批入会者,堪称元老级人物,他又任同盟会喉舌《民报》编辑,正是在这个阵地上,他用他擅长的说唱文学,以通俗的说唱体著《警世钟》,以及《猛回头》和《狮子吼》等文,宣传革命思想,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

他是辛亥革命时期杰出地鼓动家和宣传家,他的著作成为当时宣传革命的号角和警钟。对此,民国元老冯自由先生在他的《革命逸史》中有过评价,他说陈天华作著对时人的影响,“较之章太炎《驳康有为政见书》及邹容《革命军》,有过之,无不及”。

陈天华的一生,是救亡图存的一生,他是一名斗士,“我以我血荐轩辕”;他忧国忧民,“每与友人提及天下大事,都未语泪先流”;他宣传革命,“杀那洋鬼子,杀那投降洋鬼子的二毛子”,他矢志不移,“虽万死,吾往矣”。

作为一名革命者,他却同梁启超是知己。刚开始时陈天华是很仇视梁启超的,称他为“最轻最贱”之人,但经过交往,二人却如神交已久,梁启超的改良主义与国家主义思想,也显然对陈天华产生了影响,这在他写的《要求救亡意见书》一文中就有很深刻地痕迹。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来也有些奇怪,一个是被公认的“革命党之大文豪”,一个是素有影响力的保皇党魁。梁启超“敬其为人”。他曾在陈天华自杀后说,当世诸君子中,能懂得陈天华的,“不若吾真且深”。

陈天华所作的《猛回头》《警世钟》,风靡中国,对当时形成了巨大地冲击波,宋教仁曾在日记中记录:“倒卧于席上,仰天歌陈星台《猛回头》曲,一时百感交集,歌已,不觉凄然泪下,几失声。”可见其感染力之巨是当时无与伦比的。

宋教仁在其后悼念陈天华的文章《烈士陈星台小传》中称:“近年革命风潮簸荡一时者,皆烈士提倡之也。”黄兴当年在湖南、湖北策划武装起义时,就曾大量翻印该书,大规模散发,为辛亥革命在武昌引爆,埋下了火种。

陈天华之所以要蹈海殉国,按照官方说法是缘于日本政府颁布了“取缔规则”,即《关于清国人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约束留日学生参与反清政治活动。但其实理由并不充分,也就是说,陈天华并不是因为这个“规则”而蹈海的。

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有上万中国留学生涌入日本,其中约三分之一“欲进校而不能”“欲归国而不可”,只好在社会上闲游。一些野鸡学校乘机牟利,“受到日本各界严厉指责”。当时的留学生鱼龙混杂,少数人常常“出入于酒楼妓馆”,毁坏了中国留学生的形象,于是日本政府出台了这个规则。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规则主要有三条,第一是中国留学生一定要在清政府驻日公使和日本学堂登记,留学生的活动、到哪里去都得要登记;第二通信要登记,给国内给朋友写信都必须登记;第三不准住到别的地方去,只能住在留学生学校的宿舍。

凭心而论,这个规则自有其规范学制和完善教育的积极一面,但其中秉承清政府的意愿,对留学生进行约束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可以理解,在刚结束的日俄战争中,清政府对日本还是持“友好之态度”,作为回报,日本对清政府不希望在日本形成一个反清人才培养基地的作法,还是要予以配合的。

此规则一出台,在中国留学生中就形成了尖锐对立的两派,一派以秋瑾和宋教仁为代表,主张全体同学罢学回国;一派以汪精卫和胡汉民为代表,主张忍辱负重留在日本继续求学,两派发生了激烈争吵。

这其中其实也有经济方面的问题,当时作为自费留学的秋瑾是激烈主张回国的,但是作为官费留学的鲁迅和许寿裳等人坚决反对,秋瑾甚至在后来还大骂鲁迅等人是“投降满虏,卖友求荣。”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但鲁迅并没有回应,他从内心还是很佩服秋瑾的,鲁迅当时没有回国,一年后,当初回国的又都回来,事实证明了鲁迅那一派看法的正确。

争吵造成分裂,也被日本人看了笑话,当时的《朝日新闻》便发文,嘲笑中国人缺乏团结力,说中国留学生是“放纵卑劣”的一群。

令人奇怪的是,一直被看作超级愤青的陈天华却异常地冷静,他反对罢课,还拒绝了宋教仁请他写文支持留学生运动的请求;他认为,这规则虽然“剥我自由,侵我主权”,但他同时也认为,“日本政府对其本国教育秩序进行规范是无可指责的,而且从《规程》所列内容来看也是符合实情的”。

留学生内部的争论日趋激烈,总干事杨度甩手不干了,秋瑾痛哭一场后也表示不再参与留学生的任何活动了;但是,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仍在进行中。据《朝日新闻》报道:“东京市内各校之清国留学生八千六百余人集体停课。”该报评论:“此盖由于清国留学生对文部省命令之解释过于偏狭而生不满,以及清国人特有之放纵卑劣性情所促成,惟其团结之力则颇为薄弱。”

《朝日新闻》的报道极大地刺激了陈天华,但这似乎又并非空穴来风。悲观愤懑的陈天华于当天写下了著名的《绝命辞》,希望以死劝诫国人,“坚忍奉公,力学爱国”。于是,他“物以极而必返,情以真而忍去。”在日本东京大森海湾走向了大海深处,结束了自己30岁的年轻生命。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从现有的资料看,陈天华的死其实没有必然性,更不是如后来报道的那样,是为了唤醒民智之所为;他是想以死来平复“取缔规则”风波,因为他在《绝命辞》中说:“鄙人死后,取缔问题可了则了,切勿固执。”为了让大家引起重视,以赴死这种过激的方式来作警示,“恐同胞之不见听而或忘之,故以身投东海,为诸君之纪念。”

这平息这一反对《规则》而付出生命之代价,这怎么看都有些匪夷所思,我在敬佩他的同时,也深深地为他感到遗憾,这也太不值了,事后证明,反《规则》事后也是个不了了之的事件,陈天华的死对此事件的结果并没有带来什么巨大的影响。

我是一直也没弄清楚陈天华蹈海的真实原因,现在的官方及当时的革命党是将他作为革命英烈来宣传的,对此,我毫无异议,也能理解其初衷,只是当了解了这具体缘由后,感觉陈天华伟岸的形象上,有了点点地灰暗之色。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陈天华蹈海的原因是复杂的,简单说来,他是死于心而非死于事,他的性格中有天然地忧郁色彩,也许这同他早年地贫困和孤寂有关;但他同时又是一个热血青年,郁郁寡欢交织着悲喜无常构成了一个奇特之人。

他所处时代内忧外患,晚清中国之孱弱,“牵动了他对时局的无穷忧虑”,他有报国之死,却感觉找不到报国之门;他心向革命,却又觉得无力回天。他在《绝名辞》中直白:“鄙人志行薄弱,不能大有所作为。将来自处,惟有两途:其一则作书报以警世,其二则遇有可死之机会则死之。”

由此来看,陈天华是早已作好以死警世的准备,写书报为警世,投海也是警世,前者的行为中是满满地激愤,而后者则是落落地失望,我只是觉得,他是没选择好一个以死报国的好时机,好缘由,尽管他始终是一个革命斗士,一个让人为之景仰的民主先贤。

面向大海,春暖花开,如今去日本东京大森海湾旅游的国人多多,我每次看见那儿的大妈们,红衫绿裙,墨镜彩巾,双手高举站在沙滩留影时,就会想起百年前,一个绝望和孤独地身影,遥望祖国,在乌云密布地天空下,一步步地走向深蓝,共苌弘化碧,同屈子俱沉……

辛亥英烈陈天华:狮吼期警世,蹈海祭国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