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2019-03-15 00:00:05)
标签:

历史

裕容龄

蝴蝶舞后

女官

宫墙内的芭蕾

分类: 历史杂谈
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姿容羡蝶舞,宫墙映翩跹

在一般人的思维中,那皇后妃嫔的姿容定是艳美如花,因为那些女子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不美丽怎么可能进得了皇家挑剔的法眼,那层层地选拔何等地严格,不说是美艳的绝代佳人,怎么说也得高于一般平常女子的漂亮吧。

以前我们只能从书本的描述中来想象着那些女性的美丽,但是,自从有了照相技术后,清末给我们留下的后宫女人的倩影,真是让人大跌眼镜。那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叫作“惨不忍睹”。

慈禧老佛爷有一张很著名的照片,就是那张写着“圣母皇太后万岁万万岁”,同隆裕皇后一起的照片,也真是很毁三观的吧,但是,她身后的两个女子却是容颜娇美,尤其是慈禧左后边的那个,更是端庄秀美,她就是裕容龄。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裕容龄是一个舞技高超,情感丰富,热爱舞蹈的舞者。她被《中国舞蹈大辞典》称为“近现代第一舞人”。当年在巴黎表演时,其精湛绝伦的舞姿征服了挑剔的巴黎人,她也被观众们称赞为东方的“蝴蝶舞后”。而且她还是唯一曾亲自向现代舞鼻祖,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过舞蹈的中国人。

回国后的她直接进了宫给慈禧太后当了御前女官,因为优美的舞姿,被慈禧赞扬,进而被封“寿山郡主”。看她的舞蹈一生,应该是一个近代舞者能得到的最高称赞了。

裕容龄出生于满清贵族,大家一般是以容龄呼之。她是满族正白旗汉军旗人。父亲是清朝一品官裕庚,多次奉命出使各国,而随行的容龄正是因此才能在舞蹈方面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容龄能有后来的诸多成就,其父裕庚居功甚伟。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想想真有点不可思议,一个满清贵族女子,如何就能学这舞蹈,要知道,在那个时代,舞者是艺人,属于下九流之列,是一个极为低贱的职业,很多时候,这些人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个农民。戏子对于那个时候的人们来说,都是不良人家的人所为。而作为满清贵女,容龄却醉心学习各种舞蹈,可想而知来自家庭方面的阻力。

更有甚者,她还曾在日本大官夫人,以及巴黎观众面前公开表演。可是就算阻力再大,容龄还是凭借自己对舞蹈的执着追求,打动了自己的父母,从而完成了自己的舞蹈学业,成为中国近代舞者第一人。

容龄是幸运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依照祖制规矩,八旗女子生下来之后,不仅要向朝廷登记,而且年满十二岁时,便要送去选秀,如果选上了就会入宫为妃。然而,也许是后期的制度执行力渐弱,也许是因为容龄从小就跟着父亲去了外国,也许是她的父亲胆子大,根本就没有向朝廷登记,反正,容龄是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容龄跳舞的天赋与生俱来,先是被家庭教师发现,于是为她弹七弦琴伴奏,她应声起舞,舞姿十分地优美。从此在老师的鼓励下,她便开始了学习舞蹈的征途。

她父亲主要是在日本和法国这两个国家当外交官,她在这一期间是一直相伴左右。先是在日本学习日本古典歌舞,并且还学习音乐、外交礼节、美术插花,提升了自己的品味,后来还专门请专业的红叶馆舞师教她日本舞,掌握了日本舞蹈的精髓。

继而随从父亲去了法国,巴黎当时是现代舞之母邓肯风靡欧洲的时代,作为带有守旧的思想的母亲,那是坚决不允许她去外面跳这种露胳膊露腿的足尖舞的。然而最终在哥哥的偷偷带领下,此时已经16岁的裕容龄来到了邓肯位于巴黎的舞蹈学校学习舞蹈。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她在父亲的支持和在邓肯的悉心指导下,刻苦学习,进步神速,并在邓肯新编的希腊神话芭蕾舞中担任角色公开演出,后来邓肯又介绍她到法国国立歌剧院著名教授萨那夫尼那里学习芭蕾舞,并进入巴黎音乐舞蹈院深造。

容龄不仅跟随邓肯学习舞蹈技艺,连带着追求自由和个性的思想也逐渐影响了她。容龄20岁时在巴黎公开登台表演了《希腊舞》《奥菲利亚》《水仙女》与《玫瑰与蝴蝶》。一时间,这位来自满清的郡主成为了巴黎剧院追捧的新星,被挑剔的巴黎观众誉为东方的“蝴蝶舞后”。

当她父亲任满回国后,她直接进入了紫禁城,成为慈禧太后的御前女官,除担任翻译和接待任务外,也开始了她宫廷舞蹈家的生涯,她的舞蹈也在这一时期呈现了最耀眼的辉煌。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容龄将所学的外国舞蹈精髓同民族舞蹈相融合,编导和表演了大量地精美舞蹈,除《扇子舞》、《荷花仙子舞》、《观音舞》、《菩萨舞》、《如意舞》等等以外,《西班牙舞》、《希腊舞》这些她的老本行也让老佛爷眼界大开。另外,她还编演了清宫宴乐舞蹈,可以说,她是我国东西方舞蹈的第一人是名副其实的。

父亲病重,她出宫尽孝,便离开了那多事之秋的紫禁城。继而也找到了人生伴侣,北洋政府国务总理唐绍仪的侄子唐宝潮,在巴黎喜结连理。

北洋政府时期,裕容龄任女礼官,热心公益,赈灾筹款,积极参加义演。夫妇俩在社交界以活跃著称。及至新中国成立,容龄被周恩来亲自聘为了国务院文史馆馆员,著有回忆录《清宫琐记》。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不幸的是唐宝潮1958年去世,容龄便一直过着寡居的生活。“文化大革命”风暴起,她贵族的身份与留学海外的经历让她饱受折磨,家中的房子充公,双腿残废,从那以后,昔日的“蝴蝶”就再也飞不起来了。

对于她的双腿是如何残废的,说法有二,有说是被造反派打断,有说是她自残,这两种说法都处于语焉不详的语境中,莫衷一是,都不是容龄本人述说。奇怪的是,都没有病残之说,但我本人却倾向于病残。尽管没有见到一个人是这样说。

如果是双腿是被打断,容龄肯定是要对旁人述说此事的,这个没有什么要隐晦的吧,定会有人在写回忆文章时记录下来,是造反派还是红卫兵所为;如果是自残,文革是1966年始,那时她的年龄已近八十,想来这舞蹈生涯已离她远去,她没必要冲这双腿去发泄抗议之气,再说了,这自残,那得有多大地勇气啊。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在最后几年不能站立的日子里,即便悲苦贫困疾病缠身,她也依然认真地活着。干净利索,光明磊落,梳洗穿戴毫不马虎,精气神不减,谈吐高贵幽默,气质优雅。世家风范,令人肃然起敬。

据后来曾采访过容龄的人描述说,她面容姣好,除了额头有皱纹外,别的地方看不出来。尤其是她的眼睛,明明亮有神。她的身材匀称,步伐稳健。她发型一丝不乱,薄施脂粉,穿着得体。谁也不曾想到,时间或许会苍老一个人的面容,却夺不走与生俱来的气质。

1973年初,在小屋床上度过生命最后四年的容龄,终于闭上了她疲惫的眼睛,终年84岁。 

容龄,一个经历了满清、民国和新中国的奇女子,中国芭蕾第一人,东方的“蝴蝶舞后”,一个永不迟暮的美人,神奇与优雅贯穿了她的一生,可以说,她是最后的贵族,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地美好,也留下了很多的遗憾……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裕容龄:宫墙内翩跹的蝴蝶舞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