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2018-11-27 00:00:05)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张勋复辟

北洋军阀

分类: 历史杂谈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复辟演闹剧,幕后名堂多

国人都崇敬忠臣,但忠臣我觉得还是要分别来看待的,必须要从上下两个方面来考量,一等一的忠臣如文天祥,皇帝喜欢,人民爱戴;还有一类如岳飞,人民喜欢,皇帝不喜欢,担心他军队尾大不掉,威胁皇权,讨厌他总把那迎二帝回来挂在嘴边,让他皇位不保,所以指使秦桧把他给“风波”了;再有一类忠臣就是当局者不喜欢,但局外人喜欢,关键的关键是历史喜欢,比如史可法;再有就是皇帝不喜欢,人民也讨厌的忠臣,谁都不喜欢的,比如张勋。

说皇帝不喜欢可能有点小问题,至少在张勋保他复辟,重登龙椅的那几天是喜欢的,甚至可以说是感激涕零的,但只这短短地十几天后,便有了被架在火上烤了一把的感觉,弄得那一年几百万大洋的优待几乎泡了汤,那对他自然恨得是咬牙切齿了。

说张勋是忠臣好像感觉总有点怪怪的,因为从我们的角度看,一直都把他称作是小丑,演的是一场闹剧,所以,对称他为忠臣这两个字很是不习惯。

张勋,字少轩,号松寿老人,谥号忠武,江西奉新人。北洋军阀,中国近代军阀。清末任安徽督军。1917年以调停"府院之争"为名,率兵进入北京,拥溥仪复辟,旋被讨逆军击败,逃入荷兰公使馆,后病死于天津。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以上是官方对张勋的介绍,也一直是我们头脑中认可的概念,但这其中至少有两个地方是值得商榷的,首先张勋并不是北洋军阀,他至少不是北洋嫡系,但说他是地方军阀也勉强。北洋军阀一般都是指袁世凯小站练兵的那一大帮人,分散到各地,以拥袁为中心的军阀,而张勋并不在此列;再者,他并不是以调停"府院之争"为名进的北京,是当时作为民国大总统的黎元洪请他去的,是名正言顺之行。何须以什么为名之说。再说了,当时作为总理的段祺瑞已被赶到天津,这停有什么可调的?说白了,他就是去要复辟帝制的,天下人都知道。

对张勋复辟一事,以前我总有几个问题想不明白,一是何以只这短短地12天便匆匆收场了,二是张勋何以只带五千人进京,就敢做这逆行之事,三是为何事后民国政府对一众参与的关键人物下通缉令,把那如康有为等人撵得个鸡飞狗跳,但唯独这叛国逆首的张勋获得了大赦,安然在天津当起了寓公,过着悠哉奢侈的生活直至善终。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说起北洋军阀,或者北洋政府这一段历史往往让人头大,感觉乱得个不行了,其实很好分辨,因为这一时期的时间分布很平均,大致就那么四个阶段。1912年民国元年开始的四年是袁世凯,后来是皖系段祺瑞,直系吴佩孚,奉系张作霖,各四年排得很是整齐。

张勋复辟就发生在这第二阶段的开始之时,这时代表“府”的黎元洪同代表“院”的段祺瑞,在是否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仗着总统身份的黎元洪一气之下,罢免了段祺瑞的总理,逼得段祺瑞跑到天津另组政府,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府院之争”。

我们四川人历史上有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叫“吃讲茶”,就是发生矛盾的双方,请有名望或有实力,且双方都认可之人,把双方都请在一起,坐下来解决问题,在中间对矛盾进行调停。四川茶馆多,川人爱喝茶,所以这种场合一般都在茶馆中进行,这就叫“吃讲茶”。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府院之争闹到段祺瑞要另立政府的地步,使得黎元洪很是抓狂,他不得不请同北洋关系不那么紧密的张勋出来“吃讲茶”。

可别小看这被后人称为小丑的张勋,那可是老资格,他因出身贫苦而从军,骁勇善战,而且还在镇南关抗法战争中,因作战英勇而得到升迁,还是个小字号的民族英雄哈。他对大清感恩戴德,此生誓死效忠清廷,手下数万军队全部留着辫子,人称辫帅。当时驻扎在江苏连云港徐州一带。

他因不属北洋派系,而且他对袁世凯窃国是恨之入骨,所以在袁统治时期,并没有自己真正的地盘,他虽然挂着安徽督军的头衔,可却在江苏“乞食”。因他为人豪爽,年龄在这一帮军阀中稍长,大家同他的关系都非常好,都以大哥称之,都买他的账,所以,他在当时各军阀群中还是很有声望的。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他是个有实力的军阀,手下有六十个营的“辫子军”共三万多人,他一直处于世事边缘之处,静观发展动向,当他收到黎元洪让他进京“吃讲茶”请求时,“先生不出,如苍生何”,他感觉为皇家出力的时候到了,而他解决问题的方案很简单,那就是复辟。

从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这开历史倒车之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按实际情况来说,却也有一定的基础。因为人民大众对于谁当皇帝,谁当总统,什么体制这些,根本是不关心的,关心的是能否少纳税,少徭役,能过上太平日子。原来有皇上的时候,皇粮国税还有个章法可循,及到了这民国,各地军阀就胡来了,一通地横征暴敛,完全是竭泽而渔,弄得民众觉得好像还是有皇上的时候好些。

对康有为这样的君主立宪派来说,当然是不遗余力地支持,而如章太炎这样的革命党人,对现行的民国共和也很是不满;前清遗老们也有着相当大的声望和力量。这些对张勋来说,都是有利的条件。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文的有了,当然还要有武的,于是他找到当时全国最大的两个军阀“北冯南陆”,即冯国璋和陆荣廷,得到了他们的认可;然后又在徐州把全国各地的小军阀们召集来,开了几次会议,和盘端出他的复辟方案,又得到了他们的赞成;张勋让他们全部在黄绫子上签了字,至此,全国武力都搞定,老张放心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外国势力的认可,当时正是一战开打,列强都没那功夫管你中国之事,唯一可以掺和的势力就是日本,于是张勋找到日驻华公使田中义一,得到的答复是:我国也是君主立宪,两国同体,当然支持。老张同志于是又笑逐颜开了。

到了这个时候,复辟一事可以说是手到擒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了,所以,对这种“小事体”,他只带了十个营五千兵便上路了。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可别小瞧这张勋的能力了,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留了最后一手。剩下五十个营的兵,交给了他最最最的亲信张文生统领,临行前两人约定,张勋一旦失手,立即电告张文生“速送四十盆花来”,张文生便立即统四十营兵进京,有枪就是草头王,有这底气,谁能奈我何。

后面的过程大家都知道了,他先罢免黎元洪,关闭国会,请出溥仪,不仅在京城家家挂起了久违的黄龙旗,且在直隶,中原许多地方,都是龙旗飘扬,一时还真形成了点气候。

可这龙却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地树立着,一旦第一张牌倒下,下面的就一路地倒掉,那么,是哪张先倒的呢?是黎元洪和段祺瑞,二人联手将这第一张牌推倒了。

作为武昌首义的元勋,黎元洪才被封了个一等公,想那袁世凯时还被封武义亲王,所以心中是满满地不平,于是不玩儿了,并告诉段祺瑞,你还是回来当你的总理吧,我还推举你当总统,我下野当平民去了。在天津的段祺瑞等了半天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马上组织讨逆军,攻打北京。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当时在徐州会议上,段祺瑞可是派徐树铮参加,并在黄绫子上签了字的,而且张勋在进京路上,还专门在天津去拜访了他,得到他首肯的,怎么这翻脸比翻书还快啊,这时张勋有点茫然了。

接下来,各地军阀也都开始效仿,纷纷不认账了,全部都通电反对复辟,冯国璋说他没有同意过复辟,回信是底下幕僚乱写的;陆荣廷说,他从来也没有说过要支持张勋复辟。而且当时表示支持的日本也赖账,这下张勋有点抓狂了。

都不认账了哈,好,我这儿有你们签字的黄绫子,我拿出来,让全国都知道你们的嘴脸。可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据说是冯国璋花了二十万大洋,让人给偷走了。此时的张勋有点愤怒了。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不着急,张勋还留有最后的一手,他手上还有那“四十盆花”,大爷我同你们这些小人死磕了。于是电报打给了张文生速送花来,结果,几天后,他真收到了张文生派人送来的四十盆鲜花。这时的张勋气得就没语言了哈。

闹剧就这样收场了,也不知是这张勋人缘好,还是那些背叛他的各路军阀觉得有点脸红,都不好意思对他下狠手,这段祺瑞虽然对张勋做了一下表面文章,发了通缉令,但因张勋手里捏着他和军阀们同意复辟的黄绫子,所以一直没有缉拿的行动反而不久便大赦了。

这场闹剧似乎至始至终只有张勋一个人在扮演一出丑角戏,出场时花篮四布,掌声一片;演到中途,不但有人退场,而且很多人喝倒彩,往台上扔香蕉皮,臭鸡蛋,最后被人关了电闸,全场一片地黑暗,于是大家都不用买票地散去。还有不少人趁乱偷了邻座的钱包,吃了边上小姐的豆腐,皆大欢喜,只有张勋一个人被撂在了台上,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这场闹剧的招集者黎元洪就如被偷了钱包之人,灰头土脸地走人;康有为、杨度等就象被人吃了豆腐的妹妹,一脸羞愧地逃之夭夭。然而,弹冠相庆,喜笑颜开却大有其人。段祺瑞如愿以偿地夺回了他的权力,开始了皖系军阀在历史上的辉煌;各路军阀借讨伐之机纷纷壮大了自己的实力,吴佩孚借机崛起,冯玉祥西北称王。大家都在这场闹剧中获得好处,并最终为利益的再分配而大打出手,从而导致了军阀混战和中华大地的实质性分裂。

只有这被当猴耍了一回的张勋悲催,他去天津过他寓公的生活去了,一方面继续找他那黄绫子,一方面到处告诉大家哪些人是怎么骗我的。有多余时间的话,白天就做生意,晚上同姨太太辛勤地耕耘,生孩子。刚去天津时只一妻一妾,六年后去世时,一妻十妾,生了一大堆的孩子,度过了一个幸福的晚年。死后风光大葬,费用同袁世凯的丧葬费相仿,各界头面之人皆来相送,“极一时之盛”。

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翻云覆雨,出于俄顷,人心如此,实堪浩叹。”这是张勋复辟失败后在天津发的一个通电中的几句话,从中我们也能体味到这被人耍了的“辫帅”心中的苦楚和怨气。

尽管我们现在一致认为他是个跳梁小丑,但奇怪的是,无论在当时或者后世,对他的评价都是相当高的。孙中山对他还充满了尊敬,他说:“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之也。

民国总理熊希龄对他的忠心也是大加称赞,撰联:“国无论君民,惟以忠心为大本;人何分新旧,不移宗旨是英雄。 

我党的陈毅元帅也对张勋也是褒奖有加:“秉春秋知罪为心,虽败不朽;堕天下孤孽之泪,非哭其私。”大家没想到吧。张勋:一个被当猴耍了一把的大“忠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