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成长小组第一次活动感受(集结版)

2015-04-21 17:21:43

边尽责边等待

合肥市钢铁新村小学 洪佳佳

4月2日,成长小组第一次活动,中科大沈克祥教授与我们成长小组成员倾心而谈,让我感触良多。

开卷有益,此话不假。加入小组,认识一群可爱的人。每个人都是一本活书,或机智,或勤奋,或包容,或温和。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是集体的力量让我学着外观他人也审视内心,让自己强大,才能做好教育。

身为教师,因为工作的对象是人,所以面对的问题也是复杂多样的。面对学生和家长,没有一劳永逸的方法,唯有用心尽责,才能无愧于心。尽责,首先要做好自己,终身学习,不断完善自身人格,增加自身人文知识的学习和积累,从多方面不断提升自己。其次,运用语言的力量,文明而有效地做好学生各项工作。再次,走心,用心感染家长,联合家长甚至社会资源,共同做好学生的教育工作。而现实中,教师倾尽全力,可有些学生屡教不改,家长也不甚配合,这让我们许多老师很无奈很受挫。此时不妨告诉自己,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失败,为什么教育不能允许失败?教师的心“柳暗花明”才能构建学生成长的“又一村”啊!

成长是需要过程的。犯错亦或进步都是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为人师,不妨从容些、再从容些,对孩子的进步给予鼓励,也对孩子的问题给予时间。顶得住、等得起,是一门值得我一直参悟并付诸实践的艺术。让孩子与家长远离焦躁,其实也就解放了教师自己。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闲暇时,不妨坚持阅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热爱生活,观山水万千,品人文一二。充实自己,方谈育人。

2015-4-2

三 句 话

合肥市钢铁新村小学 许晓丽

去年年末,学校给了一张申请表,我连表头都没有看清楚就填满、上交了,于是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庐阳区首届名班主任工作坊的成员。本学期刚开学,才算是彻底弄清楚自己加入了什么组织。说实话,我的初心是“糊”:完成任务即可,不必追求完美!可是今晚的学习让我改变了观念!

工作坊每两周进行一次成长学习,时间是周四晚上六点到九点,老师是中科大的心理学沈教授,今晚第一次开课。按例,小组成员自我介绍,提出自己希望得到的帮助(天呐,沈教授这不是故意浪费大家时间吗?你这招太常见了)。当每个成员说出自己的困惑后,沈教授都能有针对性地进行分析评论(看来我得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发言了)。其实我已经忘了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可是沈教授分析了很长时间,他说了什么我也忘得差不多了(这恐怕就是“生个孩子傻三年”的真实写照吧),但是他认真倾听、详细解答的态度着实打动了我。有什么理由去虚耗时光去“糊”呢?

沈教授有三句话让我这个“傻三年”的人不看笔记都能熟背下来:

1、教育允许失败!作为老师,尤其是班主任,无不希望自己无所不能,上可最高效完成教学任务,下可成为学生的知心朋友,整个班级张弛有度,琴瑟共鸣,和谐呀和谐!然而,事实恐怕完全相反:学生我行我素,懒散、抱怨、推脱……老师身心俱疲。套用一句网络名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老师是人,不是神,面对学生身上的一些“顽疾”,我们不能总是用救世主的心态来对待,希望通过自己的批评、说教甚至武力来拯救他们,太累,且大多数不奏效!但我们可以影响他们来“自救”,能否成功,就得看孩子自己的“功力”了!我想我之所以能记住这句话甚至说喜欢这句话,也许是因为它为我失败的班主任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吧!它安慰了我这颗受伤的心: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们这个调皮的班级是由于我的不擅管理造成的。现在看来,额……此处省略n字。

2、孩子是父母的影子!一个人接受了什么样的家庭教育,他就会把自己所受到的教育影响在孩子身上重现。幸运的是有些家长能够自动摒弃自己曾经历的不合理教育,而有些家长却缺乏这样的意识。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同在一个班级,接受同样的教育,学生的表现却会良莠不齐了!真心感谢咱班那些优秀的家长们,是他们为我送来一批珍贵的宝贝,让我深深沉浸在教书育人的快乐之中。也感谢另外一批家长,是他们让我“生不如死”,在挫折中不断成长!

3、终生学习,尤其是人文经典的学习!终生学习的好处在此不多赘述,唯愿时刻提醒自己:学习学习再学习!至少在老去以后,能够理直气壮地教育孙子:你奶奶我是活到老学到老,你有什么理由“糊”?

2015-4-2

让家长“担心”

双岗小学 陆晶晶

4月2日晚上,参加了心理成长督导小组的第一次学习,沈教授让小组成员先简单自我介绍并提出自己希望在哪些方面得到帮助和提升。从大家的发言中不难发现,每位老师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焦虑心理:对自己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焦虑,对学生“恨铁不成钢”的焦虑,对学校教育“孤掌难鸣”的焦虑,这些焦虑困扰着大家,影响着大家的情绪,也影响着大家的工作。

审视一下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记得上学期的一个早晨,大部分学生已经下去参加早操,教室里只有我和几个平日里不让人省心的孩子,看着他们的试卷,我的气不打一处来,课堂上反复强调的知识点,他们仍然错得一塌糊涂,本想给他们单独讲解讲解试卷,可谁知这几个小家伙居然还在嬉笑打闹,我的情绪崩溃了,边批评责骂他们边放声大哭起来,这可把他们吓得不轻,立刻噤声不语了,一个个惶恐地望着我。被吓到的岂止他们,还有我自己,从何时起,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成为了它的奴隶?虽然这情绪的背后是一颗为人师者该有的“责任心”,但这样对孩子们、对自己真的是好事吗?我该怎样改变现状呢?沈教授的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为何总是自己“焦虑”呢?为什么不让家长多“担心担心”呢?是啊,教育从来都是孤掌难鸣,离开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将会事倍功半。

教育绝对不是单一、单向、单方面的。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只有学校教育而无家庭教育,或只有家庭教育而无学校教育,都不能完成培养人这一极其细致、复杂的任务。最完备的教育是学校与家庭的结合。”这告诉我们,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学校和家庭是一对不可分离的教育者,家长不能只局限于单纯的物质提供与学习辅助,而教师----一如一位著名教育学家所说:“教师如将其教导活动局限于学校范围以内,不对学生家长进行工作,那就不会达到所希望的结果”。如果家长不知道孩子在校的表现,教师不了解孩子在家的情况,二者相互脱节,就会形成教育的盲区,不利于对孩子的培养。所以,家长要想孩子更加优秀,离不开与学校的沟通;学校要搞好教育,离不开家长的密切合作。

教育离不开学校,但教育不仅仅只靠学校。家长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教育活动中,家庭和学校应该积极有效沟通、相互配合、齐心协力,使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形成合力,为学生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如果没有这种一致性,那么学校的教学和教育过程就会像纸做的房子一样倒塌下来。所以,各位老师们,在自己“焦虑”的同时,别忘了也让家长和你一起“担心”孩子。

2015-4-2

把焦虑“转移”

双岗小学 朱丽丽

今天是我们班主任工作坊成长小组的第一次活动,在第一个环节里,沈老师让我们每个人都谈谈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和希望获得什么样的成长。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每位老师却都表现的非常真诚,大家都敞开心扉畅谈了自己在工作、生活中的困惑。按照座位的顺序我是最后一个发言的,因此就完整地倾听了前面十几位老师的发言。较为年轻的老师们大多都在焦虑如何教育好班级里的“问题学生”,稍稍年长一些的则开始有职业倦怠。我当然也是不能免俗的,也是二者兼而有之。我非常赞同沈老师阐述的两个观点:1、对于心理、行为存在问题的学生他的家长才是第一责任人;2、教师不要把自己看成是万能的上帝。

我们首先要明确教师和家长各自的职责是什么,教师可以无私奉献,但师爱绝不是廉价的货品。一位优秀的老师应该用自己的智慧,家校合力教育好孩子。我记得在一年级家长会上曾经跟家长们说过这样几句话:

1、同一个班级,孩子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家长综合素质和付出心力的竞争。平时不闻不问,考差了大发雷霆,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2、当人们说这个孩子和哪个孩子的不同的时候,其实主要是指这个家长和那个家长的不同。

3、同在一个班级,教是一样的教。如果你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没有尽到做家长的责任,不要向孩子提学习要求,更没有资格责备他们。

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影子,当一个6岁的孩子送到我们身边时,已经是个半成品了,他的性格、人格都已经初步形成。我们可以引导他,但不是,也不能改变他。教育好一个孩子,没有家长的支持和配合真的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老师可以怀着上帝一样的悲悯之心,却不能像上帝一样凭一己之力教育好每个孩子。把我们的焦虑转移给家长,不是逃避责任,可能是最能见效的办法呢!

从教十几年要说没有职业倦怠,怕是不可能。好在我意识到了,并且一直在积极地改变。怎样把这个占用了我一生大部分时间的工作变得不那么折磨人,这真是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我不想在懈怠中工作,那无非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工作赋予我们责任,但同时我要从中发现乐趣。一名教师要跟学生、家长、同事三方面发生关系,那么,关系就是关键!与这三方面都建立和谐的关系,乐趣,也就随之而来。我,正在努力着!

2015-4-2

一 见 倾 心

——首次参加成长小组学习心得

合肥市钢铁新村小学 何燕

话说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心态参加了学习成长小组,内心着实忐忑,不知又会有哪些任务让我此等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压力山大”。谁知在沈教授的带领下,大家在去性别、去年龄、去职位,只有老师和同学身份的状态下,敞开心扉谈自己时,我之前所有关于学习成长的种种画面一一崩塌。咦!学习也可以是这样,成长小组也可以如此啊,有意思!

第一次的例会,沈教授没有多余的时间给我们谈更深入的案例,但在短暂的时间内我充分明白的一点就是:也许我们的生活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要去解决,亦或是急需解决面临问题的方法,但最重要的是,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只有自己好了,其他的也将慢慢好起来!

当我的年龄进入3字开头时,明显的已经没了二十多岁的豪情壮志,断然也没有那些前辈们的天高云淡,这样不尴不尬的,这样恐恐惶惶的,时不时还会有些疑惑、焦虑-----熟不知,唯有最好的自己,才能坦然面对云卷云舒。面对这样的学习怎能不叫人一见倾心?

一见倾心,愿再见倾情!愿在组内其他同学的帮助下,老师的带领下,成为最好的自己!

2015-4-2

“我以为”

双岗小学 朱月云

周四晚上回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卸载掉了手机里的小游戏,在床头放上了那本我看了半年还没看完的书——《一沙一世界》,结果我花了三天的假期就看完了它。

这样做是源于沈老师的一句话,他的床头始终有一本书,哪怕每天只看一页,也有看完的一天。原来我以为的“孩子小,时间很零碎无法集中起来,没有办法看书”都只是我的以为,而我并没有为我的“时间”作出有效的管理,或者说为挤出时间而付出丝毫的努力!

原来,太多的“我以为”,其实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而我们很容易看清别人的借口,却无法正视自己的。我们经常用1.0的视力去查看的别人的缺点,却只用0.1的视力来审视自己身上的问题,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其实问题都植根于心了。

拨开这层遮挡眼睛的 “我以为”的面纱,让自己能更清晰地认识到周围的环境,也能更宁静地关注自己的内心,让自己变得更平和更真实,能更和谐地融入这个环境!

周四例会结束我心里想的最多就是原来大家都有着同样的困惑和急躁,这个想法着实让我轻松不少。

2015-4-2

足够好的老师

双岗小学 许萍

4月3日晚上,双岗小学二楼会议室内,围着会议桌坐一圈的是我的同学,我们都有相同的职业——教师。我们都有共同的困惑——怎样教育孩子?怎样才是足够好的老师?我们共同的老师——沈克祥,沈老师认真倾听我们每一个人的诉说,偶尔抛出一个问题,点评几句,话语不多,但都一针见血,我们听得心悦诚服,也不断在内心撞击、溅起思维火花。

怎样才是足够好的老师?沈老师告诉我们要明确自己的位置。是啊,老师是学生的监管者,不是学生的监护人,更不是学生的保姆。老师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学生,更不能将自己的愿望、理想寄托与学生,过度地担心牵挂学生并不是好老师的体现。想想自己,我带的毕业班孩子们即将面临小升初,孩子们该报考哪所学校?他们适合上哪所学校?他们能上到好的学校吗?能进重点班吗?……种种的担忧让我倍感压力,同时也将这种压力感传染给学生,让学生又多了一份负担,班里处于一种紧张压抑的氛围中,我累学生也累。原本我是希望孩子们能快乐、轻松、高效地完成小学生涯最后一段时光,但现实与我的初衷大相径庭。听了沈老师的剖析,我才顿悟到这不是我的工作范畴,也不是我能解决的事,这是家长要面临解决的事,要让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我应该明确自己的位置,跳离出担忧的沼泽,才能给家长中肯的建议,更好地帮助学生调整好状态。

唐纳德•温尼科特先生说足够好的母亲是:

1、有时间陪伴孩子。

2、设身处地理解孩子的情感。

3、足够用心帮助孩子。

作为一名教师,不仅要掌握知识,更要有童心、有母爱。与孩子打成一片,这叫有童心;要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来看待,这就叫对学生的母爱。我想足够好的老师是像斯霞老师那样有着“童心母爱”,做学生在校学习生活的母亲,同时明确自己的位置,耐得住,等得起,做好学生的监管者。

2015-4-2

“了解”比“解决”重要

双岗小学 刘韧

今天。我在批改孩子的作文的时候,有篇作文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有个孩子在自己的文章写到了自己的委屈。这主要缘于我对一位学生问题的粗暴处理事件,而可笑的是我早已将此事忘到九霄云外了。

有一天,我正在办公室处理孩子们的作业,有位孩子向我汇报,很不满小鲁同学的处事方式。小鲁是我们班的一位英语组长。她平时学习很自觉也很认真,对待班级工作也比较严谨,负责。可能是家庭不和的原因,这个孩子的性格有些固执。所以当孩子向我汇报她将没有完成作业孩子的作业本摔在地上的时候,我是“怒发冲冠”,因为我一向比较看重孩子的思想道德教育。于是我将她叫到办公室,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痛批。此时的我片面地以为她是在借职务之便,伤害了别人的自尊,没有给别人最起码的尊重,所以,根本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最后,她哭着走出了办公室。而此时的我还沾沾自喜于压制了她作为一名班级管理者的嚣张气焰。殊不知,我自己不也同样没有顾及到孩子的自尊,不分青红皂白的予以所谓的“教育”?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如此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也就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在意,如此的耿耿于怀。

看到她的作文我才意识到:我伤害她了!为什么当时没有抽出一点时间给她,让她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理由也好,借口也罢,最起码让她知道老师愿意理解她,帮助她,而不是如此粗暴地否定她。

我想到了沈教授曾提到的疏导方法,在处理问题时有三种途径:语言、情绪、行为。而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我采用的恰恰最不可取的一种:带着负面的情绪,用最严厉的语言进行冷处理,这往往很难起到预期的教育效果。相较于此,我应该学着去关注问题背后的原因,进而去解决问题,而非抓住问题的本身不放。

2015-4-2

成长小组学习心得

合肥市钢铁新村小学 余曼

工作五年,激情仍在,只是不似当初那么信心满满,壮志酬云。曾经以为只要对学生对工作有着满满的爱,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一天天长大,问题越来越多,几度让我对自己失去信心。比如说学生到了中段,性格心理都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而面对他们的变化我常常束手无策感到无力;比如和家长的沟通除了反映孩子的学习在校表现外没有其他话题。更让我困扰的是面对老师家长都发现孩子的问题我却不能给家长一些有效的建议。比如我会担心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而耽误孩子的发展,我会纠结我所开展的活动照顾了这部分学生另一部分学生能否从活动中有所收获。还有很多很多……

幸而参加了成长小组,听了沈老师的讲座,让我茅塞顿开。首先学生让我们看到自己的问题所在,摆正自己的位置很重要。我们是老师,对工作有热情固然是好的,却不能一味的要面面俱到,甚至本该家长操心的问题老师也代劳了,而结果是老师越来越累,家长把孩子放到学校就万事大吉了。老师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家长重视孩子身上出现的问题。其次,让学生自己意识到问题,通过营造积极班风,群心理效应,通过学生之间相互约束,从而让学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改正缺点。再者,了解到处理问题的方式最粗暴的是行为解决问题,对孩子一有不满意动辄打骂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起到反作用;而通过语言的沟通疏导帮助孩子克服困难改正不足则是最温柔最有效的方法。

困惑不可能在一次讲座中得以解决,而我隐隐看到了希望,也更加期待下次聆听沈老师的讲座。

2015-4-2

成长小组微感言

合肥市钢铁新村小学 王倩

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沈老师问大家是如何看待心理咨询师的,有老师说心理咨询师好比是情绪垃圾桶,也有老师说是一面镜子,而我想到的却是“大白”——《超能陆战队》中的充气机器人。一句“你好,我是大白,你的私人健康顾问”,让我感受到了来自朋友的那份温暖。我在想,自己之所以要上沈老师的这门课,是希望能通过这样的一种途径改变自己,让自己更加的舒适。我想,这样的自己可能更能为学生接受,更能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更好地帮助他们!

2015-4-2

饮一瓢“心灵鸡汤”

——听沈克祥教授讲座有感

双岗小学 王静静

今天下午,我们在学校又一次聆听了沈教授的讲座。沈教授风趣幽默,机智敏捷,通过深入浅出的讲解,形象的分析,将我们成长小组里每个小伙伴的困惑一一点破,就像是饮了一瓢“心灵鸡汤”,我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一笑。

教师职业本身有其特殊性:教育对象的特殊性,要求教师有多维度的心理取向;教育工作的示范性,要求教师加强自我形象的塑造;教育内容的广泛性,要求教师博大精深,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教育任务的复杂性,要求教师有较强的心理调节与适应能力。这些,都无形中增加了教师的心理负担。

相信在这“心灵鸡汤”的灌溉下,我们将会更好!期待下一次与沈教授的“亲密接触”!

2015-4-2

从审视自己开始

合肥市双岗小学 刘小琳

一直以来,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相要深入地去了解它,进而用它做披荆斩棘的利剑,无往而不利。怀着这样近乎幼稚的想法,4月2日,我参加了班主任工作坊的第一次心里成长小组的活动。因为是第一次活动,大家逐一作了自我剖析,我发现大家都很坦诚,大家都跟我一样迫切期待,急于改变。沈教授没有如救世主般赐予我们法宝,只是让从我们自我的心理出发,审视自己,调整自我。三言两语间,心渐渐宁静。

的确,寻根纠源,还是要从审视自己开始。

人心再复杂,都有看清的时候,而自己的心,再简单都是那样迷惑。我们在看电影、电视的时候,往往非常排斥那些性格怪异、行为古怪的人,实际上,当我们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换一个角度去看,可能与他没什么两样,只是,自己从来不知道是这样子。人生,最大的遗憾是站不到远处去审视自己,最大的困难是无法战胜自己。

学会审视自己,把自己放在旁观者的角度,打量自己,校正自己,反思自己。人们常说:做人应明如镜,清似水。多照照镜子,努力做好当下的自己,才能扬长避短,才能在生活中、工作中做到有的放矢。也许,我会有意外的惊喜。

2015-4-2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鏈变附涓藉悕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