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温靖邦
我是温靖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25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宋)姜白石《过垂虹》

(2020-04-07 06:46:31)

大宋名家姜白石的一阙《过垂虹》,诚为千古绝唱;也勾起了温靖邦对一件往事的回忆。

(宋)姜白石《过垂虹》

(宋)姜白石《过垂虹》

      宋.姜白石《过垂虹》:“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

我第一次知道“垂虹桥”是在文革期间。整天闲暇无事,翻看《人民画报》,偶见“天下风光”一栏占了整幅的照片就是烟雨里的吴江县垂虹桥。这使温靖邦初识“江南烟雨”的妙处。

      一年后在朋友府上认识了一位姓焦的大姐,恰好就是吴江人,垂虹桥是她常过之地。那时她是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大四的学生,大我好几岁。由于出生于工人家庭,是红五类子女,又是学生党员,对党委有感情,所以成为保皇派头头(与北京联动是一派)。而我是同情造反派的,所以就与她免不了有语言交锋。作为小弟弟,我居然常常说服了她。但我们谈话的内容更多的是垂虹桥,描摹江南的唐诗宋词,以及欧俄19世纪的文学大师福娄拜、司汤达、屠格涅夫等。她是理工科大四的学生,我是中学没上完就进入江湖的小野心家,却在文学方面有共同语言,不能不说是一件怪事。

      那段时间中央尚未下令“复课闹革命”。有一天,她把我带到她学校玩。

      她有个上海女同学当着我的面郑重问她:“你俩在谈恋爱吧?如果是,小温可就是早恋啊!”

     当时我和焦姐的脸都红透了。

     焦姐马上作了否认,指着我说:“你高看他了,他还是个孩子呢,哪里懂得什么恋爱呀!”

     坦白说,焦姐算不上漂亮;那时的女人是毫不施脂粉的,但她身上却不时溢出一缕让人感到十分天然而难以名状的香味。后来从西方19世纪经典文学作品里知道这就是纯洁女人才有的“肤香”。

     她的上海同学诘问之后,尽管我们照旧在一块儿玩,却变得有点谨慎了,我不敢碰她的手,她也不再随手扶着我的肩,彼此似乎都有了一点什么忌讳了。

    70年代末她正式毕业分到了东北的一个省军区,最初尚有鱼雁,逐渐音讯淡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了。

      多年后,我对拙荆谈及那一段经历,说至今我自己都闹不清算不算恋爱。

     与拙荆游江南,在她坚持下,找到了垂虹桥。可惜“垂虹”已失,唯余辅桥,只是个遗址了。   

     八、九十年代把很多古迹和诗的回忆都刮走了,变成了洋气冰凉的高楼大厦。  

(宋)姜白石《过垂虹》

(宋)姜白石《过垂虹》

(宋)姜白石《过垂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