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温靖邦
我是温靖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25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墨索里尼夺权

(2020-02-14 09:21:23)

墨索里尼和平夺取政权

意大利农村土地兼并,使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大量流入城镇。而经济危机使工厂倒闭,幸存的工厂也开工不足,失业工人和失地农民成了一切阴谋家关注的对相。墨索里尼利用他们对官场腐败的仇恨,大规模发展法西斯党。

早在1922年的9月,墨索里尼就组成了最高司令部,来统一法西斯民兵的指挥。他曾想利用最简易的方法来组织自己的新内阁。他一面向政府要求解散国会,另一方面要求元老院襄助组阁,都遭到拒绝了。此后遂筹划武装夺权的行动。

10月16日,他潜伏于罗马,同一个支持法西斯夺权的军官就进军的编队、行动路线和纲领进行秘密策划。在此之前,墨索里尼又在克雷莫纳、米兰和那不勒斯等地检查了政变的准备。之后,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文章说,法西斯党要"拯救"意大利,要把所有腐败官僚、伪慈善家和盘剝、压迫人民的人打翻在地!

10月20日夜半,法西斯总部下令全国总动员,发布了讨贼檄文,宣布进军罗马,劝告军警不要和他们作战,说明他们的目标仅在于推翻腐朽的官僚统治阶级,劝慰布尔乔亚(中产阶级)不要害怕,并且声明保护工农的正当权利;同时保证法西斯党尽忠皇室,意在拉拢意大利的保皇党,图谋减少夺权的阻力。

  进军罗马前夕,墨索里尼特召集法西斯头目举行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四路民兵司令米捷斑琪、德邦诺、意大罗巴波和朱里亚迪。墨索里尼自任最高统帅。四路大军将沿第勒尼安海进军罗马,沿路要占领城市、邮电局、政府部门、警察总部、火车站、兵营及其他重要设施。并决定,若遇抵抗就彻底消灭。

  法西斯的进军指挥总部设在翁不里亚的首府佩鲁贾。这里交通发达,易于进退。假若政变失败了,可越过彭宁山,退至波河流域。在历史上,意大利每次大的革命运动都以此作为指挥中心。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浩浩荡荡的数以10万计的黑色大军就向罗马出发了。

在进军的当天,墨索里尼以四军团总指挥的名义,在米兰的法西斯机关报《意大利人民报》上发表了所谓的《革命宣言》:

  "我们决战的时候到了!在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国家的军队取得了欧战的最后胜利。今日黑衫党要进军罗马,将这一胜利再献给这座历史名城。自今日起,法西斯宣布临时戒严,所有军事的、政治的、行政的职务,都由四军团负责人以独裁的形式指挥。

"在法西斯向首都进军中,国家军队要严守中立,不予干涉。法西斯对于维托瑞·阿维乃士的军队特别尊敬。法西斯不反对警察,只反对怯懦无能的政客,他们在很长的四年当中甚至不能产生一个好政府。国内的资产阶级要明白,法西斯并不要他们担负什么,不过希望他们严守秩序与纪律,法西斯将帮助他们产生一种使意大利更兴盛的力量。在工厂、在农场、在铁路上工作的人们,不必惧怕法西斯政府,我们将要保障他们的正当权利。我们对于没有武装的仇人也要采取宽容态度。

  法西斯进军节节胜利。当天晚上,墨索里尼就收到攻克克雷莫纳、亚历山大里亚和波伦亚的消息。沿路政府军队和警察,大部严守中立,没有阻击,只有少数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群众的阻击和反对,但由于力量过分悬殊,也被法西斯暴徒们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在黑衫党武装暴徒的威慑下,几乎所有的资产阶级政党都吓破了胆,有的乖乖地投降了,有的摇尾乞怜,要求法西斯手下留情。有的像老鼠一样,偷偷地躲起来了。10月28日,一群国会议员前来米兰法西斯报馆求见墨索里尼,他们想以中央政府来换一个停战或休战条约。他们说,一个内阁的变换,也许可救危难中的国家。墨索里尼以狞笑回绝了他们。他说:

"亲爱的先生们,这次的问题,并不是一个轻俏的政党或改换内阁的问题。此次的进军具有更广大更严重的性质。在近三年来,小战斗和小劫掠,使得民不聊生;这次我决不放下屠刀,非要获取全部胜利不可。我不但希望改变意大利政府的方针,而且要改变意大利人民生活的方向。这并不是国会中政党竞争的问题,而是一个有关意大利人民是否能过自由幸福的生活,或是我们只能做我们自己庸劣政权的奴隶。战争已经宣布了,我们要继续下去,使它有一个结果。你们了解这些吗?现在,战幕已揭开,内战遍及全国,青年人都武装起来了。我现在是居于领袖的地位,是前导,不是随从。我不愿以妥协来玷污意大利青年复活的历史。这是最后的一章。它将完成我国历史上的壮举。它不能因妥协而中途夭折。"

  就在接见议员们时,墨索里尼又收到了他的支持者邓南遮从阜姆送来的祝贺信。为了镇慑这群昏庸的议员们,墨索里尼又当面将邓南遮的信念给他们听:

"亲爱的墨索里尼:我在一天劳苦工作后,接见了你的三位使者。在你的宣言里,充满了真理,我这一只眼睛的人,在安闲和沉思之中发现了这些真理。我想意大利的青年必定能认识它们,并且以一种纯洁的心跟着这真理走。我们必须聚集我们所有的忠实分子,向意大利命运所定的目标进军……"

  墨索里尼读完邓南遮的信后,对这群政客们说:"假若我只剩下一个随从,或者只有我自己,我都不停止这次战斗,不获全胜,决不罢休。"

墨氏强硬的立场,给那些前来跪求和解、妥协与让步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他们十分狼狈,只好羞怯地悄悄溜走了。

  面对如此动乱的局势,首相法克达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在一个红鼻子谋士的建议下,硬着头皮发表了一个官样文书:"现在有几省发现一种叛乱,以至阻碍国家政府执行职务,并陷全国于困难之境。目前中央政府正设法求得和平解决。对此革命运动,政府将不惜任何牺牲以维持公共秩序。”

  法克达对法西斯政变,一会儿称"叛乱",一会儿又称"革命运动",在这短短的声明中就前后矛盾,破绽百出,可见他已经头脑发昏,惊恐不已,不知所措了。全体阁员见此情形,只好退避三舍,由法克达一人处置。他同他的几名亲信在罗马商量的结果,决定宣布戒严令,但是国王拒绝签字。

  这时墨索里尼深知,目前的形势对他是十分有利的。所有的资产阶级政党都被他吓住了,迷惑了,闭口无言了。共产党被打入地下,法西斯已兵临罗马城下,胜利几乎唾手可得了。

  10月29日下午,他接到一个很急切的自罗马国王办公处打来的电话。国王副官西达迪尼将军请墨索里尼速到罗马,国王欲将组阁的重任放在他身上。由于害怕有诈,诡计多端的墨索里尼,要求西达迪尼将军将同样的消息以电报的形式正式通知他。事过两个钟头,电报果然来了。它是私人性质的。西达迪尼的电文如下:

  "万急。墨索里尼。米兰。

  "国王召您速来罗马,因彼拟将组阁重任交付于阁下。即此问候。"

  墨索里尼及其党羽接到这一电报后,惊喜若狂,立即通知佩鲁贾总部和米兰的黑衫党总部,并命令《意大利人民报》用最快的速度将王室的电报全文以"号外"形式通报全国。

  1922年10月31日深夜,墨索里尼将《意大利人民报》总编辑的职务交给他的兄弟阿纳尔杜。这张报纸是这次进军胜利的"一个有恒心的、有能力的因子"。是它,把墨索里尼推上了法西斯党魁的地位;是它,为墨索里尼大造了政变舆论,将这个不受人重视的起初只有几十个人的小党,发展成为当时拥有上百万人的囊括全国政权的大党了。通过它,墨索里尼也进一步懂得了掌握舆论的重要。

  墨索里尼把报馆的事情安排好以后,就驱车前往罗马。临行前,尽管天降倾盆大雨,黑衫党和他的支持者仍然狂热地欢送他。到罗马后,将部队安置好,就前往皇宫会见国王,并陪同国王检阅了进入罗马的法西斯民兵。墨索里尼命令他们排成阵队,10万法西斯武装党羽在国王面前进行了操练,借以显示他们的威严和"不可战胜"的力量!

  法西斯夺权成功了。作为意大利新的统治者,墨索里尼要求尽快恢复秩序,因此随即发布了加强纪律和禁止在罗马游行示威的命令。防止发生意外,墨索里尼除了在罗马驻守6万法西斯民兵外,又调动了30万黑衫党驻在罗马城外。为了缓和同各方面的矛盾,他暂缓宣布独裁制度,静观局势的发展。墨索里尼说:

"我不能忘记,需要拿出相当的精力来对付这充满阴沉险毒的下议院,他们常常陷害我,他们习惯于蒙昧、奸诈、妒嫉,而又怀恨于我;毫无主见的上议院,他们表面上尊敬我,但不能与我合作。同时国王袖手看我依照宪法到底能做些什么。教皇忧心如焚。各国都以疑惑的眼光观察此次的革命。国外银行界都急切探听消息。货币兑换率涨落无定,意大利的债权也发生动摇,都在等待清算的到来。当时最要紧的,就是要给新政府显出一种稳定的印象来。"

  对墨索里尼来说,当务之急是稳定社会秩序,需要尽快地组织一个中央政府。为此,墨氏派了10个彪形大汉将法克达首相送回他的故乡皮内罗洛。为了排除人们对他"一党专政"的印象,墨索里尼决定组织一个在法西斯绝对领导之下的混合内阁。由他本人担任总理,兼任外交、内务部长。在各部正副部长中,有15个法西斯党员、3个国家主义派、3个自由党右派、6个天主教党、3个社会民主党。副总理、内政、外交、司法、财政等所有重要职务几乎都被法西斯党占有。陆军部长由支持法西斯夺权的前陆军上将迪亚兹担任,海军部长由亲法西斯的前海军上将达翁德·瑞维尔担任。内阁组成后,墨索里尼立即贴出布告,宣布解散法西斯民兵。布告经四军团签字,其全文如下:"全意大利法西斯同志们!我们的运动得到胜利了。我党领袖现已把持国家政权,内政、外交都操于一人之手。为了和平,新政府阁员中也有其他政党分子,那些人士都是忠于国家的。意大利法西斯党勇于进退,现已得到胜利,故不应再进。”

  墨索里尼还把新政府的组成电告各省长官,通电如下:"从今天起,在国王的信赖之下,我已就任政府的领导工作了。我愿一切官长,从最高级乃至最下级,都能明了各自职责的重大,并彻底谋求全国的最高利益。我愿以身作则。最后,我宣布于11月16日召开下议院会议,当众宣布我的施政纲领。"

  11月16日的众议院会议,与其说是宣布施政纲领,不如说是施加威胁和恫吓。

会议一开始,这个独裁领袖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他说:"这个会场,本来可变为尸横满地的屠场;这次国会,本来可作为一党专利的地方,造成一党专政的政府。但是所有这些我都不做,至少现时不做。"听到这些,坐在主席台下面的那些肥头大耳的议员们,个个都惊呆了。墨索里尼环顾了一下台下的听众,又说:"今天,我不像以前的内阁那样,上台伊始先宣布内阁政纲,因为那是纸上谈兵,无济于事。我断言我要按我的意志去做,免得因为无用的空谈而耽搁了我的行动。在外交政策上,我将奉行'尊严与国家利益'的政策。"

  墨索里尼话音刚落,就有52个议员要求发言,想表白一下他们如何忠于领袖,如何在黑衫党领导下,服服贴贴,努力为国效劳。但是,没等他们开口,墨索里尼把手一挥就拒绝了。他说:"这未免太多了,不要空口说白话,最重要的是要看行动。"这个独裁者,怕被吓呆了的议员们听不懂他的话,又改换了一下口气说:"我不愿给诸位留下这样的印象:我的政府是反对国会的。但是,我再说一句,我绝不允许我的仇敌一一以往的,现在的,将来的——在我们队伍中培养幻想。那种已往的愚蠢的幼稚的幻想,必须统统打消!"

  墨索里尼的这次国会演讲确实起到了"镇慑"的作用。那伙善于高谈阔论、玩弄辞藻的议员们都被他吓住了。他们从这个法西斯党魁的训话中领悟到:今后国会若要存在,就只能规规矩矩,拥护支持,不准乱说乱动。因此,当会议一结束,那些善于投机钻营的政客,也学着法西斯党徒们的样子,高呼"意大利万岁!法西斯万岁"!

  法西斯领袖看到这幅情景,又飘飘然了。他认为,他是当今世界上最受拥护、最有权势的人了,他可以鹏程万里,大展宏图了。后来从他的自传中发现,当时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的政治天赋告诉我,自这时起,随同真理的增加与法西斯活动的扩张,意大利新的历史的一线曙光将慢慢升起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