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金生云南兰坪
张金生云南兰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洒山间

(2015-04-02 09:30:23)
标签:

情感

爱洒山间

(兰坪县教育局 张金生 白族  散文)

 

        2003年8月底,21岁的梧走上教师岗位才满两年,却接到领导的通知,需要他前往海拔2000多米,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大山箐老家任校长。

        肩负使命的梧背着沉沉的思想包袱,及时走进了大山箐完小的校园了解情况。眼前有一幢坐东朝西,竣工还没几年的贫义项目砖混结构教学楼(只够用于设置教学班和教师办公);另有一幢坐北朝南的两层砖木结构师生宿舍楼,建筑面积不足180平方米,要安排好60多名住校生和9位教师中6位的住宿也只能是艰难克服;院中还有一个已后仰近20度,占地面积不足15平方米的工棚,分两间堆满了教学楼施工时留下的工具和杂物。放眼环视,校园四通八达,不时有村民牵着牛马去劳作而经过其间,楼梯下还不时有牲口在打盹,可见夜间也有村民放养的牛马在这里过夜,整个校园内的动物粪便和垃圾在开学前显得特别的繁多。

        梧面对这一切,只得无语地在台阶上坐了下来,摸出一支烟点着了火,并沉思着:“教师食宿问题可先放着,可眼前最紧迫的是60多名寄宿生的小锅小灶要设在哪里呢?要是就地搭在院坝中,那遇到雨雪天气该怎么办?遇到刮风扬尘情况又怎么办?全开放式的学校将如何管理?”一系列办学难题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出现。

        开学前两天,全镇小学校长会议如期举行,梧给领导摆出了开学时最紧迫的师生厨房需求问题,可领导亲和地说:“当前时间紧迫,单位也没办法解决,你回去想办法先应付着。”

        “既然接了任务,再难也一定将它做好。” 吾下定了决心。会后他想了又想,确定了一个唯一可解的办法,那就是:“把学生的60多套锅灶变成一套,搭一间简易房,请一个炊事员用学生自带的口粮给学生做饭,再将工棚清理出来并加固,将教师分两组用它来做厨房。”于是吾在即将返回学校之际,找到了领导家中,向他说明了这个大胆的想法,并提出要求:“能否按寄宿生数给我校每月人头补贴5元,约300多元,一部分用来支付炊事员工资,一部分给学生添补油盐?”

        “不行,这笔钱单位根本没法支出,关键是你这样做不会成功的,厨房一时怎么建?假如到时村民们不给学生带足口粮怎么办?这是最主要的问题。还有柴火呢、炊具呢等等这些问题你想过吗?”

        “领导,我翻来覆去的想了,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而且我有把握把这件事做好,实在不行,每月给我170元的炊事员工资总可以吧?”

        “每月170元也没有,先别再提这个了,这事不仅会增加学校的负担,而且做到半途而废时更是要麻烦了,你回去想其它办法吧!”

        由于当时还没有“两免一补”政策,提出的要求又被领导拒绝,梧只能满怀信心却灰溜溜地返回学校去了。可他还是认定这是唯一的办法,既能解决当前校舍不足的问题,也能改变小学生常为生火流泪、常把嫩脸弄黑、常弄伤切菜的手、常吃着半生不熟的饭菜等状况,还有利于教师对学生的监管,也能给学生留出足够的学习和休息时间。

        梧把想法和做法与校内教职工做了深入的沟通,并确定依靠家长和师生及时建一个简易食堂。还没来得及和家长商量就开学了,除了大山箐本村的学生外,来自周边各村的寄宿制学生,伴着朝阳在家长的护送下背着炊具、粮食和行李走进了校园。于是,梧只能即时召集这些家长,把学校的决定告诉给了他们,包括学生交粮食、交菜蔬、交油盐的相关要求。此时,学校的气氛却一下子沸腾了:“好,好,好!这是学生的福呀,你们说怎么做我们作为家长的就怎么做!”

        一时间,家长们在学校的统一指挥下,与教职工一同从周边村民家中借来了劳动工具,有的到附近的山坡上砍来圆木用作柱和梁,有的清理地基,有的开挖排水沟,有的在工棚内的废料中拔钉子,场面实在热闹,更是感人。不久,简易食堂的框架就出来了,家长们在学校的要求下,嘱咐寄宿生到村中亲戚家暂时吃上几餐,就放心地回了家。

        学校则继续利用教科书未到的几天时间,组织师生选取工地余料和老学校可用的材料围好了食堂,请人搭了大灶台,并在有安全预案的情况下,组织经常参与农活的高年级学生到出村不足一公里的山中砍来了竹子,用竹排整齐地将校园围了起来,还捡来了柴火,又在校园周边改出了一条村民出行的新通道。

         此时已是万事具备,只差一个炊事员了。在没有任何经费的情况下,梧只能回不远的家中和妈妈商量了:“妈,目前学校困难重重,可最紧迫的是需要一个炊事员,每月工资暂定170块,到时我会想办法向社会各界争取资助,有了就付给您。我知道您每年就是只种芸豆也有好几千元的收入,不过我只能请您帮学校度过难关了。”

        妈妈只是听着吾在讲,没有说话,待儿子讲完,便反问到:“从明天开始吗?”

        第二天一大早,梧的妈妈从家中背了一口大锅和一个大木蒸子,放上了灶台,开始煮饭、做菜。下课铃声一响,在老师们的协助下,有序地给60多名寄宿制学生打了第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菜,全校师生的脸上顿时都露出了难以表达的喜悦笑容。

        梧现在想来,已不知当时是否给妈妈付全了工资,但还记得她总是在周末从家中背来些洋芋等菜蔬,给学生添补不足。对比当前国家对教育的好政策和学校的办学条件,那时办学是多么的艰难,更让梧永远忘不了的是曾经有妈妈的辛勤付出,老师们的无私奉献,家长们的鼎力支持。

        而终究留下最珍贵的是那依然飘洒在大山深处的绵绵延伸的爱。

 

2015年3月31日 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