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沈苇
诗人沈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93
  • 关注人气:3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喀纳斯颂

(2015-06-29 09:50:20)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喀纳斯颂

 

如果人群使你怯步,

      不妨请教大自然。

            ——荷尔德林

 

喀纳斯,当我轻声念诵你

盛大的风景转过身来——

如同仁慈目光下的一个襁褓

再一次,将我轻轻托举、拥抱

风景的爱意,被风景的四季承继

在自然的心情和表情中绽放

在喀纳斯摇床上,我愿变成

景物中遗弃的婴儿,用一声啼哭

去发言,去赞美、咏叹

去参与湖水的荡漾、群山的绵延

——风景俯下身,贴近我脸颊:

我啜饮它,也被它深深啜饮……

 

 

神迹隐匿,留下慷慨一滴

——圣水,还是精血?

 

没错,喀纳斯只是水的一滴

无边风景:群山、森林、

草甸、花谷……

是一滴水的延展、漶漫

是一滴水的书写、修订

 

它何尝不是卡在峡谷中的

一块惊人的翡翠?

流动的、液体的翡翠——

缓缓蒸腾的翡翠,浸染山峦

加速了白桦树液的流淌

在每天醒来的草尖上

颤动,滴落

 

……一滴水的圣地

山之阶梯上,风景朝圣者攀登

梦中的远方,虚构的画境

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

展开可以呼吸的蓝——

 

仿佛他们爬山涉水

阅尽人间缤纷的画卷

只为了找到喀纳斯一页:

失落的神圣一滴!

 

 

用喀纳斯的一株牧草

看日落日升风景变幻

 

用喀纳斯的一棵桦树

脱去岁月沉重的衣袍

 

用喀纳斯的一朵野花

接纳瞬间的狂蜂乱蝶

 

用喀纳斯的一只虫子

爬过命运旋转的罗盘

 

用喀纳斯的一只小鸟

吃下苦涩或甜美浆果

 

用喀纳斯的一缕清风

传递世上美好的消息

 

用喀纳斯的一缕光线

缝补灵魂隐秘的伤口

 

用喀纳斯的一朵白云

擦亮内心蒙尘的镜子

 

用喀纳斯的一湖碧水

勘测随时间来的智慧

 

 

当你转过身来,面向敞露的风景

听到了风景深处的呢喃和呼唤

如同迷路的小鸟儿来到一座新森林:

云杉、红松、花楸、刺柏的迷宫

从枝头到枝头,跳跃,张望

又突然展翅,飞向一片光芒领地

——它的脖子酸了,心儿满了

 

心与物的交换,人与景的相处

这古老的关联、伟大的姻缘

在喀纳斯开辟了新的秘径:

瞧啊,被风景放逐的人归来了——

植物之神看护的家园依然葱茏

他们的影子,走进石头

影子的影子,吹送湖面

不是去葬送、祭献

而是一场真正白日梦的漫游……

 

 

被抑止的风景中的风暴

那安然若素的时光流转——

 

远去的英雄们的马群

蛮族之路上呼啸的上帝之鞭

喀纳斯驿站的遗民

耳畔至今回响隐约的马蹄声

一碗奶酒中有漂泊的毡房、宫帐

一块岩石记得草原巨子的凯旋

 

古老的迁徙

仍在摄影家镜头里继续:

红隼的飞翔遵循天空的路径

额尔齐斯河长调拐了个弯

像极北蝰,爱着丛林、湿地、

曲折的流水。哈萨克人

和他们的骆驼、马,在转场途中

羊群踩踏的尘土升起为路的炊烟……

 

阿尔泰,光芒万丈的史诗之山

难道只适宜一部《江格尔》传唱?

但突然,人的史诗

在大自然面前变成了短章

阿尔泰史诗,是山的史诗

石头的史诗,树的史诗

也可能是鱼的史诗:

一条哲罗鲑和它后代们的史诗

 

风景无言。它的无言是无言的收藏

群山无言。它的无言是无言的雄辩

 

 

让我写写图瓦人的木屋:

松木的香味拥有斜尖顶的造型

新鲜的木头骨架,裸露着

交给雨水、阳光,而缝隙

交给了苔藓谦卑的技艺

 

草地上的羊毛,苇席上的奶酪

木栅栏形同虚设,各家的门

随意敞开着——

仿佛在欢送一种忧愁的离去

迎接祖先们无时不刻的归来

 

人间的那缕炊烟也许足够

包尔萨克香味从木屋中飘出

像一群精灵,孩子们跑来跑去

捡拾松果,与狗戏耍

在透明的空气里,他们的眸子

像牛马的眼睛一样纯净、明亮

 

鹰的投影,一颗大地上游弋的痣

提醒时光的展翅而来、滑翔而去

一只黑鹳在屋顶的逗留

加剧了木屋的暗——

在日晒雨淋赐予它太多的暗之后

暗,就是时间的手迹、时间的原色——

 

图瓦人的木屋没有成为废墟

却有了黑钙土和腐殖土的颜色

一副岁月的骨架,交给了

岁月中静默的自然

 

 

(林中)

 

落叶铺了一地

几声鸟鸣挂在树梢

 

一匹马站在阴影里,四蹄深陷寂静

而血管里仍是火在奔跑

 

风的斧子变得锋利,猛地砍了过来

一棵树的颤栗迅速传遍整座林子

 

光线悄悄移走,熄灭一地金黄

紧接着,关闭天空的蓝

 

大地无言,雪就要落下来。此时此刻

没有一种忧伤比得上万物的克制和忍耐

 

 

雪,落在喀纳斯

 

雪被楚尔的呜咽催生

飘落在西伯利亚泰加林

密密麻麻的琴键上

 

站立的琴键,陡峭的音符

适宜眺望季节的空旷

山巅孤寂的远方

 

湖面驶过运木头的卡车

在湖怪们似睡非睡的梦里

卡车是冰上滑翔的钢铁雄鹰

是鹰中的怪杰和传奇

 

雪,落在喀纳斯

一路飞奔的马爬犁

驮来烈酒和食粮

石头和鲜奶

朝着太阳的方向

一座升起的雪敖包上

有闭目养神的傲慢牛头

 

雪在开路——

沿着天空的迷魂阵

沿着大地上湮没的路

沿着寒风的刀、雪的尸骨

……

 

穿白大褂的空间拓荒者

万物重归处女地的圣洁、宁静

季节的停顿、风景的休憩

那默默无语又全力以赴的

自我治疗——

 

雪,落在喀纳斯……

 

 

(新图瓦民歌)

 

版本A

在远方,我们有

自己的群山、木屋和炊烟

喀纳斯湖水是长长的歌

驼鹿的眼睛就像我的爱人

这安宁,有时绊倒死神的脚步

当云彩擦亮天空

爱人哪,我们就搬到天上去住

 

版本B

你用大碗奶酒将我灌醉

痴心的话儿装满了小小木屋

流水唱着永不消失的歌

好像在祝福我们的生活

有你相伴,喀纳斯就是一方圣土

有你相伴,喀纳斯就是一个天国

……啊,我的爱人

你是我生命中的缰绳

栓住了我这颗野马的心

 

我在白桦树下吹起楚尔

爱情的花朵落在了你我心窝

当云彩擦亮了蓝蓝天空

我们要相约到天上去住

有你相伴,喀纳斯就是一方圣土

有你相伴,喀纳斯就是一个天国

……啊,我的爱人

你驼鹿般明净的眼睛

有我生命中全部的安宁

 

 

风景的涅槃依赖季节的轮回

喀纳斯的春天是被歌声唤醒的

歌声沉寂,或歌声高翔

化为鸟儿醒来的一声啁啾……

 

在完成阳坡的工作之后

野卉们高举小小火把,齐声合唱

越过路面的残雪、冰渣

去阴坡继续编织柔情的花毯

 

被季节的轮子一路碾碎的薄冰

那看不见的车轮、冰的欢呼

响应湖面上蓝色图案的变幻

有时那图案,就像一个人

心潮起伏的脸谱

 

春雨的弹奏:一阵明媚、急促

的指法,山与山之间架设了彩虹

那七色音符气势恢宏的跨越

让日神的马车走走停停

长亭之后是短亭……

 

听哪,到处是春天的歌谣

新绿的树林,心灵的摇曳

一场大弥撒的华丽登场

而白桦树液的汩汩流淌

是一支新血液的歌谣

 

 

十一

需要一扇窗子

一扇面向喀纳斯的窗子

只是为了完成一次

平常的眺望

 

在那个瞬间

风景的浩荡倒映水中

湖光山色的变幻

正合我心意

 

窗子取缔我目光

替我面向喀纳斯风光

一门几何学的教诲

让我向外瞅

也向内看

 

让我静止在内心的房间

让我徘徊如自在之兽

当我来不及摇晃

整个世界已开始运动

 

那中了魔法的运动

好比心灵的分身术

渐渐显现了——

隐藏在无限风光中的

一架冉冉升起的

垂爱木梯……

 

 

十二

请黑琴鸡弹奏,岩雷鸟舞蹈

林蛙的家园雪水长流,清泉四溢

让哲罗鲑去穷尽幽深的水下森林

火焰草盛放于星光灿烂的夜晚

风景的盛宴,或许是繁星的一次莅临

就像我们在阿尔泰夜空所看到的

环绕喀纳斯星座的是闪闪发亮的词:

冲乎尔、贾登峪、禾木、白哈巴……

星子们的回旋,绕膝于一个光芒中心

汲取了永不枯竭的母性甘泉、星光甘泉

——喀纳斯不是别的,不是景色的大地

而是景色的星空:一个风景的小宇宙

 

2008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