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围城》——除了爱情和婚姻以外,你还应该思考的一点事儿

(2019-01-10 08:28:10)
标签:

杂谈

《围城》——除了爱情和婚姻以外,你还应该思考的一点事儿《围城》——除了爱情和婚姻以外,你还应该思考的一点事儿

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

关注我的朋友应该看过之前写过的几篇书评,谈余华、王朔、冯唐的作品可以说是下笔如有神,洋洋洒洒过程中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但是今天要品鉴钱钟书老先生的作品,内心诚惶诚恐,生怕一不留意有所闪失而让人笑话。

第一次读《围城》是在几年前,假期里闲来无事随便从书柜里挑出一本。早就听说这是一本描写婚姻生活的书,所以初读时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只觉得消磨消磨时间就好,可是这是一本让人上瘾的书,上瘾之处不在于故事情节,而是钱钟书遣词用字的深厚功力。

直到今天为止,我仍然认为钱钟书是中国文学史上使用比喻句用的最妙的作家之一:“这雨愈下愈老成,水点贯穿作丝,河面上像出了痘,无数麻瘢似的水涡随生随灭息息不停,到雨线更密,又仿佛光滑的水面上在长毛。”读到这里真是打开了天眼一般,形容雨用“老成”二字,说水落在河面上像出了“痘”。如此生动形象的寥寥数字在我看来抵得上千言万语。

当书中男主角方鸿渐博士受邀到某中学演讲关于“西洋文化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及检讨”时,他大言不惭的说只有鸦片和梅毒在中国社会里长存不灭。使台下记录的女生“涨红脸停笔不写,仿佛听了鸿渐的最后一句,处女的耳朵已经当众丧失了贞操”。这种一语双关的讽刺和笑而不语的嘲弄,钱钟书把握的恰到好处,不急不躁。

此外,书中大量运用了以虚为实,变抽象为具体的写作手法,把人物的心理,行为,语言描述的既不合理又非常合理。你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中不停的跟着钱钟书急转直回,这不得不让我想到“老子”的“有无相生,虚而不屈,动而愈出的宇宙观,也就是宗白华解读的:“艺术必须虚实结合才能真实的反映有生命的世界。”

同样是抗日年代,莫言写袁某人正襟危坐的看着“檀香刑”。严歌苓写王葡萄是如何成为“第九个寡妇”,钱钟书用冷静的笔调写下了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的古老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猛烈碰撞,如果你从这部作品里仅仅读到了男女关系及婚姻生活,那无疑是太过片面。

钱钟书作为融合了中西文化的大学者,以《围城》为载体,融合了西方哲学观点,也就是马塞尔提出的“存在主义”。存在主义强调以人为中心,尊重人的个性和自由,同时表明了人是在无意义的宇宙中生活,人的存在本身没有意义。

文中你可以看到方鸿渐和苏文纨的感情桥段亦真亦假,虚伪滑稽。从方和苏的自身出发,他们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达官显贵,有充分的个性自由和自尊自爱的能力。但是从另一个侧面看,正是他们特殊的身份背景,反而凸显了在那个时代他们生活的精神空虚,生活的毫无意义。

这种存在主义哲学的人生感叹还表现在方鸿渐从国外留学归来的文化困境和精神困境,钱钟书借用方鸿渐这个人物形象深刻的嘲讽了伪知识分子可悲,可耻,可笑的命运。这即是时代的产物,同时也暴露了中西文化冲突下的尴尬。

分析完钱钟书的写作手法和哲学意义后,我想谈谈这本书带给我的其他思考。这本书出版于1947年,当时新中国还没有成立,可以想见这本超前的爱情小说问世以后带给当时的青年人怎样的触动和反响!

停下笔来翻看之前写的几篇书评,我突然意识到好文章基本都是描写新中国成立前后的那段历史。穷苦困难出题材,动荡不安稳落笔?如果是这样,我感到深深地不安。我们可能再也回不去了,我们可能再也没有《丰乳肥臀》,再也没有《围城》了。

随着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我们离吃不上饭,穿不暖衣的日子越来越远。随着知识大爆炸的来临,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大学者了。网络快餐文化的形成导致现在的青年人已经无法集中精力深度阅读。也许以后的文章都是《三体》《人工智能》《星球大战》等等的科幻类读物。不能说这种不好,但是这和传统意义上的文学我认为相去甚远。

我读不了郭敬明也读不了韩寒,我不明白高晓松和李诞为什么会火,也不明白为什么梁文道和陈丹青的节目无人问津。也许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可是现在的年轻人的审美标准到底是什么?是哗众取宠的抖机灵?还是假装深沉的故弄玄虚?我认为真正的审美是值得推敲和仔细琢磨的,我认为真正的审美是广为大众接受且有营养有深度的。

如果你问我营养和深度有什么用?我想说深度决定了你的根基,营养决定了你的成长。不要做贴地生长的地被植物,尝试着做一棵参天大树不好吗?

其实在当下这个社会并不像我们眼中的那样好,只是浮躁的环境下已经渐渐蒙蔽了我们的双眼。对于各类头条及社会热点的不断刷新,我们冷漠的麻木着。

为什么再没人写出“雨下的老成”,为什么再没人写出“雨打在河面上像出了痘?”因为我们太久没看到细雨斜风作晓寒了,我们也太久没有看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了。

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中国文学会发展到哪一步,也不知道获得下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会是谁。我只隐隐的感到钱钟书老先生当初挖苦的中西文化冲突下的那份担忧,现在完美消除了,只不过是我们被外来文化冲击的体无完肤罢了。

偶跟朋友聊天,几轮对话后,他说你现在已经是“围城”现象了。我竟一时语塞。自认为将《围城》参透的我,殊不知已深陷围城之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