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愚子
罗愚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0,576
  • 关注人气:2,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愚子读史——黄巢及其妻妾之死

(2015-06-19 19:47:13)
标签:

文化

公元875年,黄巢举家起兵,兄弟子侄八人,聚众数千,旬月过万。是年黄巢55岁,短短五年,摧枯拉朽,在他60岁那年(公元880年),攻入长安,称帝,国号大齐。称帝后,不思进取,纵情享乐,所控制地区,只是长安一隅,充其量不过两省之地,长安以外仍是李家天下。李唐王朝还有27年国运,而大齐王朝,只有三年国运。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评论,“亡汉者黄巾,而黄巾不能有汉;亡隋者群盗,而群盗不能有隋;亡唐者黄巢,而黄巢不能有唐。”看来国之乱局,有待圣人收拾,历代如此。黄巢不过是为渊驱鱼之獭也。
黄巢出身盐枭世家,祖上三代贩卖私盐,家境富有,自幼文武双全,骑射娴熟自不必说,文才横溢确不多见。《全唐诗》录其三首七言诗,其一:
飒飒西风满院栽,
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
报与桃花一处开。
据宋人笔记《贵耳集》记载,此诗乃黄巢五岁所作:巢五岁侍奉翁父为菊花连句,翁思索未至,巢信口应以“堪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赭黄衣。”,巢父怪,欲击之,翁乃令巢再赋一篇试之,巢便以“飒飒西风满院栽”一篇应之。由此观之,黄巢乃一神童。诗言志,此诗可见黄巢从小就有一种愤世不公的情绪。
第二首就是脍炙人口的《不第后咏菊花》: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首菊花诗杀气腾腾,反意毕露。
第三首《自题像》有争议:
记得当年草上飞,
铁衣著尽著僧衣。
天津桥上无人识,
独倚栏干看落晖。
这首诗如果真是黄巢所作,那正史中所记黄巢之死就是不实之辞。传闻黄巢兵败山东,率领800死士突围南下,在大别山隐居,隐居地为大旗岭(大齐谐音,黄巢国号大齐)又有传闻,黄巢突围南下后,出家为僧,宁波窦雪寺有黄巢墓,黄巢之子黄文明在此地繁衍,有黄氏族谱记载为证。(不知有无学者考证)如传闻属实,这首《自题像》就是黄巢出家为僧后所作。有人指出,这首《自题像》脱胎于元稹《智度师二首》,并由此断言《自题像》是后人委托之作
四十年前马上飞,功名藏尽拥禅衣。
石榴园下擒生处,独自闲行独自归。
三陷思明三突围,铁衣抛尽衲禅衣。
天津桥上无人识,闲凭栏干望落晖。
愚子认为,黄巢劫后余生,出家后有感于《智度师二首》与自己的身世,从《智度师二首》中摘录几句稍作改动,用来抒发自己的情感,是很有可能的。不能由此武断《自题像》是后人伪托之作,当然,前提是黄巢未死而且出家为僧。《全唐诗》编辑于康熙年间,参与编辑的十人多是翰林院饱学之士,他们肯定看过正史,也知道元稹《智度师二首》(该诗收录在《全唐诗》411卷),但他们还是把《自题像》作为黄巢的诗收录在《全唐诗》的733卷,这绝不是疏忽,而是他们也认为黄巢有出家为僧的可能。
关于黄巢之死,《旧唐书》第200卷下,列传第150篇记载:至狼虎谷,巢将林言斩巢及二弟鄴、揆等七人首,并妻子皆送徐州。是月贼平。(黄巢兵败虎狼谷,黄巢的外甥林言,临阵叛变,将黄巢兄弟七人斩首,将七人首级及妻儿子女押送徐州请功,这段话可信度不大,林言是黄巢举家起兵八人之一,不说他一人是否有能力将其余七人斩首,人心再险恶也未必能狠下心来将患难与共的亲人一个个斩尽杀绝。)
《新唐书》是另一种说法,第225卷,列传第150篇记载:巢计蹙,谓林言曰:“若取吾首献天子,可得富贵,毋为他人利。”言,巢甥也,不忍。巢乃自刎,不殊,言因斩之,并杀其妻子,悉函首,将诣溥。而太原博野军杀言,与巢首俱上溥。(按这段记载,是黄巢要外甥林言取他首级献与皇上换取富贵,不要便宜他人 ,林言不忍,黄巢自杀,未死,林言补刀,并杀死黄巢兄弟子侄及妻儿,割下首级,在押送徐州的路上,碰上沙陀军,林言被杀,沙陀军夺下首级一并送徐州时溥处请功。几十人躺在地上让林言一刀一刀砍下首级,场面惨烈,真难为林将军了,还好林言被沙陀军砍杀,算是解脱了。这样看来,黄巢等人,包括林言,不失英雄气慨。相比夺头争功的官军要好多了。)
《新唐书》是北宋欧阳修编撰的,成书比《旧唐书》晚了一百多年,欧阳修肯定掌握了新的史料。才对旧唐书做出订正补充。所以愚子认为可信度比旧唐书要大得多。
欧阳修的同代人司马光有篇史学巨著《资治通鉴》,对黄巢之死的两种说法都有记载,他老人家可谓滴水不漏,愚子就不再赘述。但《资治通鉴》对黄巢姬妾的记载,却发人深省,不可不看。资治通鉴第二百五十六卷 唐纪七十二: 秋,七月,壬午,时溥遣使献黄巢及家人首并姬妾,上御大玄楼受之。宣问姬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其居首者对曰:“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人争与之酒,其余皆悲怖昏醉,居首者独不饮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肃然。
愚子读史,从来没系统读过,想到什么就读什么。黄巢起兵,五年称帝,功败垂成,掩卷叹息。
前不久,愚子在任氏三水老人的博园里见到一首菊花诗,想起黄巢也是一位爱菊人,还有陶渊明也酷爱菊花,两人相隔四百多年,一个爱的儒雅,一个爱的霸道。一时兴起,留了一首诗,现录如下,作为本文结尾:
陶令种菊东篱下
花中隐逸是菊花
黄巢不是真英雄
羞煞满城黄金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