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飞扬
云飞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11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坛大戒受戒心得11:

(2014-11-30 17:55:47)
标签:

佛学

教育

文化

分类: 我心皈依
三坛大戒受戒心得11:
 
扛负起菩萨的使命

    十年前的今天,我正为考取一个著名大学而挑灯夜战;五年前的今天,我正为成为一名建筑大师而热血沸腾;两年前的今天,我正为完成建筑项目而熬夜加班;一年前的今天,却终于舍俗出家,转身成为佛门一行者。而此时此刻,历经一个月的戒期“磨炼”,我已然脱胎换骨,成为了释迦门下一如法如律的菩萨比丘,并誓愿做法王子,做人天师表,做如来使者,弘宗演教,救度一切。
何以脱胎换骨?一切因为戒。佛在世时,以佛为师;佛灭度后,以戒为师。戒是长明灯,戒是真宝镜,戒是摩尼珠。此次传戒法会尤为殊胜,是佛教两千五百年来第一次在佛陀的故乡传授三坛大戒,而且是首次由深圳弘法寺和尼泊尔中华寺两地联合授戒。得知此受戒消息,内心自然无比激动,不知多少次扪问自己:“何罪而生末法,何福而遇出家,何障而不见金身,何幸而躬逢舍利,我又何德而逢此胜会?”
 
龙泉寺戒前教育
 2013年11月11日,贤立法师在去往美国的前两天,给我们20位戒子开示,法师以宗大师《广论》中的一偈颂“出离心为因,发起于师前,誓愿所承许,遮损他及依”教诫我们:“戒体即愿体,出家受戒一定要发起广大愿心。要发心解脱,要发心成佛。出离心发起了,最终要落实内心,解决内心烦恼,否则出家只是外在条件上做。佛在地狱也能发起救度众生的心,我们先种这颗发心种子,再慢慢培养。先不说成佛作祖,先做个优秀的出家人,帮助众生解决内心的问题,做广大的佛教事业,对佛教有真实的贡献,能够真正传播传承佛教,报佛恩、父母恩、师长恩、众生恩;报恩就要意识到自己出家的责任和使命,由这颗心慢慢去与菩提心相应;怎么报恩,让佛法种子相续不断,意识到佛种不断。内心要有广大的发心,发心以师父为榜样。一切都是梦境,努力过就踏实,生命当下就快乐……”
 感恩贤立法师的法语甘露注入我的心田,在后来心力干枯时给予润泽,第一次开始思考我为何要受戒,我该怎么受戒,受戒后该怎么去做。
 感恩贤山法师教我猛力地去忆念师父,猛力地广发正愿,使我乞戒路上后劲十足。
 感恩贤仁法师教我深入忏悔往昔恶业,使我带着一颗清净心登上戒坛。
 感恩贤健法师教我菩提心发心秘笈,让我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众生对我的恩亦如父母重恩,唯有纳受戒体,出离生死,成就佛果,才能真正地报恩。
 感恩贤双法师教我要发起“重新做人、洗心革面、成圣成贤的心”,使我拜佛时能够咬牙忍痛,坚持到底。
 感恩贤佳法师教我要想想怎样把师父的担子担起来,要发大愿,但不仅靠个人,更要靠共业。使我后来敢于尝试去放下自己的慢心,开显我的慈悲心。
 感恩贤启法师教我要做“常败将军”,使我在一次次的失败后,没有放弃。的确“只有最后一次能够成功,那就是成佛!”
 感恩贤喻法师不断地为我们找活干,为我后面在戒场上备足资粮。
 感恩悟光法师教我在戒场上不管遇何境界都要保持正知正见,使我没有在迷雾中迷失目标。
 更要感恩师父给我四个字“发心就好”,如尚方宝剑,每每遇到障碍时,它定能为我打开一条大道。
 更要感恩60高龄仍西行求法、70岁仍孤身护法而归的法显大师。
 更要感恩“宁可西行半步死,亦不东行半步生”的玄奘大师。
 更要感恩誓愿尽形寿、宁舍身命弘扬四分律的弘一大师。
 只要我一想起这些师长和前辈,我便突然感觉身上少了很多疲惫,加了很多力量。


     2013年11月28日,早晨三点,带着满腔激情去顶礼世尊。戒期首次诵读《劝发菩提心文》和《普贤行愿品》,并首次庄严地宣读戒坛上的发愿文,一心祈求师父及十方诸佛菩萨护佑我此次出行受戒,为我发愿做尊证,悲悯与我上品戒体。六点,于中庭告别常住,感恩一路陪伴我走过的师长们,感恩他们衷心的叮嘱:“发上品心,得上品戒,成圣成贤,成佛作祖”,“不忘初心”,“不忘目标,不忘发心”,“不忘宗旨”,“常忆念师父”,“求佛灌顶”。
    临别上车时,突然感觉身上正担负着师长们的重恩,瞬间化作我无言的热泪,全化作我至诚地顶礼,化作了我前行求取上品戒的动力。我告诉自己:“纵然遇到任何困难,绝不逃避退缩;为了报佛恩、父母恩、师长恩、众生恩,我一定要发起真实的出离心、菩提心,乞受到上品戒。我一定要成佛!”
 

 初到深圳弘法寺,深感自己功力不足。
 弘法寺坐落在城市风景区中,环境非常优美,寺院里游客几乎四处可见。在龙泉寺习惯了相对清静的修行生活,一时很难适应这里的热闹、混杂,深切地体会到,自己功夫太浅,置身俗世浪潮中是多么的危险。当然,在带队法师贤启法师、贤双法师父母般地呵护下,慢慢开始看护自己的身口意。当我排班时往旁边看他人时,法师会悄悄走过来牵引我的眼神瞄准前排戒兄的衣领;当我走路拖沓作声时,法师会严肃地说:“能不能做到脚步不出声?!”当我散心杂话时,法师会突然从后背给我一香板,让我更长记性;甚至有时看到引礼师父呵斥一些佛学院调皮的学生而观过时,法师会过来轻声说:“念佛就好。”
 “我们的道心是有人守护的。”不觉想起这句话。在戒期对此体会是最深刻不过了。关键时刻,师父传来短信叮嘱“要防护道心”,而两位带队法师不就是师父派来守护我们道心的使者吗?每每看到他们在我身旁,就感觉师父在看护着我。尤其是挨香板那一刹那,那感觉就是儿时挨母亲巴掌那么亲切,可以感受到法师也在咬着牙,含着泪,忍着痛。
 有了师长的庇护,我们20人倍加和合,我们一起排在戒场的最后两排,我们一起承担行堂,到中华寺还一起发心分拣垃圾,一起布置会场,一起恢复场地等等,中午一起作午忏定课,晚上坚持做结行,彼此之间更感亲胜兄弟,似乎我们这20人已成为戒场共览的一道风景。
 当然,在弘法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忏悔”二字。原以为在寺里已将忏悔心推到了高潮,自己很难再超越了,尤其刚来弘法寺前几天,很难找回在寺院忏悔的感觉。正欲无奈放弃时,最后回归对师父的至诚恳切的祈求,终于在12月12日晚上忏摩,我的罪业之门主动向我打开。我突破了这座“冰封”的恶业之山,认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对父亲的冷漠有多么的严重。想起父亲自小经历种种的艰难困苦,独自承受着各种压力,忍受内心无人理解的伤痛,为了我的成就而甘愿露宿街头,甘愿少吃少穿,甘愿舍身卖命……这么好的父亲我怎能不感恩,一时泪如决堤,失声痛哭,转而又泣不成声,整整两个小时,一直泪流不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怎会如此悲痛。感恩师父的加持,佛菩萨的加持,启发了我宿世以来对父亲的宿业。那晚,我辗转难眠,眼皮被泪水涨得发疼,反反复复地思考,父亲重恩纵使我粉身碎骨亦难酬报,只让我相信父亲是佛,来方便救度我成佛而来的。假若父亲不是佛,我想对他说:“父亲啊,今后,乃至尽未来际,我愿代您受一切苦,一定让您究竟离苦得乐,才算报答了您!您若未成佛,我绝不成佛!”

 12月13日上午本堂露罪,感恩六师父、九师父满足我们对香板的渴求。由于前晚对父亲的忏悔心还深感沉重,上午一来便开始痛哭流涕。上午开始从父亲恩推向母亲恩,由爷爷奶奶的恩再推向佛恩、众生恩……在思维的同时,追悔心一来,泪眼朦胧中总能看到六师父、九师父拿着香板径直过来,狠狠地往左背三下,右背三下。心里惊叹法师好似一直在旁观察,否则香板怎会如此及时上背?整整一上午,时而嗷嗷大哭,时而泣不成声,一直泪流不止,也记不清香板次数到底多少了,连自己都惊叹眼里怎会藏有如此多的泪水。据说12块香板,一上午便打折了9块,但是却一点也没有疼痛感,后背反而更加清凉,身心更加轻松。
 当然此次很多泪不仅为自己往昔所造种种恶业而痛心惭愧,也为两位师父如此慈悲,手打了一上午都没停过,真为法师的手而心疼。从法师充满了责任和使命的悲悯眼神里,我感到背上每一下香板不是为了我而打,而是为了师父而打,为了佛教而打。小时候常听爷爷打我时说“不打不成器”,此时更感如此。
 戒场通常又被称作忏悔堂,据说以前受戒每天晚上都要拜忏,每次登坛前一晚都要礼佛通宵,将自己的罪业忏悔清净,同时以此发起猛烈的乞戒心。当晚是第一次通宵礼佛,戒场担心我们身体承受不了,所以十点半就结束。回到寮房,总觉心里不甘,无论如何也要痛下决心,真真正正地拜一个通宵,否则对不起自己。想起往昔罪业深重,明天就要正式受戒,内心涌起一股力量,无论如何也要痛下决心,哪怕豁出身命,古来大德出家、求法、乞戒之艰辛何止千倍于此,为何我就这点小难也会畏惧犹豫呢?想想便觉羞愧不已,索性故意不带钥匙,将寮房给锁上以断“退路”。一股力量将自己推向法堂,依《劝发菩提心文》的发心十大因缘,一条一条去思维,去礼拜,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思维越来越清明,身体越来越轻松,越拜越有劲,越拜越想拜。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打板声起,正好诵完《普贤行愿品》,怀着饱满的激情、满足的笑容走出法堂,迎接新的一天、新的生命的开始。
 正受沙弥戒时,我作为仪仗队员去迎请三师。第一眼看到师父时,就感觉是在异乡碰到父亲一般,师父的笑容总是那么亲切、温暖、慈悲、庄严,顿时泪眼朦胧。受戒时,随着仪轨,我双眸如电,全身毛孔直竖,充满力量,倾耳注听三师说词,使出我最大的音量斩钉截铁般喊出“依教奉行”、“能持”、“能持”、“能持”……当最后亲手搭上五衣时,大众一起唱诵“善哉解脱服,无上福田衣,我今顶戴受,世世不舍离……”,顿时仿佛回到了见行堂剃度时的场景。但此时此刻我更加清楚当下的意义,内心更加笃定出家的宗旨,与佛陀、师父的距离一下子似乎拉近了。佛陀、师父不仅仅是我仰慕崇拜的对象,从此更是我蒙受法乳深恩的真实父母。一时忽然明白往昔所造的一切恶业都已成为过去,此时此刻有了戒,我便不再是“俗”人了,好似在漂泊了百千万年的生死苦海中,终于真正抓住了那棵救命稻草。那种对佛陀的感恩,对师父的感恩根本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甚至远远超出世间父母的一世恩情,因为我坚信佛陀、师父生生世世都在滋育着我,无时无刻不在哀愍救护着我。
 

     2013年12月18日,经过5小时班机航程,又经10小时车程颠簸,于尼泊尔时间早上七点半到达蓝毗尼中华寺。首次来到异国他乡,除了与当地人有肤色差别外,环境跟我老家很相似,似乎回到儿时田间放牛的时空中,这里的情景跟两千五百年前佛陀在经书上所描述的环境很像,使我倍感亲切。有很多戒兄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去朝拜圣地了。等我发觉自己内心的激动无意间已成为了散乱攀缘的烦恼,竟然差点迷失此行的目的时,越发感觉焦虑、担忧、紧张,焦虑找不回在弘法寺好不容易生起那点发心劲。
  直到比丘戒前一天请三师,心才开始为受戒而转动。尤其是受比丘戒当天,中华寺方丈印顺大和尚亲自陪着戒子们上殿、过堂,大和尚果然功德具足,加持力很大,令我一看到大和尚就心潮澎湃,便想起在弘法寺时大和尚分享自己刚出家时,本老极度苛刻的要求,令他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连绝望的念头都生不起来的场景。“每天1000遍大悲咒,早晚各300拜,每天还得诵《普贤行愿品》,每个月背一部经。”想想一个月背一部《法华经》究竟是何感受啊,简直难以想象。大和尚说每天吃饭也背,上厕所也背,睡觉也背,同寮都以为他疯了,每天感觉踩在棉花上一般,最大的希望便是一头摔倒后永远不要起来。此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本老总是上来一顿呵骂,把他的自尊心一直打击到一无是处,然后再自己一点点地找回自信。正因为在这些境界中的磨练,才成就了今天接受本老衣钵的印顺大和尚。  
2013年深圳弘法寺·尼泊尔中华寺三坛大戒受戒心得11:扛负起菩萨的使命
    早斋时大和尚为我们做开示,以激励我们的发心。每次听到大和尚的声音便似如雷贯耳,振奋人心。大和尚说:“佛法不是书本上的文字理论,而是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行走坐卧中,我们要去实践它,转化为我们自己内心的东西。我们也要把佛教带到国外去,让中国佛教走出去,展现我们汉传大乘佛教的新面貌。”大和尚的话真是一剂良药啊。
    还有想起弘法寺的一切离不开本老的功德。本老生日时,总喜欢把寺院布置得很热闹,自己像个小孩,见每个人都特别开心,说:“要成佛啦!要成佛啦!”在法堂坐一整天就是为与大众前来结缘。本老常对居士说,“这是你们的家,你们的辛苦钱都盖在这楼上,你们千万不要忘记常回家看看啊”,“外面灾难太多,让你们来参加法会是为你们多增一点福报”。本老每天坚持诵《普贤行愿品》,即使生病至最后一刻也没断过。本老担心现在的寺院“落入他手”而坏了风气,所以一有人来找他接,他都通通接下并派弟子过去。为了给后人谋福报,本老便在山上种植了很多很多珍贵中药材,防止中药材物种灭绝。为了教大家惜福,本老叫大家把牙签掰成两截,餐巾纸撕成两半使用……本老总是心心念念想着众生,时刻不忘“行愿大千”,所以最后能自在从容地告诉弟子们,他将要去的世界是什么,自己的佛号又是什么……  
    所以,来到蓝毗尼,我最大的收获便是信心。到了这里,似乎看到了佛陀,看到了本老。印顺大和尚说:“来到这里,才相信成佛是真实存在的,才颠覆了以往对佛教的看法。你们现在看不到佛陀,那就看看老和尚(本老),他刚走(刚给我们示现成佛),没看过老和尚,那你们就看看我吧,我在眼前总是真实的吧。”
    2013年12月21日晚,在佛陀诞生的地方举行传灯晚会。进入圣园,看到整个圣园已被烛光点亮,看到这些庄严的烛光,都是义工们为我们的付出,不禁泪眼朦胧。这一晚的圣园,可以凝固成两个画面:一个是师父取来圣火传递给每一位戒子,大家手托供灯,在神圣的阿育王柱下面,一起庄严地宣读供灯祈愿文的画面;另一个便是供灯后,三师坐于菩提树下,我们围绕太子浴池属耳倾听三师的开示。那一刻,这个画面在我心中已经升华为诸大比丘围绕菩提树下的佛陀听法的圣境,佛陀左右分别是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也正是我们的阿阇黎。这两个画面深深地镌刻在我心中,那晚止不住地兴奋,久久难以入眠。有戒兄说,这可能会比他登坛那个印象还要深刻,永生难忘。   
 次日正受比丘戒。登坛前一直不停地串习誓愿和前些日子触动我深心的画面,这些画面最终为我凝固成一个个词:发菩提心、报佛恩、报父母恩、报师长恩、报众生恩、报施主恩、脱离轮回、救度一切众生、正法久住……登坛时,我一直双眸如电,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师父,师父也同样注视着我。耳听着羯磨,随顺地作意观想和发愿。透过那双眼睛,我坚信师父知道了我发下的所有誓愿,同时师父也传给了我上品戒体。浑身毛孔都似乎充足了电,耳中传来两次轰隆声,似乎身体、大地真的在微微颤动。下坛后仍然双眸如电,浑身充满力量,一直回味着刚才的感受。内心止不住兴奋欢喜,我是比丘了,我要开始兑现我的誓愿:“誓断一切恶,誓修一切善,誓度一切众生;誓生生世世学戒、持戒、弘戒,令正法久住;誓生生世世承担师长一切事业,复兴教法于末世,纵遇万难亦不退心;誓尽形寿复兴佛教建筑,住持正法;誓生生世世依师学法,唯法是求;誓为他一善,千万劫不厌,誓救度十方三世一切众生,直令成佛!”
12月24日正受菩萨戒,戒前串习《普贤行愿品》,得到很大加持,使我受戒时对尽虚空、遍法界、十方刹海、一一微尘中的无量诸佛、无量菩萨和无量众生的感觉更加真实,更加具体,心一下子宽广了起来,看一切都是无限的。受戒后告诉自己:“我是菩萨比丘了。”此时此刻佛陀和诸佛菩萨不再是那么遥远地供人崇拜礼敬,而是真实的感觉到我与诸佛、无量数菩萨、无量有情都是一家人,都是同学,都是菩萨,都是未来佛,本自一体的。现在我要开始行持菩萨道了,似乎佛果就在眼前了,很想带着这个圆满清净的上品戒立刻回家,回到龙泉寺,回到师父身边,同师父一起好好地、死心塌地地、义无反顾地干下去……思考之间,心中越来越笃定,突然体会到贤立法师说的“没有师父,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做菩萨,怎么行六度行……”这句话是那么真实。
 
朝圣之旅
    三坛大戒圆满结束,我们开始神圣的朝圣之旅。我们到了圣园,看到了佛陀诞生的地方,看到了七步莲花的位置,看到了佛陀真实的脚印,看到了摩耶夫人庙,看到了太子洗浴池,看到了菩提树……此后我们还去朝拜了释迦牟尼佛舍利塔,还有拘留孙佛的诞生地,还有拘那含牟尼佛的诞生地,还有迦叶佛舍利塔(尼泊尔最大的大白塔)、文殊菩萨舍利塔,以及寂天菩萨舍利塔等等圣迹,这里简直就是佛国,似乎真能感受到到处都留有佛的身影。特别是朝拜释迦牟尼佛舍利塔,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在这空旷而寂静的田野中一个土堆而已。然而这个土堆里却埋藏着一个惊天秘密。我们在这里绕塔、诵戒、打坐,似乎能感受到土堆下面佛陀灭度后留下的八分之一舍利子的光芒。那一刻只想一直这么呆下去,让佛陀的光芒笼罩我全身,洗涤我的身心。

 每到一个圣迹,都感觉佛离自己很近,甚至就在身边,很想亲近这片土地,感受佛的加持。每一个圣迹都是一个坛场,每一次礼拜,都不忘发下庄严的誓愿,每次种下菩提种子,都是重新领纳一次戒体。
 我是菩萨,我是比丘。扛负起菩萨的使命往前走吧!
 受苦的众生正哀怜地等着我们!
 佛教的命脉正急需我们去续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