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飞扬
云飞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29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坛大戒受戒心得06:

(2014-11-28 20:05:38)
标签:

佛学

教育

文化

分类: 我心皈依
三坛大戒受戒心得06:
追随佛陀的足迹

  
    深圳弘法寺以及尼泊尔蓝毗尼中华寺两地传授三坛大戒,是汉传佛教千余年来首次在佛陀诞生地传授三坛大戒,因缘非常殊胜。蒙三宝慈悲,我也能藉此胜缘而成为一名新戒,心里非常感恩。一路上感触很多,记录一点体会于此,供养读者。

佛门的威仪
    这应该是戒子们学习的第一堂课了,包括集体上殿、过堂以及其他各项法事活动的仪轨,个人的合掌问讯、礼拜以及行住坐卧等,乃至于起心动念,都是有严格的规矩的,核心的要求就是寂静和专注。
    在每项法事活动之前,我们都要按照一定的次第站队排班,这个时候要求仪容挺拔,眼观鼻、鼻观心、收心摄念。刚开始进行这些训练时,心里还是很好乐的,觉得自己的专注、威仪等能得到训练。一天下来,发现有很多次这样的站队排班,加上法事活动时的站立,很多的时候都是在进行类似站军姿的训练,所不同的是,“教官”不会监督你的眼神以及是否散乱。
    头几天训练下来,肩膀特别酸疼,腰背、腿脚都很难受。在这样长时间的训练时,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挑战:身体从四面八方传来疼痛的感受,它们告诉你它想罢工;外在的各种声音、图像也会不停地诱惑你,“来看看我吧,来听听我吧!”内心泛起的散乱念头不断地拉扯你,“午斋吃多少合适呢?一会儿结束我干什么比较好?”要想寂静专注,从内到外都是敌人。无论如何,还是要埋下头来、狠下心来去对治。我告诉自己:“我来修行,就是要忍受这些疼痛;种种外在的声音图像无非是梦幻泡影,如戏一样,不必在乎;这些散乱的念头,我要观空、观假,狠狠地对治,我就是要系心一处,保持专注。”种种内心自我的提策、对治等,有时候把自己搞得很累,慢慢地体会到:当你多一些专注的时候,你便少一分的疼痛;外在的威仪和内心的专注其实是互相促进的。


    在内心寂静的时候,是比较好观察自己的念头的,尤其能看到外缘对自己的影响。刚来弘法寺的头几天,早晚殿有几个女众居士的参加。排班时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一点专注,一上殿就被耳旁尖细的声音打破了:本来是想将念头安住在自己的声音上,安住在整体融融的声音和节奏里,但是旁边就是有一个很特别的声音,然后你的念头和声音就脱钩了。然后,又开始想种种办法对治。可谓内心是战场,念头如奔马。
    慢慢地发现:之所以会被影响,那是因为还不够寂静和专注,还是会去攀缘。如果这个时候再去想个办法去对治,本身这个想法又会给你已经热闹的心再添一重乱。要做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放下,然后观察。放下攀缘,观察自己的声音,其他种种声色如空如假则会自然呈现,不是思维所得到的。后来,常住安排那几位女众居士在其他地方上殿,这时便欣喜地发现,这种通过对治外缘的影响得来的专注,较之之前的那种专注是更进一个层次的,前一种专注中其实还有些没有察觉的散乱。个人的体会有限,看到很多戒子在我狠狠对治散乱时,他们能长时间地保持仪容挺特、寂静安详时,心里非常的随喜赞叹。
    佛门的威仪除了能让个人保持外在的威仪和内心的寂静祥和之外,还能很好地提升团队,使团队整体能呈现出一种肃然、有序、清净和合的感觉。很多信众观看后都能因此而心生欢喜,增强信心。对于团队而言,很重要的内涵就是次第。有了次第,无论何事,每个人都能知道自己的位置,心里也很安然,无形中减少了很多的冲突与争执。贤启法师、贤双法师带我们队,无论何时何处,都特别强调次第。外出时,次第也显得尤其重要,无论走道、登车坐位、参观、用斋等,我们都是次第井然。受戒结束回国时,在加德满都机场候机,大家围成一圈,按照戒腊次第依次就坐,然后用午斋。虽然只是简单的饼干和水果,依然是有人行堂、有人唱供养偈,大家默然受食,结束之后再有人收拾垃圾,恢复座位等。走的时候,留下的是一片清洁。这给我很深的印象,出家人做任何事都要具足正念,举止有仪度,给自己和他人都带来清凉。

为何受戒
    这个话题太大,不过既然发心求戒,这个问题还是要有自己的思考和认识的。这里也谈一点个人体会。
    轮回苦不苦?或许你会说,哪有轮回啊,都是迷信。我曾经也这么以为。那换个问题:“某人脾气很大,见人就爱发脾气。前天他见张三跟他吵了一架,昨天又把李四骂了一通,今天都还气鼓鼓的,头都气大了。人缘也因此不好,别人不敢接近他。”你说他苦不苦?他难道不想自己能宽容大度、笑口常开么?不想对人彬彬有礼、互相尊重、自他都能得安乐么?可是他做得到么?
    佛经上记载,祇树给孤独园在修建精舍的时候,佛在地面上看到一窝蚂蚁,佛看了之后就笑了。弟子们问佛为什么笑?佛说:“这一窝蚂蚁经历七尊佛过世了,它们还没有离开蚂蚁身。”习气是很难改的!然而众生正是顺着习气而造业,因为业力而轮回受苦。昨天今天明天如此,前世今生来世还是如此。这种贪嗔痴的习气,如果遇上恶缘的引发,还会造下很大的恶业,来生很可能会堕落的。为什么狗见到骨头就流口水呢?为什么畜生会成为畜生、饿鬼会成为饿鬼、地狱众生会堕落地狱呢?业力呈现的结果啊!众生被业力束缚,如鸟在笼,如鱼在网,不得自在。人的一生,绝大多也都是随着业力的牵引走过昨天今天明天,走过童年青年壮年老年,从生走到死,出生的家庭、父母亲人朋友、财富地位、脾气秉性等,都是业力所决定的。


    或许有人会说,“你这样说不是很宿命吗?我见过有些人很努力地经营自己的家庭、事业,他们都很成功。”佛教讲三世因果、因缘果报。今生的种种成就,都是宿世种下的善因所感,今生的努力,是促成善因感果的一个缘而已;同时,今生的种种善恶造作,又为来世播下了种子。这也就是为何“菩萨重因”的原因了。譬如农夫欲求稻谷,他必须春天播种,夏天浇水施肥,才会有秋天的收获。如果仅仅是在缘上努力,就好比春天的时候不播种,夏天使劲地浇水施肥而希望得到秋天的收获一样。那不是很荒谬的事情么?有的人事业能成功,那是因为过去世的因、今生的缘和合而成,不仅仅是这一世的努力就有的。不是还有更多的人,一生也很努力,但是却也一无所成么?也就是说,要想下辈子能更好一些,这辈子就要努力地去种善因。但是,这个美好的愿望能做到么?难啊!为什么?因为贪嗔痴的习气。
    戒律是什么?其基本内涵就是通过规范身语意业的造作,让行者避免随顺习气而造业,而是依循戒律造清净之业,从而生生增上,乃至究竟解脱。之所以戒律会设施这么多的规定,告诉你这不能做,那要求做,那都是佛陀的慈悲,他在告诉你如何对治习气,从而获得生命的提升,超过轮回的束缚。因此,戒律不是佛陀或者其他人对你的要求,它必须是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因为所有的善恶果报都是要你自己去承受的。如何能自己对自己要求呢?那就要发愿。佛法讲“愿力大于业力”,唯有通过发愿,然后依愿而行,你所有的造业才会有一个方向。受戒时,要在三师七证前发下郑重的誓愿。这个誓愿有多么真切和殷重,行者便能获得多大的戒体,今后依戒而行时就会得到多么大的力量。那简直是飞跃轮回囚牢的翅膀。
    为何受戒?因为想得到那双翅膀。

忏悔与发愿
    进入佛门,才知道自己的种种不是,才知道父母、师长之恩,才知道责任与担当,真是惭愧!受戒前要忏悔,忏悔往昔种种恶业,发愿后不再造;忏悔往昔不能造作种种善业,发愿今后努力造作。


    “生我者父母。”回顾这一生,最最感恩的是父母。
    母亲生我时是在深山老林中,于寒冬之际在一个林场把我生下来。父亲要去外面工作,母亲则独自一人承受森林夜晚的种种恐怖。太害怕时,舅舅则会过来作伴。父母一生操劳,而所有的辛劳都是为了让我和弟弟能衣食无忧、顺利地读书。乃至学业结束后,还要担心我们的工作、房子等。尤其是母亲,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吃与穿,有好吃的总是让我们吃,自己一件衣服穿了好些年都舍不得换。儿子在外,他们总是忧忆牵挂,乃至我们读书放假后再回到学校去时,母亲都要落泪好几天。而我做了什么呢?回头想想,小时候懒惰,从没有主动帮助他们分担过家务,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下地劳作,没有给他们做过一次饭,洗过一次脚,没有去想过他们在想什么,他们需要什么,从来都是一味地索取,可谓自私自利之极!古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父母如此深恩厚重,我却粒米未偿,惭愧啊!
   “长我者师长。”无限生命里,最最感恩的是三宝。
    我是为何能遇到佛法乃至发心出家,然后求受三坛大戒呢?想想自己出家前二十八年的造作,对比师父示现的自小到大的行谊,自己真是“如镜照面,丑不可当”啊!而师父的言传身教,非是这一生才开始,无限生命里,师父生生都是这样的拉拔我,而我却因无明、任性,违背师父慈训,任意妄为。为何二十八年不闻佛法、不见善知识,为何等流中有这么重的业障和习气?那都是宿世不依师的结果啊!
    登坛受具足戒时,我望着师父,泪流满面,发愿生生依止师父,效学师父。

追随佛陀的足迹
    此次传戒,因缘殊胜难得,不可思议。
    到尼泊尔中华寺的第二天,便被安排朝礼蓝毗尼圣园。圣园中央是阿育王为纪念佛母而造的摩耶夫人庙,在那里,我看到了佛陀的足迹,那久经沧桑的印在一块不规整的石头上凹下去的佛陀的足迹。那是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诞生后落地时的足迹,一脚就踏破了这旷劫的无明!犹如早晨东方天际的第一缕阳光,撕破这长夜的黑暗一般!佛陀示现于人间,从出生成长、出家修行、成道讲法到最后涅槃,这是最初的起点。从此以后,多少人追随佛陀的脚步,不断地提升自己的生命,乃至修行证悟解脱。摩耶夫人庙一旁是赫然的阿育王石柱。圣园里绿草茵茵,有人打坐,有人经行,有人礼拜,有人唱念。


    受比丘戒的当晚,我们在圣园举行了传灯晚会。当师父、妙江大和尚、印顺大和尚将火种从摩耶夫人庙里取出来,然后点燃在外面小广场上新戒们手中的酥油灯时,我看到一朵朵菩提心灯的开放。那都是佛陀和师长的加持,将戒体传递给我们,又用这样的传灯晚会让我们铭记自己的菩提心愿。大家捧着酥油灯,很多人眼里噙着泪花,诚挚地朗诵着发愿文。大家围坐在悉达多太子沐浴的池边,三师坐在池旁的菩提树下,给我们开示佛法。灯火烁烁,夜空繁星入水,甘露之泉流过心间,灌溉菩提心苗长。
    受完菩萨戒后,我们去朝礼迦毗罗卫国的王宫遗址。在那里,悉达多太子生活了二十九年,然后于某个夜晚悄悄地自西门向东门离开王宫,走向出家修行之路。我们站在遗址的东门口,似乎那就是一扇解脱之门,我们在那里感受佛陀冲破财富名利地位等种种世俗的诱惑,走向解脱。
    我们还听说了这样的圣迹,在那里,佛陀将自己的长发散落在泥泞的路上,供养燃灯古佛,然后燃灯古佛为他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还听说了这样的圣迹,在那里,佛陀舍身饲虎,供养正在哺乳而又饥渴的母老虎……佛陀六度万行,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种种事迹,就在我们可以触碰的这片土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