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洪0221
高洪022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55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373天:害怕被动物咬-自我宽恕

(2019-10-20 13:14:15)
标签:

害怕被动物咬

害怕流血/痛/不舒服

自我宽恕

改正承诺声明

分类: 诞生生命的旅程
害怕被动物咬-自我宽恕

有一天我和女儿一起去买回来一只她喜爱的小仓鼠。然后观看/学习她如何把各类铺垫的东西铺在箱子里、摆放物件、如何搭配食料给小仓鼠……后来某天我自己去做帮它清理尿砂的事情,我看见小仓鼠在箱子角落里瞪着圆圆的眼珠四处嗅着,并发出“吱吱”的叫声也往外爬着,某一刻已经走到边缘看起来好像将要出来了时,我立刻感到紧张并拿起小铲子想要将它轻轻推进去,而同时我即刻感到害怕并身体上肌肉缩紧和手有一种想要退缩回来的感觉——我害怕被小仓鼠咬到手指。我在想“我在这一边专注地帮它弄东西,而它那么小并且动作还挺快的,可别我一个疏忽没有看到而它冲过来用它尖利的牙齿把我咬了,那就糟了。” 这使我感到很紧张/害怕
因为我记得女儿曾向我讲述她如何被小仓鼠咬到出血的经历,而且她也提醒过我好几次注意不要被它咬到——而我相信如果被它的小尖牙咬破手指,不管怎样那一定是会流血、很痛的感觉,这使我感觉不舒服/很不好的感觉,因此非常有必要提高警惕预防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打开仓鼠笼子做清理等事项或听到它的“吱吱”叫声或只是观看它时的物质现实,去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由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立刻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打开仓鼠笼子做清理等事项或听到它的“吱吱”叫声或只是观看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我在这一边专注地帮它弄东西,而它那么小并且动作还挺快的,可别我一个疏忽没有看到而它冲过来用它尖利的牙齿把我咬了,那就糟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打开仓鼠笼子做清理等事项或听到它的“吱吱”叫声或只是观看它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中,去连接上紧张和害怕的情绪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当中,去作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因为我记得女儿曾向我讲述她如何被小仓鼠咬到出血的经历,而且她也提醒过我好几次注意不要被它咬到——而我相信如果被它的小尖牙咬破手指,不管怎样那一定是会流血、很痛的感觉,这使我感觉不舒服/很不好的感觉,因此非常有必要提高警惕预防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陷入了一个童年记忆。那时我很小大约1-2岁在兰州家中,我们家有一个很小的院子,父母养了几只鸡,其中有一只大公鸡,那时在我眼中这只大公鸡好像个子与我相差不多,某一天我在它身边走动玩耍,有一刻好像它的尖尖嘴叨了一下我的脸,立刻我感到脸上很痛然后很害怕、然后我哭着跑进屋子去找父母哭诉去了……那时候我相信动物是会用它们的嘴叨/咬人的=令我感到痛=很不好的感觉。因此我在心智中制造出一个“害怕被动物咬”的害怕作为防御机制,一方面在我里面提起高度警惕以警示我自己离各种动物远一点以防它们会咬我=伤害到我;另一方面可以抑制/隐藏/不用直接面对我里面那些我自创的“痛/不舒服/很不好的感觉”和“害怕”。 由此可见,我所害怕的仅仅是我里面那些投射到动物即它们用嘴叨/咬的动作上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以及我自己身体上的“痛/不舒服/很不好的感觉”的“害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也记得在小时候听身边他人讲起遇见狗不能转身逃跑而是应该正面看着它或拿起一根棍子就会吓跑狗,如果转身逃跑它们反而会来追甚至咬人,那很可能会患上狂犬病,会死人的。还有曾经看过很多个关于大老鼠咬小婴儿的耳朵或甚至咬死他们的新闻/图片,在那些片刻我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各种各样痛的、流血的、生病/死亡的想象/图片,而因此感到极其害怕/恐惧/紧张,因此我相信无论如何我要离各种类型、大小的动物、尤其是它们的嘴远一点,否则万一被咬到/咬破/咬伤,那将是极度糟糕/不好的体验,我可不想要再次体验到。于此我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允许我自己沉迷即害怕的仅仅是,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些“身体上痛/流血/生病/死亡”的不好的感觉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而真确与各种类型、大小的动物即它们的嘴/牙齿及如何咬合的动作/表现形式毫不相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自己在小时候无论是被大公鸡叨了一口而感到痛、还是看见我自己被狗追/听说其他小孩被狗/老鼠咬等情境或信息/图片 的时候,早已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立刻冲进心智以“害怕”为出发点并躲在“害怕”的背后,而把我自己放在了比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动物更加“低下/次等/不如”的位置/自我定义,而因此去相信在面对这种我被动物叨/咬到的情境中我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受害者”——如此在那一刻放弃了呼吸、放弃了我的自我诚实的自我觉察,任由心智即“害怕”完全接管并来告诉我在那一刻中我是谁/我应该是什么/如何。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拿起我的自我觉察/自我责任去我指导我自己仔细察看现实情境、我即物质身体被叨/咬的部位的状况,以及为我自己去调查/研究动物为什么/什么情况下会咬人?并学习一些如何防止我自己即物质身体不被叨/咬的实际方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正是我早已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那个小时候被大公鸡叨了一下而制造在我里面的“害怕被公鸡叨/咬”的“害怕”,在我的现实生活中随时间累积/叠加并铺开来投射到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动物们身上,比如害怕被大的如同老虎/狮子/鲨鱼咬、害怕被极小的等如蚊子/更小的虫子咬等等,以至于令到这个我自创的“害怕”性格,在我心智虚拟现实中变成了一个“极度庞大/恐怖的恶魔般的存在”,而因此相当严重收缩/抽紧我的物质身体就好像我用这些“害怕”将我自己紧紧束缚/捆绑起来在每当面对各类大小动物的情境时,如此将我自己与所有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动物们分离/分裂开来,更不必说去敞开我自己了解它们等如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打开仓鼠笼子做清理等事项或听到它的“吱吱”叫声或只是观看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打开盖子之前去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放慢、放开、放松我自己里面和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并给我一会儿时间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和身体中是否出现任何反应或不适感,如果有看见我立刻支持我自己去说出自我宽恕解构/释放它。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去打开盖子,并睁大眼睛看见、看清小仓鼠所在位置和动作;然后继续在呼吸和察看的过程中去做清理工作和/或观察它。进而为我自己花时间去调查/了解仓鼠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会发出叫声或咬人手指的动作/结果可能在哪些情形下发生等知识。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当我通过视频/图片观看各种动物时,去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实际上观看/了解它们所是者/它们是谁,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躲在心智“害怕”等如评判的背后欺骗/分离我自己和动物们。

而且,我承诺我自己当走在大街上看到他人牵着的狗/猫等宠物、或有时只是遇见一些小昆虫时,去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实际上观察/看见/看清这些动物它们的身体形状、毛发、颜色、花纹、眼睛等等如其所是的样貌。也觉察我心智中是否跳出反应/秘聊,如果有看见我立刻说出自我宽恕声明清理我自己。

谢谢阅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