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319天:我与母亲的“关系”13-自我宽恕

(2019-04-10 14:08:10)
标签:

我与母亲的关系

成年人/大人

未成年人/小孩

自我宽恕

自我改正承诺声明

分类: 诞生生命的旅程

我与母亲的“关系”13-自我宽恕

 

我正在与母亲通电话、聊家常。某一刻我听她问道“JJ每天几点回家呀?”我说“一般她回到家,嗯……基本上9点左右吧。”我听母亲突然声音很大地、接近于喊,说“啊?这不是把孩子给饿坏了吗?她怎么下班这么晚呀?……”我吸了一口气,提高一些声音说道“是这样的,他们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早上10点到晚上7点,错开高峰时间。所以她坐公交车回到家,差不多就这个时间了。”

我听母亲继续说“那是不是把她饿坏了呀,这么晚都没吃饭……”我回答“她告诉我说她不感觉饿,她说从小就这样,好像从没有感觉到过饿是什么感觉…… 我想,我们总不能用我们的胃去判断她的胃吧?”我听母亲回道“嗯,那是,那是。”我看见心智秘聊已经在背后活动着:“至于么,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不就是晚点儿吃饭么。况且,胃是长在我女儿自己身上的,我们瞎掺和什么呀?她自己如果感到饿难道不会自己去找吃的吗?”我感到有些烦躁/反感和瞧不起母亲和她的这种说话/表达。

我相信,一个成年人当然能够为自己的吃负责,即使只是花钱去购买而不是自己做饭。而中国传统的母亲们总是对自己孩子讲这样一句话“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孩子”,并表现出无限的担心/忧虑关于无论多大年纪的孩子的吃、穿、出行等方面,就如同担心/忧虑一个“未成年人”那样——这当然相当可笑和令人反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当我听到母亲对我/我女儿说“这不是把你/孩子给饿坏了吗?”这类话语/字词/声音时的物质现实,去引发我的心智现实,而因此立刻由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当我听到母亲对我/我女儿说“这不是把你/孩子给饿坏了吗?”这类话语/字词/声音时的物质现实,去立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至于么,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不就是晚点儿吃饭么。况且,胃是长在我女儿自己身上的,我们瞎掺和什么呀?她自己如果感到饿难道不会自己去找吃的吗?”以及与此情境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当我听到母亲对我/我女儿说“这不是把你/孩子给饿坏了吗?”这类话语/字词/声音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想法/秘聊、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中,去连接上烦躁/反感情绪和瞧不起母亲和她的这种说话/表达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各种想法/秘聊、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当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一个成年人当然能够为自己的吃负责,即使只是花钱去购买而不是自己做饭。而中国传统的母亲们总是对自己孩子讲这样一句话“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孩子”,并表现出无限的担心/忧虑关于无论多大年纪的孩子的吃、穿、出行等方面,就如同担心/忧虑一个“未成年人”那样——这当然相当可笑和令人反感。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我小时候与大人们相处/互动的过去记忆中,早已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字词“孩子/小孩”等如我自己作为小孩子,放在了比大人们更加“低下/不如”的定义/位置,并且连接上了负极电荷。因此实际上已经把“成年人/大人”和“未成年人/小孩”放在了完全对立的位置,不仅把我自己与身边的无论成年人或是未成年人完全分离开来,也持续制造两极摩擦/冲突在我里面、我的现实、我与我母亲和女儿的关系/互动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基于上面这个两极性的判定/定义,我允许我自己走进心智继续编造出关于这两类人是什么/如何是以及“应该”与他们如何互动等概念/定义在我里面,并把它们制作为某种“唯一正确的标准/选项”也连接上正极电荷,并拿它们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我应该是什么的全部。比如,一个未成年人/小孩无法靠自己的能力照料好自己的吃,和 一个成年人能够为自己的吃负责;以及,对未成年人/小孩的吃表示担心/忧虑他们无法照顾好自己,是正常的,而如果用这种相同的行为去对/朝向一个成年人,就是不正常的,而因此是可笑/令人瞧不起的行为/做法。可见,我只是将我自己再次限困在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关于“成年人/大人”和“未成年人/小孩”的两极性概念/定义/判定之中,循环在“欲望好——害怕不好”两极之间,在我搞砸我自己,因此我里面的这些反应,事实上与我的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表达毫无关联。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表达仅仅是她接受并允许她自己去预编程/制造进而活成的心智意识系统/程式/能量反应,与我或女儿即我们的吃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是,当我面对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表达时去允许我自己仅仅投入心智起反应=打开后门去制造两极性摩擦/冲突能量给心智系统充电,因此消耗/滥虐、并阻止/妨害我自己/我的母亲和女儿、和我们之间的实际互动/交流——这是我的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对我/我女儿说“这不是把你/孩子给饿坏了吗?”这类话语/字词/声音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将我自己带回物质身体里保持注意力在这里在此刻。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支持我自己放松、放开并放慢我自己里面,也去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如何制造心智两极概念/判定并投射到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上 的点,我停止参与心智!”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我的耳朵,去倾听母亲的这种说话/字词和声音/音调实际上是什么/如何是,同时保持觉察在我里面,并且去调查/研究和面对/处理由这个相同情境而引发的我的任何心智反应/活动,以拿起自己责任给回我自己。进而我指导我自己去专注于物质现实与母亲做相关的交流/讨论或信息互通。

 

谢谢阅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