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2019-04-23 07:06:22)
标签:

埃及

考古

历史

涅伽达

陶器

分类: 法老同学讲埃及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作者:芹菜法老  编辑:Pepi太后

  中部埃及的巴达里文化(大约公元前4400-4000年)达到繁荣期之后,另一个文化出现了,它的发现地是今天上埃及一片生机勃勃的村镇,在这里,宣礼塔和小教堂点缀着茂密的枣椰树林,这个小镇的名字是涅伽达(Naqata)。

  以这个小镇命名的涅伽达文化(Naqata Culture,也作Naqada Culture)是埃及最重要的史前文化。它繁盛于公元前第四个千年纪,很可能是巴达里文化的后代。

  涅伽达人就是法老驾临之前的埃及人,而涅伽达人的陶器艺术延续得更久,到了大金字塔时代才真正走到了尾声。

  由于其影响力之大、辐射范围之广,涅伽达文化被划分成三个阶段来研究:涅伽达一期(Naqata I)、涅伽达二期(Naqata II)和涅伽达三期(Naqata III)。别因此就以为这个文化延续了上千年,根据目前的梳理,我们认为这三个阶段加起来前后只有大概几百年的时间。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备注:上表中的旧称现在已经基本被弃用

  这是巨变的时代,人们的思维模式、生活方式和艺术手法都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在进行着升华。

  这又是可怕的时代,旧的秩序在被传承的同时又在被不断打破,过去一派祥和的田园牧歌生活很快就要画上句号了。

  下图是一个定年为涅伽达二期的陶制小雕像,约公元前3500年。双臂高举的跳舞状神灵是涅伽达人喜爱的题材,这里刻画的明显是一位女神。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二期陶制小雕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下图是来自涅伽达1419号墓的物品:一把顶上刻着鸟形的象牙梳,一颗尖利的河马牙齿,现存于皮特里博物馆。工艺品越来越精致,向着我们熟悉的法老时期艺术高歌猛进。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1419号墓的象牙梳(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为了避免大家混乱,有一点要说在前头:在以前,埃及的史前文化都是以各自的发现地点命名的,例如在法尤姆找到了法尤姆文化,在巴达里找到了巴达里文化。在上埃及,学者们发现了好几个“文化”,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大家发现这些文化原来都和涅伽达文化非常类似,甚至可以说就是相同的,因此在今天,你翻开比较新近的埃及学专著会发现,在好几个地方都有“涅伽达文化”标注。可以说,从涅伽达开始,埃及的大一统就拉开了帷幕。

  涅伽达人其实可能还是原来巴达里那些人,但是他们表现出的第一个重大进步就是他们的陶器。这些陶器被画上了各种美丽的图案,这些作品是今天被称为“法老艺术”的艺术传统的祖先,是埃及人看图写话的起源。

  而我们之前看过的那么多陶器,它们的表面都是没有绘画的。可能曾有某位巴达里陶器匠心血来潮地在他的陶碗上画了几条几何花纹,或者有少数的巴达里煮食罐子底部发现了类似马耳他十字的图案,也许是想表达蔬果或者鱼骨。但是这一切创作都并不精确。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埃及先民们似乎无法掌握自己的手指,回想一下我们以前曾经讲过的那个梅里达头像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他们做出来的“艺术品”粗糙而怪异,以今天的眼光几乎无法理解。

  但是,涅伽达人改变了这个局面。他们制作出高度抛光的陶器,有的陶器被烧成炭黑色,有的则被制成富有乡村风味的淡淡黄褐色,然后,他们在上面画画。他们通常直接在光滑的陶器表面画上厚重的线条,这些颜料风干后闪耀着宝石般的光泽。

  比如下图这只被皮特里博物馆收藏的涅伽达陶碗,碗上画着漂亮的装饰线条,对称而且疏密有致,展示出作者高超的技巧。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陶碗(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再比如下面这个,推断来自涅伽达二期的一只淡黄色罐子,用可爱的圈圈做装饰。两边手柄上留了洞,可能曾经用绳子悬挂起来。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二期淡黄色罐子(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还有下图这只涅伽达二或者三期的瓶子,高举双手欢欣鼓舞的造型再次出现了——三个人都是男性,而中间那个人特别高大,头上还有羽毛,可能是一位神灵或者祭司?这个艺术题材贯穿了整个涅伽达文化时期,也会是我们后面一场重要探讨的对象。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二或者三期的瓶子(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下图中这个涅伽达二期的罐子是精品中的精品,上面画了成队的羚羊和鸵鸟,都进行了高度的风格化。在两种动物中间的连续三角形可能是山峰。你们发现了吗?涅伽达人画的东西,我们开始看得懂了!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二期罐子(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他们使用的艺术元素与后来的埃及人完全是一样的,都有水、鱼类、人、船只、山脉、驴子、河马、羚羊等等,而且也和后来埃及人的艺术作品一样,把一切对象描绘的非常清晰。一个涅伽达艺术家绝对不会把一只河马画成一只驴子或古怪的四不像,他也绝对不会让你面对他的作品时疑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那些信心满满的线条暗示,工匠们对于平面艺术了然于心,只不过由于各种因素,只有他们的陶器被最完好地保存了下来而已。

  在撒哈拉里面,有些岩画的风格很像是涅伽达人留下的,尽管这仍然只是一个推测。

  在涅伽达时期,梳子被玩到了极致,这些以河马牙或象牙制成的梳子和发簪(下图左边的两支)工艺精湛,上部都刻画了不同的动物或图腾。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梳子和发簪(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据推测,当时的社会已经开始了阶级分化,这种贵重的饰物是上层人士(甚至统治者)的专属。

  很多古文化相信头发是一个人灵魂和力量的源泉,在统治者的头发上加上这样的梳子,无异于让他获得某位神灵的超自然力量。对头发的迷信可以参考的最好例子当然就是《圣经》里参孙的故事。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梳子和以前我们讲过的巴达里人那些勺子是一脉相承的。

  这是对身边世界一次重新的观察和提炼。涅伽达人对一些植物的观察可谓细致入微,以至于很多陶器上画的植物我们一眼就能辨别出来。

  他们为我们贡献了一张史前时代下尼罗河流域的物种视觉清单,描绘出了多达150种生物。有些动物(出于未知的原因)没有成为陶器画的主角,却在别的工艺品中占了舞台:龟、鳄鱼和沙漠狐是硬石调色板采用的外形,鸵鸟、大角羚和羱(yuán)羊则更常见于贵重的梳子顶部。

  船是涅伽达人特别钟爱的主题,这种情有独钟一直延续到了法老时期。

  从下图这个涅伽达二或三期的陶制模型可以推断,当时已经有了能载多人的大船,并且船上开始有了棚子或小屋这样的部件。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陶制模型(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这个模型来自一座比较大型的涅伽达墓葬(可能属于统治者)。用船随葬会成为一项传统,它的顶峰就是第四王朝法老胡夫的那艘太阳船。

  在大金字塔附近的“船坑”里发现的胡夫(Khufu)的“太阳船”(Solar Boat),又叫做“胡夫之船”(Khufu Ship)。它可能和埃及人信仰中太阳神瑞每天晚上巡视夜空要乘船的说法有关。这可不是模型,而是一艘真正的船,还有专家认为拿它去航行完全没问题。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胡夫之船(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有时,一个陶罐上就画了一个“世界”:例如,有个碗中央画了锯齿状的水波,一群河马的侧影画在水波的边缘。这不就是埃及的微缩模型吗?慷慨的大河和仰赖它生存的动物们,在涅伽达人的心中都被规划在了一个有序的范围内,恰恰也是他们世界观的写照。

  一个井井有条的农耕世界已经发展成熟了,那个充满了不可知的生物和危险、但也充满了狂热和躁动的原始世界,已经渐行渐远。

  遗憾的是,我们对于这些“艺术品”原本的用途所知甚少,它们是日常的用品吗?还是某些精英阶层家里的装饰品甚至权力地位的象征?大多数涅伽达陶器画采用的颜料是轻柔易逝的,似乎并不适合日常使用。陶器在涅伽达人的定居点有发现,但是大部分精美的陶器是来自他们的墓葬,关于墓葬,我们后面的文章还有的说。

  无论如何,涅伽达见证了尼罗河史前文化发展的一个新里程,我们有点不舍地发现,善于利用环境的法尤姆农夫、有点神经质的梅里达人和热爱劳作的巴达里人已经向我们挥手告别了。他们的后代——涅伽达人,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竖立在遥远地平线上的名为“文明”的金字塔。

  文末我们再来欣赏几个涅伽达的物件。下图是涅伽达一期某个墓葬里出土的陶模型,好像刻画了安睡在母亲子宫内的胎儿,极可能具有宗教意义。和他们之前几个文化的先祖一样,涅伽达人是采取蜷缩成胎儿状的姿势下葬的,这与后来的埃及人相信来世就是再一次“出生”的信念完全一致。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陶模型(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下图是一个调色板。到了涅伽达时期,制作调色板的传统依然延续着。这可能是两只龟龟的造型。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调色板(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下图是一个涅伽达河马模型,虽然面部损毁,但是仍能看到这是一个张开嘴的河马。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涅伽达河马模型(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最后这个是芹菜在广州省博的埃及特展中看到的史前宝物:一块打磨成罗非鱼形状的调色板!来自涅伽达时期哦!

法老同学讲埃及(25-涅伽达,文明的前哨站)他们开始在陶器上涂鸦了!

插图:罗非鱼形状调色板(图片来源:芹菜拍摄)

  大家一定迫不及待地想继续深入了解这个多彩的文化,但是这时我们又得来个急刹车了……

  和面对农业的诞生时一样,又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横亘在我们的时空之旅中:所谓的文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话题我们下次再继续。

未完待续

作者:芹菜法老  编辑:Pepi太后

我们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号、新浪博客/微博以及豆瓣网同步更新。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们继续听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