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春江
浩春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192
  • 关注人气:5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之痕》第六章六盗伐木材的嫌疑犯

(2020-09-14 17:24:52)
标签:

原创小说

军事

情感

坎坷人生

                                            盗伐木材的嫌疑犯

       次日清晨,天刚亮,太阳还没有从东翠山顶爬上来,人们还没有起来做早饭,浩春江和张站长便骑着自行车上路了。

他们先到了北岗白队长家。白丽霞不在家,(她今天要去山北。找几位贴心人,调查每年征购粮送交时,武子旺的大儿子武玉(老板)赶车,路过山北是否在他大伯武子兴家停留过?)在白家同白队长谈了大约半小时,便了解到三年前武子旺去山里拉木头的时间和地点。二人骑车便奔向百里之外的大山里,去那里木场调查武子旺拉木材的情况。

一队妇女主任钱淑艳,清早起来就去了小队前任会计张凤山家。两人经过两个多小时密谈,之后张会计悄悄地走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对外钱主任只说他岳父病了,他请假去看望岳父了。

而一排长付铁光早饭后没出工。他把基干民兵训练交给了副排长赵燕,他则去了本队老贫协张永贵家。两人唠得挺投机,老张也没出工,两人围着一队的地块走了一天,也谈了一天,可是没人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

晚饭老张强留下这位年轻的排长,要招待一番!队长兰海亭也赶上了!三个人可能是喝多了?喝了哭,哭够了接着还喝,一直喝到午夜!其实他们没喝醉,他们是让甜泉未来的光明前途激动的!

又过了一天,浩春江和张站长才从大山里返回来。在山里他们一连去了三个木场,而这三个木场张站长都有熟人。他们查找了当年卖木材的票据存根,可是一无所获!证明武子旺没有在这里买过木材。那他家盖房子的木材哪来的呢?这方圆百里除了这三家木材场卖木材,再没有其它木场。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武子旺的房木是偷来的!

两人经过分析,他从哪里偷来呢?从什么地方拉木材能不路过林业站呢?就北岗的地理环境,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北山!

其实北山取直线离甜泉的北岗不足七里地。从北岗望北山,好比两处高岗中间隔着一道洼地。而这个洼地就是抱泉河。但是从北岗不能直接去北山,因为没有大路。只能往东走洼东农场,绕道过去。

二人从大山里回来,走到洼东农场北大岗,就拐道向西。路过风化岩休息片刻,这里是白立德他们开展夜间训练的地方。从风化岩往西大约三里就到了北山,这里不归甜泉,但统归甜泉林业站管。

二人走进林子,让人触目惊心!这里乱砍盗伐得非常严重。一连五个山头,十四号以上的木材基本没有了!剩下的是数不清的的树桩子和满山朽烂树头枝丫!偷盗者为了锯树方便,都是距离地面留很高的树桩子!张站长一时被气得脸色铁青!破口大骂:

“我日你八辈儿祖宗!”

一把帽子摔在地上!一脚踹断一段木桩!

“我要不把你挖出来,我是不为人!”

浩春江也暗暗发誓,无论遇到什么风险,一定要把武子旺揪出来!

站在山顶向南望去,山下向西流淌着一条河流。那就是抱泉湾。也是甜泉最北端的边界。过了抱泉湾是甜泉的草原。再往南是大片的田野。田野的中间远远望去,中间东西一道黑线。那是山北通向北岗的大道。而大道的最洼处,道南就是人们谈虎色变的鬼网壑!忽然,浩春江发现了情况!那里冒起大团的烟火!看样子面积不小!

“呀!张站长!不好!快看!那里......

“啊?这是啥样的混蛋?!敢在那里放火呀!快!我们就从这里下山,直插过去!”

“张站长,下面是抱泉河,你过得去吗?”

“快走吧!过去了!别忘了当年我也是当兵的!”

说罢二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荆棘缠身,羁绊绕脚,拖着自行车跟头把式地直窜下去!

历经了半个多小时,两人浑身透湿(泅渡了抱泉湾)、挥汗如雨地玩命奔到大道上!一了解情况,张站长一屁股坐在桥上了!

附近的民兵跑过来!同时北岗方向有七匹快马沿大道向坡下风驰电掣飞奔过来!

“快!快呀!还他妈啥瞅啥?!快给连长两人水呀!”

四排长张立奇一看连长两人累成这样,眼圈红了!身边的民兵们赶紧把身上揹的水壶分别塞给连长和张站长!

坝下白立德满脸飞灰嘿嘿地笑着走过来。于此同时七匹快马也奔到眼前。原来是副连长李山妹和团总支正副书记白丽霞和常枫叶,后面是甜泉的另外四位排长!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