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华西胶质瘤中心
华西胶质瘤中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21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一位特殊的脑胶质瘤患者——我的神经外科同事

(2015-05-01 20:38:10)
标签:

胶质瘤

华西医院

神经外科

王翔

情感

上周四待上午的手术结束,我即驱车200多公里去另外一个城市参加我的一位同事的丧事。他是当地一大型三甲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现年41岁,2天前因病去世。他所患之疾病正是他十几年来一直工作及手术的对象—脑胶质瘤。

由于我去的时间的缘故,现场的人员并不多,我也得以有较长的时间与他的爱人交谈。他的爱人,一位40岁的女性,虽然眼睛红肿,但精神还好,向我讲述我的同事人生最后一段时间的情况,随后慢慢的回忆到了他们俩之前的故事。我十年前就认识我的这位同事及他的爱人,对很多事也较清楚,但我还是安安静静的听她讲述他们是如何认识、相爱、结婚生子,以及遭遇疾病诸事。

我的这位同事(我还是不想暴露他的姓名)1997年本科毕业后就在现在这家医院从事神经外科工作,2004年在华西医科大学神经外科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期间就与我认识,其后返回原医院担任神经外科副主任。这是一条很完美的直线上升的事业轨迹。但所有一切在2010年底被打破,他因为癫痫发作做检查诊断右侧大脑岛叶胶质瘤。2011年1月行开颅手术,术后予以最好的放疗及化疗治疗。几年来与病魔的抗争,最终没能逃过胶质瘤的4年生存期的魔咒。

一位医生患上了自己从事专业的疾病,这是一件多么讽刺和残酷的事情。我很清楚的记得当他诊断此疾病后,就如同一名普通的患者,拿着自己的头颅影像学片子到处寻医求药。我不知道由于他对本专业疾病的了解这个因素,会增加他的坦然还是恐惧感。但是求生的欲望是每个人,即使是医生,的本能。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每次都要要求参加自己的手术讨论及方案制定。而好多次他当面问及我对该病的态度,我都觉得去回答这个问题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好多次他都邀请我去他的城市看看,我都没去,起先是因为没有时间,后来想去却又不想面对他残缺的功能。直到他走后,这才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

临走时,他爱人很细心的把一条红布条栓在我的车上,嘱咐我到成都后方可解除,用以避邪。回去的路上,内心仍很沉重,对我这位杰出的同事,对这凶险的胶质瘤以及其他患此病的患者们,对我未来面临的专业上的挑战。我提醒自己,需为之奋斗一身。

最后,我想用一位美国神经外科医生的话献给我的朋友:“One of life's truisms is, you don't get to deal the cards — they're dealt to you. All you can do is play the hand the best way you can.”

( 这位神经外科医生叫Samuel Hassenbusch, MD Anderson医院的神经外科教授,因患胶质母细胞瘤于2008年去世。患病期间Samuel撰写一本书《 Physician Heal Thyself 》,描述自己患病后的生活以及与病魔抗争的情况,用于激励他人。我于2009年在美留学期间,结识Samuel遗孀,并获赠此书。)

纪念一位特殊的脑胶质瘤患者——我的神经外科同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