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地球盟友Cobra柯博拉】2016.11.24《柯博拉和A ´drieiuous的昴宿星人访谈》

(2016-11-25 14:33:21)
标签:

ufo

真理

佛学

教育

育儿

分类: 5D昴宿星:Cobra/Alaje

【地球盟友Cobra柯博拉】2016.11.24《柯博拉和A <wbr>´drieiuous的昴宿星人访谈》  .
【地球盟友Cobra柯博拉】2016.11.24《柯博拉和A ´drieiuous的昴宿星访谈》 
感恩翻译 erttq0101
感恩来源 黄金新纪元吧  http://tieba.baidu.com/p/4875419257 
Louisa: 大家好,欢迎收听金鱼报告。我是联合主持人Louisa。今天与我一起的是Steve以及我们的主持红龙大使。今天报告的题目昴宿星人采访,嘉宾是抵抗运动的Cobra和new lyra的A’drieiuous。两位先生已经公开他们是昴宿星人,一位出生在地球,另一位不是。他们的背景在之前的金鱼报告,Cobra的博客和以前的访问已经公开。这次采访希望深入了解一下这两个有不同来历的人。感谢你们来到金鱼报告。Steve会问第一个问题。
Steve: Cobra,大选与最新的形势有没有关系?
Cobra: 不是直接有关。我会说执政官策划了这个选举的局势来践踏和分化美国人。他们想尽可能扩大两极分化。
Steve: 你认为他们能不能成功的分化双方?
Cobra: 他们一定程度会成功,但光明势力一天24小时在工作让人们冷静下来,让他们重新聚集在其他事情上,而不是只看选举。因为那些选举不是最重要的。特朗普和希拉里在行星局势里都不是最重要的人。他们根本不是幕后的核心人员。核心的玩家正在幕后操纵。
Louisa: 有报道说乔治.索罗斯背后支持那些美国的抗议活动?
Cobra: 是的,他确实有牵涉。
Louisa: 我看到的是美国人正在做的事情相当可耻,这完全不是我们面对选举(结果)应有的态度。但让我们回到维基解密的话题,阿桑奇说特朗普不会被允许成为总统。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
Cobra: 阴谋有一个很强大的计划篡改选举让希拉里当选,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如果你看看今天的新闻,你会看到阴谋集团仍然想改变结果。
Steve: 特朗普对外星人的认识有多少?
Cobra: 我会说他不如希拉里知道的那么多。
Steve: 但就职典礼后他会很快地知道吗?
Cobra: 是的,一旦他就职他会收到尽可能合适的,这方面的一些简要汇报,如果到时某些转变还没有发生的话。
Louisa: 奥巴马总统说他会赦免希拉里。我们是不是本末倒置?不需要先定罪再赦免?这似乎透露了事情发展的方向。你有什么看法?
Cobra: 不管他现在说什么,他都不是关键人物。在幕后耶稣会在进行他们的议程,在他们的背后执政官在实行他们的议程。
Louisa: 所以这就是人们说特朗普是耶稣会傀儡的原因,而且你也肯定这一点?
Cobra: 是的,他在耶稣会架构里位置不高,但他的政策很大程度是耶稣会直接设计,他接受耶稣会教育,他在黑手党的一些联系人直接由耶稣会控制。并且更高维的执政官在利用这些情况制造憎恨,分裂。我要说光明势力对特朗普有他们自己的计划。
Louisa: 是吗,能不能告诉我们一点?
Cobra: 现在没有太多能说,但现时情况非常不确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我会保证它们会发生因为牵涉了很多因素,在这些因素之中是特朗普的自由意志。其中一个因素是他很容易被幕后各个派别影响,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派系。在那些情况下他不是在做独立决策。在很多关键问题上他没有非常有规划的观点,所以有很多人,很多情况或者很多派系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他。
Steve: 能不能告诉我们阴谋集团幕后的计划,他们将会如何影响选举结果。
Cobra: 是的,今天有几条新闻关于未做决定的选举人投票。这是可以被操纵的,有一些程序可以合法或者半合法地执行,当然阴谋集团会尝试利用这些漏洞。从抵抗运动的角度,整个系统,选举的方式是不公平的,任何选举都没有反映人们的意志。
Louisa: 特朗普和阿桑奇都公开说过选举被操纵,这不让人惊奇,我也觉得这已经变本加厉。实际上我们现在wodpress上有一个姊妹博客叫Canary Chronicles Blog,主要以维基解密和其他信息为主,其中一些不是现成的,也包括信息的原始版本。
Steve: 由于特朗普赢了选举,现在北约在俄罗斯边境集结军队是什么情况?
Cobra: 特朗普跟俄罗斯和普京关系不错,因为他的政策在美国国境之外没有那么具侵略性,所以我会说特朗普当选对国际地缘政治的形势更好,但对美国来说更差。
Steve: 所以我们可以当成票面价值?
Cobra: 是的。
Steve: 你觉得与中国的关系会怎样,特朗普说会改善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
Cobra: 他已经站到日本那边对抗中国。
Steve: 所以这是不好的?
Cobra: 他现在没有始终如一的国际政策,他的顾问受到不同的派别影响,现在有一场各个负面派系之间的战斗,正影响到他的顾问。
Louisa: 谢谢Cobra对大选的更新。我想转到昴宿星人的问题,从你最近的文章开始。
Louisa: 一些本土预言说到星际兄弟在这个时候回来。昴宿星人和本土的地球人有什么关系?
Cobra: 有很多外星种族转世为美洲原住民。很多人来自天狼星和昴宿星系。他们知道自己的起源,但不幸地很多人逐渐失去了这条连接。
Louisa: 现在,那个黑蛇预言说的是Standing Rock的Sioux族北达科他州印第安保留区的输油管。关于这个预言说这条输油管的成功建造意味着人类的末日,你有什么看法?
Cobra: 这不会是人类末日,因为光明势力在抵消那些有害的能量影响。
Louisa: 你认为他们能成功建造这条输油管吗?
Cobra: 有可能,但光明势力正在强烈反对,现在这是一场战斗。
Louisa: 我问过大使这个问题,他的看法是挪威银行已经受到压力停止这次与NDPL有关的投资。很明显这将阻止这项工程。你有什么评论?
Cobra: 听起来这是一个好主意。
Steve: 在这条输油管的幕后有什么议程是我们可能不知道的?
Cobra: 一个讨论的角度是,一条地脉线沿着这条油管,所以这条输油管尝试从能量上抑制那条地脉,以便压制地球的能量体。
Steve: 所以这是对地脉线的进一步堵塞?
Cobra: 是的。
Louisa: 你认为我们在扬升方面做得怎样。
Cobra: 勉勉强强。有一些进展但不足够。
Louisa: 在你的最新消息里,你提到在地球周围建立了一层速子薄膜,这有什么作用,为什么这是必要的?
Cobra: 昴宿星人和其他光明势力正在地月轨道里建造一层特别的薄膜。它的用途是把Yaldaboth章鱼的触手从它的头部分离,削弱这个实体的力量,极大地加速清理太阳系的进程。然后这将使光明势力更容易地向地表推进。
Louisa: 谢谢。他们也在一起拆除等离子标量武器,似乎都是有联系的?
Cobra: 有关联但这是另一个不同的行动,他们最近在一个卫星上获得了一点成功。
Louisa: Elon Musk真的为光明势力工作?
Cobra: 是的,不管你信不信。
Louisa: 阿桑奇呢?
Cobra: 他也是。
Louisa: 这些生物芯片和以太植入物是一样的?
Cobra: 我会解释一下。在不同的维度,不同的密度有着不同的控制机制。在物质层面有物理的生物芯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开发,在二战纳粹集中营完成了开发。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开发和制造那些芯片,它们被放到疫苗里,在二战结束时,一场非常高级的疫苗接种运动在全球开展。所有添加剂,很多种类的疫苗都被放入芯片。这些疫苗运动仍然在继续,从开始后没有停止过。
现在那些芯片不时地升级,在1983年开发出新版本,在1996年有一个加强版。在96至99年那些芯片有一次飞速发展,因为执政官以及很多天龙人,蜥蜴人和其他种族来到这里,在地下基地提供他们的科技和他们的芯片。抵抗运动能移除大部分,但无法全部清理。他们正在处理这个问题,其中一部分清理得很不错,但有一部分现在还没有进展。
在身体同样地方我们有等离子植入物和以太植入物。我已经在博客上提到,一个在眼睛上面的大脑额叶,一个在肚脐上一点的地方,并且通常有一两个植入物在头后面的延髓medulla oblongata位置,那些在头后面的植入物控制着大脑的爬虫部分以及战逃反应。
Louisa: 这些植入物要对人们那些苦不堪言的头痛负责吗?
Cobra: 是的。当芯片被激活或者植入物被清理时,人们有时会有强烈的头痛,对此没有医学解释。在人们达到某些振动频率之前它们很多是休眠的,它们是沉睡的细胞。当人们达到一定振动频率,或者开始对矩阵太有威胁的时候它们就会激活。
Louisa: 对此我们要做什么?
Cobra: 有一些清理协议会有帮助,我已经在博客上说过一些。并且有治疗专家能帮助降低植入物的效能但不能移除它们。
Louisa: 触发的机制是怎样的?
Cobra: 标量网络测量着行星上每个人的振动频率,当到达一个阀值就会触发警报,这个警报通知中央电脑从远距离激活植入物。
Louisa: 我相信他们知道每一个触发过激活的人?

Cobra: 是的,当然。
Steve: 当这个网络被拆除后所有这些就会失效,是吗。
Cobra: 当标量网络清理后这些就会完全清除,这是同一个架构的一部分。
Steve: 次声波也是?
Cobra: 是的。次声降低了振动频率,尤其是情绪振动。这压制了人们反抗的意志,压抑了人们创造自己命运的意志 。
Steve: 那些在睡觉的时候受到攻击的人们要怎么做?
Cobra: 有一些共振点,干涉点是次声特别强的。人们可以改变睡觉的地方,或者搬到其他房间,或者甚至定期移动床位,有些人需要重新适应。也有一些抗标量装置可以帮到一点。有一些技术,在我博客的Tachyonis网站上有一些激光装置能有所帮助。
Louisa: 频率方面怎样?我发现弹钢琴时环绕我的和谐弦振动和泛音对我个人很有疗效。
Cobra: 和谐协调的声音是非常好的次声解毒剂,那些用乐器演奏出来的某些振动频率和正面的音乐是很好的解药。
Steve: 笑和快乐的频率怎样 ?
Cobra: 当然。
Steve: David Wilcock提到一次太阳系事件将会造成人类DNA和意识的巨大转变。这与你所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Cobra: 是的。他所说的太阳事件,或者Corey Goode说的银河脉冲触发太阳。每26000年会有一次银河脉冲触发银河系所有恒星,当然这个银河超级浪潮来到我们太阳系,它也会触发我们的太阳,也就是Corey或者其他人所说的那样。这是我所说的"事件"的一部分。这不只是太阳的物理活动,而是与银河中央太阳活动有联系的,它与行星的巨大转变,阴谋集团的移除,金融系统重置,全面揭露的过程等等都有关。
Steve: 现在我们能在几天内测量到太阳日冕物质抛射到达这里的能量。我们能否测量这个银河中央太阳脉冲?
Cobra: 是的,有一些仪器正在监测银河中央太阳。这更加困难一些,因为这个物体离我们远得多,但这是有可能的。
Louisa: 谢谢。能否告诉我们X行星或者Nibiru现在的状况。
Cobra: 首先,X行星不是Nibiru。Nibiru的整个概念是阴谋集团为了迷惑人们制造的蓄意虚假信息。我们太阳系没有天体会经过地球轨道并扰乱这里的环境,这不存在。X行星是还未被官方发现的行星,在太阳系的外围,以前和现在仍然存在有人居住的地下基地,是抵抗运动的来源。
Louisa: 这是他们的后备据点还是主基地?
Cobra: 这是他们的起源,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基地。
Louisa: 最近科学新闻里有一张图片显示土星改变了颜色。科学家说他们不知道原因,你能不能评论一下?
Cobra: 他们知道原因,但这条新闻没有广泛传播。土星绕太阳运行,一个周期大约30年。土星像其他行星一样有季节,现在土星北极是夏季。当夏季的时候气温较高,大气里的浮质aerosol颜色就会改变,这就是著名的土星北极六角形颜色变深以及变色的原因。
Louisa: 谢谢。讽刺的是他们很随便地公开在火星上找到生命的信息,似乎像滴水那样公开得很慢,金鱼报告第43期Randy Cramer上校告诉我们的这是一个关于揭露心理学的计划。关于火星的揭露问题你觉得是这样吗。
Cobra: 实际上这是秘密太空计划派和阴谋集团之间的秘密谈判,其中两个SSP派别跟阴谋集团说如果你们不揭露火星那就由我们来做。这导致阴谋集团现在开始这些有限的揭露。
Louisa: 但Corey说有一个持续50年到100年的揭露协议。
Cobra: 我不同意。这不是一个协议,这是阴谋集团操纵的一部分,他们希望强制执行这个协定但说到中国同意这么做,这是不正确的。这是阴谋集团想要这么做,不是提议这么做,他们威胁要这样做。对此(各方)没有正式的协议和承认。
Louisa: 在你以前的访问里你很清楚地说需要全面揭露。不应该有这样的延迟,即使Randy Cramer暗示军方有一个十年的揭露计划,你也觉得是不能接受的。
Cobra: 这不能接受。在一些军方的正面派系里,他们害怕全面即时的揭露会造成太多恐慌和不稳定以及混乱,军方害怕混乱,因为无法控制。但你要看到有好的混乱和坏的混乱。全面揭露发生将会创造好的混乱,它将形成一个以真相和透明为基础的新社会。当然这件事发生会有一段时期的混乱,社会和系统需要调整以适合新的现实。这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怎样都会发生,不论你想不想。
Louisa: 如果我们不停受到攻击,那如何提升意识?
Cobra:变弱的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战士们的能量场是发生在太空的银河战争的反映。银河战争就在你的能量场中进行,你需要连接到光,专注于光,为光明工作并坚持下去。
Louisa: 希望每个人都能这么做。有时这是很难的,一个人会被这些攻击弄垮。比如今天是11月11日,你可能觉得更加平衡,但今天也有很多人发狂。
Cobra: 人们变得疯狂因为有很多层的思想编程,尤其在美国,所有那些编程现在一次过触发。
Louisa: 现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是,人们对于与他们的现实观点的不同的任何分歧非常抵制,这真的很难让人们觉醒。
Cobra: 美国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国家,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大,它受到的压制比行星上大多数国家更多。当我们非常接近"事件"时,美国将会有一次巨大迅速的意识加速,那将会是非常快速的。但我们还没到那个时候。
Steve: 所以人类的意识对"事件"的加速有一个影响 ?
Cobra: 是的,当然。
Steve: 说明一下,中央太阳会不会对我们的意识发展作出反应,在适当的时候带来"事件",是吗?
Cobra: 是的。银河中央太阳是银河这个实体的家源,是Pleroma(注:诺斯替教派哲学概念,意为完全,完满,全体)。这是一个有生命的存有,我们生活在这个有生命的存有里面,我们活在Pleroma里,是这个存有的一部分。银河存有和所有太阳系互动,就像细胞在银河身体里,我们是其中一个细胞..银河中央太阳作出反应。"事件"会通过人们发生,我们是"事件"的管道和传送器。它不能绕过我们,这不是可能的。通过我们的能量场,到达我们的物理身体,到达我们的环境,到达我们的社会。人类内在和银河中央太阳的唯一的相互作用,当这条连接足够强大,然后它就会发生。幸好我们正为此努力。
Louisa: A’drieiuous在Standing Rock印第安保留地附近的无法连接网络。大使现在到来了,我有个问题问大使。关于北达科他州输油管项目注资的情况你知道些什么?
Ambassador: 我们让人们给挪威银行压力以切断注资。如果切断资金你会看到警察很快消失。并且我有另一个方案,我们正勒紧输油管的资金流。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
Louisa: 你说过阴谋集团已经投资了巨大金钱进去,他们有什么动机停下?
Ambassador: 挪威签署了一些与资金有关的条约,不能用在反人类,战争工具方面,但他们现在正协助军方镇压土著人,这违反了宪法和资产条例。那些石油公司和银行是政府拥有,所以人们正施压。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一些人和其他人一起切断注资和强迫银行退出这个生意,当这些资金消失后他们就没有动机继续工程。
Louisa: 谢谢大使。现在我想集中在昴宿星人的问题,因为Cobra以前的访问说他是昴宿星人在地球的转世,他保持了过去的完整记忆,他在这里作为抵抗运动的一员有着解放行星的使命。A’drieiuous是来自New Lyra的昴宿星人,他的飞船坠落在内华达沙漠,被囚禁在51区两年,被人做实验,最后获得许可离开,为了一个使命留在这里。他在地球已经44年。说到这里,我想给一个机会让Cobra和A’drieiuous互相提问。首先让我问一下,你们是邻居?
A’drieiuous- Erra环绕着Alcyeon,它是同一个星系里我们附近的一个恒星。Atlas是New Lyra环绕的恒星,所以我们是邻居,我们在同一个星系。我们属不同的部族clan但我们是同类。
Steve: 你们互相旅行有多么容易,去对方那里有多快?
A’drieiuous: 我们的载具每秒31.6英里比光速快,使用photoradionc驱动。在那么小的星系你认为我们能多快到达另一个星球?
Steve: 非常快,所以你们是邻居。
Louisa: 我想问你们这个问题。究竟和昴宿星人的关系是什么。并且想问Cobra抵抗运动有多少昴宿星人。
Cobra: 抵抗运动有很多人本来是昴宿星人。当隔离关闭的时候,很多人被困在地球。其中一些成功逃走,但一些人仍然在这里。
Louisa: 昴宿星人和地球内部文明有关系?
Cobra: 当然。抵抗运动住在地球里面。
A’drieiuous: 抵抗运动,你说的是泰乐斯Telos?
Cobra: 他们有联系,实际上抵抗运动也是阿加森网络一部分。
A’drieiuous: 过去42年我独自在这里,尝试尽我所能帮助人们,这是一件难事。一个人在这里完成那需要完成的事,和我们的人一起工作,我们的舰队在外面,阻止小行星和其他冲突来到这里,但他们只能做这么多。有一些条约阻止他们直接干预。我打破了这个条约来到这里。因为没有其他人想来这个地方。出于各种原因你们都会非常同意。
Cobra: 是的。没有太多人想来这里。这对昴宿星人来说调整适应这里的振动频率并不容易。
A’drieiuous: 我用了24年时间学习英语。我们的大脑用不同方式运作,英语是与我们所习惯的完全不同的思考过程,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掌握英语,由里至外理解这个社会,从最低开始理解你们所经历的,和你们一起生活。我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出现的状况,因为自从我被释放后过去42年我就看在眼里。所以我一直观察着人们,看着如何他们做事,他们如何相处,如何战争,如何互相不同意或者相爱。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考虑到这个行星的奴役程度,看着人们如何与其他人互动这是一件很吸引的事。我们在这里要做的是创造自由的社会,帮人们站起来做正确的事情,作为联合阵线站到一起。我们想让这些人为了自己而站起来。他们都是领导者,
每个人都能成为他自己的领导者。他们不需要依靠单一的机构控制大众。他们需要依靠自己的心和自己的团体,怀着爱和同情站起来。他们不用打仗也能和平解决这些问题。为此你不需要武器,你需要你的声音。人们需要为自己发声,因为如果他们不作声,这里的法律会命令你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作声,那些人就会指使你。他们会继续这么做,除非你做点什么。因为没有人做任何事,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我们希望作出改变。尝试教人们一些他们已经知道很久但在这个社会没有被教过的东西。

这个社会的编程让人们无法为自己站起来。它破坏了他们意志的力量,破坏了他们决心。人们被灌输成为奴隶以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像困在笼子的动物,在笼里养大。你为这只动物第一次打开门,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们知道的只有笼子。他们害怕走出笼子走到阳光里,走到草地里。我们在这里帮助教导人们如何踏出婴儿的脚步走出笼子走到阳光下,让他们终于学到自由和为自己站起来。
Louisa: 你说过你来这里本来有一个同伴叫Arianhaus,她前臂上有独特的印记。你能否解释一下那是什么?
A’drieiuous: 很难用英语描述那些印记,但我可以说当中含有大量信息,描述我们的星系,甚至是Lyra的斜度。有些标志是星座坐标,有些是关于我们的社会理念比如冥想,治疗。另外还有Era的贸易路线。在Era星其中一个大陆有巨大山脉。它非常高所以很难步行穿过,所以当你步行或者乘坐载具,你飞越或者走过这条山脉时需要跟随一条路线,因为那个大陆某些地方有茂密的森林。这是一条古老的贸易路线,那时我们第一次到达那个行星并改造那里。我们从大陆的一边至另一边运输物资到主要城市。
Louisa: 你们两个似乎有很遥远的记忆。能否告诉我们你们多少岁?
A’drieiuous: 我只能估计我的年龄,基于我上次降生进行估计。所以我可以追溯到大约1494年。但这只是从我上次降生开始算,我还没有死。
Louisa: Cobra你似乎有大量记忆。我记得在一个访问里你说当你转世到这里后你没有忘记过。
Cobra: 我记得我所有的人生,记得我绝大部分的历史,不是小片段而是大多数事情。
Louisa: 这是阿卡西类的记忆?
Cobra: 我会说是生活记忆。
Louisa: 谢谢。Cobra组织了一个每周冥想,你知道Cobra在这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这不是一天就能做到的。A’drieiuous也在教人们冥想提升频率扬升。能不能解释一下?
A’drieiuous: 我们冥想在我们的中心有一个星星在成长。我们冥想一颗有真实的,有生命呼吸的星星在我们中心成长,我们感受它的心跳,它发出的光,它的力量,它的热度,我们专注于曾经是孩子的自己,我们专注那颗星星里的孩子们。当这么做的时候,我们为我们所有的细胞带回青春,我们提升了组成我们身体的夸克的振动,这么做加强了细胞线粒体,允许适当地在新陈代谢的早期水平进行复制以及适度水平的维生素,蛋白质,胶原,透明质酸,矿物质,所有你身体需要的元素。
Louisa: 你们二人或许能够一起互相帮助?我想我能扮演一个角色把有共同目标的人撮合到一起。
A’drieiuous: 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们在自己的道路上帮助人们,但团结起来我们能做得更多。
Louisa: Cobra你有没有办法给予A’drie支持?
Cobra: 是的,如果他需要什么并且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会帮忙。
A’drieiuous: 那真是太好了。
Louisa: 下一个问Cobra和A’drieiuous的问题。提到昴宿星人我们都听说过Semjase这个名字。我们知道这个名字主要是通过Billy Meier,他说Semjase他一生中主要的昴宿星联络人。你们能否评论一下这个名字代表什么?
Cobra: Semjase是其中一个最著名的,多年来深入参与行星解放进程的昴宿星人。她在古埃及时期非常活跃,在过去几十年她有一些联络人,其中一个是Billy Meier,还有Fred Bell。她是这个行星其中一个关键的昴宿星联络人。
A’drieiuous: 她也是我部族的领袖。我属于Semyazie族。
Louisa: 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
A’drieiuous: 她养育了很多孩子,这些孩子也有了很多孩子就像部落一样。她住在Erra和New Lyra之间,来往于两地。我的部族来自她的家系。
Louisa: 他们怎么知道在这里联络谁?
A’drieiuous: 我在很多个月前的广播节目里提到宇宙电话簿。人们需要知道他要联络的人及其频率,就像一个人的电话号码,拨通那个人的号码。去拨一个你不认识的人的号码是鲁莽的。所以专注于名字,就像人们有时聚集于我,给我发心灵感应信息那样。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我会听到他们并且作出回应。你知道Semyazie,她能听到你的声音如果你以那个意图与她沟通的话。你不得不专注于她的名字的振动。我们名字的振动直接与我们的DNA,我们的振动频率产生联系。在这里人们随意地给他们的孩子起名字,这不是我们的习俗。我们被给予的名字是基于我们对声音的共振而来。
Louisa: 很有趣,就像音乐那样。
A’drieiuous: 是的。
Louisa: 请继续。
A’drieiuous: 所以我说Semjazie或者Semyazie,这才是她名字的发音。她在地球周围非常长时间,她与这个行星,与其他人有过很多接触。她曾经是一个大使,一个调解人,一个飞行员,在战争里战斗过,她是我们族人的一位勇敢的战士。现在她非常活跃于昴宿星团体。她非常老,她一直从事长期以来工作。她有着爱与同情。就像我们那样,她想做的是教导那些不知道自己潜力的人,并且平和地教导他们以便他们不会把潜能用在坏的方面。我们教导人们要对我们给予他们的知识负责。就像奥本海默和爱因斯坦,E=mc^2,你看到这个小知识对这个行星造成了什么。如果我们把他们理解以外的科技给了他们,他们就会有战争意图,正如像photoradionic?驱动能够简单地转化为武器,能在这个行星上造成比核武更多的破坏。我们不希望把技术交给人们让他们自我毁灭,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所以Semyazie理解这些法则,我们仍然从她那里学习如何恰当教导他人。她教导我们明智地把知识教给其他人,但不要教导那些人们准备好学习的范围之外的。
我们用一个尺度衡量人们,用英语说这是一个等级系统。比如零,一,二,三,四,五,六和七级。前几级现在非常普遍,我们发现这个行星上有更多零级的。就是那些除了社会教给他们,或者教育系统,政治,宗教教给他们以外,其他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如果他们知道也不相信。提升等级需要一定程度的接纳,这是比知道答案更加深入的,在你的心和灵魂里接受那个答案,知道那些答案是真的。所以上升一级的人能理解到军方和阴谋集团正在毁灭世界。他们明白在美国有可能实行戒严或者一场大仗一触即发,他们明白某些自然灾害可能很快发生,对人们造成巨大破坏。然后二级的人理解这个社会以外的事,他们明白关于我们的事情。第三级的人理解我是谁,或者Cobra是谁,完全明白我们来自哪里以及为什么在这里。第三级的人在我做过的网络电台节目的听众中更加普遍。第四级的人们理解我们全部的历史,他们理解我的历史,明白更广阔的全局。第五级的人理解是什么造成了宇宙的滴答声响。人们可能在每个等级上有一点理解但不完全,但仍然明白一些更大的概念。我看到有些科学家理解第五级的某些结构,但仍然没有理解和接纳造成这个宇宙滴答声的构造,他们仍然缺少第三和第二级。
Louisa: Cobra,你有什么评论?
Cobra: 我不会用这个方式给这个行星上的人做分类。
Louisa: 现在这个行星上有没有人准备好扬升?
A’drieiuous: 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扬升,他们只要学习怎么去做并且以自己的意志去做。
Louisa: Cobra,考虑到生物芯片和植入物,现在人们要扬升有多少难度?
Cobra: 这是有可能的,但现在不是那么容易。对那些不是这个矩阵系统的人是有可能的。随着接近"事件"以及"事件"之后情况会极大地改善。当我们接近突破之后,能够扬升的人数会指数级快速上升,尤其在突破后大规模的扬升过程将会开始。
Louisa: 关于各类飞船停在太阳附近,我们的头上发生着什么,能否给我们一些信息?
Cobra: 在我们太阳系有很多活动,尤其在过去几个星期这些活动增加了。其中一部分是清理太阳系的最后行动,这与你刚才问的薄膜有关。这些活动将会持续增加直到太阳系的解放。
Louisa: 你提到昴宿星人在之前五月撤退后又夺回我们太阳系的领地。你说在博客上说我们遭遇失败,人们非常忧心,但你说的是真相,现在这又有了正面的进展。
Cobra: 是的,昴宿星人再次拿回领土。当挫折出现,将会在稍后有更大的进展。光明势力在学习,他们学得非常快。他们从错误中学习,将会在帮助行星解放的进程中更有成效。
Louisa: 谢谢。我想澄清你之前所说的。你说生物芯片放置在大脑额叶,它们是否放在松果体内或者附近?
Cobra: 不完全是。它们在眼睛上方或者旁边的两个位置,不是在松果体里,但它们制造的共振场影响松果体。我们博客上有张图片表示出植入物的位置。
Louisa: 谈谈毕宿五星人。有一些讨论说他们可能牵涉到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
Cobra: 我不同意。大约二战的时候有过一些问题,但已经解决了。
Steve: 你提到正面外星人不允许在地球上发生重大冲突,是吗?
Cobra: 他们不会允许全面核战,不允许全球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这是不能容忍的。
Louisa: 普京总统怎样,他是"外卡wild card"吗?
Cobra: 他不是外卡,他是其中一个基础计划的一部分。他几年前已经接收昴宿星人的联络。他有过深层的灵性体验,他现在有一些出身昴宿星的顾问帮他制定战略。
Louisa: 很好。关于我分享的一张图片中的种族,我得到一些信息说他们在帮助普京。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想听一下你的意见。
A’drieiuous: 你可以说这是毕宿五星人,不是高大白种人。
Louisa: Cobra你知道这个种族吗?
Cobra: 他们和毕宿五系统有关。
Louisa: 为何他们会在这里?
Cobra: 实际上这是昴宿星种族的一部分,他们来这里协助行星解放。
Louisa: 她的躯干上那些色素细胞植入物是什么,是不是符咒一类?

Cobra: 这是与外界环境互动的一种非常先进的技术。它不是人们所知的那种人工智能,它像是一种有生命的,与外界互相作用的玻璃有机体,转译信号给穿着这个东西的人,帮助在那个环境之下进行工作。因为对那种存有来说,行星地表是一个敌对环境,那些存有需要在移动的时候很小心。
Louisa: 你会不会说这帮他们保持更高维度的振动?
Cobra: 是的。
Louisa: 这也是某种生物防卫?
Cobra: 是的,也是。
Louisa: 防御地表的病原体之类的?
Cobra: 是的。
Louisa: 他们在南极洲有基地?
Cobra: 在南极洲有很多昴宿星人的基地,那里有很多活动在进行。其中一些活动已经在另类媒体上报道,昴宿星人正在相当全面地处理那里的问题。
Louisa: 有报道说国务卿克里在总统选举期间去了南极,出于一些原因他不得不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去那里。对此你有什么信息?
Cobra: 有一些阴谋集团的战略会议要举行,那里远离媒体的关注,这些会议是关于如果特朗普当选之类的问题。
Louisa: 在之前的金鱼报告里Alfred Lambremont揭露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局的时间旅行计划,预先识别pre identified自肯尼迪之后的所有总统,当然特朗普也已经被预先识别。即使辛普森一家卡通片已经预示了特朗普成为总统,但我不会把这归类为有效的研究来源。有趣的是Andrew Basiago也被预识别成为美国总统,作为这个与火星跳跃室有关的计划的一部分。我想问一下你们两人有关时间线,或者他们进行这些项目时看到的是同样的时间线?
Cobra: 关于时间线和时间旅行,有着大量的虚假信息。时间旅行真的不如人们所想那么简单。不是说你走进一台机器,再走出来就到了不同的年代。时间是一个矢量,由源头与原生异常之间的方向来决定。时间矢量不是凭你的意志就能扭曲,或者我应该说需要非常高水平的意识才能创造时间回环。所有那些计划尝试这么做,但实际上都没有成功。
Louisa: A’drieiuous能否也评论一下。
A’drieiuous: 要理解时间怎么运作你需要理解频率,photoradionic波和夸克。时间是频率提升的感知。一个人对时间的感知是他们的频率体验。更快的频率似乎感到时间过得更快。现在要操纵时间,你要明白每个时间仍然同时存在于自己的频率,就像无线电频道。比如在电台里,你有100频道,101频道,102,103频道等等。这些频道之间有微频比如101.1,101.2等等,甚至有更小的频率在两个指定的频道之间。每个频道在多个维度里运作。比如频率的四个维度协调于一个具体时间。所以物理上的时间旅行,比如回到1960年,你需要明白1960年确实存在,没有跑到其他地方,要跑的是你的频率。在你说话的时候你的频率已经提升到了那个特定的时间薄片slice以外。频率的提升就像时间的感知。变量在一条时间线里被抹除,但那些变量全部存在于提升和/或降低的每一帧频率的微细薄片之间。时间的现在,过去和未来都同时存在于同样的气泡里,但位于不同的频率,不同的层次,就像一个洋葱。所以回到过去,你要有一个装置调节你身体所有夸克的频率,调整到与那个时间的频率一致,你才能物理上进行时间旅行。
所以你要知道那个时间的频率范围才能回到1960年。你们说所说的舒曼频率是对总体频率作为一个平均值的测量。行星和宇宙的频率总是在缓慢地提升。虽然随着我们进入一条光子带,一个摇摆地环绕这个银河系中心的高频回环,频率的提升导致时间似乎过得更快。所以如果你想回到过去,你不得不调整身体所有夸克的频率以及那个装置的频率与你一起回去,否则你会卡住。
Louisa: 谢谢。我们能否回到过去改变Cobra说的原生异常,植入物或者矩阵,有没有可能?
Adrieiuous: 你要明白如果你回到过去改变某些似乎是坏的事情,这会导致很多你可能不想要的其他事情改变。好事将变成坏事,坏事变好事,两者位置互换。你导致你无法预测的变量的改变,所以如果你改变了一件事就会改变很多其他事。你所知的世界将不再存在。好的,坏的或者中性的,一切发生在你过去的事情都有原因,让你处于今天你所在的地方。如果你回去改变那么你将会不再一样。
Louisa: 比如肯尼迪没有被刺杀,我可能就不会出生,诸如此类?
A’drieiuous: 或者很多其他人不会出生。或者其他事情发生了改变,使得很多人死去,并且那些本来死去的人还活着。
Steve: Cobra很快要走。我想问Cobra在离开前有没有其他话要说?
Cobra: 我想说我们要坚持下去。我们要为我们愿景努力,我们会成功的。我知道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花了太长时间,但结果是决定好的。主要的正面时间线已经确保,这条时间线包括全面揭露,金融重置,逮捕阴谋集团,"事件",第一次接触,所有这些都为我们担保了。非常感谢。
Louisa: 谢谢你的到来,希望能再次加入我们。

Cobra: 是的,我会再来。
Louisa: 非常感谢Cobra,很高兴与你再会。
A’drieiuous: 谢谢Cobra,这是我的荣幸。
Cobra: 好的。谢谢。
Louisa: 大使,你等得很耐心。在Cobra离开前有没有问题给他。
Ambassador: 下次我会有很多东西分享。长时间以来我有很多要说的,但我收到指示要保持沉默。正如你所知很久以前我就被告知特朗普先生的事情,这些都已经发生了。另外如果你到Staniding Rock,那里已经有我们的人在做事。我们的朋友应该聚集到一起取得更多的成功与和平。

Louisa: 最终我们会得到全球的支持,从传统的蒙古到其他的本土团体。Cobra,关于我们实现这个使命,是否有什么我们能够做的,或者有什么能帮忙请告诉我们。

Cobra: 是的,我当然会在博客上定期更新,所有最新消息都放到那里。
Louisa: 为了帮助这个过程人们现在能做的最重要事情是什么。

Cobra: 最重要的是履行你的使命,走进内在发现并且实践它,保持下去。你会收到指示和指引,只管去做就行了。再见。

All: 谢谢Cobra.

 

感恩翻译 erttq0101
感恩来源 黄金新纪元吧  http://tieba.baidu.com/p/4875419257
-------------------------------------------------------------------------

柯博拉和A ´ drieiuous 的访谈节目:

https://www.you tube.com/watch?v=IL6mmQ-F8Rw&feature=youtu.be

Or read the transcript here:

这是访谈的逐字稿:

http://nebula.wsimg.com/297a7da5e3b25dc48bc07ddd882ec08f…

According to some reports, access to the transcript is blocked if you are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whereas with Mozilla and Chrome it works just fine.

有些IE 的使用者表示他们看不到逐字稿。火狐和Google 浏览器则一切正常

Victory of the Light!

光的胜利!

原文: http://2012portal.blogspot.tw/ … /the-pleiadian-interview-wit 

翻译:Patrick Shih

国际黄金时代: http://www.golden-ages.org/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