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2016-09-08 14:18:08)
标签:

真理

佛学

健康

教育

育儿

分类: 5D昴宿星:Cobra/Alaje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翻译:tnjj_123校译:希克(转自准备转变公众号)
2016年8月22日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科里.古德】
Raw-Tear-Eir(拉提艾尔,以下以:Tear-Eir称呼)像往常一样向我致意,Raw-Rain-Eir(拉朗艾尔),Raw-Mare-Eir(拉美艾尔)和金三角头存有站在30英尺远的位置,看上去他们正把注意力聚焦在我这边。
然后,Tear-Eir开始使用我在一的法则中见过的用词开始与我交流。
今年夏天当我在约苏亚树参加会议的时候,我曾有过一次令我猝不及防的经历。它始于在“沙漠接触”会议中许多与会者在天空中看到了一个蓝色的闪光,那个闪光在很高的地方。看不见一般飞机会有的那种相应的红色闪光。“蓝色的闪光”没有像飞机一样移动,而是以不同的运动模式向前、向后、向两边移动。我看到后即刻兴奋地叫大卫,他走出去也对其观察了好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我躺在我小房间的床上,然后我突然听见一个由所有年龄段和不同性别的人组成的合唱团齐声重复唱着:“我们是‘太一无限造物者’的信使与使命推动者。”我迅速从床上跳下然后走到外面看看这个声源是不是可见的。但除了漫无边际的沙漠地面和其上的天际之外我什么也没看见。这个声音停止了。我返回我的小屋,坐在床上,寻思刚刚发生了什么。我瞥了一眼看见我床头的《一的法则》卷一的抄本。
我已经几个月都在试图读通这本书了,但是我不能完全地记住任何我所读到的内容。当我试图去读它的时候,我很容易走神。感觉那些词句仿佛在页面上盘旋,当我试图强读它时我会感到一丝反胃和眩晕。我不久伸手拿起书并第一次开始记住其中的讯息。我一读完书之后我惊喜的发现Tear-Eir在后来一次见面中使用书中的词句和我交流。我现在能够向其询问更多直接的问题,并能得到更易翻译成人类语言的答案。
大约一周之后,我再一次被进入我房间的蓝色球体唤醒。我预先没有被告知会发生这次会议。我没有做思想上的准备,也没有换衣服。我随之被带入其中一个球体,在那里Tear-Eir正在等我。在那次和Tear-Eir的会面中,在我听到他说“我们是‘太一无限造物主’的信使与使命推动者”这句话的时候,我确认我接受了金三角头存有的交流。Tear-Eir告诉了我那个存有的名字,我几乎没法发出此音,那是一个很短的语音。不过归功于对对话全文的理解,在和Tear-Eir交流的时候我总是能够知道他在哪个地方提到了这位存有。
回到我们目前的会议,我站在Tear-Eir面前随之他开始与我交流。

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在我们面前展开的宇宙场面。我观察着这些球体缓慢地向着金星和地球的方向并朝着外太阳系运动。他们看上去越来越像是在逐渐消失。太阳在持续地发出奇怪的放电的噼啪声,和我前几天看到的一样。看起来这里似乎有从太阳日冕中释放出来的电弧光环。
Tear-Eir然后发送给我了一些视觉图像,是太阳以脉冲的方式释放了一系列强大的能量爆发。我看见这些能量波击打着地球的磁场并将其包裹。这股能量通过南北极被导入地球核心。随后从地球表面涌出。
我自己心想,这会使躲在地下也没法躲过能量波,不管是躲在离地面多深的地下或者被多强大的科技所防护着。Tear-Eir随后告诉我,我们的集体共创意识会在接下来展开的事件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

在和Tear-Eir的对话中听到关于能量上的、宇宙级的、大众意识方面的因素对正发生在我们的太阳系之中的事件的影响等等并不使我惊奇。然而我很惊奇地发现我们的大众意识将会如何大大地影响我们的现实。Tear-Eir告诉我行星上的任何一个人类都是这个进程的重要贡献者,没有谁更重要抑或谁更特别。这也是一种合一的信息—— 《一的法则》系列书籍思想的中心前提。

他进一步说到其他困在太阳系里的存有的意识,也对这个进程有着影响。Tear-Eir交流到日益增加的能量波正在改变地球上的行为模式,这正发生在停驻在我们星系内不同的基地和舰船内。它也在影响着地球上几千年来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模式的“行为控制”网络。结果就是,这个网络必须达到它最大的运行能量级别来继续对大众施加他们想要的效果,我被告知这也会增加它的副作用。
能量转变和随之相对的脑控网络的能量增加开始让人们有更飘忽不定的行为,变得冷漠,缺乏效率。我这几个月也注意到了这个已经在我周围工作的人和我身上发生的现象。
Tear-Eir告诉我,我们已经到达了更多不同的“现世的现实”开始交融的时间点,随着我们的恒星继续释放更多能量,这些交融会呈指数般的上升。
准备转变注:柯博拉也于昨天(8.24)发布了更新:“时间线整合完毕”
我收到的电邮中有问到“Mandela Effect”曼德拉效应的。但我当时没法进一步调查这个问题。在最近几次去拍摄《揭露宇宙》的旅行中,Gaia(盖亚)电视台其中一个制作人提出了这个话题然后我们进一步讨论了其细节。我对此有了极大的兴趣,我在回家之后更加深入地研究了这个问题。
Tear-Eir然后告诉我曼德拉效应中的一些故事确实是真实的经历,也是当最终的融合发生之前我们会越来越多经历到的一个现象。他说我们的共创意识正在将我们导向一个我们最终会选择去经历的短暂的现实。我们只有一个很小的时间窗口需要推动我们自己通过去,以便最终共同经历这段乐观积极的短暂现实。
Tear-Eir和我讨论了一些其他的不同话题,包括一些私人问题和关于我周围人员的问题。在这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假如扬升现在发生,将有很少百分比的人类能够为此准备好。大约只有0.042%——比2300个人中取一个比率还要少。很显然我们没有很多时间来处理我们的业力关系并增加我们为他人服务的取向。
我询问这里是否有一种让我们进入正面积极短暂现实的方法。Tear-Eir简单地答到假如围绕着大卫和我的“世界动摇了”,那时我们就能够知道我们的大众意识已经选择了“有别于积极短暂现实”的其它现实。在那种情况下,大卫和我必将咬紧牙关来认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自己想到这有可能是一个地震,不过大卫和我住的地方离得相当远。我们共同经历同一场地震的概率看起来很低。不过在我和大卫讨论之后,他说一次极移事件会导致一次世界齐发性的地震、火山活动、海啸和超级风暴。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确拥有掌控我们未来进入“积极短暂现实”的能力。它包括推动一次全面揭露,并做好自己的工作来增加自身正面极性并扬升。
正当我准备问更多关于我们已交流内容的问题时,我注意到一个蓝色球体到达。这个球体在刚刚把冈萨雷斯(Gonzales)放到了先前提到的其余3个存有身旁。他朝向他们,显然在与他们交流着。整个团体看似离Tear-Eir和我滑近了10英尺,随后我和Tear-Eir结束了对话。
冈萨雷斯大笑着向我致意,并说道“我希望你别太想我”。很高兴他还有着同样的幽默感。他刚刚从一个和SSP联盟的会议中回来,那场会议玛雅团体也出席了。它将手放在我肩膀的背后然后让我跟着他走。他现在开始继续向我传递在球体出现并带走他之前他没有讲完的讯息。
他先是说道:“让我想想我们说到哪儿?哦对。”他然后先说了早先我们谈话谈到的话题来继续我们的交流。
当他再次讲到了南极问题的细节,他提道了他先前没有说道的一些信息。他说的最多的就是离我看到过的遗迹不远,一个古代埋葬点被发现。这个埋葬点有从1万8千年到6万年不同时间的坟墓。被发掘的遗骸是有着加长头骨和奇怪骨架结构的非人类族裔。特别地,他们的胸腔和臀部与正常人类人体结构不同的比例关系。这个描述使我立即联想到与某些埃及法老(的遗骸)相关联,比如AKenhaten(阿肯那顿)和他的妻子Nefertiti(内费尔提蒂)。

更多地,还有些这类存有的遗骸被发现在速冻冰架里,和着一些不同史前动物的遗骸。有些遗迹被抬升到地表以上并被速冻在冰里。看起来就像是一次大海啸瞬间转变成了冰。不管发生了什么,其发生的相当的迅速,并且没有给这些结构中的居民任何警告——很像是一次突然的极移。
冈萨雷斯告诉我当他在地下和安莎尔团体一起居住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他做这些观察的原因是因为他做过地面侦查员,他喜欢到处走动并观察他发现的东西。在两次不同的场合,他注意到2个牧师等级的人走下一个通往实体山洞墙面的走廊。他们就直接地走过那个墙但他却不能。他很难找到一个通往牧师们进入的房间的门来看看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不过他最终还是在墙面上找到了一个裂缝然后他看到了牧师们去到的地方。当他向里面观察,他发现一些不同类型的巨人正在和2个牧师交谈。他们的高度有很大的不同。这些巨人看起来很不高兴。他们看上去像犯人或者难民。身形大一点儿的和牧师交流的巨人将他的头靠在他的手掌上。冈萨雷斯感觉他的鼻子在发出哼哼的声音。那次事件之后不久,冈萨雷斯就把地底人对他的欢迎用尽并被要求离开。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巨人会在那儿。
冈萨雷斯然后开始说到最近地球联盟与辛迪加(它们组成了我们所谓的阴谋集团)谈判的细节。
这些谈判看起来进展一点儿都不迅速。他们在为辛迪加成员,以及那些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为其工作的人的命运而争论。这些辛迪加人员坚持他们不同团体中的每一个人都要得到完全的豁免并免于受起诉,否则将无人接受豁免。这里的“他们”指的是所有曾经或正在这星球上所有未被承认的不同项目中工作的人员,连同行星之外的不同项目,比如我参加过的SSP秘密太空计划。
他们不停地坚持推行一个受控的,片面的揭露,并会在接下来的100年逐步的展开。他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数据转存,坚称这会使地球上的整个社会经济体系变得不稳定。他们辩称全面揭露会使阴谋集团的受害国发生暴乱、愤怒和竭斯底里的发作,从而导致混乱和伤亡。这些受迫害国家也许会开始相互攻击对方的经济,且采取突然的大胆的相互攻击行动,并导致大规模战争。大部分地球联盟的国家成员也害怕这类情形会发生在全面揭露事件之后。
冈萨雷斯还说到秘密政府集团已经为一次大规模的数据转储准备好了应对措施。他们已经发展了一个一键关闭整个互联网的技术,并关闭通讯甚至部分地区的电力,来阻止数据被看到。并且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答疑来平息已经看过数据的人们的反应,比如通过他们掌控的已建立的媒体批发信息。他们还能修剪、或是删除与他们议程相左的视频、文章、社交媒体发布。冈萨雷斯说这次数据转储甚至会演变成一次数据转储战争。
巴拿马文件事件似乎就是阴谋集团先发制人的打击,来让联盟的人知道他们中的人也有许多可致罪的证据使其被审判。
现在,人们确信的是数据转储必须突然且全面地发生以有更高的机会送达民众。这些辛迪加们一直在持续地推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过并没有成效。
他们依旧威胁引发自然灾害,比如用爆破方式引起两个超级火山喷发,导致一次毁灭性的事件。我高度怀疑这类事件能够被允许发生,不过大多数地球联盟的人感到他们不能在这种事情上打赌。

地球的外层空间以及本太阳系内其它的天体不同地方依旧有许多擦枪走火的事件。双方各团体都对一个先进飞船坠毁在人口密集区域的高度可能性而担忧。两方都有坠毁现场回收小队,一旦坠毁确实发生,他们都会立即准备好回收。
并且他们都准备好了掩盖故事,包括核动力卫星坠毁,大范围的区域污染等。这会逼迫人们要么逃离要么躲在家里直到他们被通知可以解除危急状态。一些其他不同版本的故事已经就位,会使得他们能够在当地人口目击并拍照之前将碎片清理干净。
在这些外太空冲突之中,非常多的不同的军事卫星和武器平台已经被摧毁,使得他们要么在我们大气中烧掉,要么离开了地球轨道。由于不断增强的太阳活动,他们一定数量的设施已经发生故障并不再起作用。
我们谈论了其他一些话题之后,冈萨雷斯在最后向我抛出SSP联盟的橄榄枝,如他在上次交谈中向我提过的。我被告知他们如果依旧能够被准入LOC(月球行动指挥部)并获得其治疗科技,他们会让我能够使用它们。问题的关键是他们在此时不再拥有LOC的准入权。他们确实宣称他们成功地保全了一些医疗资产,并能够帮助解决我的一些由于“20年服务与时光拨回”之后产生的一些健康问题。
他们还能让牧马人在公开场合向我致歉。在仅提到这个人的时候我就紧绷了起来,然后对于再次见到这人的前景感到特别紧张。冈萨雷斯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并说道,这个人因为拒绝停止通过代理人追踪我,已经被关了禁闭。
SSP联盟进一步希望我接受牧马人曾粗暴地强迫我接受的那些交易。他们希望我成为他们的资产并听从他们的指令。如果我同意,我会得到一些后勤和经济帮助,但我就不再能继续给大卫及其他人披露翔实的讯息。这让我感觉似乎这橄榄枝抛的没有意义。我礼貌地拒绝了。
冈萨雷斯却陈述到如果能作为球形联盟和他们的沟通联络人我对他们会具有相当的吸引力。他们其中的一些人会在未来出席很多其他地外种族安排的会议。因此,我需要与他们保持一种较好的工作关系,虽然在这个点上看起来不可能。

在谈话结束前我们还谈到了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和其他一些低层次的话题。冈萨雷斯说阴谋集团绝不会允许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甚至不惜假使他当选后要在他当选的典礼上选一个人跑上去对他行刺。
冈萨雷斯然后说到另一个我们几月前谈过的话题。美国国土安全部门的人员资产正在悄悄地将自己就位以准备应对社会动荡。他们准备暴力地扑灭任何社会动荡。这迫使军队里面不同团体派特别行动小组来跟踪美国国土安全部门的行动人员。这些特别小组穿着平素的衣服旅行,并在指定的地点找到工作以融入当地区域。

冈萨雷斯说道阴谋集团正在享受近来他们成功策划实施的所谓的种族不和以及其导致的暴乱。他认为这些事件会在大选之前进一步扩大。他还认为地球联盟国家会开始抛售国库债券并完全地抛弃石油美元,作为另一个大规模分散公众注意力的行动。

在此时,我们俩都在未经准备的情况下被蓝色球体带走。我突然地回到家中,我坐起身子并继续我的日常家庭生活之前详查了几个小时关于我所接收到的讯息。
在接下来的数周,我又和卡丽有几次会面,多半属于个人性质。随后,在8月3号,她联系到我并告诉我做好心理准备,这次将去金星以及土星轨道外的古代建筑种族(ABR)前哨点旅行。我开始冥想并将我自己头脑层面引导入一个正确的状态和振动频率来准备这次会面。这很明显假如我不这么做,我有几率会像冈萨雷斯那样在门口被拒绝。

一周之后,8月10日,这次会见终于发生了。我很兴奋,也有点儿紧张——我可能会在门口被拒。那天早上凌晨3点过后一会儿,我完成穿衣之后房间突然有个白色闪光。我发现我自己站在卡丽(kaaree)和其他两个来自安莎尔的男人的面前。我们站在之前我们待过的房间,就在他们机库的外面。我们走入一个有着蓝色座位的安莎尔巴士飞船中。然后我们通过我们上方涌现的蓝色涡流离开了。然后旋涡在我们涌出海面时在我们下方出现,随之我们直接向上穿过了大气层。我们随之来到一片区域,他们在那儿被LOC(月球行动指挥部)以及其他管理空中交通的团体准许“进入抑或离开”地球的大气层。我们这次去金星的旅程似乎更快,仅仅飞了10分钟。

然后我们如先前一样悬停在了离星球一段距离之外。这时没有其他飞船从这里经过,除了一些看似被金星轨道捕捉到的小行星和其它尘埃碎片。我们等了比我们到这里所花时间更久的时间之后,安莎尔告诉我我们可以进入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们随后快速下降到地面,以致我都没能观察到我们所穿过的厚重的黄云。我们在大概离行星地表1000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行星表面被风雨剧烈腐蚀着。有些山脉形成了如此奇怪的形状以致某些看起来有点儿像人工假山。
安莎尔巴士随后变得透明,然后数据开始在我周围显现。

我往下望然后看到了那个在环形山内的巨大H形结构。沿H形结构的中部有一个被切割的十分对称的隧道,深入其间的一片区域灯光明亮,其照明技术与我们所乘的飞船中的使用的技术相同。我们随之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进入了这个地点,即使我没有感到任何的惯性,我大脑还是在我腹部凹入处给我了一种强烈的坠落感。在经历过这么多的冒险之后我还能有这感觉真不容易。我们到达了H型结构的底部,那里如此广大以致我没法用其他我已知的结构来与之比较。我们最终在这个结构下面到达了一个山洞内。山洞墙在不停地闪光,似乎他们都是水晶体,不过并不是透明的。
这里还有很多其他的看似方尖石碑的结构,然后他们其中都有那个看似H型的结构,几乎就是一个图腾柱。我们站在一个通向更大山洞的一个入口前。没有得到预先警告,一个14英尺的存有在我们面前出现。他有着雪白的皮肤,并且穿着着全是白色的衣物。安莎尔团体把他叫做“哨兵”。

他的衣服看起来闪着光,像塑料或是擦亮的皮革,他的眼睛是黑色的他的鼻子看起来有点儿奇怪。它的角度略微地偏向他的脸,并在鼻尖部位有着看起来不正常的结构,使整个鼻子角度看起来又倾回去了。他的颊骨很明晰,好似由直线组成。他没有说一个字。随后他转头并微微动作示意我们跟随他们进入这个更大的山洞

从我们站在进入山洞前的角度我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玻璃结构。在那其中有一个轻微的灰黑色调,仿佛轿车上被染色的玻璃。两个安莎尔飞行员站在山洞的入口,然后卡丽继续陪着我前行。

当我们进入山洞之后,我很惊异地发现其中有一个看似巨型玻璃金字塔的结构。金字塔的地基端并不是正方形。它由4条直线组成,每个边边都微微向内弯曲,随着其上升看起来就像一个拱形。4个边都有巨大的,敞开的空间能使人进入其中央。我们随后进入了其中。当我们进入这个结构内部时,透明的墙壁在其上开始显现不同的发光静止符号。其内的天花板至少有300英尺高。整个结构有超过1000英尺高,一直延伸到看似山洞顶端约100英尺下方的地方。

哨兵随后进入了我的思想,相比天龙白色皇族入侵我的那次经历,他的心灵力量更加强大,不过并不给人任何暴力的和侵略性的感觉。这个经历始于某种类似生命经历回放的过程。我开始看到各种我整个一生的记忆如闪光般飞闪过我的脑海,比如看到我爸爸坐在我们曾有的一个老旧的蓝色摇椅中。这些记忆如碎片般的出现,就像一个快进的视频。不过很明显我是从现在开始被往回回溯,且我的整个生命经历都被压缩概括在这过程中,假如我能使这个过程慢一点儿的话。随后我开始经历一些更多的看似不是我的记忆碎片,至少不是这一生的记忆。它们显现并消失的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不能记住它们。这些记忆给我的感觉如宇宙般宏大且多的吓人,但却感觉很熟悉。它使我想起了如同珍贵的数据在电脑屏幕上闪过,却消逝太快以至于你无法有意识地记住这些讯息。
自从这次经历之后,我感觉似乎有一个大的压缩文件被锁在我的脑海里了。它占据了一大片存储空间并且我没有解压其的密码。

哨兵随后转向我与我讲话,并只讲了这一次。
他问,“你想知道关于你曾是谁,你现在是谁,以及你将来会是谁的讯息么?”我对这段对话感到惊愕,且我似乎不仅在脑中感到(他向我提问)我的整个身体都感觉到了。又一次地我被迫回答不。我已经被告知了这个答案会极大地以不可预见的方式改变我个人关系的现状。这使我对我的家人以及一些其他事物感到关心。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卡丽,她双臂交叉着并且看着下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看起来这个她曾在问我同样的问题后提到的固执依然在坚持,不过我对我的回答感到舒畅。
即刻这个结构开始变得生动起来。开始有各种有颜色的符号开始移动过这个玻璃结构。我看着卡丽和哨兵来观察他们的反应。卡丽立刻用她细细的手指指向玻璃结构并让我继续观看。我看到了看似2组不同的符号。一些很大且静止,其余的向各个方向移动,伴着闪烁的颜色。我能感觉到有声音在我头脑中回荡,而并不是物理层面在这个结构中听到的。我不能明白我在看什么。我必须承认我很惊讶于发现了一个类似最近麦田圈的符号。即使这个结构在某种程度上是恶作剧,不过这也应该是在受到我正与之交流的相同的意识所启发后而创造的。当我看着这些水晶金字塔中的符号时,我脑中有个突然的想法,这些东西是数字和数学公式。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我问卡丽这些是不是数学等式,她不耐烦地回答到这些是“古代数学语言”。她指着这个结构然后让我继续看。突然一瞬间所有的符号消失了,除了那个我们一进来就已经存在的那个符号。哨兵随后在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消失了。卡丽随后转身并走出了这个结构。我跟着她并感到极其的困惑和一丝丝对这次经历的失望。我在想:“就这些了?”
她随后告诉我我们现在要去古代建筑种族(ABR)在土星轨道外的前哨站。
我停止前进并询问她刚才发生了什么?她说那些传送给我并从我这儿接收的讯息会在将来有大的用处。我很奇怪他们能从我这里提取什么有用的讯息能是他们曾不知道的。我想进一步打开这个话题,但我感觉她不会进一步地解释她已经谈到过的事情。
我们与两位安莎尔飞行员碰面之后进入了安莎尔巴士飞行器。我们离开了H结构下的洞穴,然后一瞬间我们就回到了空间之中。我能看见土星,在那时它还只有一个银元那般大小。我们随后进入了一个时空泡,就像我曾在大约木星附近差不多的地方参加超级联邦会议飞入的那种时空泡。当我们穿越了时空异常的外层边界之后,我能看见过去超级联邦曾举办会议的地方的大使馆的完全复刻品。没有其他的飞行器停在这个站点里面。Anshar飞船的数据显示器显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活动或者生命迹象。
我们停泊并进入这个站点。我们沿着站点内狭的部分往前走然后到达了和之前那个木星站一样的门厅入口。就如同在另一个古代建筑种族的前哨点那样,另一个哨兵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一次他什么也没说。他和另一个哨兵一样进入了我的意识。这一次我看到一些大型球型物体的视觉图像,这些球体对着想进入太阳系的大型飞船引导电流。尽管我说不出这些球体确切是什么。他们可能是卫星或者类行星,他们是如此巨大,完全不像正在我们太阳系拜访的球体那样。它们更像是可触摸的物理物体。
我观察到一个描述同样事件的数百场的战争场面,他们在我脑海中经过的很快。我随后看到了一个球体对着感觉是火星的星球发射了一束电流,那时它还有大气和液态水。这股电流撕裂了火星的表面,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山谷。整个大气都充满了碎片,随之这个星球变得红热起来。这些碎片被炸开并降落到其表面。
大气充满了水蒸气,大量的水蒸气从星球表面褪去然后在空间中结为冰。一些其它的场面闪过之后我又看到了火星,它现在被严重的损坏,并开始看上去更像它今天看起来的样子。
随后我看到了地表升起的蘑菇云,同时巨型的舰船从行星向各个方向逃走。其中有些逃向地球,另外一些则逃向完全相反的方向。我知道这是自行星第一次破坏之后很久另一次独立的事件,看起来发生了一场全球核战争。
我开始感觉到我的呼吸紧张心跳加速,我感觉我的胸部因焦虑而变得紧张。随后我脑海中的图像如同其突然地开始般突然地消失,然后哨兵就不见了。
卡丽关切的看着我然后问我需不需要休息一下。我问她刚刚发生了什么。她说我接收到了古代建筑种族的数据贮藏,我现在的意识级别还没法获得它。我问她如果我不能记住并将其报告那这数据还有什么用。她笑了然后告诉我在不久的将来这些数据会大有用处。这个答案并不能满足我关于在刚刚那两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好奇心。尽管如此,我知道我现在暂时不能被告知任何消息。
我们走出了土星基地的走廊,然后我们回到了安莎尔巴士飞船。我们不久回到了开启我们旅程的安莎尔机库。我几乎没有留意我们从此出发和回来的机库因为我当时陷入深思。我感觉我的能量被抽干了,我回到我的家中,穿着衣服爬上了床然后沉沉睡去。

从那次事件之后,我还是和卡丽有一些乙太层面的会议,以及和SSP联盟的一个会议。我得到了很少一点儿讯息,不过是一些没有重大宇宙意义的事情。我没有获得冈萨雷斯曾说的我可以得到的帮助,我还以为他们会帮我。我问他们为啥没有帮助,我被告知我们必须先完成一些事情。这使得我相信他们不会简单地直接给我治疗科技来帮助我减轻年龄回退所导致的一些症状,这些帮助应该是有条件的。他们也对获得埋藏在我潜意识里的古代建筑种族的数据感兴趣,并帮助我来提取他们。很显然他们希望我成为他们的资产。但是条件就是我必须离开公众的视线并在幕后工作。我们不能达成条件,然后双方都失望地结束了会议。

从那儿以后我花了一大把时间来试图读取古代建筑种族哨兵给我的信息。不过目前为止并不成功。随后我被告知假使我接受了哨兵的提议(让我了解我前世今身来世),我很可能能立即读取这些信息。
大卫·威尔科克附言POSTSCRIPT BY DAVID WILCOCK

我饶有兴致地读完了科里最近的经历。
甚至他至今还没读过《扬升秘密》,他的经历和新书的内容有多重的、直接的关联。新书将于8月30号发布。
这本书里有内线人士讯息、古代宗教教导和从《一的法则》中所研究出的一段讲述发生在我们的太阳系中善恶两派之间的始于50万年前的古代战争故事。
故事从一个发源于26亿年前的古代建筑种族开始,根据《一的法则》,他们最先出现在金星。科里现在似乎直接去他们现存的原始设施中旅行了一次。他被引荐给了这些存有本体或者是他们保护者之一的“哨兵”形式的全息景象。
一个称为守护者的团体给予了古代建筑种族一个强大的防御科技来保护他们免于外星侵略。这个科技包括一个星球大小的武器设施,就像星球大战中我们所看见的“死星”那般。
这个武器最初保护我们太阳系以及相邻的十数个星系免受外敌侵略,因为我们处在银河系中一个被高度觊觎的地方。
我们本身的太阳系似乎被用做一种“宇宙刑罚殖民地”,在这里其他世界没有扬升的人们被重新安置在这里以期望改良。
然而相反,他们最终与负面掠夺成性的AI(人工智能)达成协议,这些AI用纳米机器人侵蚀了他们的身体并给予了他们超级人类的能力。
在他们拥有了具有毁灭力量的AI技术之后,他们能够黑入这些防御卫星内部并把他们用作进攻武器,这本不是它们被制造出来的目的。
这个团体,我称其为帝国,变得极其好战。他们四处攻击邻近的星球,树立了许多强大的敌人。
冈萨雷斯已经提到过火星的毁灭是由于其中某个卫星发射的武器火力击中了这个行星。科里看到的景象似乎直接支持了这个猜疑。
我发现和科里一起工作的种族喜欢使用我们在一的法则中看到的同样类型的词汇。我感觉到我们是在与《一的法则》中相同的种族进行沟通。
我觉察到《一的法则》的信息源能在此时以物理和个人的形态出现是我此生最大的惊喜。
科里必须一手经历这些事情,同时我得听他描述这些经历。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有个别明显的例外,这些讯息我们都已经公之于众。他经历的角度和深度和他个人付出的代价相匹配,这点我亲眼在他身上看到了。虽然不是不可能,但他看起来非常不像在说谎。我所知道的和看到的一切使我确信他的经历是非常真实的。
我们俩个都经历了非常强大的且还在继续进行的,用《一的法则》的话说是“负面问候”的经历。
这导致了我们周围所有层面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人都对我们俩不满意,并感觉到我们没有尽我们全力去帮助这个项目继续推进。
我们俩个最近都经历了深刻的个人转变和疗愈经历,很希望这能使我们在推动事情发展方面,我们能更加多产,更加活跃。
科里收到的关于一次太阳事件将导致某种集体扬升的信息在本书里得到了非常彻底的检视。这些新的数据更加突出了我所写的东西的重要性。
我们也不要忘了当我看到书的封面且完整的成品刚到时,科里刚刚第一次拜访了内部地球联盟。这个书的封面有一个在顶部闪光的方尖碑,与其后一个土星的图像,这都是我指示的。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Kaaree的团体将他们自己的发源追溯到土星,且他们也带着土星的坠饰。他们的花园中也有一个巨大的在顶部闪光的方尖石碑——正如我要求我的书封面上得有一个类似图像一样。

【科里.古德】2016.08.22.情报总结二(时间现实融合进新的能量线)
如果从个人的层面来考虑,不怕各位笑话,这一切的相似性其巧合的机率是极低的。

怀疑者唯一能够质疑的真正的点是科里和我也许在合作制造一个骗局。然而,我们没有任何除真相之外的讯息。

业力是如此精确地降临在我身上以致我不敢欺骗你们任何事情。我尽力让我的每一个想法都趋向正面并尽可能地爱我自己连同他人。

我们俩没人借此发家致富,并且科里的经济困难是一个我们仍然在处理与筹划的问题。

科里承受了如此紧张激烈的经历以致他经常需要一次性完全地休息数周。我在整个前半年处在一个类似的位置上并由此产生了许多问题。
我们俩个人得到了关键的情报之后必须准备即刻地揭露,一旦我们没有释放这些讯息,我们俩个人都会遭受惩罚性的后果。
科里经历了比我所能记得的发生在我身上严重得多的经历。
现在我们正将俩人的生活复位,然后寻思该如何在这种公认的奇怪情势下协调生活。

对这些听起来千奇百怪的情景,我希望你不要仅仅以我的言论为准。
我们有《揭露宇宙》,一个每周一期的节目,你能看见科里为你描述这些故事,然后你能决定是相信他还是不信他。

第一个月依旧是免费的,并且你能以99美分的无额外费用收取的价格观看所有节目。
数以千计的观众惊讶于科里回答我现场提问时其证词的深度和严肃性,他从没有漏答一个问题,我从没在他的描述中发现自相矛盾的地方。
我的新书有许多翔实的科学事实作为后盾,以及我能收集到的来自广泛的不同部门的内部人士相互验证的证词。
在8月30日之前预订本书能让你发行时就能拿到书,并且会帮助我们再一次冲上纽约最佳销售书榜单,使之极大地增强这书的整体可信度。
我所能告诉你的只能是,所有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现实的的确确十分奇怪,不久之后我们自己就能发觉到底什么将会发生。
而现在《一的法则》教导强调了爱、同情、宽恕和服务他人的重要性,这也是通向个人和行星扬升的关键。
如果你担忧你是否能够完成扬升,答案很简单,“做个好人!”
看起来很讽刺,如此复杂的信息材料最后能浓缩为一个如此简单的信息。不过这就是我们正在处理面对的诸多事物的本质。
看起来我们似乎会在将来看到更多显而易见的变化,而我鼓励你准备好个人的扬升…你懂的,万一是真的!
(全文完)

原文地址:http://spherebeingalliance.com/b ... art-2-aug-2016.html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