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地球盟友Cobra柯博拉/Corey Goode柯里】2016.06.03《Rob Potter主持的第二次联合访问》

(2016-06-16 20:50:55)
标签:

杂谈

【地球盟友Cobra柯博拉/Corey <wbr>Goode柯里】2016.06.03《Rob <wbr>Potter主持的第二次联合访问》

 

【地球盟友Cobra柯博拉/Corey Goode柯里】2016.06.03《Rob Potter主持的第二次联合访问》

PART A PART B

 

Rob Potter: Ladies and gentlemen, we’re back with Corey and Cobra for Part 2. An extremely interesting interview. Both of these gentlemen are confirming each other’s intel with a few additions by each. I hope you are enjoying this unification and remembering about the Full Disclosure Meditation, the Secret Space Program conference in Mt. Shasta, as well as we’re having Cobra’s Ascension Conferences coming out. So lot’s of places for you to connect with other light members and become instrumental light bearers or information givers to people in your community.

Rob Potter:各位听众朋友,欢迎收听第二次柯博拉/柯里联合访谈。这次一场极其有趣的访谈。两位节目来宾会相互印证对方的情报,顺便补充新的内容。我希望两位会喜欢这种合作方式。我也希望两位记得全面大揭露冥想丶雪士达山的秘密太空计划会议以及柯博拉的扬升会议。两位将会到很多地方跟其他的光之种子见面并且在各自的人际圈内担任重要的大光柱和讯息来源。

 

This is really about letting people . . . preparing for some tremendous changes that are coming to the surface of the planet and we’re looking for clarity in these interviews.

这个节目真的能让人们准备迎接地表世界即将发生的重大转变。我们希望可以在这场访谈中厘清许多问题的真相。

 

We’re going to talk to Corey first and this first question is from someone. It says, “Corey, you have mentioned that some ET groups have been here with a little bit of service-to-self. Is that correct?”

我们首先要请柯里回答一位听众朋友的问题。他的问题是:柯里,你曾经说过有些外星种族是为了私利才来地球,对吧?

 

Corey Goode: Yes.

Corey:是的

 

Rob: Yeah, you have stated the Blue Avians are here because we are a parachute, as you termed it. It seems the Earth’s mess is kind of holding them back from evolving. Is that correct?

Rob: 根据你的说法,蓝鸟族是为了人类,这个拖油瓶种族才来到地球。似乎地球的混乱局面妨碍了他们进化,是吗?

 

Corey: Yes, and that’s the case with all beings that follow the creed or kind of model and tinker and create other beings. When they progress past that point maybe thousands or millions of years later, they cannot ascend to other levels or progress further until they go back and deal with their creations and whatever karmic entanglements they have with them. But we’re not a creation of these Sphere Beings, but their actions that they had millions and billions of years ago somehow had them tied with us to where we have to ascend or reach our next level before they can fully. They’ve gone as far as they can. Their goal is ultimately to return to Source.

Corey: 是的。这是存有们遵循一些信条或者模型并且创造其他存有的实例。一旦他们进化到一定的程度;可能是千百万年后,除非他们回头面对与他们的创造物或某种业力纠葛,不然无法再往上或者更加进化。我们不是这些球体存有的创造物,但他们亿万年前的行为把他们和我们绑在一起。人类得先扬升或到达下一阶段,他们才能够完全进化。他们在进化的道路上已经穷尽所能。他们的目标是最终回归神圣本源。

 

Rob: Okay, and this is kind of an Earth-based thing. It says, “If so, this implies they’re here with their own agenda towards progressing.”

Rob: 好的,这位听众朋友也说:如果是这样,这意味着他们有自己的计划。

 

Corey: That’s in the answer I pointed out.

Corey: 我已经在刚才的回答中提到了。

 

Rob: Yeah, they may not be here at this time to intercede otherwise, possibly. Does that make them self-serving as well?

Rob:他们这时候来地球应该也不是为了仲裁。这麽说来,他们也算是为了私利罗?

 

Corey: Yeah. Kaaree used that to kind of punch me in the stomach, because she, I guess, took issue with their position that her people were Service-to-Self. You know, when it comes down to it, if we’re all One and we’re all karmically tied, or we’re all tied on some level, every type of entity would have to be, by that definition, Service-to-Self. Before they can return to Source they have to make sure that we are on the right path or moving on the right path. I guess, in that context, on that grand scale, I guess you could label them that.

Corey:算是吧。卡莉的说法让我感到相当讶异。我想,她的族人认为蓝鸟族的立场就是为了自身种族的利益。话又说回来,既然我们都是一体的,我们和其他种族都是休戚与共。我们和其他任何种类的实体都有某种连结。基于这样的定义,我们都是自利的。每个种族在能回到神圣本源之前都需要确保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从宏观的尺度来看,我想你可以认定他们是为了自身利益。

 

Rob: Yeah, it just seems like they have bigger technology that everyone has to listen to them. Cobra, I’d like your comments on that little dialogue there.

Rob: 嗯哼。只不过他们似乎科技先进了一点,大家才得听他们的话。柯博拉,关于我们的对话,你有什麽评论?

 

Cobra: Okay. The whole galaxy is a living being. It’s a living entity and all cells in the galactic organism are connected. So if one single cell is infected with a cancer, the whole galactic body cannot evolve fully. And no race in the galaxy can evolve fully until the Earth’s situation is resolved. And the division between service-to-others and service-to-self is artificial. It’s a programming attempt to divide beings. Each sentient being needs to first take care of himself before he can help others.

Cobra: 银河系是一个有生命的存有。它是一个有生命的实体,银河系有机体内有细胞都是相互联系的。如果一个细胞感染癌症,银河系身体就无法完全进化。地球的问题解决之前,银河系内的所有种族都无法完全进化。利他和利己之间的划分是有心人士想出来的观念,是企图用来划分存有的编程。所有具备情感和智慧的存有在帮助他人之前首先要照顾好自己。

 

The key is in the balance of taking care of your own needs and then helping others. And evolved galactic society keeps that balance. And taking care of your own needs does not mean stepping upon others. It means creating a respectful cooperation throughout the galaxy and this is what the evolved galactic races have achieved. They have created a civilized society when there are no wars needed, no conflict needed.

利己和利他的重点在于平衡。我们得先满足自己的需要,再去帮助他人。任何进化的银河社会都会保持这种平衡。满足自己的需要不代表要侵犯他人的身家财产。平衡的意义就是在全银河系开创基于尊重的合作关系。所有进化的银河种族已经达成了这种关系。他们已经建立起一个文明有礼的社会,不需要战争和冲突。

 

Actually, conflict is an aberration. It’s an anomaly. And for most of the galaxy what is happening here is pure madness. They live in a reality of love, in the galactic ocean of love, and for them, what is happening here is pure madness.

实际上,冲突是偏离正道的异常。对大多数银河种族来说,太阳系内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是疯狂。他们生活在充满爱的世界,徜徉在银河大爱海洋里。对他们来说,太阳系内发生的事情是完全不可理喻的。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6月3日讯息

【Rob Potter主持的第二次柯博拉/柯里联合访谈】

PART B

Rob:非常谢谢你。我十分同意你的说法。现在的世道确实有够疯狂的。我想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我听说也感觉到我们都是一体的。人们试图解决世界上各种问题。我们都活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就活在同一个世界里。环顾现在的世界,我们被国界丶阴谋集团和各种编程分化。我们都是生命共同体,而现在还有人在非洲挨饿。还有小孩无依无靠或住在孤儿院。全世界还有很多人无家可归,受苦受难。我们却还把金钱花费在其他的事物。

 

我们可以分送食物给邻居。我们可以理解我们是生命共同体。这场社会运动的目的就是要让人类觉醒并且要世界领袖采用诚正信实的态度。我们已经凝聚了许多人的向心力。我现在要问一个问题。我不是要强调两位来宾的差异。

 

Rob: 柯博拉,你提到柯里描述的人工智能,我称为电浆纯量场的脑控网络。这个网络横跨多个维度,并且利用现实世界的科技进行强化。你说它可以被关闭,它是电浆纯量等栅栏的一部分,连接着某些阴谋集团成员和奇美拉,包括顶夸克和奇异子炸弹。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其实是一台复杂的超级计算机。它的运算速度快到像有知觉一样。你能否从你的理解来谈谈这个控制网络?

 

Cobra: 这是一个术语问题。基本上这是一种会使用科技的有机智能生命体。它就在自己的体内使用科技。它的身体有一部份是模糊逻辑程序。人们可以说: 这是人工智能。这个程序能(自我)思考和做决策。实际上,使用这个程序的存有才是真正的决策者,而这个存有相当仰仗这个程序的辅助。

 

从某个角度看,这个程序似乎会自行做决策。这些决策背后往往都是由一个有自由意志的存有决定的事情。奇美拉在几百万年前已经发明人工智慧,并尝试透过电浆纯量网络把人工智能散播到全银河系。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成功的,但是最先进的宇宙种族都懂得如何应对。

 

Rob: 谢谢。柯里,你的看法有点不同,你能否谈谈你的看法。我想有些资料是来自智慧玻璃面板。你说过那个东西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点象是魔鬼终结者或星际争霸战的博格人。你说它传染了多个银河系。你能否谈谈你的观点?我们再互相评论。

 

Corey: 如果我没弄错,柯博拉说的有点像两种科技的混合体。我可能有所误解。打从有人类以来,地球周围就有一个纯量脑控网格。我们可以简称为脑控网络或者控制网络。

 

这个控制网络还连结两艘由计算机程控的无人巨型巡洋舰。控制网络是可以被关掉的东西。许多人已经想要关闭控制网络,但是他们认为下场会对人类非常不利...这是他们不关闭控制网络的理由。

 

不过呢,新的特殊权限计划团队(Special Access Program groups)已经研究并且仿造这项科技。他们现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利用这种科技。至于跨维度的人工智能信号,它在千万年前从另一个世界传播到我们的宇宙。它用我说过的方式(促使文明发展科技)进入多个银河系。它已经渗透了人类的生物神经场。它渗透了科技并利用科技。它本身不是科技。它不是这里的人创造的人工智能技术,它是一种到处渗透的信号,现在它通过中继系统传播自己,欺骗人们为它创造技术。

 

更为先进和灵性的高等存有能应付,但很多科技水平比地表人类先进一千多年的文明仍然得想办法处理这个威胁。

 

Rob: 好的。柯博拉,柯里说的跟你完全不同。你能否表达你的看法,或你是否听说过这种宇宙人工智能?柯里说这种智慧一开始会藏起来,然后影响有机生命体为它开发科技,进而让它寄生。它可以生存在计算机里,如果你接触到就会感染。柯里说它有自己的智慧。柯博拉能否确认?你是否理解或者有不同的看法?

 

Cobra: 它是电浆意识体。它能把科技当做传播病毒的载体。我可以确认这个病毒感染了一部分的仙女座星系,以及一部分三角座银河系,以及本星系群内其他数量非常有限的银河系。抵抗运动已经处理了这个问题。如果有人要加入抵抗运动,他们得经过一个净化程序。净化的过程有点像淋浴。任何人在进入他们的地下区域之前,都需要经由特定的淋浴清除那些信号。

 

抵抗运动也努力协助清除在地表世界的病毒讯号。他们还没完全成功但已经非常成功。他们藉由某些跨国公司把一种技术引进沐浴露。人们使用沐浴露就能间接清除病毒信号。由于奇美拉有自己的方法维持病毒,这种做法还不是完全成功。奇美拉最容易维持病毒的方法就是利用那些受脑控和电浆影响最深的人。

Corey: 有一个从自然过程延伸出的计划,也就是能量波透过太阳进入我太阳系。将来则会有一场完全净化病毒信号的大事件。

 

 

Cobra: 是的,这正是我说的移除等电浆纯量场;移除名为姚伯达斯的章鱼实体,这就是事件。一旦这个电浆场被移除,压缩突破就会发生。

 

 

Corey: 这场太阳活动造成电气设备和其他东西失灵。为了清理这个信号,这是必需发生的事情。同时他们会再引进其他一些更为先进,不容易被病毒信号渗透的科技。

 

Rob: 这就好像给我们加一个防护盾。很好。再问一个问题。柯博拉。关于跨维度的部份,你说它是连接的,是一种可以被关闭的技术。从你们的描述来看,这个信号仍然存在。尽管它将来会被赶出地球,但仍然影响到银河系超星系团的其他部分。

 

Corey: 先进的种族会创造一个抑制场域,不让那个信号在这个抑制场的范围内传播。我想这是一种可以有效地抵消病毒信号的护盾。

 

Cobra: 我的线人表示:不断增长的银河中央太阳活动就是清除病毒信号的方法。物质和非物质粒子流以及能量波具有清理全银河系的效果。这个信号将不会存在于任何地方。它是一个将会被清除的异常。

 

这也是诺斯底派所说的"纠正原罪"。原罪其实就是需要纠正的异常。新的能量会纠正原罪,也会疗愈被扭曲的时空结构。病毒信号只是宇宙异常的一个方面。

 

Corey: 我听到的资料是:这个信号通常会在1000年后回来。它能在不同的银河系发生银心喷发之后再度这是一个相当有害的问题,但这个问题能够得到控制。尤其当我们在灵性和科技方面的进步赶上其他的种族。

 

Rob: 好的,谢谢你。我之前和Alex Collier有过简短的对话。我也将邀请他再度上节目参加访谈。他的看法比较偏向柯博拉的看法。病毒信号是一种科技产物。这是根据他的认知和他与仙女星系人谈话得知的事情。我猜我们得等到一千年后才知道这个信号会不会回归。我也希望将来的揭露资料可以带来更多的相关信息。

 

我想谈谈一种清理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清除来自太阳圈的病毒讯号。Frank Stranges博士说当他和Valiant Thor指挥官登上维特一号飞船之前,他要脱下衣服被一个像磁场的东西清洗。

 

我也从一些手稿中读到:亚特兰提斯人用非常严谨的态度应对人工智能。Fred Bell,以及TerraKor Field的作者Bob Reynaud也指出:一个参与地球相关任务的外星存有回母星之前得经历一套极为冗长的安全报告程序。这道程序除了口头报告,有更多的时间是要用光净化灵魂和能量体;确保他的体内没有人工智能病毒。你们能否确认这个技术已经存在很长时间? 是否很多文明都很重视从地球回来后进行清洗? 先请柯里回答。

 

Corey: 是的。许多地外团体再三地警告我们不要跟人工智能信号或基于跨维度讯号开发的人工智能技术扯上关系。

 

 

原文:http://2012portal.blogspot.tw/2016/06/joint-cobra-corey-goode-interview-by.html

翻译:ettq丶Patrick Shih

国际黄金时代:

http://www.golden-ages.org/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