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岳诗刊
中岳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996
  • 关注人气:1,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岳诗刊【新诗选萃】第249期——从漫步的林中退出

(2015-12-28 22:15:07)
标签:

中岳诗刊编辑部

责任编辑

孙全鹏

分类: 新诗选粹

 

中岳诗刊【新诗选萃】第249期——从漫步的林中退出



本期组稿孙全鹏:http://blog.sina.com.cn/u/1657409375

 

本期诗人: 四川西北望    丁子    零度星芒    松门立雪    秋若尘   梧桐夜雨   大原飘风   阿未(排名不分先后)

    ※※※※※※※※※※※※※※※※※※※※※※※※※※※※※※※※※※※※※※※※※

 

从漫步的林中退出

/四川西北望

 

暮色轻声唤走黄昏

落叶和枯草交换死亡的眼神

 

灰褐的树枝齐刷刷举向空中

栖息枝头的麻雀,宛若紧攥的

拳头,或者喉间打转的嗫喏

从漫步的林中退出,我不得不向

时光缴械,就像树向季节低头

 

黑发析出的盐粒,日夜汹涌

把晦涩的人生腌渍成一张皱巴巴的

皮影,晾在凌空的绝壁,进退维谷

 

回望身后的树林,才明白

做一棵卑微的草有多好

风从东来往西倾,风从西来向东倒

要么被风轻轻托着,升和降

都无关痛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f56d9c0102w2cx.html

 

冬至

/丁子

 

原本对节气不太在意

就像不曾留意天气

可冬至

却记得很格外熟悉

 

原本我们有着各自的轨迹

与你偶遇,相见恨晚

在去年冬至

仿佛一个春天

就要缓缓开启

 

我们无话不谈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今年的冬至

幸运的,成了彼此知己

 

亲爱的朋友,悄悄告诉我

明年呢?冬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078e2670102wosh.html

 

记忆

/零度星芒

 

雪翩然而至

它记得去年亲吻大地

那曼妙的舞姿

叙述着逝去的故事

 

旭日在升起

它记得昨天映红天际

那氤氲的云气

演绎着从前的传奇

 

忘记好多事

你说记忆出现了问题

还记得我名字

感动的我不敢呼吸

 

让喜悦展翅

如果失忆让我来陪你

当你把我忘记

我就是你的记录仪

 

记得你生日

记得你我相识的日期

你的青春美丽

还有你的坚强努力

 

尽心疼爱你

告诉你曾经的小秘密

读你写的小诗

唤回你迷失的记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d156fc80102w8o7.html

 

听雪者

/松门立雪

 

整个冬天

我沉迷于古书

彤雪坠落

白色的间隙被无数面黑色身影塞满

 

借着微光

我终于窥见了亘古的

一条粗大裂缝

无数的故人,沿着小径糜集

徘徊,自语,浩叹

 

有的纵身而下

跌落之姿,若雪之大朵

绽放于沉默山谷的荒履

 

此刻。我已临近那座山体

在冬日,它浑穆,完整

犹如一只脆弱的瓷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4a32e30102w78i.html

 

与君书

/秋若尘

 

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冬天

草木衰竭

雾霾和灰尘随处可见

大街上堆满了废弃的螺钉,很多人

走着走着

就丢了

 

至于我说到的冬天的另一个意义

无非是雪落了

土地潮湿

利于万物生长

 

我说到燕子,从南方归来

那是三月以后的事

在此之前

河流解冻,你会先于我与外界互通音讯

 

在人前,我还可以凭空杜撰些文字

顾左右而言他

说白雪皑皑

多么漫长的一个冬天啊

而山中兽,林中木,鸟雀鱼虫

无一物

可置北风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c2487e0102w589.html

 

低处的雪

/梧桐夜雨

 

浪漫到极致的花朵

在冬天枯萎

这跟始终无法靠近的心跳

不无关系

 

落下来,落下来

直到落进尘埃

还是改不掉晶莹剔透的心怀

 

不必提起月光下完美的想象

它像极了捧在手心的水晶

纵然,一杆天秤

又怎能平衡爱情的分量

 

一个人的纯粹

终究要在花团锦簇中淹没

这是命中注定的劫难

 

如果,落在低处

仰视曾经的梦

依然能够,触摸初见的光亮

又何必忍着,叫不出名字的心疼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1e4e680102vdbn.htm

 

焦虑,早就挂上了白霜

/大原飘风

 

我犹一只困兽

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窗外的寒露,更加重了

黄花的颜色。时间过得真快

转眼之间,南山

就把秋抖给了十月

 

焦虑,早就挂上了白霜

如果说断肠的事情

自古有之,那斜过来的日暮

也可以像一只鸟侧身一条河

 

我想,我应该痛下决心了

在飞雪来临之前

把落叶和疲惫带回故乡

直到能露出笑脸

直到能大声地说话

直到一阵风卷过另一阵风

我就能摘下秋的骨节

再把它,一寸一寸地砌入

初冬的城墙,最后

在一个人人都想的月圆之夜

安然入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cc62ed0102wacx.html

 

一些鸟在废墟般的季节抒情的活着

/阿未

 

它们一直飞来飞去,在封冻的小河边

在无人居住的老宅的屋顶

在迎风摇晃着的光秃秃的柳枝上

它们叽叽喳喳,在越下越厚的雪地上

在木栅外枯萎的草丛中

在十二月荒芜人迹的村庄,它们活跃

躁动,热烈,和漫天的雪花一起飞

它们在雪深三尺的老街上一遍遍

掠过,在小村外成片的墓地里

婉转的合鸣,真的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仿佛只有这些鸟,在废墟般的季节

抒情的活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840bba0102wgsj.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