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四川--海延
四川--海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623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醒的夜,你的身体诱惑了谁?

(2018-01-26 16:42:07)
标签:

苏醒

妖艳

身体

小软

贺光

分类: 小说故事

   苏醒的夜,你的身体诱惑了谁?

   小软是在一家酒吧的门前把贺光救回来的。当时,贺光正和一伙人打架,撕打中,贺光依然英气逼人。几个人围住贺光,就是拳打脚踢,贺光被打得趴在地上,他毫不畏惧地爬了起来,但很快又被打趴下了。
 旁边的一个女人捂着嘴惊叫,女人的手指甲涂了猩红的指甲油,不知道是替贺光惊叫,还是替那几个打人的家伙呐喊助威。她嘴角的法令纹,使她看起来比贺光的年龄大很多。

 小软的出租车,从巷子里窜出来,“嘎”地一声停在街边,出租车来势汹汹,那几个人呼啦一下,往旁边散去。小软冲下车子,拖着贺光塞进车里,一步跳上车,车子风驰电掣地开走了。
 别看小软平时跟个病秧子似的,白皙而瘦弱,总被妈妈“小软”、“小软”的从小叫到大,但是遇到事时,小软绝不手软。小软那天刚和男友分了手,其实确切地说,老白根本就不算是小软的男友。他是个有家有老婆的男人,却假装未婚男青年来追求小软,追了三个月,小软终于还是答应了他,又相处了三个月,小软才和老白上了床。可从床上刚下来,世界突然就变了。一群女人蜂拥而至时,小软瞬间懵了,过五关斩六将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发动了车子,她才想起老白。老白大概还穿着红裤衩龟缩在床上吧。
 小软心里觉得很憋气,好好地谈一场恋爱,却成了人家的第三者。当她看到贺光被一群男人殴打,而旁边站着个惊叫的女人时,她想都没想就过去帮忙弱势的贺光。贺光大概也是和那个女人正经谈恋爱,没想到那个女人也是有家有丈夫的人,所以才挨了别人的一顿狠揍。
 贺光满身的酒气,小软的车子一停,他“哇”地一声,就吐了小软一车。小软用纸巾堵着鼻子,把贺光背进了自己的单身公寓,丢到了洗手间里,按在马桶上让他吐个够。没想到,贺光却趴在马桶盖上睡着了,那张英俊而秀气的脸,显得忧郁极了。小软轻轻地把他的衣服扒下来,放到洗衣机里,拖着他扔到床上。小软把贺光的衣服洗干净,再晾到阳台上,在浴室里又洗了澡出来,已是半夜时分了。床上的男人喃喃着什么,小软没听清楚,只是拿了热毛巾过去给贺光擦脸擦嘴。转身时,贺光却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无论怎么挣扎也挣不开。小软因为用力过猛,一下子跌倒在床上,贺光顺势就把小软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男人的强硬,像一把搭上了弦的弓箭,一触即发,势不可挡。小软的反抗越来越没有力度,后来就不是反抗了,而是迎合着贺光的亲吻。两个人在床上翻滚着,像做爱,也像打架。贺光的嘴里,一直呢喃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大概是那个涂红指甲的女人。那时,小软的心里,也想着老白,只是她的想念,是告别,用身体与别人做爱的方式,来跟老白告别。
 第二天,小软起床时,发现贺光已经走了,阳台上衣服也不见了。出租车上,所有的坐垫和靠垫,都换了一套新的,车厢里还喷洒了一些空气清新剂。在挡风玻璃上,还粘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那套脏的坐垫靠垫放在附近的新源干洗店了,末尾还留了一串数字,也许就是贺光的手机号码。小软想起昨夜两个人在床上的荒唐事,仿佛身上还遗留着男人的指痕,脸上竟然有些烧得慌,心里却掠过一丝久违的甜蜜。从那天以后,小软每次出车,嘴里总是吹着欢快的口哨。
 小软也曾按照字条上的手机号码打过去。那时她刚收了车,躺在浴缸里泡澡,就忽然想起了贺光。电话拨通后,贺光含混的声音说:“喂。”似乎要睡非睡的样子,旁边有一个尖利的女声说:“贺光,谁这么不懂规矩,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是你新钓的女人吧?”
 电话突然掉了线,小软握着手机竟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就再也没有给贺光打过电话了,写着贺光手机号码的纸条也扔了很远。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小软照旧出车收车,过着单身女人的日子。其中,老白找过她好几次,都被她骂了回去。小软想不明白,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有成群的女人抢着给他当二奶。就是做二祖奶奶,小软也不干。
 傍晚快收车时,小软接到出租车总站的电话,呼叫她的出租车号码,说有人在总站大门口等她。小软还以为是老白,憋了一肚子的火药准备见到老白就发射,不想一进接待室,却看见贺光坐在沙发上,微笑地看着她。
 小软绷紧的线突然就断了,她看着贺光冲着自己笑,自己也笑了。她发觉她心里喜欢上了贺光,比自己认为的程度,更加喜欢。夜晚的月光,暧昧而缠绵,小软决定再疯一次。她拉着贺光去喝酒,这一次她喝多了,两只手搂着贺光,贺光感觉就像被手铐铐着一样。
 依然回到了小软的公寓,小软躺在床上,黑暗里她静静地凝视着贺光。贺光拖了衣服躺在她的身边,伸出手抚摸着小软的身体,嘴唇也缠上她的每一寸肌肤。当遏制不住的欲望滚滚而来时,小软叹了一口气,那叹气声就像是一种满足的呻吟。
 这男人,终究还是为了小软的身体而来的。记得老白最爱说的一句话:小软,你的身体真的很软,谁要是睡了你一次,那这一生都戒不掉了。
 小软忽然感觉眼睛湿润了,有湿漉漉的泪水顺着耳朵淌下来,滴在枕巾上。
 其实,在这个月里,小软见过贺光,甚至不只见过他一次。小软开着出租车在大街小巷拉活兜转,那些见到贺光的画面就像是正月十五的转灯,一个画面接着一个画面地转过来,然后再重头转过去。
 贺光和女人逛街,就是那个妖媚的涂着红指甲的女人。贺光还挽着女人的手臂,像一对情侣似的,样子极其亲密。还有一次,贺光和女人在路边搭车,出租车当时还没过来,贺光贱贱地去给女人买街边的炒栗子,用牛皮纸包了一大袋,塞到女人的手里,女人用两手捧着,仰着头冲贺光笑。
 贺光和女人已经走远了,小软还把下巴垫在方向盘上发呆。有个交警过来敲玻璃,开了罚单给她,说她总是违规停车。
 转灯又转了回来,小软知道转灯还会转回来。就像她的出租车在大街上兜转,转来转去,还是那些路,还是那些街,还是继续重复着。人有时很难走出自己生活的圈子,走不出,也不想走出。
 隔天早晨,小软板了脸对贺光说:你不要再来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贺光还想解释什么,小软做出不想听的样子。贺光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走了。贺光那张英俊而秀气的脸,充满了忧郁。
 小软想,她不会做别人的二奶,更不会养个小白脸。
 小软想清白地做人,然后找个清白的男人结婚过日子。在没有找到自己的男人之前,小软不想找个零时的替身来解决自己的寂寞或生理问题。骑驴找马的生活她不想,找马就是找马,没有找到马之前,她不想先骑个驴,将就过日子。
 有些人见过一面,就有一种爱的感觉。比如小软和贺光第一次见面。而有些人在一起时间越长,越发现不能爱下去。比如小软和贺光的第二次见面。
 小软依旧开自己的出租车,等自己的男人,日子平稳而缓慢地向前滑行着。有一天,小软开车路过一家酒店,酒店的落地窗户后面,两个男人在对饮。其中有一个男人长得英俊而秀气,像极了贺光。小软就停了车子,跑到橱窗前去看,结果那个男人并不是贺光。
 那一刻小软才知道,她心里还是爱着贺光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爱。她木然地靠在橱窗上,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她知道有些丢了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一伙人蜂拥而过,喊打喊杀的,手里还拿着木棍铁棒什么的。他们像蝗虫一样,路过的地方都进行了无情的毁坏,小软的车子也在他们的路过之列,车玻璃碎了,倒车镜掉了,车身的油漆出现惨不忍睹的刮痕。小软觉得那车就像她的爱一样遍体鳞伤,却又不知具体的伤在何处,只是疼得莫名奇妙。她想起第一次救贺光回家的情景,心里有些东西像水一样滴答滴答地落下。
 很久之后,小软换了房子。搬家时,在两只沙发的空隙里,发现了一个绿色的本子,是离婚证。上面的一男一女长得都很漂亮。只是那个英俊潇洒的男人,是贺光。女人是他的前妻,就是那个妖媚的涂红指甲的女人。
 想了半天,小软大体想明白了,贺光和那个女人是夫妻关系。当时小软捡贺光回家时,贺光正和妻子处在离婚的阶段。谁让贺光长得那么英俊那么秀气呢?被小软误认为是小白脸,尤其第一次贺光挨打,小软以为他是吃软饭的,被情妇的男人发现了,找人修理他。
离婚证签署的日子,是贺光第二次来找小软的前一天。那时他刚刚离婚,就来找小软,可能是想向小软说明什么?可惜他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用自己的身体覆盖了小软的身体,小软认为贺光只是贪恋她的身体。
 其实,她忘记了,身体里也有包括了灵魂。有个男人爱着你的身体,不能证明他就不爱你的灵魂。知道这些之后,小软很久都睡不着,她觉得她丢失的,可能是她这一生中最宝贵的爱。
 虽然贺光给小软留过电话号码,写在纸条上,贴在车玻璃上,但是后来小软把那张纸条扔了。小软不可能像贺光一样到总站查她的车牌号,她只能等他回来,等他来找她。
 这是一件多么绝望的事呀!但是小软从不绝望,她把自己的汽车重新刷了油漆,车身上写了许多字,都是不同颜色的“寻找贺光”四个大字。她相信总有一天贺光会看见的,或者认识贺光的人也会看见,会传话给贺光的。即使那时候贺光已经娶妻生子,小软也不绝望,她总要让贺光知道,她是爱他的,她当时只是误会了他的意思。
 小软和小软的出租车,在城市的街道上,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觉得寻找贺光是一件有意义非凡的事情。即使贺光离婚并不是为了她,贺光就是奔着她的身体来的,小软也要让贺光知道,那时候她是爱着他的,只是怕表达出来,他会认为她很贱。
 现在的小软不那么认为了,她认为爱着就是美好的。爱与被爱,都美好的。就像过去的岁月一样,再回头看时,当时再怎么不堪,也都成了一种永久的回忆。

苏醒的夜,你的身体诱惑了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