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鹅泪

(2018-05-08 17:55:52)
标签:

杂谈

天鹅泪

  这里别具一格的布局,天那样的湛蓝,海那样的澄清,花草那般繁盛,树林那般茂密。然而唯一遗憾的还是我已经看不见那只随风飞舞的天鹅,那只翩翩起舞的天鹅,那只美丽淡雅的天鹅。

   我一直觉得天鹅是天的女儿,它是属于天堂的美丽。更或者它本身就是一种天使。如果它不幸下落凡间,那么必然是一种灾难。可是曾经在哪里,它并没有遭受灾难。因为哪里也是世外桃源,何来灾难一说。

  那时我总是可以于我的窗外,看见翩翩起舞于这朝露之中的天鹅。那是世间多么曼妙的舞蹈。如果恰逢暴雨,那么至少我也拥有这天鹅如贵妃出浴一般惊鸿一瞥。即使恰逢大雪,那么我也至少可以看到那身披素白舞衣的她凌乱的神情。现在想想那时,我真的很幸福。因为我似乎从未曾失去过她。

  我总是为天鹅的华美而吟诗,为追寻那优雅的脚步而飞奔,为那美丽的容颜而折服。我的梦里也时常出现那人间至美的身影,只是我还为陶醉,那梦便支离破碎。

  我不知我是何时离开哪里的。可是我知道我已经离开了好久。我的眼里沾满了太多粉尘诱发的眼泪,我的眼睛遮挡了那来自都市的尘埃,我的嘴巴被风吹走了那亲切朴素的家乡俚语,说上了那客套的城市方言。有事想想,我似乎属于这里。不论这里是黑暗深渊又或者黎明曙光.我似乎同化于这里。我张着说客套话的嘴,睁着那察言观色的眼,吸收着那象征真理的处事规则,我感觉我告别了我的曾经。那望着洁白羽毛叹为观止的眼,那称赞着那至美容颜的嘴,那只有对美追求的心,它在哪里。

    我的内心也并不是一种甘愿,我的内心也在滋生那象征反抗的种子。然而每次的反抗结果也只是那迷茫的迷雾,因为我是那样的弱小。如果我回味于那天鹅的华美,那么我所得到的不过是世俗的伤害。我欲逃离,可是我无可奈何。我欲抛弃,可是我束缚太多。某日我买好了车票,准备回到那美丽的地方。可是我还没有登上那破旧的绿皮车头,我便听见了那些吸血猛兽的呵斥,你往哪里去,你莫要跑,你跑到那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抓回来。于是我看见我自己挣扎的,痛苦的被拽入不见底的深渊,似乎先前熹微的光芒,也已隐匿了自己的尾巴。我似乎和那天鹅渐行渐远,因为我们已经独属于两个世界

  我也曾试想我可以过去看看它。可是我发现我已经迷失了那路途

   若不是缘于渴望的救赎,我想我是不会爬出那沼泽的黑暗的。我明白如果见光,我便有可能支离破碎,因为我只是那黑暗里丑陋的影子 。然而我不愿继续这样沉沦,我必须走出那深深的沼泽,我走啊走,我跑啊跑,我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天地。然而那天地还是失色于我的想象,那锋利的巨爪盘绕于它的周围,那暗黑的乌云逼视着它独有的美丽,我看着那张血盆大口即将吞没它最为悲壮的身影。而至于我梦里的天鹅,似乎早已销声匿迹。只有几只乌鸦似乎还游荡于这个天地。我问乌鸦,天鹅在哪里。 它只是冷冷的说了两句。

  天鹅啊,你就当它死了吧。一个霓虹灯下妖艳的舞女是足以玷污这里曾经的神圣的。它死了它不配,因为她已经不是那个昔日的她。这就是事实。
   
  渐渐的我也忘却了我昔日和一只天鹅为舞的故事。我如那黑夜里的轮廓一样,为了活着,埋没于那黑夜之中。我看不清我自己的模样,我只是觉得我长着一张模糊的面孔,一张血腥的嘴,一颗阴暗的心。我似乎已不配于那光芒为舞,因为我真的过于邪恶 。

  即使我总是讽刺着那街头穿过的蝼蚁走兽,然而透过本质我们又有什么是不同的。我们都是欲望的产物。那么我们是否又没有区别呢。假设我可以解剖自己的肉体,那么我的心是否鲜活,是否洁净,是否没有那些污垢的沾染。我想我是不会解剖的,倒不是我问心无愧,二而是我不愿那个丑陋至极的自己曝光于聚焦灯下。

  然而我还是难以忘记那恬静的月光,那温煦的暖风,昔日天鹅的舞曲。即便我似乎并不值得拥有。然而若有挂念,那便有了寄托。

   乌鸦的戳心的话,没有让我忘却昔日,反而笃定我必须面对。我渴望找到天鹅,带她爬出沼泽。然而我明白这似乎只是一厢情愿。人去匆匆,多少的路途下我们弄脏了我们昔日那洁净的皮肤,我们的心似乎只是若明若暗的半圆。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们告别的是最好的我们,我们迎接的似乎只是那个丑陋的我们。我们不愿妥协,可是事实是我们早已妥协。

很多年以后耄耋之年的我遇见了天鹅,它早已没有了它昔日那艳压众人的美丽,斑驳的皱纹沾满了她的脸,若不是那熟悉的面容,或许我也不敢与他相认。然而它不是那个美丽惊人的天鹅,我也不是那个善良单纯的男孩。

我看着它迟缓的动作,我眼里沾满了泪水。

  她说不做舞女,不知原来过去是那么美好的事物。没有肮脏,没有龌龊,只有恬静和美丽。

  而我也没有了那强健的体魄,似乎似乎只是剩下这即将入土的青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养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养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