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京南站猥亵事件,风波过后犹有暗涌?

(2017-08-18 09:51:03)
标签:

杂谈

8月12日,南京南站候车室,一个小女孩被一个年轻男子当众猥亵。事件在微博曝光后,警方很快介入。昨日,南京铁路公安处南京南车站派出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南京铁路警方依据查证事实,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刑事拘留了段某某,对段某某父母正在进行调查处理。相关部门也已经介入,妥善安置受害女童。

事件引发的关注和风波还在持续发酵。比如事件的微博爆料人称,不断收到死亡威胁和骚扰电话,辱骂疑似抱团出现,而且“持之以恒”地刷了超过24小时。爆料人报了案,但还是深感恐惧,据说已经准备搬家。除此之外,还有多个儿童情色网站、贴吧被爆出。伤害儿童的魔爪,在暗处涌动,“恋童癖”一类晦暗的地下群体若隐若现。

我有些担心,过段时间之后,这个事件是不是会和往常很多事件一样,完成了大众情绪催化剂的作用之后,就被弃置一边?说句让人不太舒服的话,我们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习惯惯性太大了。每次突破人们忍受底线的事件曝光后,舆论都如滔滔洪水,但有效的补救措施和制度建设却一直跟不上来。

倒是有一点的确让人欣慰,在儿童被性侵的问题上,大众的意识在觉醒。南京南站候车室的事件,如果在前几年,可能都不会曝光。但这远远不够。在社会长期谈性色变和意识淡漠的环境中,对孩子身心伤害最严重的性侵,成为阴影中潜滋暗长的罪恶。

即使被曝光的频度很高,人们对这一领域的认识还是不足。比如性侵儿童的人,很多人觉得会是陌生人,事实上,性侵孩子的人大多数是熟人。施害者可能是邻居、亲属、老师,甚至是家庭成员。据女童保护基金的统计数据,2013—2016年,每年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例中,熟人作案比例都很高,最高的一年占87.87%。

认识和预防不足,是性侵儿童案件频繁发生的原因之一。我们常常说对性侵儿童问题要“防治结合”,甚至“防”比“治”更重要。实际上,性侵儿童的人并不都是恋童癖,也并不都使用暴力。很多人是因为有了可以低成本作案的“机会”;而恋童癖实施侵害一般是从触摸开始的,当触摸的目的不断得逞后,才发展到最后一步。如果施害人在试探性地实施侵害时,儿童能够正确应对,就可能阻止性侵发生。

不仅要加强对孩子的安全教育,家长也要有充分的监护意识和能力,要认识到孩子可能面临的风险,掌握相关防性侵知识;加强监护,规避孩子可能遇到的性侵隐患,能从孩子的言行举止中判断孩子是否有遭遇性侵的可能。

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正是因为缺少必要的教育,而缺少必要的共识,在对待性侵儿童、儿童情色的问题上,表面上如临大敌,实际上却欲拒还迎。这话可能又让很多人觉得不舒服。可是你想想,为何很多让网友“炸了”的视频,当事家长却觉得是没事找事?为何还有人敢在公开场合旁若无人地对儿童实施侵犯?为何还有人在网络上公开兜售性侵儿童的视频?为何还有人公然为恋童癖实施行动者“洗白”?

就以互联网平台上出现的儿童色情为例,假如对一个交流儿童色情图片、视频,甚至谋划实施性侵儿童的网络社群或贴吧,你点击“举报”的话,顶多是封群、封贴,这些人马上又会再组织起来。即使你拿着这些图片、视频去报案,最后可能也会不了了之。

觉得不可思议吗?可现实常常是这样,如果不是形成舆情的话,刑侦、司法介入永远不会那么快。而我们也常常看到新闻,有留学生因为手机里有儿童色情图片,被遣返或者判刑。这就是差距。

对儿童情色“宽容”的环境,无疑客观上会诱导和纵容恋童癖实施侵害行为。很多国家都专门针对性侵儿童问题专门立法。例如美国在1996年签署了联邦“梅根法”,要求美国所有州刑满释放的性罪犯都必须到所住各州执法机关登记,执法机关会将性罪犯的资料公之于众;英国2007年出台了“儿童性犯罪者披露计划”,允许警察局、各级地方政府、儿童保护组织、教育机构等共享罪犯的个人信息、职业、家庭住址等;韩国2007年实施电子脚环制度;哈萨克斯坦2016年引入化学阉割制度。

可以说,在这些法律制度下,那些有性侵儿童前科的人,不管他到哪里,都会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他的邻居都会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让他有机会接触到自己的孩子,提前做好防范。那些反复作案的人,则会被从另一种意义上“被没收作案工具”。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一般情况下,对猥亵儿童的量刑最多5年,除非在公共场合或聚众才是5年以上。而且法律在性侵犯的认识上观念陈旧、强奸罪的侵害主体和对象规定狭窄,也缺乏对被性侵害儿童精神赔偿机制。

不得不承认,和一些国家相比,在防范和惩罚猥亵、性侵儿童,治理儿童情色上,我们确实有差距。不仅缺乏有效的发现、监督、预警、举报和治理机制,相关法律法规的有效性和专门性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孩子是花朵,是希望,如果保护不好孩子,我们还怎么有希望呢?所以得赶紧行动起来,把口号落到实处,治理性侵儿童问题不能只靠舆论来推动。这需要一个国家倡导、发动的更大的“人民战争”,预防教育需要国家行动来推进,后期治理更需要法律威严的震慑。

文/徐豪(《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女童保护基金管委会委员)

微信号:Talkpark

商务合作及投稿邮箱:talkpark@ynet.com

声明:文章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作者、文章出处、微信号等信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