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用恐惧制造温顺,居然有人觉得很高明

(2016-08-17 08:09:23)
标签:

杂谈

恐惧,是可以内植的,就跟接种疫苗一样。

1924年,巴甫洛夫用来实验的狗,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吓呆了。结果是,这些在洪水中活下来的“狗坚强”,虽然看着与过去没什么两样,但其实已经遗忘巴甫洛夫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反应。也就是说,一场大雨之后,狗狗们听到巴甫洛夫摇铃,再也不分泌唾液了。此前,只要主人摇铃,就意味着食物,意味着不由自主的哈喇子。巴甫洛夫也被这一现象惊呆了。此后,他故意人为地往狗狗住所灌水。实验证明,一次突如其来的恐惧体验,确实可以改变长期形成的生理习惯。

这场大雨之后,有人突发奇想,试图把这种恐惧疗法,用于改变人类的某些习性。他们倒不是因为把人当狗一样对待,而是在他们观念里,有些习性有害无益,是病或疯魔的表征。比如,传说中的“网瘾”,就是这样一种被很多专家欲除之而后快的坏习性。知名的精神科医生杨永信,就曾经使用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这种电刺激,本质上就是给人造成一种难以忍受的恐惧濒死体验,从而达到厌恶和拒绝某种习惯的目的。

没人能受得了电击的锥刺般痛苦,没人可以摆脱电击给人造成的疼痛记忆。一些被电击过的人说,别说再来一次,就是偶尔听到,都能引起自责、恶心、手脚冰冷等生理症状。那些被“治愈”的孩子,实际是被内置了新的恐惧,一辈子也别想摆脱。相反,为了减少这种恐惧造成的压迫感,这些孩子还可能主动讨好家长,讨好杨永信。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孩子像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出来之后不反感不反对,还一个劲为杨永信鼓吹。这不是孩子变乖,而是因为恐惧加深造成怯懦,自由的个性受到无情打压、强力扭曲。

这种被恐惧内置后,造成的心理扭曲有多可怕呢?经过半年治疗,有些孩子从此再也无法开朗起来,不交朋友,也不再把亲人当亲人,因为心门已关闭。他们在父母面前唯唯诺诺,看起来好像很听话,做事也仿佛更认真了,但这只是压抑、封闭、无助的表现。有些人甚至想到自杀,之所以不敢自杀,原因竟然是害怕自杀未遂而被再送去“治疗”。不敢自杀,有人便只能偷偷逃离父母和家庭,远走他乡,但尽管逃离了家庭,身上也一样带着匕首,不为别的,就是随时准备再被抓住时好一刀了断,因为他们宁愿死也不愿再回那个鬼地方。2014年,有媒体统计,发现超过9成的治网瘾机构都存在体罚的情况,而且造成7名学生死亡。在网络上流传的高艳蕾事件,说的是一名学员被治成精神分裂的案例。实际上,这种恶劣的例子可能还有更多。

2009年,这一残忍的方法被卫生部叫停。同一年,卫生部也否定了“网瘾”这个说法,认为它不是一种精神疾病,并禁止使用体罚等方式“治疗”网络使用不当者,禁止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只可惜,法律似乎没有彻底禁绝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他们换个名称,继续利用这个简单粗暴的方法发财致富。经历了2009年后两年的低潮,现在杨永信所在的网戒中心收治的人数一直节节攀升,2015年更是接近900人。

很奇怪的是,尽管越来越多的家长把管不住的孩子送来这里“矫正”,但杨和这个机构在舆论市场中却是不受欢迎的。除了他们自吹自擂的宣传以外,正规的媒体基本都对杨永信持强烈的怀疑态度。各类大型的论坛、社交网站,更是充斥着从这个机构出来的学员们写的斑斑血泪史。很难想象,为何还有那么多的家长不顾这些报道、批评、质疑,执意将孩子往“火坑”里推?

有人说,那是因为这些家长都不看微信微博,不看报也不看新闻。可事实真是这样吗?实际上,杨永信这个机构和别的机构不一样的地方是,孩子的整个治疗过程,家长都必须全程陪同。他们组成了家委会,帮着监视、治疗孩子,把逃跑的、“复发的”孩子抓回来,并提供必要的资助。所以,家长是这家机构的“同谋”,他们不仅知道整个治疗的流程和内容,而且就是恐惧生产的代理人之一。换句话说,他们把孩子送进来,并不是被谁蒙蔽,而是自愿的,甚至清醒地知道孩子需要经历什么样的风险。即使学员“毕业”了之后,家长们在遇到孩子不听话的时候,还会威胁说“真该再电一次”。

一定哪里出了问题,否则难以解释这种奇怪的悖谬现象。我们老是说,网瘾,不是病源,而是单一的评价体系、不良家庭教育和恶劣的社会环境共同导致的结果,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在现实世界中遭遇挫折和失败,沉迷于网络世界寻找寄托和认同。但是,面对这些孩子,学校可以采取直接隔离的方式,开除了事,谁也不能说半句;网吧和游戏生产者可以轻松地耸耸肩膀说,他们爱玩,我们管不着。所以,最终的压力,只能落在家长身上。但谁也不能期望,所有家长都是好的教育者,他们同样迫于社会激烈的竞争压力,常常错过孩子良好习性最佳的培养期,直到孩子再也“管不住”。你当然可以批评说,这就是家长的“无能”。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更深的无力?有病的,不是孩子,不得不病的,却是家长。

自感无力的家长,想象在孩子因为沉迷网络坠入懒惰、犯罪的深渊之前,衡量着孩子进监狱还是进网戒中心。最终他们选择宁愿给孩子带上紧箍咒、安装上恐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换来一个听话、温顺的孩子,也不要让他们脱离正常的轨道。尽管,他们同样清楚,青春期里的温顺和听话,无非只是孩子的灵性被恐惧吞噬罢了。

历史上,为了让那些不安分的人变得温顺,听话,专制者们、专家们其实想了很多办法。秦始皇想过,朱元璋想过,马基雅维利也想过。话说,把人阉割,设立太监制,也是方法之一。近代史中,所有让人变温顺的方法中,要数葡萄牙医生实施的“脑白质切除术”最毒,那是直接把人给废了。不过在漫长的历史中,恐惧、威吓始终是最普遍有效的方式。什么电刺激,其实就是在给人施加恐惧时,一种不直接把人打得皮开肉绽,却能把人弄得生不如死的恶毒方法而已。但,居然还有人觉得这玩意很高明。

(文/曾炜)


微信号:Talkpark

商务合作及投稿邮箱:talkpark@ynet.com

声明:文章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作者、文章出处、微信号等信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