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依朵
云依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96
  • 关注人气:3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淀情歌

(2014-12-09 20:12:39)
标签:

健康

分类:
幻想是糖豆
是黄昏身上的刀疤
每天 我只舔一口

——人世?我假装来过,并停留了很久!

《假装》
假装他的红颜
假装湖边散步的两只鸥鸟
将嘴唇当成石头,互相投掷
假装一场雪
轻轻
落在芦苇上
假装我是一个
正儿八经的诗人
在离开大淀时
写下一组诗
因为雪太大
或教堂太远的缘故
我分不清走在纸上
频频回首的那个人
是我还是芦苇

《灰》
进了十一月
花不乱开鸟不乱啼
云深水浅
那灰就更像是灰了

横舟大淀
一个来回之后,岸移去
他乡:散烟、敬酒

镜子还是镜子
见不得一丝裂缝
容不下一声水响

《黑》
黑夜的黑一旦奔跑起来
白失散。天空干净
不收留叶子、烟灰、拐杖、扶手
不收留脚印和散开的鞋带

却腾出两只口袋
一只插钢笔,另一只放我
蜷缩了三十七年的身体

黑夜的黑一旦认真起来
湖水也会变成单块的石头
用它来敲打键盘或鸟兽的头骨
用它来安慰或获得一首诗

最为恰当

《摇晃》
左拐弯右拐弯
时间在往冰上走
而且是越走越快
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镰刀集体生锈”
芦苇弯腰
将脸埋进风里

这风是阴冷的
——如杜甫草堂

根部的摇晃
才是真正的摇晃

《雪》
风吹大淀
芦苇抱成一片
慌张的雪

我就坐在这雪上
给陌生的女人写信

写我在纸上造林在大坝上织云时的所见所闻
林里小径渐宽。天空被雪花擦亮
荒草稀疏,蘑菇去另一个地方提水
好像我和春天之间之差一根火柴

马和马车
那些开过花的心情
最后都变成石头
被对面走过来的马路
吃得干干净净

《风》
风在往城中村运沙子 黄土
风在吹陌生女人的黑脖套
风将她的嘴角眼睛头发吹弯
又故意将一只山鼠的
尾巴舌头和胡子捋直

想到有一天
风,破门而入
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想到世上竟然有
这样一个疯子
她的脸倏地一下 红了

《弃》
白雪恋上镜子
再忙都会待上片刻
三五处渔火被怀旧的诗人
收往书中

弃生铁于码头的人
将自己比喻成船
将《诗经》比喻成渭水

他想走得更远
就得告别披头散发的本地姑娘
那些手挽手站成一排的芦苇

《明朗》
水和天
位置互换后
乌篷船才来到镜中
然后 向左向右
分别抛出芦苇
和鸥鸟。可惜
鸥鸟的叫声太重
没过多久就砰的一声
坠入水中
像一枚失足的浆果
将枝条放回原处后
天空更加明朗

《理解》
她也看表
看初冬细雪落往镜中
看钟表里的风将大淀两岸的芦苇吹弯

迟到者从来不顾忌时间的感受
比起让铁轨生锈,比起
被杂七杂八的事务束住手脚
也许呆坐也许出神
更容易让人理解

《光亮》
我也是一个迟到者
既然十年二十年
都不能给大淀一个真实的脚印
就给他写一首诗
给她一个凄美的背影
这背影是糖纸是鱼苗
是赞美和祷告
是一个女人
从万千悲伤中
抽出来的一丝光亮

《月亮》
我假装我去的时候
天还没亮
我假装弯腰在地上
找一张和我类似的脸
我假装我们脸上的悲伤是一体的

月亮就忽地一下
睡了过去

《没办法》
我们的世界一片漆黑
没办法
我只好抽出一根骨头做成刀具
没办法
我只好抢了芦苇的世界
来生活学习和工作

《工作》
我的工作就是虚构
在月亮上开荒
丢了西瓜种芝麻
种悬崖和灯心草
每天除了学习死亡和还魂术
我还要教四十岁的丈夫做白日梦
六岁的儿子说瞎话
教斗大字不识一升的奶奶
用竹篮打水
用打来的水照镜子
并努力将她照成妖精的模样
努力送她到曲阳一个叫耳朵山的村子
送她回到十八岁
更重要的是要将镜中的枣树挪到
生活中去。开花结果都用一个女人的名字

《刀》
忘掉身体
成为灵
成为水草。

成为树
吃光上面的叶子
然后
又扭头去吃
她周遭的时间

树上结满鱼
一整夜,我寸步不离
就跪在树下,等鱼卵下酒
后来,撬开一个臭道士的嘴
才知道原来我的膝盖也是一把刀

《等》
等我的肚皮无缘无故隆起
酒和鱼已神交已久

待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