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周刊
诗人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749
  • 关注人气:1,9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周刊》我喜欢的诗008期

(2017-02-14 18:37:28)
标签:

文化

情感

教育

时评

分类: 今日诗选
《诗人周刊》我喜欢的诗008期



诗人周刊》我喜欢的诗008期
自然是伟大的,人类是伟大的,
然而充满了崇高精神的人类的活动,乃是伟大中之尤其伟大者。 
——茅盾


主持人:乐石居
http://blog.sina.com.cn/u/3115839350
本期诗人:
★莎朗•奥兹★ 奕奕清芳(王小莉)★沙里途★雅格诗韵★雾里琴 ★肖武(慕雨)★东海潮★福-太阳★王国良★六月荷★蒙珑★兰兰★乐石居★
★选稿排名不分先后,以见稿先后为序 ★



雄鹿的跳跃
莎朗•奥兹

那时我们最喜爱的红葡萄酒标签上的绘画
看起来像我的丈夫,用他的炽烈
将他自己抛离悬崖,以摆脱我得到自由。
他的体毛粗糙,舒适,他的脸
平和,恍惚,沉思,
树枝的每个叉骨抵及
他臀部的后面,每个尖叉向上竖直生长
然后分岔,像他大脑的模型,陈旧,
笨重。当他从悬崖边缘飞升之时
他支撑其骨盘在同一水平线,
恍然如梦。当任何一个人逃脱,我的心
跳了起来。即使被逃脱的是我
我也半站在逃脱者的一边。那是多么寂静
和空虚,当他离开时。我觉得像一片风景,
一块空荡无物的土地。四散
逃生[1]——让那些能够拯救自己的人
拯救他们自己。一次我看见一幅铜版画,
上面微小的某人被钉十字架
在一只黇鹿的角上。我觉得我像他的牺牲品,
而他像是我的牺牲品,我担忧那雄赤鹿
伸出的腿以错误的姿势弯曲,当他
抽身离开时。噢,我的伴侣。我曾自负于他的
忠诚,仿佛那是
一种称赞,而不是一种半睡眠的
情形。我写到他时,是否令他觉得
他不得不四处走动,
承载我的书在他头上像一摞
心境的卷册,或挂鹿角的支架
那儿一个猎人以索维农葡萄[2]酒
洗净他的野味么?噢,跳跃,
跳跃!小心岩石!古老的誓言
是否必须祝愿他在新生活里幸福,甚至性的
快乐?我恐怕如此,起先,当我还
不能断定我们分手。在他毛茸茸的
腹部下面,在远处,摆放偶数嫁妆的
葡萄园,它的葡萄藤并不枯萎,它的根
干净,它的酒瓶在吹管末端
增长着,如同黑暗,绿色,摇摆不定的呻吟声。

2013年1月、4月,71岁高龄的女诗人莎朗·奥兹凭借诗集《雄鹿的跳跃》(Stag's Leap)先后摘得两项欧美诗歌大奖——艾略特诗歌奖、普利策诗歌奖。



环宇爱情 
王晓莉

看见月亮和星星相傍你爱恋吗
看见檀树和熊交欢你爱恋吗
看见土与水一毫不分你爱恋吗
看见白马和黄牛一前一后你爱恋吗
看见雄狮和虎生死相逼你爱恋吗
看见鹰和乌鸦盘旋你爱恋吗
看见布谷和喜鹊对唱你爱恋吗
看见山与火相残你爱恋吗
看见云与风相拥你爱恋吗
看见雷劈雨你爱恋吗
看见海藏匿珊瑚你爱恋吗
看见鲸与豚对恃你爱恋吗
看见太阳与石的燃烧你爱恋吗
蟾蜍与蚯蚓与鱼与蛇与鼠的生死纠缠你爱恋吗
白兔与龟与猴与竹与犬你还爱恋吗
燕子和大雁和蝴蝶和白鸽和白鹭结队飞,你爱恋吗
龙与凤相吸牦牛仰头象鼻朝天你爱恋吗

唯独,人没有永恒爱恋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681594063_0_1.html



邻家女孩(外一首)
沙里途

田埂窄窄,我和迎面走来的她无法错过
她惊鸿的一瞥,扭头低眉
娇羞滴落在秧苗长长的叶片
和露珠一起晶莹
我双手就势卡住她的细腰,旋转180°
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
脚板拍打着胶泥却有了回声
她相跟着我又回来了
她要帮我一起拔掉稻田里的稗草
我撵不走她,就一块儿踩在泥水里
弯腰在齐膝的秧苗间
风吹烟雨一帘一帘地摆
天地间唯一的大洞房,绿油油的温床


心上人

都说鱼儿的眼泪,水知道
女人的眼泪,男人懂得
而男人的眼泪,只有心田里的禾苗明白

如果地球上只剩下最后一泓清澈
我会每天喝着鱼儿的泪和水
只为呵护心田里的那一抹青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704fe0102wo3j.html



喂,我说那位诗人
雅格诗韵

磨盘诞生就凸凹不平
无关含意
蟾宫自古以来就有寒
无关转季

小桥流水
罕有人家
西窗对月吟诗
我不能强说因了洛阳纸贵

人们多弃笔而退
只能宽慰自己——

多元的社会,诗人必然不多
即便有,一件长衫,加一副深度眼镜
摇摇晃晃
陶醉在自己的世界,好美

现代人多为房子、车子、票子的层次而喜而忧
而你,却为一个平仄而沉寂而抓狂
人家在花前月下
遛狗漫步
你却喜欢在雨雪天
体验因濡湿而带来的颤动

我看前面的小桥
隶属年久失修
你却硬要把那个方位
吟成唐风宋韵

我说你拒绝人头攒动
拒绝车轮滚滚
一任暮年孤独老去
你却淡然地望望天空
那神情
就是不讨好任何人
把诗带入自己的境域
形成风景的旖旎

于是我想
诗为什么会时不时在岩石的缝隙里
冒出点青葱
原来驾驭它的人
如牛一般热爱耕耘那片贫瘠的土地
视之为生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14f62390102x368.html



致我们的青春岁月
雾里琴

一个微信,解开了
三十多年的乡愁
如沐春风

此刻,见与不见
你都在我心里
恍如,从未分离

今天的照片,携着旧时光
涌动着青春的气息
同唱的歌谣,再一次
唤起粉红色的回忆

同学,两个字
在流经岁月里珍藏
它柔软的让我无法忘却
——我亲爱的姊妹

我们不再年轻
同窗一起书写过的词句
已在儿孙们羽翼上长出新绿
一张张笑脸,醉在它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2e9550102wb9d.html



比起年轻貌美,我更喜欢皱纹
——兼致情人节         
肖武(慕雨)

坐在叶尖望月,风
递来路过的桃花,用恍惚验证青春
是我最认真的错误

爱如烟花,辉煌何其短暂
习惯在高处绽放,何惧粉身碎骨
请让我喊出快感

现在,湿水的鸽子渐次回到楼阁
灯火是美学核心的部分
在黄河沿,那位诗人还在走着
他走着比什么修辞都好
http://blog.sina.com.cn/u/5335110324



这辈子
东海潮

作为普通人
这辈子
唯一让我满足的
是没有
在退休前死去
我知道
有太多的不幸者
没有迈过五十九那道坎
为此,我要好好活着
我还欠这个世界
一首好诗
不比百岁老寿星
不比特朗普七十岁
还能竞选总统
如果七十岁
我还能写诗
一定是我的人生
一大幸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94af290102y9jz.html



情人节
王国良-北国雪

不用点燃,玫瑰的鞭炮
已在这个蓝眼睛节日
无声炸响,一些爱正在涂抹
最后的唇膏,准备出场

雪花以旁观者的身份
拷问人间冷暖,那些驿动的
心却化雪成春,红葡萄酒
滴滴香浓,今晚与谁共饮

远走他乡的人背对着太阳
给远方发去一封绯红的短信
带着余香的手,再次拧紧
天空,继续在脚手架上攀缘

而我正围着两位耄耋老人
用锅碗瓢盆演奏一曲夕阳颂
多年之后,岁月还会回过头来
收拾一地落英,邀我推杯换盏
http://blog.sina.com.cn/u/3114843833



福-太阳 

高低不同的山川
景色各异的峻岭
衬托珠穆朗玛的巍峨壮观
只有登上峰顶
才能理解山的风范

山河相连
造就了形态各异的大自然
山的巍峨庄严
水的敦厚深远
男人是山  女人是水就是最好的体现

前进的路上都不会一马平川
一座座高山会把你阻拦
有人望而却步
有人视而不见
水中映出征服者一张张的笑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72f1a70102wzov.html



春      
六月荷

春天已登台唱起主角
你还飘飘悠悠地从天外赶来
是不甘心就这样退出舞台
还是有意给春天一点颜色
你可知道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红梅已沉默  春风不欢迎你
你的到来花草树木义愤填膺
支持你的只有那些贪玩的孩子
快回吧  回到那属于你的时空
看  迎春花已竖起了春的旗帜
还有那布谷鸟正在清理歌喉
耕牛在暖房里早已按捺不住
大雁已整装待发准备回家
春雪  你洁白无瑕  我也爱你
这由不得你我  还是洁身自好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ea784450102wxgj.html



口水话入诗《不提你的名字》
 蒙珑

没希望就不会失望
随遇而安 最好
比如元宵节总盼望十五能月圆
其实 见到的时候真的不多 尤其是在特殊的日子
不是下雨 就是被厚脸皮似的云给遮住了
常常都会用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来自我安慰
往往十六也如不了愿 

比如今晚 天黑之前都在外面
不会去联想到月亮
回到家呢 也总是有事分身
当被某种念起 唰地 拉开帘布
哇 西窗上有一轮明亮耶
意外之喜 更令人意外

此蒙珑对彼朦胧 如电光火石般
心儿一下子就被实实在在的元素击中
像个无常物 表情瞬间深动起来 
不写点什么 遗憾
与我这般矫情的同谋有没有 
不展芳尊开口笑 如何消得此良辰

呼啦啦 呼啦啦 呼啦啦啦
呼啦啦 呼啦啦 呼啦啦啦 啦啦啦
这个年这样圆满 外加6个汤圆 
哈哈哈啦 哈哈哈啦  哈哈哈
一会儿工夫不见 月亮如此地通透畅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f4f2c00102ww7p.html



今夜,煮沸一锅思念(外一首)
兰兰

搅动一锅香味
福气慢慢升腾
看那圆润的玉体在翻滚
思念,在你心里悸动

敲一声佳节的晚钟
月圆,汤圆,灯圆,梦圆
灯前月下温情环绕
看不清谁和谁在拥抱
婵娟,叟童
立在辉芒中  

无论你怎么转
无论你怎么看
沸腾起来的思念
梦的记忆
在红灯笼的光线里
朦朦胧胧


元宵节

多么温馨
圆圆,甜甜,黏黏
将梦想装满
拎起一方思念
灯火阑珊,一树树挂满春意

今夜无眠
灯看人,人观灯
写满了灿烂
鞭炮爆出喜庆吉利
远去了流年

我在拥挤的人群中
攒动
蓦然回首,是你温文尔雅的笑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4889eb0102wv2r.html



一见钟情
乐石居

至今,我们都深信不疑
那次邂逅突发的遐想
在人间的四月天
偶然擦肩是极美的
笃定在无常的春夏交际

既然从未谋面,但是可以确定
他们彼此间似无甚瓜葛
但翘起的帐篷里常影出蒙胧
惑罢,怅然若失
许是已擦肩而过了数以万计

试问他们,可否记得
在冰雪融化如斑的青石路上
回眸的那刻,人群中
那句轻声的对不起
答案,或已截获了千年缘份
是的,也许你已不记得了

他们感到惊讶,倘若得知
月老已在调笑他们
许多年了,只是从未提前告知
实际在漠湖中已提示了数遍 

措手不及
尚未做好准备
红绳已将他们捆扎难离
羞涩中憋红的容颜
阻挡他们的,是月老将别路围篱
然后,躲在一旁的他笑着

某些迹象的确存在
即使未知,也无法解读
或是已在三千年前
许在某个清晨或许是傍晚
簇拥的岛屿丛林敏感
在液体与液体之间
世尊甘露炽然在星光下的黑松
骄傲的挺起了
期盼已久的烛宴

还有,事前已被触摸
尽情地思索与遐想
砥园精舍层层覆盖的孤独
灵与肉,血与骨
检检完毕后
并排放置在金屋

穿梭来往在晚的梦田
旭日升起时,已渐为模糊
印象圆始在勒阿佛尔港
遇见,只是开始
续篇定将与时光伴随
而充满诗意的流年
爱的进行曲
确须从点点滴滴奏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9b7ef760102wvuk.html

编辑:乐石居leshijuw

《诗人周刊》我喜欢的诗008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