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周刊
诗人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5,928
  • 关注人气:1,9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

(2016-01-26 08:00:00)
标签:

杂谈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本期选稿:连环 http://blog.sina.com.cn/u/1170813955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

本期诗人

排名不分先后,以选稿顺序排名)

         洋滔  成小二  藐姑射山人  苦丁  土人蔁  徐慧  以梦为马

         西征 离默 陈鹃 翠儿 指尖流年 心上秋 聼雨 一苇 黑鸟之翼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分别(外三

洋滔

 

删去那声再见

你却把它当成标点

点进主题

   

  杨柳河

                          

杨柳河,流着风花雪月

幸福地缓缓走过都江堰市中心

岷江抱一幅静寂恬淡的寥廓

红灯笼青杨柳的河岸一尘不染

我漫步河岸,相思的年龄早已成为历史

鲜花和雪花同时开放诗意

绿波和青枝同时激扬氧气

我开始挥霍眼中的光亮和敏锐

走过洁净的观音桥,涛流花香

虔敬地对菩萨诉说一方平安

我转身看到挑担沿岸卖菜的老农

汗水落在一把青菜的精神上

他在观音桥上放下担子,不肯离开

 

  青城山月

 

云,在山中飘溅洁白的香韵

山,在云里跟我捉迷藏

寂静的旋律托山月浮在天穹

洒下清清亮亮一组美丽的迷恋

紫茄子上的秋,还剩下一半

一朵失去鲜艳的勿忘我比灰烬更荒芜

激情与壮阔斟满奇妙的倒影和清凉

疲倦的灵魂向隅而泣,林海深处

我没有迷失方向。岁月枝头

早就缀满红肥绿瘦。那是

我一生苦苦追求的故土

青城山月的笑容被嫦娥夜夜阅读

把不老的青春和爱都交给了生态

装点和流淌一座山的高洁

  

我从藏北归来

 

早上八点

妻做好早餐

她说,又下雪了

我急急穿衣走向室外

见拉萨埋在雪里

绿树埋在雪里

立刻想起藏北

我是昨天从那里回来的

 

藏北已经下了几个月雪

牲畜死了百分之十以上

牧民们在饥寒中度日

不少人病倒了甚至冻死了

我的心被雪冻伤

尽管太阳很热情绪很热

 

在藏北,我看见

孩子需要糌粑

雪花不能充饥

雪风不能充饥

雪山不能织成被子

盖在牧民身上

温暖他们的生活

那位老太太

枯瘦得像株老树

我离开她的时候

她还躺在草垫上呻吟

像母亲病了一样使我难过

此刻,寒冷的阳光

照得我瑟瑟发抖

照得我妻瑟瑟发抖

 

我和妻站在雪地里

跟站在藏北雪地一样

拉萨的树已经抽芽了

藏北还雪海无涯

妻抖抖重负的肩胛

热汗难融心头冰山

妻说,把工资捐一半吧

这点微薄之力,谈不上雪中送炭

 

我骑上自行车

直奔红十字会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素冬(外三)

成小二


锅底朝天,整个冬天都是素馅的,
麻雀很瘦,它以粮为纲,
从行政学中飞出来,本就不该有太多的肉。
大雁去了远处,像过境的隐喻,
缺席审判的时候,南方也在开始降温。
而主现场,软体的河流
带着无人驾驶的真理,不是想逃就能逃走,
冻结是程序的前奏,
数九带着加速度,
大寒之后,僵硬的必将剥开。

 

  隐身人


这个冬天,温度还没降,
就开始怕冷,
我摸不到自己,听不到阳光的敲门声,
流水在结冰的光阴中闭门不出,
我爱的已被风卷走,我恨的根本就不存在,
许多话还没说出,梦未及剥开,
不如就此深埋。仿佛负重的蜗牛,
活着时,就走进了坟地,
这是热腾腾的新墓,
黄土地消化不良,诱发的炎症,
蒙面的背包客,验证带壳的温暖,
月亮照在墓碑上,查无此人。


   裸冬


人影稀疏,落叶有去处,
小寒,大寒,
搁浅的冬天,能站稳的事物都不简单。
村庄,河流露出真实的脸,
小鸟飞过寺庙上空,老远就能看见,
阳光是加厚的,
简单素雅的旷野上,
脱了长衫的草木,有自带的高度,
孩子们走出雪地,他们从来不躲在比喻后面。

 
  低头帖


西风逼债,浓荫上了断头台,
残枝在山坡上,
其实才浮出地面一点点,
和高度有关的故事,
像弹出去的小鸟,或显赫的鹰
一飞冲天,都会掉下来。
我也是天天向上的人,
翅膀在云层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但我更相信地心引力,
命在根部,弯下腰就能看清自己,
没有比草木更卑微的事物了,
我置身其中,
低下头,再大的风,也晃不起来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问雪(外四)

  藐姑射山人

 

那些惯于歌功颂德的人

能借助于你的洁白

掩盖人世间的污泥浊水么?

 

雪的比喻

 

人类历史上

最牛最牛的颠覆者

一夜之间

不费一枪一炮

就能把

红太阳照耀下的赤色江山

变为“白”家的天下

 

假如我是一个画家

 

假如我是一个画家

我就用我们所钟爱的“红”

和你们所偏爱的“蓝”和“绿”

调配成多种颜色

描绘出一幅五彩斑斓的《团圆梦》

挂在两岸人民的心上

 

母亲没能等来这一天

 

母亲生前

巴望我们能为她再添一个孙子

她不解地问:

为什么不能生二胎?

不让生,就回来偷着生

生下来我帮你们养

母亲活到94岁

也没能等来国家放开二胎的

这一天

 

如果时光倒流

 

如果时光倒流

国家允许我们生二胎

无论是男是女

我会一个取名“公平”

一个取名“正义”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乡愁(外三)

     苦丁

 

儿回来吧——

仿佛娘为儿叫魂的一声喊

 

久久,久久地萦绕耳边

喊得我辗转反侧

彻夜难眠

直到天大亮

我揉揉发涩的双眼

还是没看清故乡的模样

 

《空椅子》

 

人走了

留下的椅子空着

她执意要留下空椅子

她坚信总有一天无情无义的他

还会回来坐的

就像每天就餐时

她在餐桌上多摆上一副碗筷那样

一顿饭吃到底没人动

有多出的一副碗筷陪着

她总觉得吃起来饭菜特别香

留着这把空椅子

望上一眼

心中也踏实

 

《年终总结》

 

将自己

从档案袋中抽出

复制

粘贴

 

巧妙地贴出

一个往年的今天

 

《底线》

 

亲友往来的酒宴上

推杯换盏的当儿

我时时提醒自己

留着

一杯的量

 

若不然醉倒了

我拿什么

 

搀扶自己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大寒解牛(外三)

   土人蔁

 

奇胃产奶,且原料只需草
不喝油。连皮毛也能花样变现
而山上没有一寸隶属它的巢

 

皮鞋暖足、皮带是一种保险
牛鞭不是皮鞭,碎骨可以补钙
而牛的肝胆之间没有光盘

 

不善听琴,鸟语总被牛虻驱赶
鞭影是军令,给点阳光就灿烂
常在外,江湖不出一亩三分

 

偶尔也有点脾气,不关自由
总珍惜、系在绳子一端的鼻子
而蚊蝇之辈终不会走上菜单

 

暗藏入公墓的念头,不敢翅膀
戴上遮羞布,心知肚明要过堂
终也不知世上的镜子为何物

 

显微镜下,颗颗牛泪放大
始终也没科学到一个“不”字
更没有一丝毛、一根稻草

 

 借酒戒酒

 

一包花生米兑换成了细盐
掏出雪中挺立的梅花

 

撤掉进入鼾声的跳板
囤水圈火,困降狂妄的酒虫

 

午门外,响指弹剑
邀掌声击退晴空的雨点

 

游场,撒豆搬兵
攀岩走壁,步步勒紧裤腰带

 

摔杯为号!哦,你别独饮
请满上一杯,酒我壮胆

 

河道

父姓水,等风的船
不辽阔,依旧顽固地信着
故事里的运输带、众村庄的摇篮
星星赶向万亩晴空的羊鞭
是谁抽走了她的筋血、和华年

 

河道不牛,等火的幡
纤夫们让牛羊驮走了祠堂
驻守的山岗展示着弹孔、和硝烟
骨骼里的鱼虾、水鸟、也姓水
他乡有钢轨筷子、一定有方言么

 

箫乡入梦

 

钟声启开山门,诵经的溪流送客
俗人在俗人的声部,一炷高香断后

 

身背长箫,天涯海角涂改履历
也没国界了、骨髓里龙脉的胎记

 

一路扶着传统,面子手掌色如土灶
你仍固执地抠取,砌于墙体的辽阔

 

不弓弦乐、不谈月琴、不闻战鼓
不唢呐、不横笛,只取洞箫和陶埙

 

素雅流水、浓淡炊烟、铺展黄昏
箫声里习练打坐,排空马蹄声声

 

田野径头,一只空杯背靠竹林听风
一只只蝴蝶蹁蹁、飞入八月的气孔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雪(外二)

    徐慧

 

大寒,温度直降到零下十度

哥没有一点冷的感觉,因为

你来了。你把整个雪域搬来了

你把白桦林也搬到了金陵

 

白桦林是哥的爱人啊

距离,被你无意中砸碎

原滋原味原生态的你,做了一件

哥愁白头都没做成的事

 

就是因为你,哥的白桦林被伤害

哥本想春暖花开时,带她

在爱情隧道里诗意的行走

哥没有怪你的意思,谁都会为你忘形

 

现在好了,你来了,就相当于

哥和她在一起了。你飘落我身

就相当于哥的手,温暖她的伤口

痊愈,在哥银装素裹之后化为药引

 

在裹紧与敞开之间随性而行

 

大寒,把冬季的冷发挥到极致

这没有什么要紧。我下身有灯芯绒棉裤

上身有加厚羽绒袄。脚套棉袜

外穿休闲牛皮棉鞋。五四青年模样的棉围巾

把脖子围城阻风岭。头太重要了

那里储存着智慧,一顶老头棉帽足够护卫。

模样不再重要,不论高低胖瘦,不论老少美丑

裹紧,裹紧,让冷无计可施。至于这张老脸

早被岁月折腾得皮厚如茧,无所谓了。

 

然后,敞开,敞开,再敞开

面对风,面对雪,面对寒冷世界

把思想敞开,把真性情敞开。

生活总需要多种颜色

酒既然戒了无需再饮。随性的文字

犹如梵音犹如禅语犹如嘤鸣。长剑在手

再丑再老的臭男人,也会有花香被吸引 

 

暗流中的一块石头

 

暗流,从四面八方汇聚

叽叽喳喳的浪花,仿佛是完成

对一条鱼围追堵截的密谋后

发出的笑声。就像上演狩猎的好戏

把麋鹿、野兔

赶到前无出路、后无退路的绝境

然后围而歼之

 

阴谋总是自认为高明。其实

暗流围堵的,不是一条鱼

而是一块石头。石头不需要出口

也不需要退路。惊涛骇浪扑面而来时     

它岿然不动。暗流四下散去时

它浮出水面,个性更加润滑

皮肤更加光艳,身旁

蜗牛、螺蛳发育茁壮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隐喻帖(五首)

   以梦为马

 

◎隐喻帖

   

天平朝你倾斜,我才知自己

轻薄如草芥。你的誓言再一次镜花水月

自以为深藏不露的卑微

早已被众生一览无遗

 

天地越来越小,露水在暮霭时

结为颗粒。刺骨的风来

我容易流泪,却不易说出

被大雪掩盖的秘密

 

解开大衣最上部的纽扣

向雪花袒露脖颈和锁骨

似乎只有如此,才能以己之悲悯

度化尘世,度化天气的偏执与阴冷

 

◎大寒帖

   

岂可无酒,酒杯里

能盛下江山素白,暮色微合

以及轻如草芥的脚步

重如磐石的呼吸

 

瘦马出西山,扑面而来的风

刺不穿醉意深沉

鞍辔松弛,不勒缰绳,不点镫

任眼前一只踏雪而来的野兔

消失在草莽之间

 

村庄越来越远。几点牛羊

聚在村口取暖

岁尽之时,舌尖打结

自在心中默念:“尘世何在,

我是何人?”

 

◎念昔帖

  

那年,湖水未结,水面微漾

临湖温酒,把盏当风

把笑语隐在一片落叶

清晰的叶脉之后

 

别来陌路。好多年

没有只言片语,言及转身之后

似曾恋恋不舍的影子

 

安枕,展开多年前的旧梦

月圆之夜,适合登萍渡水

明知冬天即将过去

江湖莫名岑寂

 

◎题照帖

  

眸子让白天变短,眼波流转

衍出昨夜就开始闪烁的星子

和流淌在春之野的煦风

 

馨香可以酿酒,和遥不可及的江湖

在一阕同题小令中

推杯换盏。你灵犀一指

我知道奇绝需用险韵

 

自始至终,你保持沉默

如同一盏烛红,一潭碧波

偶尔摇曳,偶尔漾起涟漪

每一次影随心动,都是一首谙熟于心的诗

 

◎北风帖

 

马匹暗藏于北方之北

陡然嘶鸣。旗帜在远处

翻来雪花久不至的消息

彤云,残照。沙尘和蓬草

消弭一场旷日持久的雾霾

 

老树嘎吱作响,枯枝横陈

行人转身,微露一脸暮色

星子适时而出,灯影在摇曳中空老

一层冰花沆砀

黑夜愈发难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成佛(三首)

    西征

 

朋友说

那女人成佛了

能看见天堂

和地狱

我说

她也许,并非自欺

也非欺人

所谓成佛之说

只是长久专注于一念

幻象而已

 

 讲佛

 

那女人讲佛时

激动

张扬

口若悬河

我想对她说

讲佛的语气,一定要安静

舒缓

犹如天籁之音

像她这样,和佛的距离

越来越远

 

  信佛

 

是的,我信佛

我信佛的唯一方式,是虔诚地

亲近大自然

珍惜生活,而不是焚香,磕头

念经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自白》(外四)

离默

 

这世上

我最不敢认的两个字

一个是“爱”,另一个是“相知”

他们像,我在嚼硬骨头时

硌碎的两颗牙齿

被我一并含血吐了出去

 

如今,沉默,已经不能偿还

我缄口不语的真相

我害怕,一张开嘴巴

只有虚妄之风,鱼贯而入

 

  《请说,安好》

 

我用尽了寂寞

为了等待这一刻,出现

在朝霞爆裂云层时

光穿透你逐渐昏暗的眼睛

我们还能相爱吗?

走过时光寂寂的年华,在湖光潋滟的背面

你赠予我一扇打开黑的窗

大自然藏下世事,贴住光的慢行

你的背包,请打包一生的悲喜

和我出行时,只说,安好

 

《终于,我们与时间达成了谅解》

 

七八年, 终于

我们从情侣变成了亲人

一起回忆热恋的美好

一起分享记忆中的感动

终于,我们与时间达成了谅解

不再痛苦,不再要求

顺应命运,顺应

时间为我们作出的安排

而, 每一天

我们会互道一声,你好吗

当你回答“活着”的那一刻

我总会有想哭的冲动

仿佛,上帝给了我良善的一吻

而我,正弯腰捡起他遗落的密匙......

 

 《结香的等待》

以花瓣淹没嘴唇

饥饿迫使我吞噬了所有语言

爱掏空了整个城池,十二月!

我不要说话

不要逼我写出诗句

虚假的声音终究将丢进时光的垃圾桶

冬来了,怀疑的灰色风暴,在胸中呼喊

厌世,比雾霾更加肆虐

迷雾中的世界,似庞大而浑浊的泪

我被整个-----包围

结香在枝上,孤单又孤单

她的嘲笑使我疯狂

柔软而赤裸的枝条

早就为爱去掉了多余的枝叶

花在上,只想用唇封缄

一次漫长而荒凉的等待

 

 《现代生活》

 

我用夜晚的孤独喂养生活

我用有毒的烟雾喂养夜晚

我不能谴责雾霾,不能像大多数人一样

因为,我也是有罪的

我也说谎,我也虚伪

在夜晚盛开的孤独之花里,我播种罂粟

在清晨浓密的白雾里,我宰割普世的同情

我在我的肺里播撒焦油的黑暗

在嘈杂的霓虹灯下,我数繁星

而月亮,在隔世的水塘里沉睡

他们总喜欢说,上世纪

哦,那正是我们赶着来的地方

也是我们赶着要去的地方

而现在,正在能见度低于微米的雾霾中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许我】(短诗六首)
陈鹃

 

夜色如绸。许我
怀抱玫瑰,杯中有酒;许我的
悬崖在黑中美成断臂;许我扼住
体内小兽,把你窃来烙成
滚烫的红月亮。
  
失眠是我的江湖,许我把你当成
我的王。君王爱着大地,许我期待一朵
庸俗的花开,邂逅一场简单的爱。
南柯这么美,许我扮上妆,貌似
春光、貌似你喜欢的样子。

     【庆幸】
  
又是先于夜醒来。体内
打开一朵花,也有一朵被合上。
整个冬季,没有蝶来,也没见周公。
  
我庆幸,凌晨三点,我拥有健康的冷。
我庆幸,案头的佛,度完月圆、度月缺。
我庆幸,所有的暗疾,学会了鼓掌。
我庆幸,岁月的褶皱里,我与自己握手言和。

   【梦呓】
  
大寒。裸露的夜,开始下雪。
纯白的。一会是银子、一会是梨花。
心,跳的有点不甘寂寞。
  
太阳出来了,得赶紧翻晒棉衣。
有一些话,还是留到春天再说吧。


   【汉字】
  
陶器、甲骨、青铜、石玉片、简牍、帛书……
纸,载体越来越柔软,
如内衣。
纸,磁盘、光盘、芯片……
介质越来越轻薄,
像刀子。


  【爱】
  
只是想把所喜欢的,喜欢得好好的,
只是想霸用这个绝美的修辞,
来深深地表达。


   【欲】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人到中年,这个季节的青蛙和蛇给了
最公正的判词:冬眠。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灵犀,就够了》短诗五首
           翠儿


 
《灵犀,就够了》
 
不需要以爱命名
甚至无需命名
灵犀,就够了
 
我并无占有之心
惟愿,以文字的雁阵
换你会心一笑
 
安静与热烈,都是
风雨洗练后的节制
这涓涓的惊喜与渗透
宜慢,宜缓,宜无声
 
我不会告诉你
这不易觉察的深度诱惑
正一寸一寸
侵占着诗歌的魂魄
 
《不寐的人》
 
不寐的人,自有反复揉搓的心事
我的兄弟。一些卑微的生命
都需从泥土出发,更深地贴近泥土
我们倚着荒野,背靠着背取暖
 
黄昏就在手上。残阳还远
风雪中传诵的呢喃
远于洪荒,续于恒久
 
如你挥舞着诗歌的衣袖
天边,云霞漫卷
苦涩后,弥久回味
 
《我爱》
 
我爱,一切弱小
寒风中,歪歪扭扭的草木
没有脱尽的叶子
爱,水中孤立的鹤影
山涧蜿蜒的清流
 
爱,宽厚,从容
不舍,不弃的陪伴
爱,细腻温润的白,有着清奇的
骨骼。只是莞尔,什么也不说
 
《一收一放之间》
 
我是,在自救的途中
撞见你,旋转着,轻盈地
缠绕,又在流畅的
直白里舒展
 
是我怜惜的一种奔走
妙曼的舞姿,是柔情暖意的
另一种代言
 
一收一放之间
夜,一圈圈退下
蝶,自你飘逸的袖口

破冰而出

 

《远处的一束光》
 
一些依恋,无法解读,却温柔蚀骨
妩媚缠绕着妩媚,眼神代替表达
声嘶力竭的呼唤,在灵魂深处
我们都听得见。我们不做声
 
像远处的一束光
宝贝,你就是我的那束光
安分于夜的摇曳,安抚着我

无根的动荡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致博尔赫斯(外四)
    指尖流年


爱人在暮色里。
我期待这样的夜晚
她凝望着北方的云,天空暗下去
街道上桔黄的街灯亮起,行人稀疏,
一座诗一般的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
你滑入月色,被月光带走。

  夜晚。


夜晚来得如此缓慢,
像缓缓注入的黑牛奶
但我更期待是一杯清水
我习惯了,
这夜,
这样地枯坐着
我是幸福的。
一粒盐,
一颗流水的幸福。
庞大的虚无暗和了天使的意图
身体倏然的抽离……

 

  抚摸。

外祖母双目失明
她的手在黑暗里摸索
我的头发,风,冰冷的墙
窗台的雏菊,以及阳光
我说,“可以吗?”
她说,“是的,当然。”


  我爱你。

我爱你,我将远离
远去的尘土飞扬
在异乡的小旅馆
在陌生的怀抱里
我想起你,哭着,
笑着,没有自尊。

 
  冬夜。

像叶子落尽的接骨木
不会再有别的了
梦,或担忧
除了寒噤。
你蜷缩着睡去
仿佛被风雪挤压
身体形成一个大“S”
像一只盘踞的小蛇
在漆黑的树洞里
没人看到你的花斑
精美而细致。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火焰》(外三)

心上秋

 

那年,我的青春之矩

被你的吻点燃

从此,爱的火焰一直

燃烧在我们二十年的生活营盘

 

 《梯子》

 

清晨

一道穿窗而入的阳光

正好搭在女儿的书架上

 

那里

摆放着女儿幼儿园、小学、初中的课本

 

很快地

阳光就升到最上层

女儿正在读的高中课本上了

 

《弥漫村庄的花香》

 

父亲临终前

拽着母亲的手说——

太行山区并没有叫栀子花的村庄

 

小栀,其实是

他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在乡下

遇到的一个姑娘

 

《春早》

 

案头的水仙,葱茏得意

书架上的迎春藤,碎步洒脱轻盈

透过窗的阳光,绘在白瓷墙面的插图,像一道发芽的篱笆

此刻的你,环顾这一切的眼神,有着水样的流苏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 三色堇(外三) 

       聼雨

 

立秋以后
大雁打点行囊南下
留下一茎枯荷独守清凉
白围巾的暖
已捂不热一滴夕阳
 
十二月,我
不得不提到雪
乱世红尘里,唯独她
始终保持着素雅与高洁
一尘不染
 
屋檐下倒挂的冰凌
用一根芒刺倾覆整个冬季
僵持不下
大地开始返青
一株三色堇将爱和盘托出

 

 磨刀人

 

怀揣着生计

披着晨曦迈出家门

再用疲惫的身体

背着夕阳回家

 

一路打磨坚硬的石头

希望鼓起的口袋

可以让日子渐渐丰满起来

风中摇摇晃晃的身体

搀扶着自己的影子一路前行

 

用锋利的刀刃切割风的骨头

那里是否可以淌出蜜

消瘦的日子

能否被打磨出光亮

 

 抓不住的时光

 

有多少年没有体会到那种温情

十年,不,二十年

留在手心的暖还在

而你越走越远的身影

被山脚下的一捧土收留

从此,一道门两个世界

 

我正在被时光雕刻成当年的你

黑夜里,我一只手抓着我的宝贝

一只手还在寻找

寻找那双已布满老茧的手

厚厚的茧子硌疼每个梦

疼痛中不断呼喊

可,怎么也喊不回逝去的光阴

 

分摊一片雪光

 

寒流造访北方

法桐已经被剥光了外衣

赤裸裸的站在路边

任由一群雀儿指手划脚

 

呼啸的北风

把一湖水的心收紧

一尾鱼的世界越来越小

紧锁的眉心迟迟无法舒展

盛开的红梅为小雪人涂上红胭脂

 

抛出的石子在冰面上滑行

我的心也跟着滑翔

这个冬天

我的一句问候

是否可以打开一个心结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对抗(外二)

  一苇

 

霜还是那样白

霜降在草叶上,眉毛上开始有雾水

我跑起来

天空跑起来

树木留在昨天的阴霾里

你看看

我再也不会被你的愤怒打倒了

我再也不去想露水

会带来好天气

 

  故事

 

你发来微信

昨夜天井湖有人双双殉情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

给你传过去一个“喔”的表情

怎知是殉情

怎知不是失足掉落呢

 

好吧,这悲伤的字眼

还是不要用来做标题

 

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降临人世

 

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降临人世

雪原哭泣的时候我在哪里

树木瑟瑟发抖的时候我在哪里

 

风悲伤的时候我躲在被窝里

不能给它们安慰时

我就写一首诗

就当是你看到的最后一首

就当我老了再也爱不动了

我这样想时

风就不那么大了

孤单的原野和身体一样迷人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禅(外二)

 黑鸟之翼

 

月光流溢到湖水里

 

梵音九重,素衣女子禅坐

一尾鱼莲下游弋而过

 

此时,尘世虚化成湖水

我的船,从月光里渡向彼岸

 

中国只有两只猫

 

一位老人遗留下两只猫

白猫进了庙堂,黑猫在经商

这对亲密的兄弟,在信仰上不谋而合

 

猛虎与羔羊

 

每个人心中都圈养着一只猛虎

和一只羔羊。当猛虎跃出围障

吞噬了羔羊,也会吞掉做为人的皮囊

 

 

 

 

 诗人周刊《今日诗选》第118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