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尚语录
爱尚语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1,421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两性情感故事

(2020-08-12 14:22:50)
标签:

两性情感故事

两性情感

情感故事

分类: 情感日志
两性情感故事

  两性情感故事 

  没有忍住的痛苦就不是真爱
 
  天阳:那可是我妈啊,她怎么可能对我不好?但她对你好,不能直接对你好;
 
  对你好,就得横一点,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过。
 
  腾云:折磨是我们赋予家人的特权。
 
  我:哦?很有意思。为什么?
 
  腾云:真情需要淬炼。
 
  我:那岂不是所有爱你和你爱的人,都得长期处于激动状态?
 
  周星驰的电影中多有这种模式:不死不足以证明真爱。所以真爱的存在,只能以一方的死亡为前提。只有紫霞的死,才能让至尊宝确认她值得爱,自己爱她;如果段小姐不死,玄奘就不会被感动,仿佛只要没有忍住的痛苦,真爱就不存在,爱必须以虐的存在为前提。
 
  施害者甚至在用亲人能承受自己多大的任性伤害来衡量自己的价值。我想到一个电影中的一幕,女朋友的要求是“只要他把手里的一皮包黄金扔进水里,就说明他爱她”。她用能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来衡量他的价值,用他能承受自己多少无理的伤害来衡量自己的价值。
 
  勒索者确信,别人对自己的服从、关注和情感都是有条件的,不是绝对的,所以试探会一轮轮地升级,逼迫对方退到一种畸形的不可能的地步,以确认这种服从、关注和情感的真实性。
 
  现在,小莎的老公从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勒索的恶魔。他以死要挟,步步紧逼,认为小莎需要得到更多的惩罚,鼓励并帮助小莎一步步降低尊严。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小莎曾经也是一个勒索者。她曾经一轮轮地试探老公的底线,一边内疚、自责,一边加重试探。她好像在以老公能承受自己多大的伤害来衡量他到底有多爱她。最后,她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既然老公允许自己和别人乱搞,他能忍受得住,那自然说明老公对自己的爱是绝对的。
 
  现在,她认错了,于是灾难出现了。老公隐忍的痛苦如山洪暴发,他开始需要虐待小莎来证明小莎对自己的感情是真实的了。丈夫似乎并不想让她轻易地原谅自己,他希望她把自己看作一个荡妇,在她羞愧而死之前绝不放过她。小莎觉得自己错了,所以一步步退让。小莎的退让,似乎让丈夫有了充分的理由印证自己的愤怒和仇恨。
 
  两性情感故事 
 
  清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梁和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走到卫生间去梳洗。镜子里的女人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原本一双灵动的眼睛此刻耷拉着,眼睛下方一层隐约可见的青色都说明梁和这一夜睡的并不好。
 
  梁和有轻微的认床症的。婚后她从自己蜗居的小公寓搬到他们的新房,新房是由顾家父母也就是梁和的现任公婆操办的,她跟顾淮宁在婚前一次也没来过,第一次来就是婚礼结束的那天,他跟她一起进房,随着她挑了一间,任何意见也没发表就跟着进来了。
 
  梁和醒来的时候,枕边早已空了,现在满屋子一看,并没有顾淮宁的身影,看样子他是不在家。她站在厨房里小发了一会儿呆,灌给自己一杯热牛奶之后决定去卧室再睡一觉。
 
  将牛奶杯洗好扣回原处,梁和站在卧室门前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进门补眠的时候,玄关处的门锁咔嚓一声响了,门被打开,顾淮宁从门外走了进来。打了一半的哈欠顿时就僵在了那里,梁和愣愣地看着顾淮宁。
 
  相比之下,顾淮宁就淡定了许多。他看了她一眼,微微一个颔首便径直向厨房走去,手里拎着的早点还热腾腾地冒着气。
 
  他去,买了早点?梁和不由一怔。
 
  愣神间,顾淮宁将早饭端了出来。梁和抓了抓头,跟着他一起走到餐桌旁坐下。
 
  顾淮宁动作很迅速,这或许与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一名职业军人。
 
  梁和见过的军人很少,而且对军人的生活不是很了解,但是她想,军人应该都具有一种果断决绝的特性——最起码在他们的婚姻问题上,顾淮宁是这样体现的。
 
  顾淮宁还没习惯放慢动作等着别人,所以他迅速解决了早饭,看着慢吞吞喝着粥的梁和,沉吟了片刻,说:“我还有一周的假期,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唔?”梁和抬头看着他。
 
  顾淮宁手指摩挲着餐桌光滑的表面:“算是蜜月吧。”
 
  顾淮宁是B军区T师装甲团的团长,平日里多泡在训练场和演习场上,在结婚之前有两年的时间都没怎么休过假了,这次为了结婚特意多修了一周。
 
  梁和微怔,她还真没想好去哪儿。
 
  正逢此刻客厅的电话响起,顾淮宁说了句“你先想一想”就起身去接电话。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梁和咬着勺子开始思索去哪里好。
 
  她在一家杂志社当记者,因为采访去过不少的地方,有时候结束工作了也会专门“浮生偷得半日闲”。
 
  电话是政治处主任周平打过来的,说是又到了开学的时间,一直跟他们有联系的地方大学需要部队上去人军训。
 
  顾淮宁调到装甲团当团长一年多了,对这事儿处理也有经验了,直接让周平从勤务营里挑出一个连去,反正学校也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周平在电话那头有些犯难:“这要搁平时也没那么麻烦,只是对方今年的新生都弄到新校区了,他们那边的负责人说新校区教室还没按桌椅板凳呢,要把新生拉到部队来军训一个月,好给他们时间缓冲。而且,这不是合作满五年了么,校方想趁着这次搞一次汇演,开幕式上想让咱们出席。”
 
  顾淮宁一开始拒绝了,可是周平却劝他:“军民共建嘛,和平时期也只能搞搞这个了,跟地方上搞好关系也是上面一直强调的,我看你还是参加吧。”
 
  这个帽子扣得就有点儿大了,顾淮宁只好答应了。
 
  挂了电话,顾淮宁缓步走回餐厅。
 
  坐在梁和对面,表情有些歉疚:“部队里忽然有事,恐怕我得提前回去两三天。”
 
  这么快?梁和愣了一下,继而想到的就是她不用再烦恼去哪儿了。
 
  梁和问:“那,什么时候走?”
 
  顾淮宁审视了梁和片刻,看她的反应平淡,放下心来。电话里周平说的开幕式日期是在周一,而今天是周五。
 
  顾淮宁想了想,说:“明天走。”
 
  “哦。”梁和点点头,低下头继续喝粥。粥已经凉了,喝进胃里有些不舒服。她索性放下勺子,将东西收进了厨房。
 
  顾淮宁跟在身后,见她忙完,说:“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回一趟家吧。”
 
  诶?梁和有些讶异地转身。
 
  顾淮宁淡然地解释:“要走了,回家看看。”
 
  回顾家?这对他而言似乎不是个什么大问题,可梁和想想他的背景都觉得头疼。
 
  顾淮宁也自然明白她的顾虑,安慰她道:“你不必担心我的父母。”
 
  “好。”梁和擦了擦手,应了一声。
 
  虽然她对自己没有多大自信,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决定跟顾淮宁结婚是两星期前的事儿。
 
  他们是在医院认识,相处了一段时间彼此感觉都不错便决定结婚了。跟他相处的时间尚且不算长,遑论他的家人了。尽管结婚之前梁和只见过他的父母几次,但是称不上多熟悉,此刻还是有些紧张的。
 
  车子停在了顾家的大门口时梁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禁拍了拍脑门!她竟然两手空空来拜访她的公公婆婆!
 
  一阵懊恼之后梁和转向顾淮宁:“我们就这么直接进去么,需不需要,带点儿东西?”
 
  顾淮宁没料到还有这么问题,沉吟了下说:“不用。”
 
  “可是……”
 
  “他们不会介意。”
 
  老天!梁和郁闷不已。
 
  对于顾淮宁的背景梁和了解一些。
 
  父亲顾长志也是军人,从解放战争的战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又经历了北方边境前线战争和中越自卫反击战的九死一生,肩上扛了一对实打实的将军衔。而母亲李琬则是顾长志的第二任妻子,这样一来顾家就有了三个儿子,长子顾淮清,在南方某省任省委书记,倒是不常在家。次子顾淮越是李琬的长子,和小儿子顾淮宁一样,都在部队工作。
 
  梁和的背景就简单多了,父母双亡,就连陪她最久的外婆也去世了有几个月了,可是说她是孤身一人。
 
  两相对比一下,梁和更是有些紧张。
 
  尽管事先做好了准备,可是真正踏入顾家大门的时候梁和还是免不了在心里惊讶一把。看着会客厅里一排的长辈,梁和努力控制自己夺门而去的冲动。顾淮宁则已然见惯了这样的阵势,只是微微挑了下眉就半揽着她进门,礼貌地问候诸位长辈。长辈都笑着应着,到了梁和这里,笑容里就多了几分打量了。
 
  母亲李琬从厨房迎了出来:“来啦?饭还没做好呢,淮宁快带和和去客厅歇歇,别累着!”
 
  顾淮宁瞥了眼母亲,还未开口就听见梁和说道:“我不累,我,我去厨房给您帮忙吧!”
 
  李琬笑着看着梁和进入厨房的背影,回过头来看着儿子:“你先去客厅陪你的叔父们说说话。”
 
  顾淮宁原本只是给顾老太太打电话说回家一趟,没想到他这些日理万机的叔父们都赶了过来,这架势是要检验他的妻子?这老太太。
 
  他说:“妈,梁和比我小七岁,你不要太为难她。”
 
  李琬斜他一眼,“知道你宝贝你的媳妇。”
 
  顾淮宁没说话,视线淡淡地落在那个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上。
 
  厨房里是一片兵荒马乱。梁和手忙脚乱地给张嫂打下手,张嫂只得无奈地看着她给自己越帮越忙。眼看着她拿着一把切骨刀就要去切排骨,张嫂赶紧上前阻止:“诶,别把你给伤着了,给我吧。”
 
  梁和愣了愣,不好意思地把刀递还给张嫂,张嫂有些无奈,只得安排她去处理那条刚刚运回来的一条鱼。
 
  顾淮宁走到厨房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梁和正卷着袖子与那条鱼作斗争。明明是怕血,却还是忍着下手的模样让顾淮宁乐了。想了想,他走了过去,一把拿过了她手中的刀。
 
  梁和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只得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他刮鱼鳞去鱼鳃。
 
  “不擅长做饭?”他开口问道。
 
  梁和低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这算是意料之中的事,顾淮宁把手中处理好的鱼交给了张嫂,将手放在水龙头下认真清洗。这让梁和感到有些意外,相处一段时间以来,她竟然还不知道他会做饭。
 
  张嫂的手艺极好,做出来的东西美味的让人差点把舌头和着食物一同吞掉。可惜,面对如斯美食,梁和还得一边正襟危坐地吃着一边回答顾家长辈们的各种问题。
 
  “淮宁,结婚之后你媳妇不跟你一起去部队么?”问话的是顾淮宁的二叔,顾长明。他和顾淮宁在同一个军区工作。顾长明担任政委,而顾淮宁则在下属某集团军T师三零二装甲团当团长。
 
  顾淮宁看了梁和一眼,说:“她还有工作。”言下之意自是不去。
 
  “哦?和和在哪里工作?”顾长明看着梁和问道。
 
  “在市里一家杂志社。”梁和认真回答道。
 
  “那你小子就把新婚媳妇丢在C市回部队?哎,我说梁和啊,你舍得么?”小叔顾长安笑着打趣面前这对准夫妇。
 
  梁和立马绯红了一张脸,顾淮宁瞥了小叔一眼,暗暗用眼神向面前两个军衔远高于他的两个人投去了两枚“破甲弹”。
 
  两人笑了笑,俱放过了这个话题。
 
  梁和算是逃过一劫,可心脏却仍旧快速跳个不停。再抬头看顾淮宁时,淡漠中带有轻微的笑意的表情,让她微微晃了神。
 
  这次过来,梁和并未看见顾淮宁的父亲顾长志,稍一问,才知道顾老爷子正在下面视察工作,军政大事,她也不好再过问了。
 
  李琬将梁和叫到了二楼,递给她一个锦盒。梁和迟疑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对上好的缅玉。
 
  李琬拉着她的手说:“这是老爷子临走之前让我交给你的,喜欢吗?”
 
  梁和对着灯光轻抚手中的玉,晶莹透润,有着耀目的光泽。
 
  “喜欢。”她说。
 
  “那就好。”
 
  梁和抬头,看着李琬,露齿柔柔一笑。
 
  因为第二天要赶飞机回部队,顾淮宁直接带梁和回新房了,他的行李都放在那边。
 
  回到家梁和的第一件事就是舒软的拖鞋向浴室奔去,那背影在顾淮宁看来仓皇地简直就像在逃一般,怕不是担心他跟她抢浴室吧?顾淮宁在门口怔了一会儿,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浮现出一丝淡淡地笑意。
 
  梁和曾经被好友贺安敏问到过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早晨醒来看见枕边有一个男人,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正待梁和想答案的时候,好友贺安敏已经大大咧咧地替她回答,“你这还不简单嘛,像你这种不愿意结婚的人,一个男人睡在你身边唯一的可能就是一夜情!”
 
  梁和当时的反应是就手给了贺安敏一个爆栗子。
 
  现在情况真实发生了,梁和的感觉竟然是有些懵。估计是还不适应的缘故。梁和捶捶自己的脑袋,下床做早饭。
 
  顾淮宁是今天上午的飞机回B市,时间有些紧迫,再让他早点儿起床整理完内务之后去买早饭,梁和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所以昨晚临睡前提前定了闹钟,六点半准时醒来,她的手艺不精,但早饭还是可以拿来练练手的。
 
  梁和比较拿手的是西式早餐,两片吐司加一个煎蛋,再搭配上一杯温度正好的牛奶,着实是不用费什么功夫体力。可问题是,顾淮宁会喜欢吃么?部队里也会有西式早餐?
 
  梁和用一秒钟否决了这个想法,快手快脚地洗好了米开始煮粥,将冰箱里的腌渍小菜拌好,又下楼买来了安心油条和包子,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了,梁和看着满桌子的早饭,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顾淮宁在七点的时候准时醒来,迅速洗漱完毕,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向外走去。走到厨房的时候看到满桌的早饭时着实是愣了一下。
 
  正逢梁和把煮好的粥端出来,一手一个碗,温度烫的她眉头有些纠结。顾淮宁赶紧上前接了过来:“我来,我来。”
 
  梁和似是被他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无袖白色背心,下身是挺刮的军裤,洗脸时像是把头发也给洗了,此刻还湿漉漉的。见他望过来,梁和忙反应过来:“你,你醒了?”
 
  说完就想找坑埋了自己,你结巴什么呀倒是!
 
  顾淮宁嗯了声:“你准备的早饭?”
 
  “唔,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顾淮宁眉毛一挑,大致扫视了一下饭桌。油条和包子看样子都是现买的,小菜调的倒是色泽鲜明,不禁让人食指大动,但是他隐约记得,这菜是从结婚那天就在冰箱里放着的,独独自己面前这碗粥,是这姑娘自己准备的。
 
  “还不错。”某人下结论,最起码精神可嘉。
 
  梁和不好意思地笑笑,坐下来一起吃早饭。
 
  顾淮宁是九点的飞机,早饭结束之后顾长志的警卫员就来接他去机场。警卫员冯湛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小伙子,与梁和差不了几岁,见到梁和的时候大大方方的叫了一声嫂子,倒是把梁和给叫红了脸,站在门边让他进来。
 
  顾淮宁正站在镜子前打领带系肩章,梁和看他穿军装倒是看习惯了,只是从未认真地看过他的肩章。二杠两星的肩章,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军衔。
 
  “我先回部队,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如果找不到我就直接联系冯湛。”顾淮宁交代梁和道,“冯湛,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多照顾照顾你嫂子。”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冯湛笑嘻嘻地行了一个军礼,顾淮宁好心情地赏给了他一个毛栗子,又转身看向梁和。她正安静地站在门口,保持着开门的姿势不知道正在想什么。见他过来,说:“我送你。”
 
  “不用了。”他扣上大沿帽,最后整了整军容,“我自己去就行。”
 
  梁和凝视他几秒,说:“那我送你下楼。”
 
  冯湛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替顾淮宁打开副驾的车门之后就自觉地钻进了吉普车里。
 
  顾淮宁把住车门,沉吟片刻后走到梁和面前,伸出一只手扣住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拨开她额前柔软的刘海,轻轻地在那里留下一个吻:“我走了,到了给你打电话”
 
  梁和被这薄凉的吻惊得猛然抬头,撞进他那一双晦暗不明的眸子中,瞬间她又移开视线,低声道:“一路小心。”
 
  梁和站在原地,吉普车开出小区大门之后很久她还站在原地,直到感觉到早晨未退却的凉意,才打了一个哆嗦,猛然回过神来向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她把自己扔在了床上,起得太早,再睡个回笼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过就是,她发现自己很难睡得着而已,正对着的墙上挂着一张婚纱照。照片里的她笑得温柔可人,而他则是她看习惯的平静无波。
 
  望着空荡荡的家里,她在睡着之前忽然想起来,他们结婚才不过四天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