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01月13日

(2016-01-13 15:54:42)

第二部分  胡歌之歌

 2016年01月13日

最近常有人问我:“你是胡椒吗?”我的回答:“我不是胡椒,我是喜欢胡歌欣赏胡歌支持胡歌的路人,充其量是一枚路人粉。”我即将写下的这第二部分“胡歌之歌”将谈及我对胡歌作为一个“人”和“演员”而非“偶像”的理解,以及我理解中的他和我的相似性。某些观点可能在一部分胡椒听来会有点刺耳,所以我要开宗明义地强调:这里都是我个人的观点,鉴于我年事已高,三观定型,所以谢绝任何质疑、批评和论战。

回顾我的青葱岁月,我惊奇地发现我居然从来没有过“偶像”。(如果非得找出一个人作为我的偶像,我想那个人应该是我的丈夫。)我没有习惯去仰视某个人,不管这个人是多么高级别的领导或是多么如日中天的明星,因为我认为本质上众生平等,我和他们在精神上是平等的。所以,尽管胡歌在我眼中非常优秀,我也是以平视地角度探究他,而非以崇拜的心情仰视他。(在我的字典里“崇拜”几乎等于“邪教”和“无知”。)我也不会去神化某个人。我会基于事实信息,做出自己独立的分析和判断。我更加不赞同所谓“无条件地支持”,因为这世界上何曾有过“无条件”的事情?

 

前奏

有人曾经说过,在《琅琊榜》之前,胡歌于她而言只不过是“娱乐圈的背景音乐”,我深有同感。我一直能够感受到这音乐袅袅扬扬,却从未存了兴趣仔细聆听旋律。大概十年前,我隐隐约约知道有一部很火的仙侠电视剧,剧中男主演非常帅,第一次做男主角便红透半边天,被年轻的粉丝们爱得死去活来。很快我又隐隐约约听说,这位小帅哥不幸出了车祸,情况危殆。彼时我只有两个转瞬即逝的想法:“这剧组惨了,得换演员或者等他康复,预算绝对得超!这小帅哥毁了容,以后怎么办呢?天妒红颜啊。”后来,听说这小帅哥又复出拍戏了,至于拍了什么,完全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我甚至从来没想过要去百度一下他的图片领略真容,以至于2014年夏天我在健身房里一边跑得呼哧带喘,一边看着电视机里《生活启示录》心里嘀咕着“闫妮跟这男的不太配啊”……再然后,时间来到2015年。因为版权限制海外无法观看,我是回国以后迟于大部分观众在十一月初才开始观看《琅琊榜》。一看之下便不可自拔。关于这部电视剧,网络上已经有许多优秀的剧评和感想,在此不再赘述,只引用两段我在朋友圈里的发帖:

 

“最近在看琅琊榜。这部剧被称为良心国产剧,目前网络点播已经84亿次,豆瓣评分高达9.3,成为绝对的现象级作品,各种好评(包括软文)层出不穷。一部古装偶像剧,因为剧本扎实,演员表演精湛,制作精良,被生生拍出了证据的感觉。衷心感谢琅琊榜全体演职人员和制作团队为观众奉献了如此优秀的作品。据说版权已售至韩国,希望这部秒杀所有韩国古装电视剧的精品和它所蕴含的优秀文化也能够征服其他亚洲国家观众……琅琊榜是精品。山影之前也曾有叫好却不叫座的作品,但这次毫无疑问是站着把钱挣了。除了狠狠给了中国制片人们一记耳光外,我觉得琅琊榜的另一个宝贵之处在于对观众的教育。天天吃方便面的中国电视剧观众终于吃上了一次满汉全席。琅琊榜做到了良币驱逐劣币,这在中国的文化市场是多么不易!相信以后制片方也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瞎糊弄观众了。琅琊榜的成功绝非能够轻易复制,但它至少燃起了我这种以前根本不看国产电视剧的观众对国产作品、制作团队和演员的兴趣,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希望中国的制片人们不要辜负观众,拿出最真诚和最严肃的创作态度,以飨观众。”

 

2016年01月13日

 

因为《琅琊榜》,我知道了胡歌的存在。出于对梅长苏的喜爱,我开始搜集有关胡歌的各种信息。我知道了他曾经有过唇红齿白、俊美无敌的容颜,知道了他在鼎盛时期遭遇严重车祸毁容,也知道了他复出后艰难努力试图转型。在各种关于他的报道中,我最偏爱访谈节目,而各种访谈中给我触动最深的是凤凰非常道对话胡歌之《胡生若梦》和纪录片《顺流逆流》。以前在我的印象中,胡歌就是一个男花瓶(对不起了啊,胡先生,请原谅我的直率),然而在看过了他的作品、了解了更多关于他本人的信息之后,我发现以前的我对他的偏见是多么固执且愚蠢。于是,我心甘情愿且无比欣喜地承认,我错啦!

 

胡歌有许多粉丝追随了他十年,我很佩服,但并不羡慕。《琅琊榜》播出后,我试着看了他以前的作品,《仙剑奇侠传1》自然是我打开的第一个视频。在观看了三分钟以后,我默默关闭了播放器,对《琅琊榜》的感激又多了一分。作为一个年长于胡歌的女性,我没有年轻粉丝那些“仙剑代表了我的青春岁月”的感触。即便在最直接的外在审美上,我也更喜欢今天胡歌的样子。李逍遥是个男孩,而梅长苏/胡歌才是真正的男人。喜欢男孩是女人的母性,喜欢男人才是女人的天性。虽然晚了十年,但我从来不曾后悔认识胡歌太晚,因为早一分如仙剑,晚一分如伪装者,我可能都不会喜欢上他。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所有的错过都是为了在正确的时间里遇见。一切都是唯一的安排,也是最好的安排。

 

他的歌声 我的和声

 

每个人喜欢某位明星/偶像/演员,都出于某种动机和目的。有些人知道自己的动机和目的,有些人则浑然不觉。以我的观察,通常的动机和目的包括但不仅限于:一,纯粹地被偶像的美丽吸引,满足了感官上对美的追求。二,把自己对美好的人美好的情感的憧憬寄托在偶像身上(却并不理会那个人是否愿意以及是否有能力背负如此重托),把偶像塑造成完美的符号,打造成理想化的梦中情人。三,对现实不满、失望或者迷茫,转而寻找一个可以治愈自己、填补空虚的药方。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类。

 

鉴于我从未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胡歌,所以对他的印象和理解完全基于我看过的他的专访、公开发言以及微博发帖。在这里,我要感谢胡歌和他的经纪公司,因为胡歌愿意(同时也被允许)向观众敞开他的心扉,与我们分享他的内心世界,允许我们听到他的心声。这对于一个明星而言并非易事。所以,胡歌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慷慨和真诚”。当然,我也承认,明星让我们看到的,都是ta想让我们看到的、允许我们看到的。而我们也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听到自己想听到的。那些我们潜意识里不愿意面对和接受的真相和讯息,会被自动过滤掉。所以,我们对明星的了解也许是“三分事实加上七分脑补”,换言之,粉丝象一台功能强大的造梦机器。不过只要这梦始终处于可控范围内,造梦也不失为一种快乐。毕竟,人生已多风雨,现实又常常冷酷无情,所以就让我们喜爱的明星成为凡尘俗世里我们内心深处那最后一个绮丽的梦吧。

 

基于前面提到的那些信息,胡歌给我的第二个印象,也是我真正喜欢上他的原因,是他的智商和情商。我时常感慨“如此妙人!”他的双商之高,有无数例子可以映证。快问快答的妙语,无良网红无耻挑衅的浩然正气与机智回击,获奖感言的诚恳与智慧,等等。在这里我只想说两件事情。一是他接受凤凰卫视何东老师的专访,也就是《胡生若梦》那期节目里的表现,让我非常吃惊。何东老师的一些关于人生、生命、佛法的问题很有深意,胡歌没有任何困难地理解到了那些深意,特别是字里行间的潜台词,并且给出了很有见地的回答。更难能可贵的是,对何东老师所做的个别评价和解读,他持保留意见并礼貌地通过提问给予澄清。这说明他是善于思考、勤于思考的人,也是具有很高领悟力和独立思考能力、不盲从的人。另一件事情是在北京卫视《琅琊榜》发布会上的一个小细节。有粉丝以《六月的雨》作为背景音乐,把仙剑和琅琊榜串联成一个时隔十年的故事,胡歌很受感动,现场也呈现出微妙的伤感气氛。但是胡歌突然话锋一转,引到刘涛身上去了,很巧妙地扭转了气氛,同时也避免了他作为绝对主角完全掩盖其他演员的尴尬,情商极高。所以,胡歌真正吸引我的不是他的颜值他的身材甚

至不是他的演技,而是他奇妙的大脑。Smart is the new sexy!

 

2016年01月13日

 

如果把胡歌比作一支歌,那么我能够从这支歌里听到许多的心声,并且这支歌在我的内心引起了许多共鸣,激起朗朗和声:我与胡歌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些相似之处令我对他产生天然的好感。

 

首先是个人经历。胡歌长相出众,学习成绩优秀,同时在表演方面也很有天赋。我呢,实事求是的讲也算得上“别人家的孩子”。长相不难看,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在舞蹈方面也小有成绩。胡歌小时候性格内向害羞,为了改变性格,胡歌被妈妈送去上海小荧星艺术团。我小时候也是个沉默的孩子,而且体弱多病。我的父母出于质朴的“锻炼身体”的目的,把我送到市少年宫学习舞蹈,没成想我居然在全市舞蹈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

在舞台表演方面,胡歌的很多体验我也感同身受。比如他说过《如梦之梦》的话剧表演带给他全新的体验、平衡和感动。的确,舞台表演和电影、电视剧拍摄不同,不存在NG,没有重来的机会,也没有导演的现场指导。舞台交到演员的手上,由演员全权负责,不允许失误,万一失误了也要求演员能够不留痕迹地临场发挥补救回来。我在大学期间曾经参加过学校的戏剧社,排演了英文话剧《仲夏夜之梦》,在剧中饰演被下了魔咒爱上同样被下了魔咒的驴头农夫的仙后。舞台上每一次演出,我念出的英文台词都与上次有微妙不同,重读音节、语速、感情重点、音色音调音量等等。更有趣的是我和扮演农夫的对手演员之间的互动也不同,我们之间对白节奏、目光交流和肢体接触每一次都不同。而舞台剧最奇妙之处,便在于演员和观众之间没有任何阻隔的交流。现场观众近距离地感受和欣赏演员的表演,并给予热情的反馈;观众的热情反馈又进一步激发演员的表演欲望。两者相互加强,形成良性互动。舞台上灯光明亮,观众席里一片漆黑,但是演员心里清楚地知道,喜爱自己的观众就在那一片黑暗之中。当大幕落下之时,那黑暗处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而光明处的演员心中升腾起无尽的感动、感激、感恩和骄傲。

 

及至我今时今日从事的口译工作,也与演员有着许多相似之处。胡歌曾经说过,演员是被动的职业。口译译员也是如此。演员受到剧本的约束,口译译员受到发言人讲话内容的限制。但与此同时,演员和口译又都是创造性的工作。演员从无到有塑造角色,译员在目标语言里重新构建信息;演员通过自己的发挥让角色变得有血有肉真实自然,而译员通过大脑高速运转下的语言处理让原本可能平淡沉闷的会议变得机智有趣;舞台表演不允许失误或者要求演员机智应变,现场口译中听力理解的一个小错误可能就会造成沟通不畅甚至严重误解的后果。胡歌还说过,他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演了一段好戏。而这也恰恰是我的体会!口译译员和演员一样,也存在状态好坏的问题。每一次状态奇佳地做了一场出色的会议口译以后,我都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甚至于会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今天你表现得太棒了,简直是如有神助、上帝附体!”满腔的成就感会让我自己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我与胡歌的相似性也体现在性格上。在《胡生若梦》的访谈中,胡歌对自己的性格做了比较坦诚和深刻的剖析。他说到自己思虑良多,情感细腻,纠结矛盾,不自信,时常怀疑和审视自己,要求自己不断自我完善,更坦言自己是一个责任感强到成为负累的人。这一席话于我心有戚戚焉!那个舞蹈比赛第一名的女孩,没有人知道她在登台前紧张害怕到一个人跑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喊“不要怕!加油!”;那个重点中学里品学兼优却独来独往貌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女孩,没有人知道她的内心是多么的不自信和脆弱,多么渴望朋友又怯于迈出主动的一步;那个获得了全市舞蹈比赛第一名的女孩在更衣室里听到落败对手说她的第一名是靠“搞关系”赢来的污蔑,没有人知道她回家后经历了怎样一场蒙在被子里的痛哭。那个坐在紫光阁里翻译席上的女子,没有人看到她表面镇定之下因为紧张和压力而微微颤抖的手和膝盖,没有人知道她在及时处理了翻译过程中的突发难题之后背后那一片冰凉的冷汗。离开大学校园十年、年届三十、已经获得一个在职硕士学位、管理着十个人的团队、一年国外出差十次、应付着挑剔的大领导和小领导的那个女子,没有人听到她在决定远离故土重返校园时内心的“红舞鞋”感慨。每次重看《胡生若梦》,我都有会产生一种相见恨晚、同病相怜的感慨,有一种给胡歌也给自己一个紧紧的安慰的拥抱的冲动。而我也更加赞叹命运的神奇,那个千里之外、与我毫无交集的人,居然与我如此相似!

 

这相似性的第三个层面是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在专访中,胡歌说过他对人生和生命的思考,谈及认识自我、接纳自我,也分享了他的婚姻观和家庭观。我非常认同胡歌的三观。在生命的思考上,胡歌那番“意识/灵魂与躯体”的感言与我几年前与挚友的讨论如出一辙。在对自我的认知和接纳上,我的理解是人的一生既是不断发现自我、挑战自我的过程,也是在紧要处展现智慧、向自己向命运妥协的过程。而在婚姻观上,我举双手赞成“门当户对”。从概率上看,夫妻双方若有相同或相似的家庭背景、教育背景和社会背景,则更易形成共识与相同的价值取向,做出相同的价值判断。一对夫妻,携手走过漫长人生,彼此包容互相理解甚至让渡部分人格固然必不可少,但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夫妻二人能够保持精神层面的对话,特别是精神层面的共同成长。正因为此,我对未来有幸成为胡歌妻子的那位女士存了许多好奇。这位女士需要足够智慧,能够理解胡歌复杂、细腻又纠结的内心;需要足够自信,能够笑看自己的丈夫被万千女性觊觎;需要足够宽容,能够接受胡歌不为外人所见的(也许是)脆弱、情绪化甚至难堪的一面;而能够满足上述条件的女人,几乎堪称完美,却选择留在并非完人的胡歌身边,与他同甘共苦风雨同舟,所以她最需要的是对胡歌至深至纯的爱。

 

回响

 

2016年01月13日

 

人之所爱,通常出于两个原因:认同和渴望。前者往往基于相似性,而后者则多半因为缺失。我对胡歌的喜爱便是如此。前文提到了我与他的许多相似之处,人以群分,我自然对他心生亲近感。而除了相似性之外,他的身上还存在这一些宝贵的、我所向往却并不具备的特质,令我对他的好感更强烈了几分。

 

其一,胡歌对未来有着清晰的方向感,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迷茫悲观之时也能想方设法自我治愈。其二,《胡生若梦》中何东老师引用了胡歌自己的话,即老鹰经历琢去利爪的痛苦换来额外的寿命,这一引述完美诠释了胡歌强烈的自我蜕变的欲望和持久的动力。其三,当他端起从艺十年后获得的第一座“最佳男演员”的奖杯时,他没有痛哭流涕。尽管他的经历比许多艺人更加坎坷曲折,尽管他比许多艺人更有流泪的资格,他却没有肆意挥霍他的情绪,而是沉稳、平静地表达了对合作伙伴、观众和亲人的感激之情。我真心实意地钦佩他的通透和成熟。其四,他从车祸中(终于不能免俗地提到了车祸)康复、恢复、挣扎着蹒跚着回到镜头前,表现出非凡的坚强和勇气。在这里我想多说几句。几乎所有人都说虽然车祸令胡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他也因此获得了一般人很难拥有的经历,车祸让他异常迅速地成熟了。对于这种观点,我本能地反对。挫折和打击的确会让人成长,但绝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从挫折和打击中重新站起来。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在挫折和打击中就此沉沦下去了。所以归根到底,如胡歌所言,解决问题只有靠自己。让胡歌成长和成熟的不是那场车祸,而是胡歌自己,是那个无比坚强的胡歌,是那个智慧通透的胡歌,是那个有着强大内心的胡歌!He is the chosen one!他是上帝选中的那一个,是天将降大任的那一个,因为他受得住!

 

尾声

 

2016年1月9日凌晨三点,我终于写下这篇文章的最后一个部分,跨越两年、历时十四天的写作即将划上句号。2015年12月27日晚当我写下第一个字时,我并没有想到这场原本被定义为观后感的写作会成为我对自己的检视和对胡歌的探究。感谢《如梦之梦》,让我产生了思考的欲望。感谢胡歌,让我时隔多年再次审视自己“看见”自己。

 

谨以此文,致敬胡歌,和我自己。

 

2016年1月9日3:07于北京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