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5124615978
用户512461597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77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草籽大诗界:诗歌欣赏(235)

(2015-07-29 20:37:49)
标签:

转载

谢谢草籽大诗界。谢谢劳拉老师选稿。
草籽大诗界:诗歌欣赏(235)
编辑 
劳拉·米西尔

作者作品链接:
 
山与海 /写诗的木椿
置换 /戈壁 /定军山人
大瀑布 /玲珑浮月
◆山与海
写诗的木椿

山到此为止。像下课了
一样,在海的课堂
冲刷着。水在低处流淌
永恒的地理课。听从于
太阳的铃铛
没有课代表。没有黑板。也没有师长
只有自然分讲。只有它析出的
要点,悬挂在中央

◆置换
定军山人
 
如果想用花朵换取我的枯叶,
那就请你说出理由。
或者留下来,为我研墨,添香,
煮茶,洒扫陈年的雪。
 
我会告诉你,关于春花,秋月,
关于一条河在另一个季节来临时,
顺势拐弯,我会把一座山所有的落叶,
指给你,并找到他们离开的枝头。
 
临走,请带一片枯叶,一坛雪
一帘冻雨,半坡梅香。
不要看东两片,西三片飘飞的雪
走远后,不要回头。

◆戈壁
定军山人
 
很多年前,上帝和春风,
在你门前死了。只有坚守的胡杨,
和骆驼刺,为驼队指路。
 
黑风狂舞,如死神的巨笔,
把生命一笔勾销。偶见壮士的背影一闪,
便瞬间回复辽阔的死寂。
脚印消失,背影模糊,时间枯死。
 
抓起一把沙石,却听见,
一串串坚实的脚步声从远方传来。
那是你吗?

◆一些鸟注定比一些鸟沉重
周苍林
 
同样是鸟
同样在蓝天上飞翔
同样享受日照、温暖
同样沐浴雨露、阳光
同样经历风雨
背负落下的闪电
同样遭遇狂风、暴雨
承受秋的萧瑟、冬的严酷
同样躲不过生老病死、新陈代谢
同样有年幼的鸟死在成年鸟的前面
同样弱肉强食
逃不过陷阱、追杀、无家可归
 
人所共有的幸福、欢乐
在鸟的世界
人所遭遇的不幸、苦难
在鸟的世界
因而,一些鸟幸福、一些鸟不幸
一些鸟吉祥、一些鸟可怕
一些鸟受到赞美
譬如报喜的喜鹊、燕子、鸽子、鸳鸯
一些鸟受到诅咒
譬如丑陋的秃鹫、乌鸦、猫头鹰……
 
——其实
苦难和诅咒
永远是背负的沉重
人与鸟同样不能幸免

◆英雄赵一曼
文赵建伟

酷刑之下,她只剩下一丝微弱的
气息,她不投降,她不屈服
她的肉体被摧残成一片废墟,多处伤口溃烂露出
白骨,她不投降,她不屈服
多处器官撕裂、炭化、粘连、坏死,坠入痛苦的
深谷,她不投降,她不屈服
大量使用强心针和樟脑酊,致使全身中毒,双眼
模糊,她不投降,她不屈服
从下午一直行刑到深夜,打手们轮番使尽兽性的
狠毒,她不投降,她不屈服

所有的酷刑,对于她都不过是一道道虚设的恐怖

◆每棵树都有自己的影子
安皋闲人

今天老杨头冲我笑了一下,两秒吧
一秒后,我赶紧回了个笑,大一点

老杨头住五楼,我在一楼
老杨头已经看不见我快两个季节
哦,那是香椿正香得不像样子的谷雨后
我一气摘下门前五棵香椿的嫩丝芽,伸直腰
又看见高过人头的另一棵
这么高真是麻烦,我搬来梯子挥起锯
准备给它来个光头式理发,才切入第一锯
身后有人喝问那是你的树吗,是老杨头
我愣了一下,定在梯子上追忆历史
似乎老杨头帮助载过这棵树,似乎老杨头还从五楼提水浇过它
我一时语塞,想不出说什么更好
老杨头绕着树转了三圈,确认树有伤但不致命
犹悻悻然道,我从来不动人家一只苹果半颗梨
我咂咂嘴,将一肚子辩解和清白
塞进装满香椿芽的布兜里

这个春天的香椿其实不比往年香
这个春天后老杨头走过我门前只扭头看树
直到夏天从那棵香椿树长出来,这老杨头
第一次给我送出了一个香椿叶般的笑
哦,对了,香椿您吃过吧
有人说香,有人说苦,有人认定是香中带苦

◆茶香
张金烈

乳雾氤氲,晨光在一口锅里微火熬茶
小木屋藏在竹林后面,派一条小路跑出来
犬吠声湿漉漉的告诉我们
主人正倚门等待,准备了一春一夏的热情
 
又一夜失眠。蛙声,虫鸣,萤火一夜奔走
相告,九口锅中一夜雨声沸腾
一片竹林以九锅箐的名义等在早晨的山口
那一份清凉的迎接,我们怎么能够拒绝
 
九锅箐的四季都有数不清的山珍
九口锅里活色生香,每走一步都是一道美景
而我唯爱夏天九锅箐,茶香沁入我的肺腑

◆老榆树搬家
田野的风

一棵比祖父年龄还大的
老榆树  要搬家啦
村里所有人都来了
但不是来挽留或与老榆树话别的
也没有一点点难过的表情
看着一群陌生人又是锹挖又是镐刨
又是车又是长膀机器的忙活
村里人的表情除有一部分好奇之外
更多的是好玩和惊喜
老榆树发达的四肢瞬间被纷纷
截短  村庄的天空突然空出一大片
老榆树神态木然任由这群人折腾自己
也没有显露一丝痛苦的表情
几只每天在老榆树上嬉闹的小鸟
此时,怯怯的远远躲着观看
小眼睛里装满依恋和不舍
终于,老榆树躺在卡车上出村了
村里人的眼睛连目送一下的都没有
只是在反复看着刚分到手的钞票
满面欢喜着各自回家
几只小鸟飞了起来远远跟在卡车后面
不断发出的鸣叫声还被卷起的烟尘盖了起来

◆刀在鄂南磨刀
七颗       

刀,在鄂南磨刀
上三百下,下三百下
上气不通,下气也不通
 

变换门楣,以手加额
吸一些名人腐气,又挑拣
一些美眉的香草气
 
以此炼丹
去年34分,今年还得34分
唯中间的小腹凸起来
 
◆追逐生命之光
萧然

仰视,夏夜的银河,
众多陌生的眼神,拥挤在一起
泛滥,闪烁的石头,相思的泪
相隔几个时代,惺惺相惜

与一颗流星交朋友
谈天说地,喝酒,饮茶
说妈妈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谈风雨后,东山顶升起的彩虹
 
摘下一颗星仔,半边月亮,
种在岭上,对着苍穹许下一个
心愿,让祈来的雨水,让信仰见证
一个生命,平凡的尘缘

◆大瀑布
玲珑浮月

天空已经很远
我身后的瀑布之水
越来越大。
我深深地,弯下
弯下所有的苦难。

当我,回过头来
那曾经远去的云彩
又徘徊在我的身边。
我的高傲与你同在
我殷虹的血管里,依然响彻着
你的 回声。

◆石头之心
道路前面还是道路
 
如一把永远也磨不好的刀
漫长的几十年
祖母的坏脾气,把祖父磨成了坚韧而隐忍的石头

祖母去世后,祖父说这下清静了
可是,清静之中的祖父
经常发呆,有时还会流下浑浊的泪水

那么多亲人
还活在这个世上
但他却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一年多之后
祖父也去世了
 
仿佛一块哑默已久的石头
要急切地,找回磨损自己的声音

◆只有这儿是宁静的
杨俊富的坡坡地
 
只有这儿是宁静的
这是一片布满墓地的山坳
 
那些矮下去的魂灵
拱起的一堆堆土包
相互谦让,相互敬畏
 
他们把自己快乐或悲催的一生
浓缩在一块石碑上
让不朽的魂灵站立起来
然后隐去肉身
 
此时我路过这里脚步轻轻
生怕踩疼这遍地熠熠生辉的白骨
 
七月的阳光如此热烈
而这里的宁静
固若金汤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