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林诗刊
翰林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7,893
  • 关注人气:1,9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翰林诗歌:《中庸街》(组诗)

(2020-07-04 10:36:10)
标签:

《中庸街》(组诗)

成小二

杂谈

分类: 翰林精品
中庸街(组诗)
文/成小二


中庸街

中庸街的阔绰,不是能容纳多少车辆
而是唐宋明清齐头并进
天生的贵族血统,在城市中轴线上,主持全城的走向
大街上的古人,从皇家账号里走出来
作为流动的国有资产,历代的石狮子吃掉一部分
约等于从一处搬到了另一处

古戏唱完了,票根还在
古墙霸气侧漏,当铺、药坊、铁匠店身体硬朗
街道两边的青楼,书院,祠堂
飞檐翘角,保留着明清建筑的发声法
梅兰竹菊坐在里面打牌

中庸街不算旧,古训都在有效期内
溜达了一小会,我心里就长出几根胡须
继续往前行,是新区,经开发区
再跨一大步就到了国外
以前的树很古板,那时的人还不喜欢漂洋过海


东方圣经

中庸街走过显赫的大官,也流窜乞丐,三教九流各式各样的人
转世后都成了孩子,长着一张平庸的脸
这就需要书院重新设计
要狠读书,考状元,大人物是繁体字培养出来的
街上的古私塾是生产贵人的流水线
一张桌子,管几条板凳,就能管家管国管天下

儒家思想插在刀鞘里,与皇室达成默契
在各个朝代打出一手好牌,徒子徒孙们组成国家队
组成“啃老一族”,从祖师爷袖笼里
挖掘宇宙星辰,大江大河,天地之间构建出庞大的银河系

但没人能超出这棵古典的树
甚至时间作出让步,天人一体的圣人气象
两千年后还开花结果,孔老夫子忙到现在还没退休

那些金句、典籍、红日的光芒,放在朝廷的柜台上
收集在家族的祖训里,古老神秘的东方力量,已飞洋过海照到西半球
有人用它维护正义,捍卫国家利益
也有人用它赚回三妻四妾
甚至儒商雅盗也喜欢,我大爷的大爷真的很了不起
随便挑出几句,就把流氓耍得风生水起


地摊经济

靠一条主街道肯定混不下去
中庸街自带霸气,古代的文武百官愿意化身才华横溢的路
族拥在身边,有大江大河背景的浪花也来了
周围的虾兵蟹将跟着沾光
在外围一起发力,摆下多个商品批发零售一条街

大街小巷给主街道磕完头
就各做各的买卖。这里寸土寸金,买下一小段路面
相当于买下一个小老婆,能快活今生和来世
连麻雀也愿意在这里摆摊设点
远处的百货大楼急红了眼,跳楼甩卖的大瀑布
还不抵躺在地上的一寸布头

违规的手法都一样,商贩们保持占道经营的好传统
就地交易,催生地摊经济学
店铺和马路结为好友,灰尘和商品相互点赞
油腻的街景,养活了流浪的猫狗,也养活了初级阶段的孩子们
半个官方背景的城管很懒,但爱读古书
翻开泛黄的历史,商贩的叫卖声和诸子百家同属一个版本


百年戏台

白天阴影难缠,晚上灯火闹事
黑白之间糊涂事,只有老戏台说得清
正派和反角都做了记号,连环宝刀杀尽天下坏家伙

剩下的都是好人,好人和好人也会争吵
急了就请棍棒石块帮忙,在中庸街两侧集体闹对峙
能见证铜和铁哪个后台更硬些

法院在新区离得有点远
门槛太高,好心的老天爷过问此事,雷声东一榔头
西一棒,一场雨各打五十大板

嘴皮子利索的人一直占着上风
借民间诨语,借戏中唱词,借古书里句子,借自身过硬的品质
医院做不了这样的手术
豆腐心刀子嘴,每年都要活活骂死一批人


世上玩家

挂上倒挡,直接抵达古玩市场
玩是很雅致的职业,混进祖先的队伍去各个朝代闲逛
瓷器陶罐摆放在红布上,装着当年人间的烟火

家族的遗产,不止一次戏弄骨肉亲情
那些宝贝古董,三番五次改姓,在不同的手上传来传去
兄弟相残的故事,正等着新人来认领

瘦金体笔法再瘦也能啃出一丝丝肉
李清照的一片月光,流淌出白花花的银子
一群把历史玩得闪闪发光的人
让地球倒转,从泥土里刨出城南旧事,须贴上更古老的标签

这是巨大的深水区,土得掉渣的考古学斗不过现代工艺
冒牌货眯着眼,靠赝品足以玩死活着的人

古今中外,到处都是玩家的天下
不说杜甫,不说梵高
孔圣人被超盘手摁住翅膀,在破马车上状如丧家之犬
活着时埋得越深,死后都卖了个好价钱


天下胡同

中庸街周围的巷子,多数是从民国转载而来
底牌年轻,算不上古迹
级别也低,要接受主街道的分流灌溉
要忍气吞声,吞下灰尘噪音,以及等级次一点的人群

巷子和巷子之间,也花花肠子,也私拉乱接
暗藏告密者,命运纠缠在一起,
活在国家的野史中,五环之外的命案从不被记载

蜘蛛惨淡经营,蛇昂头在低处行走
在巷子里绕过许多弯,古人就假装绕过了高山,大河,森林,沙滩
从街头到巷尾,完成一生有意义的旅途

巷子很深,灌了一肚子冷风
如果月亮点盏小灯
就能读通明清散曲,读透伤寒论,读到二十四史最后一页
能听见蟋蟀彻夜苦吟,这些散装的小民
藏在墙角里有太多的委屈
而巷子不吵不闹,带着曲折隐忍的好品质
不参政,不议政,是中庸街周围一群最穷最听话的硬骨头


人间过客

古人把住宅修的很牢固,房屋一不高兴
就换人换故事。屋檐下的燕子,不知是第几批乘客
甚至连衣服,也顽固坚持老尺寸
几年后就不认旧主。据说远在山东的孔府
已经消费到第七十九代子孙

谁也没有与时间对抗的能力
蚂蚁争分夺秒,石头与火交配生出更多的青铜和铁
人类显然更聪明,限产以后多多爱自己
中药渣倒在岔路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