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林诗刊
翰林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7,412
  • 关注人气:1,9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翰林诗歌:《青春遗迹在万事万物当中的反应(组诗)|湖北青蛙》2

(2019-10-15 15:09:08)
标签:

青春遗迹

万事万物当中的反应

湖北青蛙》

杂谈

《青春遗迹在万事万物当中的反应(组诗) | 湖北青蛙》

8 落雪无声

我们很难弄清下雪的

意义,只是看着它落下来。

它落在人类的房顶,也落在

核电站和它近旁树林里的鸟巢上。

它落下时很多人背影看不出年纪

它本身不能说年老,也不能说年轻。

看上去,它要使眼前的一切变成风景

看上去,它不与谁建立友谊。

不管我们是用汉语,还是英文说写流利

它都不嫉妒。即使是游吟诗人,流浪汉

在公园里念有韵脚的打油诗,它仍然会

去它要去的地方——那地方

雨曾经到达,但它不像雨,高声喧哗时

像诵读文章,有时缠绵阴郁引人哭泣。

它只是一片寂静。耳朵不能听见它的存在

眼睛不看,第二天嘴巴也会大吃一惊——

我的天啦,昨夜这些天空的移民

改变了我静悄悄的祖国。

在此我要悲伤地承认,我曾抱着古老的怨恨

死死不放,我未能成为

特殊场合的先驱。



9 宝盖草萌发试验

  

为什么他们的诗歌不再打动我,无论他们

写得多孤单与,热切。

我只看我的宝盖草,从繁花盛开过的土地上

再次抽出它的棱茎,叶。

每上升一节,就带来多情的消息。

这般美意从何而来,以沾沾自喜的形式出现

而不顾及偶像及骨干们的聚会,节日。

我的月亮还经常走在天上,我的朋友

会看我的宝盖草。这是日益壮大的新大众文明。

他们则避难一般回到家,感觉东风中

充满恶兆。而我的多情计划,在乌桕的半荫里

正写着二九九九年。我按原貌翻山越岭返回湖南,湖北

反复观赏紫色的花管,带着标点的下唇。

来年我还会再看回归自然的运动。它将在夏日枯萎

带着情欲生活教育感官的伦理与被希望的果实

淹没的强烈特征,忘记决裂,它反过来

可能读过谢克顿的哲学。



10 课题领导小组

  

整个夜空毫无声息,偶尔一颗流星。

她不在你的轨道上,她不加入你的命运。

她把你变成临时天文物理学家

蒙头大睡,又彻夜无眠——

过夜空外一点,此生将看见她

可作不可回头的无数条直线。直到

无的终点。

你也有无数可能,脱离自己的天性

进入安然无恙的良夜,在低处人寰

仰望群星间无我的天道——告别何曾是

沉寂的风景,毫无痛楚的情感

遍布全身

并一次次确认,旷远即是这种既无轮廓

又无帷幕的苦厄,不再存在和发生。

你将关联众多逝者,回归自己的故土

在永别中过活。



11 岁月给我带来很多东西

  

一个年轻的女孩问我,他是不是坏蛋

事实上她已坠入爱河而他毫无疑问

是狂蜂,花朵上的游客。

他们频繁见面,在草坪假山前

有时沿着湖岸散步,去到小树林中。

亲密关系的痛苦,不是惺惺作态

而是伴随着身体的欣喜与,不由自主。

他们活在全新版本的世界里,爱情

似乎为涉险而存在。

诗歌贡献谜语,源源不断地带来偏爱

伤情与孤独。

此时,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23:58时

听到布谷鸟鸣叫,在上海,嘉定

安亭,楚国人黄歇安营扎寨的地方。

它远远地问我,中心摇荡,是不是神魂

没有看守。又或者

形同几年后她对他了无挂碍,是不是

另一种形式的,死亡。

谢克顿作如是想,一个难以平息的

淬炼成钢的意志锐利生成:

我的个人情感没有被最终破坏,仍以碎片

方式得以幸存。即便游客归来

我也会老实作答,她已经永远地离开

岁月给我带来很多东西都已被拿走,但以我

越来越老,作为补偿。



12 新年随笔

  

我不止一次想到这个句子:

诗人的任务是写诗,诗人以他的灵魂

存在于世。如果是坠入爱情

他/她就需要身体。他们想到对方

想到自己,也许不会生病但诗歌会替他们

唠叨不停。在下雪的夜晚,在节日来临之时

希望有个仪式。在见面离开之后

不通音讯的时间,胡思乱想。

像陆游那样站在梅树旁,想象每一棵梅树下

都有一个陆游。

当他/她乘坐贯穿整个中国的火车,到达表示喜爱

和敬意的诗歌聚会场所

听到奇妙的、充满寂寥的诗句,如同

深山集市买卖结束,留下抛弃的菜叶,捡拾

垃圾的老人……心中有未了事,然而人们

一无所知。

或者跟随人众去到喧嚣夜市,或小酒馆

直到人们借酒吐露亲密言辞

他/她就在这些言辞中提取特定的词语

组成诗句。

而阅读他/她诗句的您,寻找着自我的位置

而非单纯的老杜同志一览众山小

寻找蛛丝马迹的主人游走于天下,而非

御沟旁的顾况与卢渥

不知道您,有无收获。庶几近之矣?

悲哀莫过于此。

谢克顿在各路狭窄的技术范围内,写他

未见的中国,与自己探讨无与伦比的内心生活

他觉得他达到了他主人翁所具有的抑郁

愤怒与渴望的程度:新一年展开来了

某些孩子会在远方读他的书,某个情感范围内的

异性也许偶尔,牵念一个寂寞的灵魂。

此刻,他的头脑,他的文字带有美学建议

又保持着安静

路过很多灯火晦暗的车站,就像火车

被无声的乘客慢慢坐满。



13 钟滚垱奏鸣曲

  

听说,某人为一段失魂落魄的爱情

写了一封长信。这封长信一直追随她直到

她将家庭地址变成一片麦地,上面的每一个字

都唤起过时的柔情,令人痛心。

 

某人剃去黑发,下巴蓄起关云长般的

长须。她早早起床制造了面对旷野的背影

夏日远云就像寄来一份贺礼

他们没有再见,见过面的小路满是铜铸的落叶与斑鸠。

 

几十年浮萍南北,复归乡邦,小池塘荡着

旧友般的情谊。他废除了到达她的权力

他站在旧屋顶上高喊:日西方暮,其可图乎?

——然而只是风大,纸上并无任何字句。

 

包扎镰刀的护士,偶尔也送来病房里的寂寞

天空已老,多的是自伤的夜晚,失去

爱情的长期体验。曾经的少年啦

曾将某个日子刻上某棵树木,某块石头。

 

今日寻思一位恋爱的女子,只有婚配连着子宫

记得频频于梦中发生怪事:谢克顿与始皇帝讨论

长生不死的问题。某人!老境将至

麦子即将成熟,每写一首诗,都怀着不能胜任的寄托。



14 武器飞过头顶

  

一场无声的雨,匆匆打湿地面

老天以这种方式在做你的

思想测验。

 

但愿分行的罂粟能给你一点点帮助

深夜以中毒方式

震荡你的五脏六腑,让你翻江倒海地

怀念那个深渊时间。

 

总有某种东西,从漩流中浮现:

即使你亲手描绘一座花园,你也不可能

重建花径上游动的女人。

武器飞过头顶,轰炸你无以复加的心田。

 

它拉出长长的弧线,首先冲击你

未曾规划的耳膜。

为什么不逃命?你一心装着坟墓

哀悼自己的谬误。



15 老天正在下雨

  

无论我用什么手法

它都不改变它的下法。但我能

感觉它对我的亲近。

如果是在安西,或是定国,它大概有点

像姑妈,或大嫂

移居安东,或是安华。它大概是想

建立夏小雨根据地?

其实它来到广华寺,将屋顶敲得当当响

多少都不像战术导弹而有点点因言

获罪之意。

我听到自己肚子也想叫两嗓子,彼时

批评之声正上音阶!

闭着眼睛我能看见,窗外漆黑一片

雨水将它们变成一座庄园:

就是说,下雨也像吵架,抒情,哑巴吃黄连

谴责,街头徘徊,暗示,横加删节

然后异乡之夜出版了它。

写出来的所有东西,都留下百度快照:

青春漫游之旅,唯一爱神背弃

堕落的形态,被突至的福音解救出来——

斑斓、迅疾、亮白、赤裸,女人的感情生活

——崛起、汇合、聚少离多。瘫软

简直就是悲剧:悲剧般的诗句卖给了开发商

全然不相称。

全都像坟墓里爬出来,一直不停地修改旧作

并且在出租屋里住了两年又三天

能够保留下来的心情委实不多,可又缠绵

终日不可断绝:

自那一刻起,大家就有高下之分,政见之争

既然思想的主流走不到一起。

我宁愿一个人成立孤家寡人党,开设

反叛雨露诸侯的课堂。

话虽如此,道出真情又能售出几个五百册?

——雨声又急切起来,就像是在作传记研究,又像是

满盘皆输不可收拾,午夜后复盘

详尽点评:雨

下着下着有了韵律,下着下着产生了一星

半点谢克顿主义复兴潮流的劳作

与名声结果。

想着黯淡无光的先锋,想着某件事情泪水盈眶

才情漫溢,它在找

合适它的身体。



16 纪念日

  

有人说他,热爱过于狂热

事实上,他只是一个人深情地低语。

 

除非遥远的地方发生奇迹

决定命运的事情躲过发生的时刻——

 

最优秀的敌人携带大量马匹

踏入故都夏天的疆域。

 

我们心目中古老的女神用爱情丰富我们的

文字,然危急与糟醨令我们不能举杯。

 

她,只是习惯我们用楚国的称谓

漫游昔日的家园,看到古代的人们一个不剩。

 

看到每一条江河,都带着自责的波光

而坡岸上,站着全新面孔的人类。

 

我们知晓,某个人宁可在那里也不在这里

五月使汨罗江变换形象与意义。

 

我们相信,每个破碎的词语必有它的附属内容

每当夜晚降临,都有薪火传递。

 

——每年五月,人们都会经历一次剧烈的心脏跳动

以他的心情重温他伟大的生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