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翰林诗刊
翰林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6,883
  • 关注人气:1,9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翰林诗歌:《沉痛悼念简明师友》

(2019-08-24 14:41:17)
标签:

沉痛悼念简明师友

众诗人

杂谈

自带山水的人


樵夫(内蒙古)


 

有一滴雨掉在我的脸上,很凉很凉

这是你歌颂过的水吗?今天它们出现在我的脸上

流淌得那么肆意,你歌颂的水是干净的,就像你歌颂的山

你多么乐山,乐水,忘我的乐

因此你有了山的高度,和水的深度

在你的眼里,世界是简明的,一切复杂的事物

都会变得简单明了,有什么比干净的水

更简单呢,水面上的光,多像你内心的明亮

你高高把自己举起,不向生命妥协

你把光,全部塞进自己病痛的身体

然后变成你明亮的歌唱,那些歌唱给大地更多的辽阔

比原来的辽阔更辽阔,那些歌唱给天空更多的明亮

比原来的明亮更明亮

此刻,你就坐在徐霞客与你交谈的山顶

很多山在你面前不断矮下去,矮成海的波浪

你腑视着人间,看到那些亲近的人

正捧起你歌唱的水,正为你送行

此刻,西天的云正从雨雾中挣脱

红彤彤亮成一片,像烟火

默不作声


《诗歌月刊》李云主编悼念简明先生对联:

 

《朴素》在《手工》泼墨《草原跋》

《高贵》归《大隐》长啸《山水经》 

一一一特撰此联以悼念亦师亦友亦兄的简明先生 


(《朴素》《手工》《山水经》《高贵》《大隐》《草原跋》均为简明先生诗集)



 

沉痛悼念诗人简明兄

 

王德光(河北)

 

诗文精粹举高名,

惊闻噩耗泪成殇。

痛悼君子正风华,

零风剩月断人肠。

        2019 .8 .22



五绝•界


李洪奇(北京)


悠云难作雨,疾水自成旋。

鹏鸟哀江树,鲸鲵覆海渊。


              2019-8-22



悼简明


苗雨时(河北)


诗与酒

诗与爱

从朴素到高贵

从入世到大隐

人格风骨

精神作派

身似枯木心如水

 

此非闻道更谁闻?!


 ——沉痛悼念简明老师


英伦


这是您倔强的脾性使然——

提灯走在我们的前头,每一步都踩疼

诗的肋骨。踩疼命运的额头

亮着是熟透的桑蚕,一点点吐尽

通体金黄的光芒

熄灭像打坐的僧人,怀抱一腔

突然死寂的安然和决绝


需要灯盏的路途都充满坎坷

这不忍抗拒的使命,荣耀而神圣

开始点灯时您就想到了这些,为此

您把灯芯拨了又拨,剪了又剪

知道再亮的灯,也抵不过一阵狂风

一场暴雨,于是您才毅然把自己的头颅

当做灯罩

把浓稠的血液做灯油,把心削了再削

做灯芯,生命的火苗才更旺,更短暂,也才能

把那些坎坷,使劲摁在路上


高灯下亮,这真理般的古训

您最懂,但您还是把头颅放低些,再放低些

您相信再低,也烤不死一只夜游的蚂蚁,更不会

让一只觅食的刺猬,心生彷徨


您说

“把诗照亮,总比照脸更有用处!”

                    


悼简明


孙梧

 

你太瘦了,瘦过了蒙山的相遇

我还是从人群中找到你的眼神

在蒙山顶、在举止言谈间、在合影的缝隙

我携一页纸笺,你签下简明两个字

这两个字,早于我写诗的年龄

却在以后的网络交往中,扎根在每一首诗里

我读到的每一个词语,都是那么消瘦

我读到的你,都是那么苍劲

直到今天,我站在蒙山顶

迎风而卧,还在含泪读

每翻一页,中年的你还在唱离殇

我只能再温一壶老酒,喊一声

简明兄,干了



悼念恩师


余修霞


华北油田初相见,

黄鹤江楼话往昔。

今日闻君驾鹤去,

涕泪悲痛恐是梦。

       

 

我们,始终在路上

 

张文政

 

在夜晚侧身之后

想象候鸟叫出我们之间相隔的距离

想象一声声清脆的嗓音吼出

一条平坦的路径

 

在路上,我们曾经抱持一个共同的起手势

并一起把贫瘠的土地

挤压出瞬间的泉水和永恒的食粮

 

我们在大山水泊的接壤处呼吸自由的空气

寻找被藤蔓和飞鸢破解了的里程碑

倾听着山川,河流,森林,对生命的呼喊

 

别无选择,我们只能把贪婪的手脚绑在

背向悬崖的树干上

听白云,风向不断劝说

 

我们不否认肋骨里的自我反叛

也不能改变身后的日子最终的归属

只要在路上

不需要一把烟叶和一把辣椒证明我们还活着

即使是蹒跚的,踉跄的

甚至,是悲壮的……

 


轻声诵读

 

     ——悼简明


李耀斌(宁夏)

 

 

今天,我反复揣摩着几个词

高贵,朴素,大隐,手工

反复揣摩

仿佛触到了他的体温

 

我轻轻地抚摸

不敢打开

几个词语的封面

覆盖着怎样的诗性年华

 

撒手的人

我知道他在安睡

安睡在几个词语里面

 

轻轻地诵读吧

轻轻地诵读

高贵,朴素,大隐,手工……

 

                     2019.8.22




八月的悲痛

    ——悼简明


成颖


现在只有怀念份了

八月的天空,冷风吹着

是骨头里的冷啊

万物虚弱无力


这被冷风,吹拂的大地

长满了悲痛

我用它,编成诗章

在心里一次次地恸哭



在遮天蔽日的哀痛里哀痛


任聪颖(陕西)


我是多么渺小而又力不从心的一个人

我的感恩也是

我的哀伤也是

我的疼也是


空降的噩耗砸伤秋天的头颅

满世界的雨。横流

横流于被夏天拧干的大地

我没有能自成小溪

那么宽阔的哀伤的河流涌动

被淹没,我是幸福的

老师,老师,老师……流向你

被听见,我是幸福的



坦荡如平原

——悼念简明老师

 

张抱岩(安徽)

 

采石矶上的噩耗

一首诗的终止

——滔滔江水闪现你瘦弱身影

直率的声音沿着

石阶进入丛林

 

山路沉溺于相见的记忆

每一粒痛里都生长你的好

 

几年前,岳西山下

一座青山,一群青年

挨个坐在血气方刚和坦坦荡荡之中

 

直言猛过山上的黄石

挚友啊。你修建远方的栈道

 

这些年,很多根香烟

伤害了你的时间

——它拿你的耿直无法

 

我喜欢带着直穿行的人

你的内心装着平原的一马平川

 

你曾用这种直对抗着尘世的弯和曲

握手言欢的友谊,秋天的虫鸣,点亮后来者的道路

 

2019年8月14日,你活着的文字连着一颗青春的心

 

高贵的灵魂在支撑着你的病体

我从文字看不出你颤动的手指

握烟的手指指向过星斗

和徐霞客在山顶小酌

江山依然新鲜

有一副永生的面孔

 

平原上的石榴正在变红

最后的语言却如此美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