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绿萝诗刊
绿萝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821
  • 关注人气: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华园诗话】丑和美--读碧宇《我躺在十月的月亮里》

(2016-08-04 09:18:56)
标签:

读诗

分类: 青竹蓝枫

坦白说,大别山诗刊论坛里,我特别喜欢碧宇的诗歌,所以闲时偶尔会逛她的个人空间,品茶读诗,享受冥想。近来读到《我躺在十月的月亮里》这首诗,有由头地更生兴致,并在脑海立刻闪现一对“美”“丑”鸳鸯字来,便引发良久沉思,感慨颇多。

习惯上,说美和丑,是美在前,丑在后。此篇却反说,丑和美,丑前美后,有生存环境自古由不好向好的总体方向转变之意,这是不二定律。如有极端的话,也就是人类灭亡或地球消失,但这不在所说话题内可忽略。

如果我赞同一段时期以来,对居住等环境的大肆改造,定会遭到非常多人极力反对,人类社会从来不缺正方和反方。但推行改造一方往往势力强大,反方则相对弱势,社会不管处于哪个阶段,情况基本如此,为什么?在我的一部小说中,时不时将类似问题,置于不同人群,植在不同场合进行讨论。应该说很久以前,我就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至今仍然没有寻得答案,处于迷芒与矛盾之中多少年。

但隐隐约约似又有答案,朦胧中认为:改造一方既然强势,既然执行,并有史以来未曾有过变化,那么必有道理存于其间,表明绝大多数人还是有改造意愿,并非强势人群都是坏人甚至是敌人,相反却多为正面良善之人。但不可否认,其中也夹杂着不好的人,比如在改造操作过程中,出现私利或执行不当的那些人。

再往细处看,改造时,可能多数做得好,少数做得不好;多方面做得好,某些地方做得不好;很长时间做得好,短时期内做得不是很好。一般来说,好多于不好,总体很好。在前进的道路上,有后退的现象,出现进三步退一步的问题,总方向却没有错,前行势头没有改变。这符合事物发展原理,即事物的曲线式进步规律。

不妨从人的初心上想,我们每个人是不是都想慢慢过上好日子?大概每个人回答都一样,那就是都想,即使有人说不想,也会设定条件,如不赞成改造的会认为,如果这样改造,那好日子宁可不要。这恰说明,每个人的心底答案没有差别。试想,哪个人难得来世间一趟,希望自己一生都过穷苦生活,天天啃草根、吃树皮、睡猪窝呢?回答问题不能偏激,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隐瞒自己的真心,果不如此,答案必然归于肯定。即使你说我不睡猪窝,只住草棚就行,那也是有条件在先了,是朝好的方向要求了,明显有着良好愿望,这同样不能否认。

那么,按照这个思路,碧宇《我躺在十月的月亮里》这首诗,就好理解很多。如不作深思,乍读和理解起来,就会不随诗旨或内心,只跟表面情绪而偏行很远。处于一定时期,处于特定环境下,社会中自然不止碧宇一个人背着这样的沉重疑问,并且时机成熟定会发出激烈质问。但碧宇不是普通人,是有着深远思想的诗人,诗人的问有时只是表达形式,其实答案未必不知道。再说,就算不知道,如果穿过某个时间段,或换到不同的环境里,这样的疑惑就会产生变化。因为,社会总体形势向前发展,没有过去的基础,哪有现在的模样?没有现在的改造,就不会有将来的高档和美丽。世上无人愿意自己永远滞后,相反都希望有生之年得到大发展大进步。这般强力反对改造,哪有支掌人类停滞不前的理由?哪有发展和进步可言?所以应理解为,每个人内心对改造都无意见,只是对具体操作中某些方面及细节持有不同看法,认为那样做有可能造成不利影响,这种不利影响不一定非是自己利益,不要小看而要积极大看每个人思想底蕴的美好,这才是人类总体向前的根本所在。作为反方,为社会总体趋势提出不同看法,表现出不同态度,表达出不同意见,偶尔发出看似不合自身和社会情理的重大疑问,不是不正常,而是非同寻常,很重要很需要,事物发展历程中,出现不同的声音,执行一方如果听不进改进意见,那才真地要不得。

借此想说,正常认知里,文人是理性之人,文人看问题明显参杂更多积极因素,尤其诗人依思想所表达的观点,实际就是建议,就是极高层次的精神向度,体现着俯瞰的审视性眼光和思维。亦即大的把握上持支持态度,在操作细节上会对某些方面提出异议,这无疑是战略与战术淋漓尽致的思维,真正好到了极点。看到这个维度,那么反方简直可以认为是上天派驻监督事物发展的守护神,老天未为正方开着全部的门,却为其多开了一扇窗。没有这扇窗,世界发展进程中将缺乏或看不到更多风景,会走更多弯路以至走进绝路。监督护佑的所谓阻力,正方前行虽吃点力,但必不可少,道路正确,方向未变,总有一天就会步入人类良好愿望的图景。

人类社会总是由丑向美不断发展,前进的步伐谁也无法阻挡。有必要提醒的是,在追求发展过程中,必须科学规划路途,善言善听,不可失却理性,不管是正方还是反方都如此。正方与反方何时都需要,但一定要朝着一个目标迈进,相生不悖,和谐共处,同谋未来。

所以说,碧宇作为诗人,思想境界必然高于一般,乃至立于思想潮头,不是不同意改造环境,而是看到发展过程中某些偏轨现象,因无能力直接左右,便生发出焦虑,于是借住自身诗歌所长,发出具有代表性的振聋发聩的呐喊,这是各行其职的必然表现和结果,无疑是在为社会进步付诸力所能及,好景漫长,更妙还在后头。

读完整首诗,可知诗人的愿景,其实每个人都有过,就是每代人内心都有的那种美好图景,因此留恋感觉尤为特别,一种不舍情结,融在血液、骨髓和灵魂里,直到终老,直到生命之灯熄灭。

不妨再来“认死理”回眸之前观点,诗人所说那样的图景,难道不是无数年来演进的结果吗?能说那还是几千几万年前的面貌吗?早已是文明无数次之后样子了。之前大概也有人反对,有用吗?或许有用过,改变了些形势所趋的细节,所以才有之后那模样,才没遭受灭顶之难而毁灭。那么,无数诗人这样的提醒也该有用,操作方会适当改进以至收敛。那么,如此说的依据是什么?国家已将生态文明建设写进法律文书,就是最强有力证据。因此,这就是反方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历史永远都会记住。

对于诗所描画或回忆的那种情景,其实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很美好,环境美,生活美,实际就是生态美,怎能不是人人向往的情景呢?但人类不可不发展,只是要在发展历程中逐步完善环境,改善推进细节,不对环境和生存造成危害即可,能做到就会呈现最好效果,所谓皆大欢喜地推演文明进步,是个不错的方向、选择和状态。

针对“您我都没有沉默,为什么我们不说重点?/城市,雾霾,坏天气”,我想说点看法。是的,与碧宇一样的诗人或文人,亦如此诗一样,大家都“没有沉默”,而诗人所说“为什么我们不说重点?”,只是诗歌写作的一种表述手法,有提炼、提醒等意思,并不与实际完全等同,诗人自然明白现实情况。关键在于,大家都说了,为什么没有引起社会反响或执行者高度重视?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一方面执行者一直在倾听声音并高度自觉地努力改善策略和做法,一方面如从未倾听或自觉做到,社会恐怕也不至于这么安稳,尤其现在人各方面权利已拥有七、八分的情形之下,公开、公正、透明、自由以及科技工具使用等层面,老百姓比谁都懂,比谁都能,如果威胁到自身利益,有谁还会忍耐?所以相对和谐,内里必然藏有重因,所以我们要仔细辨析碧宇这首诗的表达,不可眉毛胡子一把抓式地理解。

在真理的发展道路上,诗者文人皆为由丑向美演进的左膀右臂,不能被忽视,必须得到重视,只有正方与反方协同配合,才不会导致停滞不前,才不会吞并进一步退两步的恶果。

 

附:《我躺在十月的月亮里》

/ 碧宇

 

我们的未来,为什么那么钢筋水泥

我们的村庄在哪里

 

扑朔迷离的万象?我们的脚下,为什么正在丢失一寸又一寸的土地?

您我都没有沉默,为什么我们不说重点?

城市,雾霾,坏天气

 

我们的未来,应该还有乡土,故园,我们的母亲还应该在池塘里洗衣

绿色的河流是童年的色泽

    我躺在十月的月亮里,梦见故乡已经成熟的稻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