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产房:滞产新生儿,肺里有胎粪,如何吸出来,才能保住命?

(2018-11-08 00:21:33)
标签:

杂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翟立红

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产房,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

  有一年正月初三夜里,我在产房值班,接了一个急诊,孕妇肚子疼得厉害,已经破水了。被家属送到医院的时候,我们发现孕妇的宫口已经开了,胎儿的胎心很微弱。病历上又显示孕妇还是脐带绕颈3圈,情况不是很好,得马上进行剖腹产手术,但是,孕妇的公公婆婆还说要再等等。

 “等什么呢,这都火烧眉毛了。”接诊的姜医生感到很奇怪。

 原来,孕妇小汪的预产期是腊月27日,但是,小汪的婆婆认为,腊月出生的孩子不好,不得吃、不得喝,总想着她能拖后几天,生在正月最好。

小汪呢,也挺争气,都过了预产期,胎儿还是没有动静,她婆婆呢,把目光放在了正月初五这天。

    孕妇的婆婆慢条斯理的说:“医生,你不知道,我们老家有个习俗,要是能在初五生,是财神宝宝,又富又贵,马上就到初五了,再等等行吗?”

      姜医生根本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习俗,再检查一下孕妇,发现胎儿的一只脚已经出来了,再往下,脐带就会被拉紧,胎儿生命随时有危险。

      姜医生真的急了,扯破嗓子喊:“再不手术,大人孩子都没了。还要什么财神宝宝!”

    我还真没记得姜医生发过这么大的火。

    
    可能是被姜医生的气势吓坏了,产妇的公婆终于同意了剖腹产手术,

姜医生亲自上手术台,打开产妇的宫腔发现,胎儿已经全身发紫,心跳微弱,呼吸道还吸入了胎粪,幸亏手术及时,最终分娩出一个6斤多重的女宝。

    产房外边,当产妇的婆婆听说生了个孙女,遗憾的说:“哎,儿媳肚子不争气,没迎来财神宝宝,反倒是一个赔钱货。”

     产妇的公公呢,赶紧说:“大过年的,别说不吉利的话。”

    可是,还真让孩子的奶奶说着了,女宝出生后,哭声很低,皮肤也呈现青紫色,身上布满了胎粪,口鼻中也有胎粪吸入,并出现了气促、青紫、呼吸困难的症状,儿科赵主任也紧急的被找来,给新生儿做了详细的检查,发现,小宝宝患有胎粪吸入综合征。

“马上进保温箱抢救。”

小宝宝被转送到了新生儿科的监护病房,24小时监护。可是,急救没有效果,小宝宝的病情恶化了,出现了进行性呼吸困难。

赵主任采取了呼吸机辅助呼吸、肺表面活性物质应用等治疗措施,病情没有缓解,小宝宝肺炎严重,肺部痰极多,引流不畅,生命危在旦夕。

    正月初五,新生儿的病危通知书下给了孩子的家属,赵主任把孩子的病情一五一十讲了。

   “这得花多少钱呀?又是一个女孩子。”孩子的奶奶说着话,望着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说一句话。

    孩子的爷爷呢,出乎意外,态度很坚决:“医生,这个孙女,花多少钱,我们都要了,您就全力抢救吧。”

    看着丈夫这么坚决,孩子的奶奶呢,很失望。发着牢骚说:“你看,人家4床的,今天生了个大胖小子,人家才是财神爷爷,我是破财奶奶。”

    不管如何,取得了家属的同意和支持,赵主任牵头,联合医院的小儿内科、呼吸科、麻醉科等相关科室,进行会诊。

    小宝宝的病情很清楚,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孩子的问题,就必须把小宝宝肺里的胎粪等污染物吸出来,否则,会影响孩子未来的健康。

    呼吸科的卓医生说:“我建议为患儿实施气管镜检查及肺泡灌洗术。预后效果会很好。”

   “风险是不是很大呢?”赵主任问。

   “风险是比较大,”卓医生说:“主要是孩子太小,气道、声门很小,局部狭窄,黏膜娇嫩,在插管操作中容易损伤黏膜,引起大出血。”

   “麻醉也是一个问题,”麻醉科的马医生皱着眉头说:“新生儿呼吸和循环系统都不稳定、各个脏器发育也不完善,如果麻醉药的使用剂量不精准,后遗症会很多。”

   “可是,这些风险和患儿终身的健康相比,还是值得冒的。”赵主任的一席话,给会诊定下了最终的调子,那就是,不管冒多大的风险,也要挽救患儿的生命,并且,保障未来的健康。

   “得找一个插管技术最好医生来操作。”在谈到具体的手术技术环节时,卓医生提出了一个要求。
    “这不是问题,我会请示院领导,把最好的插管医生调过来,支援我们。”赵主任说。

手术当天,先是马医生的麻醉,精准无误。然后,就在床边,我们医院小儿内科插管技术最好的李晓军医生为患儿实施支气管镜检查和肺泡灌洗术。

为了调整最佳的角度和高度,李医生跪在凳子上进行操作,他凝神屏气,轻柔地将支气管镜伸入小宝宝的气管、支气管以及肺部里,然后娴熟地将小宝宝肺部深处黏黏的胎粪等脏东西一点点往外吸,并用生理盐水分次对肺部进行灌洗治疗。由于小宝宝咳嗽反射非常差,气道内有黏痰,黏膜也十分脆弱,一不留意就会造成出血。李医生把水压压力调到了最小,用生理盐水一点一点的灌洗后,再轻柔的抽吸。

十多分钟后,治疗结束了,孩子肺部的胎粪全部的吸了出来,孩子得救了。李医生呢,膝盖跪红肿了,手术衣也被汗水湿透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孩子完全康复了,要出院了,临出院前,孩子的奶奶去办理出生证,对工作人员讲:“拜托你个事儿,我们孩子是正月初三生的,出生证上能不能写正月初五的日子,反正只差了2天,我们还是想做财神奶奶。”

深夜的产房,什么事都可能发生,门铃每一次响起,都是生命在叩门。静静的,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关注小红姐的《深夜产房系列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