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漏疏桐
漏疏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81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好的我们:若寒向阳

(2017-11-26 01:18:40)
标签:

杂谈

最好的我们:若寒向阳

 

"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

其实谁也没抬头看她,她的到来不足以捅破这个包裹着从教室地面到最高的那个学生的头顶的立体空间的高压高密长方体细胞。除非这个长方体细胞自己炸掉,很明显还早的很哪。

没人知道她后来是怎么进来,或许她也给自己施了点压力,以相似相融的原理悄密密得融入了我们。不过,我觉得,她应该就只是变成了个小小的神经递质而已,这个小精灵便最先给顶起细胞膜最南面的我发来了讯号。

她理所当然的成了我的同桌。

"嘿;-),你好!我能进去一下吗?"
"进来吧"
"你叫什么名字?"
"向阳"
"你呢,你叫什么"
"若寒"
"这节课是自习吗"
"嗯"
...
我很奇怪,为什么她说话的时候最后一个字总是语调上扬,为了这个我可琢磨了好久。直到我在武汉读大学后,回家才发现,我自己也成了语调上扬。想必肯定是普通话和河南话在舌头上碰撞的缘故,河南话以重将音占了上峰,普通话以婉转押了韵脚,那时她恰恰是刚从大城市转到我们这个小县城的。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她地道的郑州话和新蔡话混在一起的时候发生了碰撞,那时她恰恰也是刚刚从郑州来到新蔡的。不对,好像哪里不对,我并不会说地道的郑州话啊!这且不在话下。

令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总感觉她好像一直在摇头晃脑,明晃晃的黑色直短发,能把窗外的太阳光反射到我的右眼角。相反的也或许是她惊动了风,风晃动了树叶儿,树叶儿晃动了光影,经过她的黑色头发幕,晃动着我的眼角,她并没有动。

"叮铃铃铃"下课了。
坐在里面的同学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边上的同学也配合的把凳子往前移,恨不得身子融化在桌子里,给那些走读生们留出尽可能宽的通道,好让他们回家吃饭。我想在那段时光里我们应该都只能听到前三个铃吧,后面的一串儿铃儿都变成了我们奔赴饭菜的脚下的自行车轱辘下的风了。

自和若寒吃了几顿饭之后,我们俩就熟了。吃饭的当,我们说起来话来。当我第一次迎着她的脸看的时候,这样的美让我心服口服。那是一双什么话都会说,能表达一切感情的眼睛,可是它好像却总在压抑着某一类感情,永远呈现给人的是明媚的笑意。在她面前,我从吝啬自己的赞美,她也是。她夸我,我夸她,爱美的人总是这样情投意合,我们俩越来越美啦。

记的深,反而记不全,有的时候越是美丽,越是会忘掉一些细节,记得的只有在那一系列动作中脱颖而出的一个画面,从此记忆就定格在那个画面。

我记得我们一起走在操场尽头的一片三叶草的那一幕。深度相同的绿,这是她们一起商量好的吗,就像我和若寒一起商量着课间出来走走这片绿。

我记得她把一本林徽因的《心若向阳  无畏伤悲》放在我桌子上的一幕。那个红绿碎花相间的封面,成了我一瞬间记忆世界的底色,前后左右,都被这些细细的花堆满。

我记得她穿着那件黑白格子衬衫,在香樟下和别人说笑的那一幕。我记得当时的心情,对她是陌生的,因为我觉得她和别人做了同桌,和我开始疏远,那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清楚啊。既陌生又熟悉,那个时候的陌生,现在的熟悉,因为那毕竟是我们共同的青春无敌岁月啊!

我记得她把一把没用完的饭票给我的那一幕。我忘记了我是怎么接那个饭票的,我也忘记了我们当时说了什么,但是我记住了那顿饱饭。我以为我和她之间稍稍有了距离,不曾想她在我最窘迫的时候,来消除了我心中的距离,她是该有多么的关心我,我以为我演的那么不动声色,原来她都看在眼里,我的若寒啊!她真的是我的一个神经递质。

我记得帮她把东西放在后备箱离开的那一幕。高考结束了,她爸爸来接她,她是最先走的。我们从二楼帮她把行李搬了下来,大家都没有一句话,想把离别的伤感埋没在浩浩荡荡的大扫除里。该收拾的都已经收拾好了,我们的情绪也已无处隐藏,她的爸爸已经发动了引擎。我忘记了我们说了什么话,但是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我几乎快要掉下眼泪,她劝我说我们可以经常互通电话嘛。

就这样我们还是失去了联系,友人劝我不要强求,我何曾强求,因为我知道她也在找我。电话是打不通了,我们都换了号码,可为什么我们没把换号码的事告诉彼此。我是知道她的qq号的,我肯定是把她记在了那个笔记本上,但是就再找不着了,因为高三我没怎么登过qq,竟然连自己的qq都给忘掉了。但是说来还是缘分啊,不是我在这边打广告,我真的是在人人网上找到了若寒,非常感谢!

"向阳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吗"
"是我啊是我啊是我啊我啊"
还好我们原来都还在那里。
还好我们没有散落在天涯。

再次相见,一点儿都没变。若寒还非常有心的给我带了一块好吃的蛋糕。我们一起在寒冷的冬天里吃了一碗痛痛快快的羊肉烩面。那也是我第一次吃正新鸡排,真没想到这个招牌的渗透力如此强大。我们坐着一辆小破三轮,兜着冬天的风,走在去往北湖公园的路上。途中还有一段有趣的小插曲。

开三轮的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看起来对这里轻车熟路,走的净是这几牛拐弯的小巷子,还吓唬我俩说把我们拉卖了。你不知道,那车真是走在漫野地里,我心里真的是有点害怕。只见若寒还有一句没一句和那老头搭话,我一路上担惊受怕。好不容易到了北湖公园,赶紧结账下车。一下车,那老头刚走,若寒大松一口气说"吓死了,真怕他把我们拉卖了",我说可为啥你在车上看起来却如此淡定,没想到你原来和我一样担心啊。她说我那是故意与他周旋,转移他的注意,你没看我的手一直没离开那个车门把儿吗,若是真把咱俩拉卖了,我好立刻开门拉着你跑啊。哈哈哈哈,我们俩笑的前俯后仰。大城市呆久了,多少还是学会了点防卫意识。然后我们就开始各种拍照啦,一对疯丫头!

再次相聚,仿佛时间倒流,又或许是那青春追着我们跑来咯,甩都甩不掉,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