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西沙有个约定

(2018-11-27 21:37:10)
标签:

杂谈

情感

文化

回忆

分类: 《我的童年在连队》
我和西沙有个约定

 

摇曳的影子在灯光下婆娑起舞,淡淡的柚子皮清香随风远去,南方的秋季能让我想起那些珍贵的记忆碎片,一棵柚子树,一只老母鸡,一条大肥鱼……坐在书桌前细细回味儿时的故园,那是白鹭的春天,大黄狗的夏天,小花猫的秋天和阿公冬天的故事,忘了,还有我西沙的约定。

小时候,最喜欢听故事是阿公的“吹牛皮”,听到最多的,也是阿公在西沙从军的那段光辉岁月,每当阿公给我讲起那些慷慨激昂的往事时,阿婆就会出来打趣,都退伍那么多年了,还在妹妹前吹牛皮,也不怕被人笑话

这个时候,我总会咯咯的笑起来,阿公也不恼人,只是会和阿婆唱反调,让我慢慢吃饭,别着急,拿起一份报纸,又到院子里看起“国防时报”,这个习惯在后来的岁月里,也几乎成了自己观天下战情的习性,总说小时候的生活习惯会伴随一个人直至老去,我想,自己也是同样如此吧!

懵懵懂懂的记忆中,阿公每天看报纸的习惯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往后的人生,他讲述自己和战友之间的那种战友情,熏陶了我对军旅情怀的渴望。

海边的记忆是我儿时故园的储藏室,大海,则是自己感怀童年的播放器。

还记得九岁那年,阿婆第一次带我去三亚参加小叔的婚礼,那也是自己第一次见到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金色的沙滩上留下了我这辈子永生的渴望,每一个被人拾起的贝壳都是追梦人遗失的夜梦,大东海的日落,南海观音的海鸥,步行街的旅人,在儿时的记忆中,那都是阿公的历史。

回到家里,我将在海边捡到的贝壳一颗不差全抖在阿公的书本上,细细散散的海沙将文字渲染得脏兮兮,迫不及待的告诉他,自己在三亚的所见所闻,让阿公笑而不语的是我认为那是自己在西沙的日子。

阿公哈哈大笑,说我以后还会去更多更远的地方,那里有比海洋更广阔的天地带着这份最初的寄语,我从祖国最南端一路北上,就为了寻找那份燃烧的希望。

时间在走,人在老去,深夜已至,我又搬起小板凳和阿公坐在家门口看月亮,手中拿着白天还未啃完的甘蔗,咔滋咔滋的声音敲响沉寂的夜空,偶尔飞过的蚊子,嗡嗡作秀,阿公突然停下扇风的手,说起前尘往事,在部队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迎合朝阳看高挂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每天凌晨,伴随鸡鸣声望向祖国的方向和听呼呼的海风每年七八月份是小海龟出生最多的月份,也是死亡率最高的时间,刚出生的幼龟为了躲避天敌,总是要学会躲藏,那个时候的他们钓海鱼,等退潮捡贝壳,听起床号……一切看似海岛艰辛的日子其实趣味十足。

小时候觉得阿公说的故事太虚无缥缈,与自己实在是太遥远,生活在农场连队里,几乎隐世的他,又如何去经历这些,激昂的曾经,可是后来我才明白,身为指导员的他退伍以后才回到地方工作,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拿着一份微薄的工资,对于那个年代的回音,这算是美声了

十六岁的那年,放置于露天走道上的莲花缸在一场大雨中略显岁月的痕迹,一条条细微的裂缝将原先下雨时会漫出的清水渗透,缸里时常闹腾的游鱼好像都到了沉睡的时间,莲叶渐渐枯萎,直到凋零的那刻还在盼望能为游鱼遮阴,阿婆见缸坏、莲枯、鱼死,便将它抬出家里放到门前的树荫下,过往的人们每见一次都会感叹可惜了这一口土缸”!

几天之后,阿公辞世的消息从医院传到学校,那天下午的阳光是那么的刺眼,沿途的落叶在歌唱《送别》,我以平淡的心情走向回家的路,似乎内心毫无波澜,回到家中,看眼前被阿公生前称为战友的一群人,仿佛听到阿公的笑声,好像在说“好久不见”

最后一次听阿公讲故事,是在医院,那时正面临中招考,成绩不好的我也像多数人一样有个大学梦,拿着一本刚从图书馆借来的小说跑到病房里告诉阿公“我要考国防大学”,阿公用微弱的声音笑着对我说:“你要是能考上国防大学,阿公以你为荣!”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阿公的声音,也不再听到那些有关于西沙岁月的故事,而我也开始爱上那一片神秘的海洋,起初是一有时间就会去三亚看海,后来是一看海就忘了时间

我寄锦书去天堂,希望能收到阿公的回信,在枯燥的日子里一次又一次想起西沙的故事,这么多年过去,始终记得我欠阿公一个承诺,和西沙有个约定,是我这一生的愿望,不知何时才能去到那个我曾梦见过的地方,也许那里很美丽,也许那里也很悲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