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嘉州程川
嘉州程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333
  • 关注人气:3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乐山诗人罗玉田的一个诗评(2019年3月17日《乐山日报》)

(2019-03-17 11:39:27)
分类: 报刊发表
关于乐山诗人罗玉田的一个诗评(2019年3月17日《乐山日报》)

关于乐山诗人罗玉田的一个诗评(2019年3月17日《乐山日报》)
诗人,呵护着激情的火焰
程 川

  在乐山的诗人圈,以我有限的视野来看,诗人罗玉田绝对是2017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并活跃在嘉州诗坛的“一匹黑马”。罗玉田之前主要不写诗,许多人也没有把他当诗人看,而更多的是留意他的其它的社会身份。

  与人相识、相交,需要媒介需要缘分,因为诗,对诗的共同的挚爱与追求,我走近了诗人罗玉田。

  之所以说罗玉田是近年来乐山诗人圈中的“黑马”,自然有其引人注目之处。他在涉足诗歌创作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写了一百多首作品,成了少有的、难得的“诗歌井喷现象”。这个创作速度让人惊叹!这不仅仅需要诗人超常的勤奋,还需要诗人超常的才情、激情作支撑。一年之中,他的诗歌就频频亮相于《四川文学》《星星》《青年作家》《诗歌月刊》《诗林》《农民日报》《工人日报》《四川日报》等国家级省级报刊,其中许多还是纯文学杂志,令人艳羡,圆了许多诗人一生梦寐以求也难以圆的发表梦想。

  诗歌历来被誉为文学皇冠上的明珠,对语言的要求更高,对诗人的情感的积累、知识的积累要求更高。情感是主观心境、知识是客观之物,二者很难交融,“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王国维《人间词话》),罗玉田以景入诗,以诗写心,诗风个性鲜明,通俗易懂,主要是通过诗说故事、诗展画面、诗达哲理三个方面予以铺陈开来。他的诗中,主客观的景象纷呈,绝非信手所得,而是多年的积累萦绕于怀,方得以绽放芬芳的“初心”,文学的萌芽,于他,其实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为了这一天,他“蓄势”已久,厚积“速”发。

  硕果累累的秋收,正是对农夫在春天的风雨中辛勤耕种的最好慰藉。如果把诗歌比作一方田园,罗玉田也正是这一方田园里的一位躬耕不辍的农夫。用饱含深情的笔,抒写乡愁,回望乡愁:

  春风很努力地想把您吹散/吹吧,吹吧/吹的越紧/您会更快地像山坡上的野草/长满我心头。(《缅怀父亲》)

  庙儿梁的那块坡地,踮起脚尖/偷窥星星的眉来眼去/红土地亮出瘦骨嶙峋的家底/怎么也养不肥两旁的茅草/三分贫血,七分憔悴/父亲赶趟似的/把山路的弯弯坎坎,嵌进/双肩的紫痕和褶皱/一张汗巾,擦不干冷暖相知的影子和吁叹/锄开一个个殷红的穴位/给种子安一窝窝简朴的家。(《坡地》)

  诗人虽然远离了故土。但这种因距离和时空拉开的回望,尤其让人魂牵梦绕。当罗玉田用质朴的语言,把岁月沉淀过后的乡情、亲情、友情向我们娓娓道来,字里行间无不流淌着他的深情,而感染读者引起强烈共鸣。

  在罗玉田的诗歌写作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这类追忆乡土人文的作品,如《握住池边的一声蛙鸣》《抱紧母亲》《在记忆深处闪亮的镰刀》等。

  月圆老宅那截土墙上

  谷垛、柴禾、扁担、锄头、犁耙、背篓

  和儿时的弹弓、小木偶,父亲的遗像

  一直注视墙上的月光

  炊烟已经香喷喷了

  月色霜一般罩着母亲的头发

  我一把抱紧母亲的围裙

  亲吻那双长满老茧,正在和面的手 ……”

  ——《月圆在老宅那截土墙上》

  多么美好的画面:慈母与赤子相拥。纵使在寒冷的季节,也让人感到四季如春的暖。体现了罗玉田的诗作最大的优美之处——暖,这是人间的暖,人性的暖。

  通读罗玉田的诗,贯穿始终的是一个“情”字,正如诗人自己所言“我对你的爱/ 不是因为有情绪要漫出来/ 只是/ 虔诚地想把自己掏给你/ 风穿过我的时候/ 每个骨缝都发出声响”(《爱的理由》)——这也正是诗人源源不断的创作源泉吧!揭示了写作的真谛:“感人心者,莫先乎情”(白居易《与元九书》)。可以说,一个“情”字,统驭罗玉田的整个诗歌创作过程,一个“情”字,是他所有的诗意倾述的底色,亲情爱情故土情,统统应了罗玉田的热忱与率性,而变得鲜活灵动,有着《万里云朵爱着你》的奔放,有着《眼前的雨》爬上耳尖的欲言又止,有着《山楂花》的酸甜甜的秘密,有着《荒原上的一棵树》的坚守,当然也有《一株野百合》随“山路十八弯的抑扬顿挫/勾勒跌宕起伏的情节”:

  流吧,流吧

  小溪怎么把羞答答的心事流到我的心头

  我固然抓住了你溪边的影子

  怎么也抓不住这株野百合的脉脉幽香

  那年,那月,那个静静的黄昏

  诗人笔下的黄昏,有着幽幽的回忆、有着脉脉的芬芳,山谷中、清溪边,为我们描绘出令人神往的净地。

  诗歌创作,于诗人来说,无疑是在这个尘世的修行之旅,我欣喜地见到诗人罗玉田的矫健身影:

  消失在绝壁处

  面壁中,与修行的云朵

  擦肩而过。半山的这条路

  从古至今本没有尽头

  我多想拆下胸中熊熊的一根肋骨

  点亮你怀抱的松果

  点亮你眼中叮叮咚咚的山泉

  踩着缠绵的五线谱,回家

  ——《峨眉半山那条路》

  让我们也跟着诗人,跟着他美好的诗情、美好的愿望回家。

  相遇罗玉田的诗,和罗玉田其人一样,值得朋友回味。诗人的情有多真,诗就多赤诚,诗人的心有多热,诗就多滚烫。罗玉田就是这样怀揣一颗真心与热心的诗人,“踏歌前行/止不住,/一缕缕喷泉,淋湿/一曲曲旷野的情歌,也淋湿了/你眼中的火焰”(《音乐喷泉》)——他就是这样一位呵护着激情火焰的诗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