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9癌症报告出炉:为啥美国癌症治愈率比中国高出一倍?真相令人

(2019-04-02 16:55:17)

在这个谈“癌”色变的时代,癌症已经成为高频词出现在大众视野,被冠以绝症之称。


每年美国癌症协会都会发布一份内容殷实的《癌症数据调查报告》,来盘点美利坚近年来癌症新发、死亡的最新数据,并评估癌症发生率、死亡率和生存率情况。


今年的报告如期发布,信息量非常巨大。



报告显示,预计2019年美国癌症新发病例将达176万余例,比去年略高,但预计死亡病例60.6万比去年略低;癌症死亡率持续下降,总体相对1991年峰值下降了惊人的27%,相当于死亡人数减少262万。这意味着有262万人拥有了活下去的权利。


谈起癌症,人人闻之色变,因为其治愈率低,在很多人眼中,得了癌症人生似乎就被判了死刑。但在美国,癌症并不是人们健康的“头号杀手”,每十个癌症患者中就有近七人可能实现“治愈”,有些癌症患者的生存时间甚至比一些慢性病患者更长。


中美两国排名前三位的死亡原因


与2015年1月25日发布的《中国癌症调查报告》对比来看,两国总体发病率与死亡率趋势区别明显。


美国近年来的癌症死亡率“持续下降”,而中国却在“稳步增长”。显然,这种“增长”绝不是我们想要的!


中国癌症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死亡率每年保持2.5%的增幅;根据全球癌症负担估计结果显示,中国恶性肿瘤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别占全球恶性肿瘤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的23.7%和30.2%。


2015年,全国新发癌症病例数约为392.9万例,发病率为285.83/10万,相当于中国平均每天有超过1万人被确诊癌症,每分钟有7.5个人被确诊癌症。


死亡数方面,2015年全国恶性肿瘤死亡例数233.8万例,死亡率为105.84/10万。


在如今经济腾飞的同时,也许我们也该放远目光,放慢脚步,静下心来向我们的对手学习——究竟美国是靠的什么,才逐步摆脱了癌症的阴霾呢?


1

重金投入研发

全球抗癌新药一半在美国


如果把癌症比作狡猾的敌人,那么,抗癌药就是制敌致胜的“武器”。对癌症患者而言,有药就有希望。


最近十几年,靶向药物、免疫治疗的研发,让人类对抗癌症的武器库里,有了除外科手术、放疗、化疗之外的更强有力的武器。


据统计:美国的癌症五年生存率是66%,中国是30.9%。而药是癌症患者“续命”的根本。


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在研新药数量约占全球的48.7%,全球一半的新药几乎都在美国;排在第二和第三的英国、日本,占比仅有8.0%、7.0%;中国仅为4.1%,和美国相差达44.6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碾压式的优势,让美国新药、新疗法在数量和前沿上领跑全球。


美国是拥有靶向和免疫药物最多的国家,截至2018年,美国已经上市了96个靶向和免疫药物,中国仅有33个。在临床试验方面,截至2019年3月,全球共有近30万项临床试验登记注册,其中约40%在美国进行。


2

11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严格禁烟


虽然美国男性最多的是前列腺癌,女性最多是乳腺癌,但这两种癌症生存率都很高。肺癌才是毫无疑问的第一杀手,遥遥领先于第二名。


美国每年由于癌症去世的人里,肺癌占了1/4以上!


 

但美国已经看到希望。60年代开始的控烟运动,吸烟人数40年持续降低,而且公共场合全面禁烟。通过几十年的努力,得到了显著回报。从1990年到2014年,美国男性肺癌死亡率下降了43%。


同样地,中国也是不折不扣的“烟草大国”。烟草消费量居全球第一,男性中吸烟率将近50%。中国有2/3的年轻男性正在吸烟,且大多数是在20岁之前。发表于柳叶刀的一项研究称,除非大规模戒烟,否则1/3的中国年轻男性最终将死于吸烟。


不同的是,西方国家已将控烟行动放在了抗癌首位。2015年12月初,世界肺癌大会主席Robert Pirker向中国肺癌学者介绍了世界各国履行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世界卫生组织在公约中建议以MPOWER方法协助各国实施控烟有效措施。MPOWER是指:


Monitor 监测烟草使用与预防政策

Protect 保护人们免受烟草、烟雾危害

Offer 提供戒烟帮助

Warn 警示烟草危害

Enforce 强制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

Raise 提高烟税


严格履行《烟草控制公约》、公共场合全面禁烟......这些强劲措施使美国吸烟人数40年来持续降低。由此,从1990年到2015年,美国男性肺癌死亡率下降了43%。


然而,中国的全面禁烟目前看来似乎还是个略带玩笑意味的“梦”。


3

不遗余力地普及癌症筛查


正如美国男性前列腺癌发病率的骤降源于PSA筛查一样,防癌离不开筛查。



从图中,我们可以发现一条“男女通吃”稳步下降的曲线——结直肠癌发病率。


这条看似不温不火的曲线却有一长串的故事。近40年间,结直肠癌发病率以每年3%的速度稳步下降。主要原因就在于筛查的普及。


2016年美国癌症筛查指南推荐,50岁以上人群每年进行一次肠镜筛查。


于是,美国2000年的筛查比例只有21%,但2015年已高达60%。




1975年-2013年,结直肠癌发病率情况


要知道,结直肠癌从良性息肉演变至恶性肿瘤通常需要长达15年,若能在此期间通过筛查手段早期发现,及时手术则会有很理想的预后。


可惜的是,中国50岁以上人群接受肠镜检查的比例仅仅15%。在体检报告上的肠癌筛查项目中,最常见的就是一枚大大的“患者拒绝直肠指诊及肠镜检查”的印章!


要知道,这枚印章背后是多少早期肠息肉的漏诊。


筛查癌症的目的不是简单的"早期发现、早期干预",而是于早期发现恶性病变或可能进展为恶性肿瘤的病变。只有达到"个体化筛查"的效果,才有可能真正降低某种癌症相关的死亡率。


中国50岁以上人群接受肠镜检查的比例仅仅15%,还有巨大的提高空间。


另外,高危人群的肺癌筛查也应该引起大家关注。


美国研究发现,肺癌高危人群(曾经或者目前吸烟超过每年30包),如果每年进行低剂量螺旋CT筛查肺癌,能降低20%死亡率,但可惜,在中国定期接受筛查的高危人群数字接近于0。


4

极力避免错误、过度诊断


在美国,病理诊断才是癌症治疗的“金标准”,是一切治疗的基石。


从2010年开始,美国的前列腺癌患者数量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减少了过度诊断。


癌症治疗是一个综合的过程,比起依靠某个外科“一把刀”或权威教授,美国更看重团队协作。在美国的权威医院中,如今普遍实行“多学科诊疗”制度(也叫MDT)。


一个典型的美国癌症治疗团队里,有不同梯队的医护人员:上层的医生团队,根据病人的病情,将内科肿瘤医生、外科肿瘤医生、肿瘤放疗医生等组合到一起,形成一个针对性的医疗小组。


每位医生发挥自己的长处,共同为患者提供最适合的方案。


5

聚集全球最好的“柳叶刀”


中国患者基数庞大,手术量远远超过国外医院,这是很多人的固有观念。但是国外医生“练手”的机会真很少吗?


其实不然。


在最新一期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公布的2018-19美国医院排行榜中,梅奥诊所、克利夫兰医学中心、麻省总医院分获“美国最佳医院综合排名”的第一、第二和第四位,这三家医院均是美国权威的综合性医院,而他们的手术量也相当可观。


2015年数据


那么,本质区别在于高尖端的手术人才。


2015年,麻省总医院拥有员工数量为24500人,梅奥诊所35000人,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多达43000人。


反观国内,要荷载更大量的手术和病例,北京协和医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员工数都是4000人,数量最庞大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也只有10000人。


在精准医疗时代,手术操作绝不仅仅是“单刀赴会”,而需要一整套手术操作团队协同作战,共同铲除人体内狡猾的癌细胞。


每八名女性中就有一人患乳腺癌的美国,保乳率却高达64%,五年生存率超过90%,既能保住乳房、守住美丽,又能获得更多的生存机会。



美国医院独有的AMIGO手术系统,手术过程中专家可以借助MRI影像引导

即时查看手术效果,做到精准切除、干净彻底


6

无比重视癌症患者生活质量


在美国,癌症长期被乐观情绪所主导,医院致力于让患者的生命长度和生活质量并驾齐驱。


以让癌症患者们“闻风丧胆”的化疗为例,国内的化疗一般都是住院进行,有文献报道,国内某三甲医院III期肿瘤患者住院平均天数为11.82天。


在美国,除了部分肿瘤如血液肿瘤需要住院化疗之外,一般癌症化疗都是门诊进行,一次化疗一般3-4个小时即可完成。


美国医生非常看重患者的感受,他们致力于研发副作用小的新型化疗药,对于客观存在的化疗副作用,国外也积极进行相关研究。


如针对恶心和呕吐,不断有新的抗呕吐药出现,不久前FDA又批准了一种副作用更小的止吐新药CINVANTI(aprepitant)。


而对于令人恐慌的脱发,FDA也批准了一种冷却帽用于预防。这种计算机控制的帽子含有冷却头皮的液体,可收缩血管,从而减少化疗药到达毛囊细胞的药量,缓解化疗引起的脱发。


在其他副作用方面,国外也有大量研究正在进行,如近期一项研究称,紫杉醇化疗的乳腺癌患者穿戴上冷冻的手套和袜子90分钟,可预防化疗引起的神经病变等,种种这些都让患者感受更好。


“化疗不要住院,美国的理念是尽量让病人不那么痛苦。”一位曾经在美国治疗癌症的华人这么评价道。


7

完善的癌症医生培养制度


据《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杂志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最好的职业排名前10榜单全部被医生包揽。但在美国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却要经历漫长的时间。


在美国,治疗癌症的所有医生统称为“肿瘤学家”(oncologist)。在肿瘤学家的群体里,又细分为肿瘤内科医生、肿瘤外科医生、肿瘤放射医生等等。


这些医生在大学毕业后,首先接受医学院4年的学习,然后是3~8年不等的住院医生培训。


而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肿瘤外科医生必须累积有2000小时的手术经验才能申请美国外科手术助理执照(ABSA)考试,


没有这个执照哪怕是给主刀医生做一助、二助的机会都没有。


8

结语


2016年1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呼吁开展了一项新的国家癌症登月计划,希望在癌症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加快进展。这也是人类抗癌史上重要的一个篇章。


如今,美国权威医院已经成为全世界重病或疑难杂症患者的聚集地。这些跨境就医的患者不仅寻求更高的治愈可能,也在寻求更好的尊重、隐私保护以及心理感受等,对现代医疗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疾病不分国界,对抗癌症也不止于一国一地,而是整个人类的使命;而癌症治疗技术的每一点进步,都是我们人类共同的福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