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艳菊
吴艳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98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9年05月09日

(2019-05-09 21:26:53)
标签:

杂谈

2019年05月09日

从小数据来看,老师看到的是学生的成绩;从大数据视角,  大家都关心性

 我们现在最缺失的是什么?中国不缺大数据,缺的是大数据的模型,我们整个社会没这个模型。我去了很多省份,他们非常热衷的是教学评估软件,他们甚至把花在一个班里头所有的学生的哪道题对了,哪道题错了,最后确定课上重点讲哪道题,他们认为这是大数据。上海有一个课题,拿个摄像头对着老师,看他动作,通过观察分析,看他的教学应该在哪里改进,认为这是大数据。其实这些是小数据,这里就牵扯到一个问题,大数据和小数据哪更管用。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教学方法、教学目的是准确的,小数据是有用的。

中国人的数学好不好?按照考试的标准,匹萨考试中国上海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了。可是菲尔斯奖没什么人得到,诺贝尔奖也很少得到,我们看中的标准不对,看的是小数据。什么是小数据?就是把吉米多维奇的那六本书当作标准了,按照那个标准中国学生是最好的,只要用题海战术,只要建一所监狱把大家训练得有素,让他们减少错误率,就可以得高分了,这就是小数据的方法。

比如说我们最近一两年呼吁要强化传统文化教育,要恢复汉语的地位。我们只希望通过减少外语教学的课时,改变外语考试的方式,增加语文教学的课时,就可能提高我们学生的汉语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了。好玩的是媒体还搞了一系列的比赛,比如说汉字书写大赛,成语比赛。许多学校的老师就把参赛学生组织起来,背字典,背成语词典。背字典专门挑那些生僻的冷字,那些不常用的字,取得好的比赛成绩。作为语文教师我常常思考,掌握了那些别人没有掌握的冷僻的字和词,能够说明你的汉语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比别人高吗?这样的应对其实就是考什么教什么的惯性思维在作怪。

杜威之所以伟大,伟大在什么地方?杜威对美国的影响是深远的,但是这种影响也是杜威到了晚年去世以后,美国人才逐步认识的。在杜威的晚年,与美国另一位著名的教育学家,芝加哥大学的校长哈钦斯,第四任校长有一个著名的争论,哈钦斯主张通识教育。我经常说这个故事,我们中国的教育界一直没有重视它。杜威本也是芝加哥大学的创校元老,他创立了芝加哥大学的教育学院,后来离开了,离开的原因是跟第一任校长哈博在十年的蜜月期后分道扬镳。当哈钦斯任芝加哥大学第四任校长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大的决策,要搞通识教育。因为当时美国的工业文明太工业化了,就是用什么学什么,学什么考什么,这样的一个年代发现了很大的问题,哈钦斯就走向另外一个极端,搞通识教育。比如说背几百篇名篇,就是跟现在中国的国学热非常像。杜威认为背几百篇名篇,哪怕背到一个词不错,他就懂文学了吗?这跟我们现在的背景非常像,只是这种争论中国落后了至少六七十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