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麟观察
锦麟观察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7,849
  • 关注人气:7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他在微博那头自杀,最后你却拉黑了他

(2014-12-02 16:46:41)
标签:

时评

分类: 正儿八经
他在微博那头自杀,最后你却拉黑了他


花50块钱买下宁财神微博号的和菜头正忙着应付如潮的口水攻击,因为对泸州少年微博直播自杀的行为进行公然调笑,他被网友控诉对少年的死负有责任。而就在和菜头拒删“不敬”言论之时,又有三位少年接连微博直播自杀,其中一人甚至全程视频直播自焚经过。

在他们厌世轻生的微博下面,有人忙着营救,有人忙着苦劝,有人指责他们炒作,有人直喊他们SB,有人干脆说怎么还没死。幸运的是,一夜过后,约定好绝对不超过零点进行割腕并保证届时会有正面照的少年,以及躺在地上自拍胸前异物起火的陕西少年连同另一名宣布用跳楼结束生命的轻生者,纷纷删去了相关微博,警察蜀黎的口中也没有传来更多的悲剧消息。

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要用微博来直播自杀?

自杀是件顶私密的事,因为去意已决,一般会找个清静的地方独自度过最后的时光,最多留下一封遗书做个交代。而选择在微博这个大酱缸里全程直播自杀经过,不仅要面对网友或劝慰或谩骂的冰火两重天反应,还有可能自杀遇阻,他们为何仍执意如此呢?

有心理学家认为,之所以选择微博直播自杀,恰恰是因为他们还存有求生希望,在对这个世界万念俱灰之际,他们内心最隐秘的渴望是有人能劝他一把,拉他一把。 崔永元自曝已成功在微博上劝服4人不死,其中有一人叫何雷,他患有抑郁症,曾在微博抱怨去看精神病医生,医生得知他有自杀倾向竟漠然不劝,“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何雷说。

而从离世的泸州少年来看,他更像是将死亡当成一种惩罚手段。最初他动自杀之念是因为和网恋一星期的前女友分手,后来在前女友和部分网友的劝说下,他情绪趋于稳定后又突然执意自杀,并在微博上发表“我会微笑着让你成为杀人凶手的哦”、“那些说我快去死的人,你们如愿了,大家对不起,看命运吧接下来就”,明显有将死亡当成惩罚前女友及某些谩骂其自杀行为网友的手段。少年最后在微博上发出“我还不想死,但是没法自救了”令人扼腕,他并非一心求死的人。

少年死后,有个叫方慧的小说家在今年1月份写的一篇《微博自杀记》重新被疯转,小说描写了一个严重依赖微博生活的女生,天天在微博上发表各种“犯作”的言论,晒各种经过严重PS的自拍,营造了一个虚拟的生活世界,甚至为了让这个虚拟世界“看上去更美”不惜编造各种精致的谎言,配合以各种摆拍后的“有图有真相”,为了在微博上刷存在感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由于一次咖喱汁淋在手上,无意中发出一条“真想死”的微博,竟引发前所未有的关注,包括大V及一些陌生的网友开始力劝及营救,女孩在这种渴望已久的狂欢式热闹中感到一阵幸福的晕眩,干脆用红颜料涂在手上伪装成割腕假象发微博,网友掀起一片点蜡烛悼念活动,各种基于“死者为大”理念对女孩的溢美之词流传,女孩最后听到营救人员猛烈敲门声才幡然醒悟,害怕事情败露、失去已有的关注,女孩选择拿起水果刀来了次真自杀。

泸州少年与小说中的女孩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更喜欢在虚拟世界寻找存在感。现实中灵魂的一无所依,精神的严重贫血,使得虚拟世界的吸引力要大过于百无聊赖的现实。泸州少年生前就是二次元世界的爱好者,不喜欢活在这个三维的世界,他习惯从他人身上寻找存在感,而为了最大程度强化这种存在感,少年病态地选择了自我毁灭的方式。这与我们小时候总渴望生病,能够得到大人更多关心的心理无异。存在感缺失的他与网恋仅一个礼拜的前女友分手就方寸大乱、陌生网友对他自杀意图的鄙视让他愤怒到想“死给大家看”,他在微博上发出的最后一句是“到了最后一刻你却拉黑了我”,依旧是汲汲于他人之思,却丝毫未想过“我思,故我在”,可悲可叹。

面对这些严重依赖虚拟世界刷存在感的脆弱少年,和菜头等网友公然鄙视调笑该不该负责任呢?很难说,目前没有证据显示,那些谩骂少年自杀行为的言论与少年的自杀构成因果关系,当然,也难以证明,那些大量转发并留言苦劝的网友们未对少年构成另一种“强大民意压力”,因为像方慧那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就是怕对不起网友这么热心的劝慰而最终假戏真做,以真自杀来保名誉。

最好的办法也许是斩断让存在感生长的原动力——关注度。大V薛蛮子曾用皇帝批阅奏章来形容自己上微博的心情,因为海量的注意力带来不切实际的眩晕感令人迷醉,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内心强大到足以应对这一切。注意力意味着经济效益,不乏有些人为了骗转发,张粉丝而上演微博自杀秀,所以最直接的办法是——不要围观。不劝不骂,直接报警参与营救,这也许是最有效的办法。

和菜头在人家自杀过程中的几句“哈哈哈”确实不妥,相信菜头主观上并无恶意,但站在智商制高点,说几句无营养的哈哈哈对骂醒对方毫无助益。仅仅当一名看客是毫无意义的,甚至是有害的,鲁迅写阿Q临刑前游街示众,周围是“张着嘴的看客”、“蚂蚁似的人”,而那些喝彩的人们“多半不满足,以为枪毙并无杀头这般好看,而且那是这样的一个死囚,游了那么久的街,竟没有唱一句戏:他们白跟一趟了。”

看官们“通过鉴赏别人的痛苦,来使自身的痛苦得到一种宣泄,转移,以至于遗忘,甚至达到一种自我的满足。”瞧,这不也是在刷存在感嘛。

扫一扫,关注“锦麟观察”官方微信号:jinlinguancha
他在微博那头自杀,最后你却拉黑了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