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编辑作家诗人精英
中国编辑作家诗人精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706
  • 关注人气: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家

(2014-04-13 22:53:47)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发表于《打工文学》(2013.11.12) 

傅友福/

 

 

似乎是远方有个声音在向李达呼唤:回来吧,游子!

这也是李达近段时间来积郁在心中的痛楚。是该回家了。8年的时间不算很长,可她在人的有效生命旅程中的一段,却不算短暂。可他总是忙,加上一切都没有着落,这事就一拖再拖。这回李达决定,先放下一切,明天就回家。李达简单交代一下,就准备回家了。

其实,回家的路并不像李达心中想像的那么遥远。7个小时的车程,就能到家了。可李达心怯,从不敢让自己哪怕是偶尔的回家念头。今天他终于下了决心,一定要回来。

早上7点多钟,李达提了个破旧的旅行包,穿着商场促销免费赠品---一件印着“康师傅”的单层夹克上了大巴。跟他坐在一起的是一位时尚女孩,看到李达这身打扮,就努力把位置往窗口边移,给李达留下了很大的空间。李达歉意地对女孩笑笑,把旅行包抱在怀里,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李达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经常失眠,看过医生,医生说没啥大毛病,睡觉时间一到,就一定要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能睡好觉。李达也试过几回,但没用,一躺下来,脑海里全是家的模样。他经常捱到下半夜才勉强入睡,刚刚进入梦乡,就被一些奇怪梦境给惊醒了。有时候还会出一身冷汗,完了,这个晚上一定又是个不眠之夜。

李达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他也没想过回家的路上能睡上好觉。这一觉让他精神饱满,浑身充满着活力,连日来的疲惫感消失殆尽。司机把车停在高速公路边的饭店里,旅客们都抢着时间往饭店里挤,李达也走进饭店,可他没有点菜。早上来的时候,他在路边买了5个馒头,这下正好可以充饥。看看周围的桌子,几乎没有位置了。李达只好在靠近门口的一个位置坐下来。服务员赶快向他走来,问他要什么菜,李达摇摇头,并掏出馒头给她看。服务员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没钱也敢进饭店,哼!李达笑笑着没说话,自己倒了杯水,低着头就着馒头吃起来。

坐过去一点,不点菜也跟人家挤在这,你没看没位置了吗?李达正在用心啃馒头,一个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达回头一看,哦,是同座的那个时尚女孩。女孩手中端着菜,腋下夹着一瓶营养快线,丢在李达的位置上。李达只好往边上挪一挪,把大部份空间留给女孩。

女孩拿起筷子吃起来,李达没敢看女孩点的菜,专心吃自己的馒头。搞建筑的?女孩边吃边问李达。

李达点点头表示肯定,这菜给你吧,我吃不完。

过了一会儿,女孩把自己的一份菜推到李达面前。

李达憨笑着看着女孩,你不吃?那我真吃了?

吃吧,看你也挺可怜的。

李达又憨笑着,把菜给吃完了。

回家?女孩问。

是的。

你家在哪?

石桥村。

石桥村?我也是石桥村的,可我不认识你。

这女孩也是石桥村的,好,太好了。他乡遇老乡,李达感到多一分亲切。

我好多年没回去了,所以你不认识我。

原来是这样,上车吧,要不司机又要催促了。

李达又对女孩笑笑,抱着旅行包上了车。

近了,家是越来越近了,李达的心也越来越不平静了。

下午3点的时候,车子终于在村口的路边停下来了。李达跳下车,往那曾经熟悉的的村路走去。

女孩走在李达前面,没过多久就把李达甩在后面了。

哥,我是李达。

李达一进门,就冲着正在择菜的哥哥李江叫道。

李江回过头来,一脸的胡子像是秋天的野草,看来李江的日子过得不好,房子也是8年前的模样,看着那周边摆放的物件,就知道哥生活的艰辛和困苦。“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真是如此。

你,你是李达?

是我,哥。

李达回答着。

你怎么变成这样?当初不让你出去,可你不听。你看看,如今成啥样了。

李江的话里满是责备。

李达没有回答李江,只是问李江娘哪去了。

唉,娘在镇里的敬老院。李江不敢正眼看李达。

为什么会这样,家里不是有你和三弟?

三弟是李明,目前在镇上一家工厂上班。

李江叹了一口气之后,就告诉李达事情的经过。

李明是前年结的婚,那时候,娘没钱,没办法给李明再盖房子。可李明的女朋友非要李明先盖房子再结婚,否则,这门亲事只有吹了。娘没办法,就把后院的三间房间翻修一下,让给李明,李明这才有房子结婚。可是,娘没地方住了,一开始住在李明的偏房,可弟媳不干了,说是老人住那碍事。最后,娘住进敬老院了。

你也知道,我也就三间房,你侄儿侄女各一间,我和你嫂子一间,再也没有空余的房子让娘住。况且娘自己也不愿意和我们挤在一起,于是,娘就到敬老院去了。

李江说这话时,一直低着头择菜。

都怪我,要是我有点出息,也不至于让娘住到敬老院去。

兄弟俩正在说话间,一个女孩蹦蹦跳跳地走进房间来。李达一看,这不是车上和他同座的那个女孩吗?

爸,我回来了。

爸?这是李江的女儿?

李江站起来对女孩说,婷婷,快叫二叔。

二叔?婷婷和李达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你是我二叔?

是我,嘿嘿。

爸,我和二叔同车回来的,早知道他是二叔,我......

李江看看李达,李达点点头。

真寒碜,哪有这样的二叔。婷婷又嘟嘟一声。

婷婷,别没大没小的,把菜端进去。

婷婷不满地瞪了李达一眼,端着菜进了厨房。

我告诉你,娘住进敬老院的第二年就认不出人了,医生说是老年痴呆,你说我和你嫂子就这点收入,也没钱让她去看病。我......

李达没说什么,只是一直抽着闷烟。

没过多久,嫂子下班回来了,她一见李达,差点儿认不出他了。

这是二弟吧,这几年来上哪去了?

嫂子,就在外面混,也没挣到钱,所以,就回来了......

回来就好,我看你这样流浪也不是办法,要不,赶明儿和你哥到工地上去,他和工头可熟悉了。你哥现在一天60元,你要是去,也少不了这个数。

二弟,不是我说你,别一直想着你那个什么梦想,那都是不切合实际的。好好工作,你也三十五六了,再这么下去,你这一生就完了。

嫂子还是印象中的好女人,没有看不起李达。特别是吃饭的时候,嫂子一直给他夹菜,让他多吃点。只是婷婷总是离李达远远地,担心李达一身的味道,让她没了胃口。

第二天上午,嫂子陪着李达去敬老院。

李达终于见到娘了,可娘的眼睛是浑浊的,呆滞的,她根本认不出李达来。

娘,娘,娘,我是老二啊!

李达抱着娘,泪如雨下。

和娘呆了一会儿,嫂子说得打个电话给李明,他还不知道李达回来了。李达想了一下,那就打吧,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最听话的。

现在可不同了。嫂子叹了一口气说。

李明和老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了。李明的老婆叫刘丽,没过门前就听说过李明有个二哥叫李达,这回算是认识了。

你就忍心让娘住到敬老院去?要不是因为你,娘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这下好了,娘把房子让给你,你们是舒服了,可娘呢?倒像是没有儿子的老太婆了。

李达这话一说完,李明就火了。娘是因为我?你也不想想,这8年来,要不是我和哥,娘生病住院什么的,谁去侍候她?你可倒好,在外面吃香喝辣的,逍遥自在的,你想过娘吗?

刘丽哼了一声,这就是你二哥?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好像是挣大钱回来光宗耀祖了。娘不住敬老院也行,你拿钱出来,我们让她住宾馆,住别墅。

你?

李达气得无话可说,却又想不出什么好话来应付刘丽和李明。得了,想教训别人,反而被别人数落一番。李达不想再说什么,就和嫂子一起退出李明的房间。

要是真的没地方去了,晚上到我们厂里,我和厂长说一下,让你住到门卫室去。

刘丽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冷眼看着李达的背影说。

别理她,她就这德性。

嫂子安慰李达。

回到家里,李达告诉嫂子说要出去看一下昔日的朋友,顺便问一下有没有工作。嫂子让他不要好高骛远,先找一份工作再说。李达嗯的一声算是答应了。

李达想起当年在石桥村最好的哥们,有石朋、石成,还有镇上的李小龙。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铁哥们。

李达首先找到石朋,他虽然不是大款,日子却过得不错。他目前在镇上经营一家超市,收入也算可观。从穿开裆裤开始,他们就是朋友了。

李达的到来,让石朋大跌眼镜。想不到销声匿迹了8年的李达,会是这般模样:那件“康师傅”的夹克,特别显眼。不用说,此时的李达只能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了。

石朋丢了一根中华给李达,你现在在哪儿上班?

昨天刚回来,还不知道上哪好。

那这样吧,今天晚上我把他们约来,一是为你接风洗尘,二是让大家想想办法,毕竟都是哥们,总不能让你没有工作,我负责通知他们。

那得谢谢你了。

别说客气话。石朋把脚翘到办公桌上,从口袋里掏出300块钱来,挮给李达。这钱你拿着,先买两件衣服。

谢谢。

李达拿着石朋的300块钱,不认识地看着他。

8年前,李达在石桥村的河里挑沙子,堆放在公路边卖给手扶拖拉机,一车50元。他曾经用卖沙子的钱共1200元,借给了石朋。如今石朋好像忘了这事,或者是这事根本就不存在。李达不好说什么,站在一边尴尬的样子,他低下头来回答石朋,这就让你安排好了。

这天晚上,石朋、石成,还有李小龙都到齐了。李达刚要进门时,饭店服务员把他给拦住了。喂,这不是你进的地方。

还好,石朋早就到了,他告诉服务员说,这是他请的客,服务员才让李达走进饭店。当年号称石桥村4大金钢的哥们都来了。石朋石成都是西装革履,李小龙还是老样子,穿着皮夹克。只有李达,那件“康师傅”夹克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也显得格外的醒目。

石成一眼就认出李达,他说李达你怎么就整成叫花子似的,太没品味了。

李达嘿嘿一笑,没说什么。

李小龙对李达的突然造访,仿佛是天外来客,更是笑得弯下了腰。你小子也有今天?当年你不是最牛B的吗,看谁都不顺眼,可如今呢?

对了,你这样子和洪七公差不多。

李达也是嘿嘿一笑。

突然间,李小龙的手机响了,他一接听电话,是银行行长打来的。原来李小龙的建材公司目前资金周转不灵,想从银行贷款,可行长说300万不是小数目,不能马上批给他,让他再等一段时间再说。

李小龙急得团团转,虽然他再三央求行长,可行长却挂了机,没有回音了。

李小龙气呼呼地坐在一边,跟谁也不说话。

这个时候,石成说自己有事,得先回去一下,于是,他首先离开饭店,冲下楼去了。

石成也算是成功人士,目前开着一间小纸箱厂,生意还算可以。这些多年来未曾谋面的哥们,个个都是小款爷了,只有他李达,还是扶贫对像。

石成一走,桌子上的气氛就非同一般。没过多久,李小龙也溜出房间,不知所踪。石朋很尴尬地对李达说,看来今天这饭吃不成了。

没事,我回去吃方便面,你忙吧。

对了,你要是真的没地方去,到我超市来吧,一个月900,行不?

看到大家都走了,石朋对李达说。

再看看吧。

李达头也不回,一直冲下楼去。

来到街上,李达真不知道要去哪里。

李达用石朋给他300块钱,到小店买了一桶方便面,就蹲在路边吃。镇上的夜色还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李达边吃边想着心事。

小车一部部从身边驶过,把一股股白烟丢给李达。这时候,李达有想笑想哭的感觉。吃完了方便面,填饱了肚子,心情才稍稍好受一点。

突然间,有个叫卖的声音吸引着李达:腰痛灵腰带,不灵不要钱.....

这不是石林吗,他之前在税务所上班,听说犯了错误,结果老婆离开了他,工作也没了。没想到他也落到这上田地,唉!

石林向李达走来,向他兜售着腰带。李达叫住了他,石林,是你吗?

石林仔细一看,是达哥!

达哥,你怎么会在这?这么多年来,你上哪去了?

之所以石林没能和他们4大金钢在一起,也是因为他当年在税务所上班的原因。当时他是吃公家饭的,所以,石林从税务所出来后,更不可能和其他3人称兄道弟了。

石林在税务所的时候,李达没有找过他,可石林走投无路的时候,李达曾经帮助过他,这也是石林一直内疚的的事。

这时候,石林看看李达,就他那身打扮,不用猜也知道了。

走,达哥,我请你吃饭。石林看到李达身边的方便面,就对李达说。

不用,吃方便面也挺好的。

不,达哥,虽然我不是有钱人,吃一顿饭的钱还是有的。走吧,在我的心目中,你达哥就是好人。

李达也不再推迟,就随着石林去了饭店。

这是自李达回家后,第一餐还算丰盛的饭。石林一共点了5个菜,还拿来一瓶皖酒王。李达说破费了,吃不了这么多。可石林一再坚持,李达不好再说什么。

在交谈中,石林的情况和李达了解的差不多,他现在一个月的工资也就1000多元,除了每个给母亲400元,就所剩无几了。李达说你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可我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达哥,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住我家去,房子多着呢。

李达想了一会儿说,那好吧,只是麻烦你了。

不不不,达哥,这麻烦二字在我们之间,是不存在的。

李达点点头,过了一会儿,李达告诉石林,说他目前急需要6000元,问石林能不能帮这个忙。

石林想都没想就告诉李达,达哥,这忙我一定帮你。只是我自己只有3000元,不过没关系,我会找朋友借,争取在短时间内,凑齐另外的3000元。

那就谢谢了,我知道你有困难,可我真的碰到难事,所以......

别说了达哥,你要愿意的话,就一直住在我家,反正我一个人正闷得慌,有你在,那别说有多热闹。

就这样,李达暂时住在石林家里,他有空去敬老院看看娘,或者到家里看看李江和嫂子。

这天晚上,石林回家后,没看到李达,问母亲,说是李达有事出去了。可石林等到半夜,也没有看到李达回来。

这可怎么办?这李达连手机都没有,到哪儿去找他?石林走进李达曾经住过的房间,想看看李达的东西是否还在。

那个陈旧的旅行包还在,桌子上有一张纸条,石林一看,就知道是李达写的:

石林,你是我的好兄弟,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对了,你借我的3000元,我分文未动,就放在枕头下,改天再登门拜谢......我有事先回去,不过,我会再来找你的......

这达哥唱的是哪出戏?

石林望着纸条,喃喃自语。

劳累了一天回来,李江正坐在椅子上休息。他突然间想起李达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就对老婆说,老二不知道找到工作没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得了苦,唉。

是啊,老婆接过他的话说,老二是心比天高,整天想着发大财,可这钱哪有那么好挣的?

爸、妈,那不是二叔吗?正在看电视的婷婷突然大叫起来。

在哪?

在电视上,你看,他身边还站着市长呢。

李江也睁大了眼睛,这不是老二吗?

正在李江家坐着的李朋和刘丽,也看到了电视里的一切。

他们都在认真看着电视上的报导:

我市农民企业家李达,原来是文山镇石桥村人,7年前成立了辉达集团公司。李先生白手起家富裕不忘本,非常关心我市的慈善事业。目前他准备投资1000万,在石桥村建设一座大型的老年公寓,让无依无靠的老年人在里面免费享受一流的服务......

看到这电视报导的,还有石朋、石成和李小龙。当然,看得最认真的是石林,他还以为自己是在梦幻之中呢。

这天上午,辉达集团的日常会议上,李达叫来了秘书。

刘秘书,东城那边的分公司不是少个经理吗?我帮你推荐一个,他叫石林......

既然李总说了,就让他来上班吧......

还有,我叫你联系的治疗老年痴呆症的医生,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他说他有把握能把老夫人的病治疗好......

这就好。

李达坐在老板椅上,心头浮想联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