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4.29~5.1 苍南天井行之一 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05-07 20:31:53)
标签:

天井垟

天井阳

四县交界

苍南西藏

银矿

分类: 温州本地区

    由于参加房内小婆去世的祭奠活动,今年五一期间回到我的家乡——现属苍南桥墩的天井村。现把所见、所闻、所思分七篇进行回顾。其余六篇分别为:

苍南天井行之二 天井走到泰顺 

苍南天井行之三 探银洞,寻发财之梦 

苍南天井行之四 走到平阳看水景 

苍南天井行之五 古朴归真的丧葬习俗 

苍南天井行之六 故乡行之感 

苍南天井行之七 回看乡村建制的折腾、再折腾的经过

两段小视频

 

天井地理位置

    它的地理坐标很显目,位于苍南、平阳、文成、泰顺四县交界处。在地形图上也很好找到,从桥墩开始的一条西北方向的直线形峡谷一贯到底就是天井。天井是温州地区第三大河鳌江的源头地区。天井垟其实是一个山沟沟中的一块很小的平地,整个村最低海拔600米,四周在千米高山环抱之中,其中狮子岩1072米、高枯尖1171.3米、棋盘山1231.1米、九峰尖1237.3米,皆是苍南境内最高的山峰,怪不得有苍南西藏之称。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天井交通
    过去没通公路,顺古道从桥墩开始步行,沿水库的走到矴步头村就可以望见到前方一条笔直的山沟一直到天井的坳头,这条山沟中点在莒溪,这是一条足足七十里的山路,我小时候经常有走这条通天路,印象很深,早晨在温州汽车南站坐到福鼎或泰顺的车,一般6点出发,经飞云江轮渡,最顺利到桥墩是上午十点半,下车就开始步行,夏天日长到天井也要天黑,更多的是在莒溪过夜。
    现在公路已经修到了天井村,这条公路来自不易,它分三段相继修通,首先修通的是桥墩到莒溪,其次是莒溪到坳下(即当时的所谓天井村所在地),最后一段也是工程量最大的一段即从坳下(直坑)到天井,这一段又分段修了许多年,其中天井到鹿境这段是天井村民自己集资、出力修建的,后来政府再加宽及铺面。现在又开始修建通往文成和平阳的公路了,预计年底天井可以开车从平阳、文成、泰顺出入了。
    天井的古道也是四通八达,通往平阳的两条,泰顺的两条,还有到文成的古道,这些至今仍在通行,天井到莒溪的古道的大部还没被破坏,只是已被荒草所淹没。

天井乡村沿革
    天井村在解放以前相对周边还是比较发达的,当时还是个相当于乡的建制,后来由于其归属处于不断地调整中,使得这块肥肉逐渐地消瘦,以至于现在成为了苍南、乃至温州地区的“西藏”。说他西藏除了说明它的地势高、偏远外其主要还是说它的各方面的落后或“欠发达”。
    天井旧称天井阳(垟)因当地有银矿等而著名。翻开天井的历史更使人觉得它并非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它经历了没完没了的一系列归并,尤其在解放以后。
    明《弘治温州府志》载为平阳县崇政乡51都天井阳;
    民国初年属北港镇天井阳村,民国19年改天井乡,属北港区,民国29年为水头区天井乡;
    新中国成立后隶属建制改革更加频繁,1950年5月设天井乡属睦源区;1956年10月并入三门区吴垟乡;1959年9月被划入桥墩人民公社的莒溪大队;1961年10月设立天井人民公社,属桥墩区。1981年6月苍南建县,建立天井人民公社,属桥墩区;1984年2月撤区建镇,属莒溪镇天井乡,现为莒溪镇天井村。体制的来回折腾使这个小山村逐步走向衰落,尤其是在文革以后随着周边县区的发展步伐加快,天井很快的落在了四县的最后。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是1949年10月温州地区行政图(录自中共温州组织史),图中可看出解放前后当时天井所具有的重要地位,它是一个革命老区,其最早的党组织建于1938年,属于中共泰顺县委的泰平区委领导下。在解放战争时期天井是浙闽边的区委所在地。

天井的荣衰

    天井过去在周边的显赫地位是和它的矿产资源有重要的关系,据明代侯一元《隆庆平阳县志》记载:“邑有银矿三:……一天井垟(今天井银洞坑),永乐中采,今皆封禁”。1990年浙江地质十一大队在天井进行勘察,提交异常二级查证报告:除银矿外,还有锡锌等矿藏。在现在还可看到的几十个银洞足以说明当时开采的规模。

    天井的近期败落和当时文革时期在坳下搞了个所谓的天井公社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正是在这时期把天井的行政中心搬到了离天井村十多里路的只有几十人坳下村,脱离了有一千多人的天井大村。搬迁主要原因不外乎是由于当时的干部很多不是当地的,他们希望离莒溪、桥墩、离公路越近越好,他们的每次到上级开会或回家就可以少爬不少的山。坳下村位于天井通往莒溪的古道之中并靠近莒溪,当时莒溪也不通公路,外界要到天井坐车只能到桥墩,从桥墩到天井足有七十华里,前段到莒溪的四十里路是顺桥墩水库往上较平坦,后段从莒溪到天井却是一路上坡,要翻越黄土岭、坳下岭还要登上使人头晕的陡峭而又漫长的直坑岭,这种为了自己少数人的利益,背着全体天井村民的意愿把它搬到了坳下,极大地损害了天井的利益。以往历来村、乡一直就在天井当地设立,这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天井和坳下根本就搭不上边,但这一来国家和社会的有效的资源包括大量的扶贫资金原本应该落实到天井村的反倒给配置到了只有几十户人的坳下小村里了,在那里建起了不少房子甚至扩建了小学。打着天井的牌子,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天井,这一来势必造成了真正的天井的落后,这也是正宗的天井村迟迟没能通公路的主要原因。就这样以至于后来包括很多“父母官”以为坳下就是天井,到了坳下就认为是到了天井。太多的县官甚至连脚都未进天井一步。不过值得天井人民怀念的是时任县长余梅生连续三个春节期间来天井。就这样真正的天井村民得不到党和国家的滋润,赐予天井的阳光雨露绝大部分被阻隔在大山的那头,截流在这些行政管理机构之中,难怪至今原管辖天井的莒溪镇府还拖欠截留着多笔上级专款拨给天井的修路和扶贫资金。到今天,已经是2012年的5月了,天井村民看病打针还要跑到30公里外的莒溪去。这在全国也应该是为数不多的现象,何况这种现象还发生在富的出名的温州地区。依我看在千人以上的村庄至今还没有通有线电视,不同邮路,看不到政府报纸的确属稀罕,虽然村里有了和所有农村一样的健身器材和公共厕所但还是这些面子工程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偏远山区的贫困落后现状。

    说天井落后和它的地理位置有关,但我可不全这么认为,除从明代的银矿开采曾经暴富一方外,听老人说就在解放前,天井在周边几十里还算是个富地,由于天井盛产毛竹,当时它的毛边纸加工在附近一带非常出名,虽然地处山沟但由于它处文、泰、平交界,三县联络、货物交流十分频繁,交通也很发达(当然是山路古道),特别是土纸的生产给天井带来很大的收入,所以当时天井在周边的地位还是蛮高的,要不也不会成为乡的建制。

    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联络莒溪的天井古道依旧是平阳、文成、泰顺边界地区来往货物的必经之路。三中全会后,周边其他县邻近的乡村纷纷接通各自的城乡公路,渐渐与天井脱离关系,天井也从而落伍了,这个曾经的中心日渐与外界隔绝、没落、孤立,年深月久渐为世人所遗忘。据统计1991年,天井人均收入为186元。

天井人文
    天井的语言是通温州话,这主要从地理因素决定的,它是鳌江的发源地,它的水流到顺溪、流向鳌江,它的语言就是随水流而形成,天井周围的大山其实是多条流域的分水岭,所以只要翻过山语言就会变化,难怪天井的村民大多会好几种方言,如闽南话、泰顺话、文成话等,老人还会说福建汀州话、畲语。当然天井还有畲族聚居地如枫树岭、芋平、蓑衣厂、黄狗盘窝等。
    在当今我们周边的乡村几乎无处没有基督教堂,可是天井就没有,从这一侧面也反映了这里于是隔绝的程度,这一千多号人的村子里竟然没人信仰基督。

天井的资源
    天井主要是盛产毛竹,养殖食用兔和山羊。由于山林茂密,森林覆盖、水土保持良好,加上地势陡峭、水流落差很大,所以水力资源丰富,但是这些都没有个这个地方带来财富,反倒成了那些智商偏高的平阳人的摇钱树。原来有个村水电站可以发电200千瓦,后来也给贱卖半送给了别人,前些年在我们山坑(属于天井)建成的库容达192万方白水漈水库及发电厂竟然也没有天井的份,只是赔来了一些山林损失费。黄金白银就这样流到了别人的腰包,当然这里一定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了。
    天井独特的四县交点就是个很好的旅游亮点,据说在狮子岩附近有四县界标志(下次我要去的地方)。其它旅游资源也十分丰富,这里到处青山绿水、森林翠竹,没有工厂、没有污染,光是四周的高山也够爬一阵子了,还有老屋、古戏台,瀑布、山洞,尤其是古代遗留的几十个银洞,更是游玩探险的好地方。这里有淳朴的民风,悠闲的世外桃源式的生活。尤其是夏季,哪怕是城里已是高温难忍,这里的夜晚还是少不了盖被子。这里是城里人休闲度假不错的选择。

天井的文化教育:

    天井现有一所小学,据说是在兼并风潮中县教育部门特批保留下来的,现有学生8人,二年级4个学生,四年级4个学生,他们分别背靠背坐在一个教室,由一个老师上课,这种教学形式在温州,在21世纪的今天还能见到,真感到有点脸红。

    其实这千人大村哪里只有8名适龄学童,其实村里现在只要家庭稍有条件的都送到30公里外的莒溪就读了,那怕是小学一年级还领着长辈陪读,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太奢侈了,从小学开始就要陪读,这一来使村民的负担就更是雪上加霜了。从而也使得村小学的学生越来越少,越少教学质量就越得不到保证,造成了恶性循环。天井小学现有教员2人还包括一名校长。天井小学最盛时期学生曾经超过百人,并不是现在生源减少,而是大家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这样质量的教育,现在这里没有音乐、没有英语、没有电脑,就这样读到小学毕业难道还能完成将来初中和更高的学习吗。所以小学一年级开始家人全程出差30公里陪读是天井教育的又一特色。

天井的保健卫生:

    记得在文革初期天井还有一个不错的诊所,里面有中西药,还能打针、挂瓶,还有医师,记得当时周边邻县都有来这里看病的。可40年后的今天,连个看病的医师、诊所也没了。村民肚痛脑热、打针买药全要到30公里外的莒溪,那些行动不便、晕车的老人和几个月的婴儿预防针更不用说要去莒溪,特别是急病那就可想而知了,包车看病是经常事情。到莒溪往返路费要40元,包车就更费了。可见医疗保健和周边邻县相比不是差一点点。

    本博关于天井的另外篇章:

    鲜为人知的燕窝崖下——苍南天井风光之一

    11.4.3 祭祖坟顺便登棋盘山(麒麟头)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右前方是狮子岩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我的祖辈就居住在这老屋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些山脊和山湾是我砍柴背柴常有走的,现在只有野猪在游荡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是我曾祖居住的老屋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当然,现在天井村民的生活还是有长进的,这是随拍到的天井小孩,“能看出我就生在这偏远的山村里吗?”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长大后准备到哪里上小学,是在本地上复式课还是到远离天井要坐30公里车的莒溪小学?到莒溪,爸妈、爷奶准备好了吗,我可要你们从小学一年级一直陪到自己能洗衣做饭为止。

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由长辈跟着他们到30公里外的小镇上陪伴照顾孩子生活学习,是天井教育的一个特色。

更有甚者,现在很多小孩到莒溪幼儿园,在3岁就开始要伴读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燕子每年都光顾这里筑窝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在文革时我在老屋门上留下的笔迹今天还能依稀可见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天井的杨府宫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天井垟宫石碑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光绪壬辰年立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最多捐六元一角,最少的是三角五,当然是大洋哦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原来的宫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古戏台还荣幸地被保存了下来,可惜在整体移动(移动了约二十来米)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原来的天井小学在这个宫里,还有供销社,村办公也曾经在这里,这里是天井的中心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古戏台是天井所剩不多的文物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上面的画迹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不少地方镶嵌这蓝色的玛瑙?宝石?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精细的木雕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木工手艺相当高超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村里的小孩也时常来这里玩耍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里称为大潭或大段,是天井里村也叫底村,顺水下走就是外村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是村民从山上挖来的中药材——三七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养兔是天井妇女的一项副业,不过要很勤快,要每天到上山拔草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一窝兔崽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梨花开过已经长出小梨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最远山坳叫水桐坳或水桶坳水筒坳,是到莒溪的要爬的第一个山凹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是到莒溪的古道,由于通了公路现已经荒芜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竹林之中无炎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村里有人养起了孔雀,不过听说还难以达到发财致富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古桥、古树、古道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土地宫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里面叫水碓溪,里面的柴林据说已经有十几米高了,现在连人都进不去了,这是绿色的宝库涵养着鳌江之源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洞桥的石碑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里的确像西藏,家家户户有大锅小锅,这千人大村竟然至今还没通有线电视,在温州地区可称得上唯一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是村党员活动中心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近30人党员真不少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天井什么时候变成了村社区了,是村?还是社区?不知道社区服务中心的功能是什么?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健身器材还是很时髦的,可惜现在变成多功能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是未来的保健所,可惜现在还没开业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天井小学,最近成了温州关注的焦点,不时来些扶贫助学的志愿者,社会逐渐地看到了远在天边的天井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这条正在修建的公路将连通平阳、文成的公路,到时天井外出的路线又可以有多种选择了,可以经文成珊溪到温州,也可以近平阳顺溪到温州,也可经桂库横坑上泰顺58省道,加上原来的经莒溪桥墩的路,天井的公路交通真是四通八达了。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白水漈瀑布远眺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2012.4.29~5.1 <wbr>苍南天井行之一 <wbr>苍南的温州的“西藏”

天井在群山环抱之中,这里的森林覆盖率算多少?简直就是一片完整的绿色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